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汪仕凯:全面深化改革、市场经济与国家治理的逻辑

更新时间:2019-08-30 11:18:10
作者: 汪仕凯  
市场现在已经成为了现代社会的物质基础,代表着一种“普遍的利益”。⑨市场经济并非是完全自主运行的经济过程,而是必须得到一系列关键性国家制度的支持,否则不可能形成完善的市场经济。新制度经济学派的理论成果已经证明,完善的市场经济是同现代国家制度的发展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其中对秩序的维护和产权的保护是两个关键性的制度安排。⑩完善的市场经济必然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对于从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体制转型而来的市场经济体制而言同样如此,成熟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经过一个长期的全面制度革新过程。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虽然得到了初步建立,但是制约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发展成熟的制度性障碍依然存在。归结起来看主要包括三个方面:首先,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地位得到了确立,但是并不能充分发挥其决定性作用,政府的财政、金融、货币政策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十分突出,甚至发挥着决定性作用。其次,政府行为缺乏严格的制约,利用行政权力干预经济过程的思维定式还在发挥影响,根源于计划经济体制的旧制度性障碍难以彻底根除,在政府掌握了巨大经济资源的情况下,部门垄断、行业垄断、企业垄断等损害市场竞争的问题仍然突出,与此相伴随的则是严重的腐败。最后,法治建设比较滞后,支撑市场经济的国家制度还在探索和建设之中,尤其是信用制度、产权保护制度、现代企业制度、司法制度等关键性制度还有待完善。由此可见,当前我国市场经济体制的不完善,从根本上讲就是因为没有处理好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

   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核心内容就是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这种决定性作用集中体现在经济资源要素的价格通过竞争机制得到了真实反映,市场主体依据市场价格信号自主作出决定。习近平同志指出:“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方向,在思想上更加尊重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这一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在行动上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推动资源配置依据市场规则、市场价格、市场竞争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让企业和个人有更多活力和更大空间去发展经济、创造财富。”(11)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就意味着政府必须退出资源配置的过程,集中精力做好宏观调控、市场监管和公共服务,只有当市场发挥了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时才是有效的市场,同样只有当政府履行好公共职能时才是有为的政府,因此全面深化改革就需要始终围绕着构建有效的市场和有为的政府而进行。

   有为的政府并非是指一般意义上积极履行公共职能的政府,而是指能够同有效的市场结合在一起从而共同推动经济发展的政府。有为的政府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另一个方面则是制度供给。经济结构要适应资源要素禀赋结构,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劳动力、自然资源、资本等核心经济资源的丰裕程度会发生变化,所以经济结构需要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实现转型升级。然而,经济结构转型升级需要付出巨大的生产成本与交易成本,这就需要政府采取积极行动降低或者承担由于经济结构转型升级而产生的生产成本与交易成本。政府得以行动的基础在于公共资源,借助财政、金融、货币政策,政府能够鼓励技术创新、直接投资高新技术产业、协调企业的投资行为、补偿先进企业的外部性、持续改善基础设施,进而达到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目的。

   制度供给是建立完善的市场经济的“软件基础设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须得到国家制度的支持。在市场经济的发轫时期,由于市场交易的规模和范围比较有限,市场主体之间的互动过程具有长期性和可预见性,欺诈行为容易被揭露并且得不偿失,因此此时的市场经济依靠一种默会共识或者说“隐性合约”就可以运转。但是伴随着市场经济的扩展,庞大的规模和范围使得“隐性合约”不足以提供足够的信息来约束市场主体,要想走向成熟的市场经济就必须要由第三方监督执行的制度规则来支撑市场经济。(12)制度供给很难由市场主体自发完成,因为制度是一种公共物品,制度供给的成本以及搭便车问题将制约市场主体进行制度供给,这就意味着“一个社会中制度安排的供给将少于社会最优水平”,因此只能依靠政府的制度供给来弥补制度不足。(13)其实,即使是市场主体的自发制度供给,最终也需要得到政府的确认从而转化为国家制度,这也是市场经济必须要以法治为基础的原因所在。

   总结来看,全面深化改革以经济体制改革为重点,而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的结合则是其中的关键。就中国的实际而言,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结合的重中之重就在于规范政府的行为,这里的规范不仅是指要约束政府对于经济过程的干预,而且是指要促使政府提供制度性规则、监督制度性规则的执行,因此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之间关系必然要求系统的制度革新。

  

   三、公共利益、政治能力与社会主义市场

  

   全面深化改革所要建立的有效市场必须是社会主义市场,也就是服务于公共利益、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市场经济。因此,在全面深化改革的过程中,一方面要通过制度革新实现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地位,另一方面也要通过制度建设保证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属性。人民的主体地位和人民的整体利益是社会主义的首要原则,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遵循公共利益和共同富裕的原则。有效的市场诚然是物质财富的基础,但是有效的市场并不能自动保障发展成果由全体人民共享的实现,这就需要相应的制度安排为公共利益和共同富裕提供有力的支持。这样的制度安排只能是政治体制,只有政治体制才有能力凝聚社会力量防御市场肆意侵蚀公共利益,也只有政治体制才有能力控制市场创造的财富向着共同富裕的方向进行分配。

   公共利益就是存在于私人利益之中的共同利益,它不是私人利益的总和,而是千差万别的私人利益中的相同部分。公共利益就是卢梭所说的从“众意”中抽象出来的“公意”。(14)公共利益是私人利益实现的基础,而私人利益实现的程度则是对公共利益的检验。私人利益多以群体利益、行业利益、地区利益等形式出现,而公共利益则多以国家利益或者人民整体利益的形式出现,因此公共利益总是同国家制度密切联系在一起,如亨廷顿所言:“制度利益与公共利益不谋而合”。(15)市场是促进公共利益的重要手段,因为有效的市场能够推动经济长足发展,而经济发展当然是一种至关重要的公共利益。但是,市场对公共利益的影响是双重的,它同样会损害公共利益的实现。由此可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既是对市场地位的充分肯定,又是对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领域的明确限定。

