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义平:农业与城市化

——重读舒尔茨的《改造传统农业》

更新时间:2019-08-26 22:59:36
作者: 李义平  

  

   在当代中国讨论农业问题离不开城市化,因为人们似乎认为,发展就是通过工业化、城市化向城市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按照这样的思路走到今天,已经使得城市与乡村,农业与经济发展严重失衡,城乡之间的鸿沟拉大,农业成了经济发展的短边,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居高难下。其实舒尔茨的理论贡献可能更有意义,但令人遗憾地被忽视了。重读西奥多·W.舒尔茨的《改造传统农业》,我们会发现这部发表于一九六四年的学术专著,说的好像是我们今天的事情。

  

   西奥多·W.舒尔茨,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研究人力资本问题,上世纪六十年代把对农业问题的研究和人力资本问题的研究结合起来,曾于一九七九年由于“在经济发展方面的开创性研究”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舒尔茨关于农业和人力资本问题的研究著述甚丰,其中《改造传统农业》是其代表作。

  

   舒尔茨:农业可以成为亮丽的经济增长点,关键是要加强对农业中的人力资本投资

  

   舒尔茨的《改造传统农业》的核心是农业同样可以成为经济增长点的亮点,关键是提高农民的素质,加强对农业的人力资本投资。

  

   (一)舒尔茨认为在传统农业中不存在大量的剩余劳动力,也不存在资源配置效率低下的问题

  

   舒尔茨所讲的传统农业,是以农民为主体的,世世代代凭经验生产,几乎没有农业技术提升,且相对封闭的农业。另一位发展经济学家刘易斯在一九五四年发表的《劳动力无限供给条件下的经济发展》中则认为传统农业效率低下,存在着无限供给的劳动力。舒尔茨认为,传统农业在给定的条件下并不存在资源配置效率低下的问题,各种生产要素都得到了最佳配置,且充分发挥了自己应该发挥的作用。例如,所种植的谷物的组合,耕种的次数与深度,播种、灌溉和收割的时间,手工工具、灌溉渠道、役畜与简单设备的配合——这一切都很好地考虑到了边际成本和边际收益,是在给定条件下的最佳组合,不存在任何生产要素没有被充分利用的问题。即使专门从事这方面研究的专家也找不出资源配置出了什么问题。问题的要害在于生产要素是由传统的要素组成的,即农业的技术含量没有提高,是一个相当传统的生产要素的低层次的配置,是有效率的贫困。在农业生产技术不变、资源已经得到最佳配置的情况下,如果农业劳动力流失,就会造成农业生产的下降。他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秘鲁为了修一条公路,从附近农村抽走了一些劳动力,结果是农业生产立即下降了。在巴西的一个城市,城市建设也从附近的农村吸收了一些工人,结果农业生产也下降了。我国目前也因土地和劳动力的流失使得农业成了经济发展的短边。

  

   (二)农业同样可以成为亮丽的经济增长点

  

   舒尔茨认为,农业完全可以成为亮丽的经济增长点。他在《改造传统农业》中列举了大量这方面的案例。例如西欧虽然资源贫痔,但却以出人预料的速度发展了自己的农业生产。印度按土地的灌溉面积大约是日本的三倍,但日本每英亩土地的产量却是印度的八倍。美国农业生产的成功戏剧性地表现为产品过剩,大量出口以及提出各种减少产量的政府计划。尽管这样,在一九四〇到一九六一年,农业产量增加了50%。而耕种的土地大约减少10%,在农业中就业的劳动力的提高几乎是工业的三倍。目前还看不到美国农业的终点。黄沙漫天的以色列,其农业发展更是惊人,农业技术相当发达。

  

   舒尔茨以生动的案例告诉人们,不能忽视农业,农业完全可以成为亮丽的经济增长点。一旦农业被忽视,整个经济结构就要失衡。

  

   (三)必须改造传统农业,加强对农民的人力资本投资

  

   那么,如何改造传统农业呢在舒尔茨看来,关键在于打破农业本身的封闭体系,使农业能够得到新的、现代农业的生产要素或生产技术。农业的现代生产要素包括客体,即对土地、种子、机器、耕种方式等的改造也包括主观因素,即农民对这些客观因素的需求,以及能够使用这些新技术的能力,农民是素质和能力提升了的新型农民。

  

   在考察了美国、西欧等农业发达国家的经验后,他认为传统的资本概念是有缺陷的,不能反映人的素质和能力对经济发展的贡献,于是他提出了新的人力资本的概念。美国等农业发达国家,人力资本在农业中做出了卓越贡献。

  

   舒尔茨所讲的人力资本大致包括:一)人力资本体现在人身上,表现为人的知识、技能、资历、经历和熟练程度,一句话,表现为人的技能和素质。二)人力资本是通过投资形成的资本,例如对教育、健康的支出。从这个意义上讲,教育和健康是生产型的。三)人力资本像一切其他资本一样,都应当得到回报。四)随着人力资本的提升,人的时间的价值会提高,而且是一种趋势。五)从经济发展的角度看,人力资本是稀缺的,特别是企业家型的人力资本。

  

   根据以上分析,为了改造传统农业,必须投资农民的教育,提升农民的人力资本,以期用更高层次的技术和设备来装备、改造传统农业。他写道“本书研究的中心论点是把人力资本作为农业经济增长的主要源泉。迅速增长的经济基础不在于提倡勤劳和节俭,增长的关键在于获得并有效地使用某些现代生产要素。农业要素的供给者是在农业试验站工作的研究人员。农民的作用是作为新要素的需求者接受这些要素。然而,典型的情况是传统农业中的农民并不寻求这些新要素。迅速的持续增长主要依靠向农民进行特殊投资,以使他们获得必要的新技能和新知识,从而成功地实现农业的经济增长。”

  

   (四)舒尔茨不赞成偏袒工业,轻视农业的经济发展模式

  

   基于以上分析,舒尔茨不赞成偏袒工业、轻视农业的经济发展模式。舒尔茨认为,有一个广为流行的成见,“即把经济增长完全与工业化等同起来”。在政府通过发展计划致力于提高经济增长率的许多穷国,这些看法形成了经济政策。于是所有的投资都向城市倾斜,认为农业不仅可以提供工业发展所需要的资本,而且可以提供工业发展的劳动力。这样的政策,在扼制农业发展的同时,也扼制了整个经济的发展。

  

   其次,舒尔茨对压抑地租、压抑农产品的价格,维护农业所用生产资料的高价等政策也持批评态度。他指出“一旦地租受到压抑,就会用各种特定的措施来占有土地及附属物的价值。现在已知的措施有:强制按某种名义价格交售农产品,按低的价格把农产品卖给国家,以各种名义对集体农场征税。此外,早期对机器和拖拉机站的服务实行高垄断价格也可以作为这种措施之一。