   市场必须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但是在社会领域则必须限制市场的影响。市场有着扩张的天然倾向,在盈利和竞争的驱动下,市场试图将一切事物都转化为商品进行交易,即使这种商品化的行为对公共利益造成了严重的损害也毫不在意。波兰尼在批判市场经济时就尖锐地指出,市场有着野蛮的本性,它不断地将土地、劳动力、货币、自然界都商品化,甚至会摧毁人类社会,变自然界为荒野。(16)市场对于经济发展的推动往往不可避免地造成社会领域与自然界的损失,这就是说,市场在经济领域实现的公共利益在很大程度上要以牺牲社会领域与自然界的公共利益为代价。中国市场化改革以来愈发严重的民生问题、环境问题、社会冲突激化等,就是市场损害公共利益的典型写照。自然界是不能行动的,因此抵制市场损害公共利益的力量只能是能动的社会,在中国的政治语境中,能动的社会就是在政治体制的支撑下凝聚而成的人民整体力量。

   市场对公共利益的损害还集中体现在阻碍共同富裕的实现上。市场对物质财富的分配并不遵循平等的原则,而是以市场交换能力为根本信条,也就是市场主体所获得的财富份额要根据市场主体所具有的资源的价值来确定,其结果必然导致严重的经济不平等。托马斯·皮凯蒂对世界各国财富分配的研究表明,经济不平等是现代社会的长期趋势,特别是在市场全球化的20世纪,经济不平等的程度得到了快速的发展。(17)中国经济不平等的程度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之前一直处在比较低的水平,但是自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在市场经济的催化作用下,我国经济不平等的程度迅速扩大到严重的地步。所谓严重的经济不平等并非是指公民个人之间的差距,而是指群体之间的差距,突出地体现在地域不平等、行业不平等、阶层不平等方面。严重的经济不平等同共同富裕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只有将经济不平等降到比较低的水平,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才能实现。

   市场对社会领域和自然界中的公共利益的损害,诚然同市场经济的本性有着重大联系,但是如果不对市场损害公共利益的行为进行有力的限制,那么市场在经济领域中创造的公共利益将得不偿失,甚至不可能继续创造公共利益。对市场损害公共利益的倾向不加限制的市场经济,只是服务于少数人利益的“小众经济”,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只能是服务于公共利益的“大众市场经济”。(18)要使市场经济服务于公共利益、限制市场经济对于公共利益的损害,不能借助政府对于经济领域的直接干涉实现,否则就会影响到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唯一可以使用的力量只能是社会。凝聚成为整体的社会,是防御市场肆意扩张、控制市场对公共利益进行损害的基本保障。社会力量的凝聚必须在政治体制的基础上进行,社会能否凝聚成为一个整体、是否能够成为强大的力量,取决于政治体制的能力是否强大。

   政治体制是连接国家与社会的纽带,集中反映了政权的性质与运行规则,国家与社会之间关系的具体状态,取决于政治体制的能力。政治体制的能力或者说政治能力,就是指构建国家与社会之间相互支持关系的国家治理能力,它具体体现在协调社会冲突、凝聚社会共识、维护政治秩序、增进公共利益、改善公民权利等过程中。(19)政治能力的实质是在尊重社会力量的同时承认社会力量的欠缺,进而论之,社会内部的多样性与复杂性使其不能够纯粹依靠自己就能够凝聚起强大的力量,这就需要政治体制来协调社会内部的关系,将相互冲突的社会力量凝聚成为人民整体力量,而且在政治体制的基础上凝聚而成的人民整体,就是同政治体制同构在一起的力量。

   强大的政治能力是建立成熟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所不可或缺的,只有强大的政治能力才能够使社会在政治体制的支撑下凝聚成为人民整体力量,而人民整体力量则是控制市场肆意扩张、侵蚀公共利益的基础。具体而言,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解释:

   首先,人民整体力量是市场扩张的底线,市场不可能将人民整体力量转化为商品进行交易。市场有着将一切有利可图的事物都变成商品进行交易的本性,这也正是市场力量强大的原因所在。但是,人民整体力量却无法被市场变成商品进行交易,不仅是因为人民整体力量并不具备赢利的条件,而且是因为没有任何市场主体能够占有人民整体力量并将其买卖。事实上,一旦市场侵蚀到社会领域中,作为人民整体力量主要构成部分的工人阶级、中产阶级以及农场主阶级,或许独立或是联合起来发起自我保护运动,抵制市场力量的肆虐。由此可见,市场力量反而是推动人民整体力量凝聚和发展的动力,人民整体力量则始终是反制市场力量的根本。

其次,人民整体力量是社会的集大成者,它的凝聚过程实际上就是社会领域的建设和治理的过程,其中的重点就是要将市场力量侵蚀的社会领域重新找回来,从而将市场力量规范在经济领域之中。我国在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型的过程中,同人民生活福利密切相关的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社会领域的关键方面,都出现了市场力量过多扩张的问题,社会领域的公共利益遭到了严重的损害,此种局面彰显出社会建设和社会治理的重要性。在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过程中,必须实现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的协调推进,在凝聚人民整体力量的过程中推进社会建设、创新社会治理,将涉及重大民生问题的社会领域置于政治体制的支持之下,防止市场对于社会领域的公共利益的损害,恢复社会领域的本来面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955.html
文章来源:《南京社会科学》2018年 第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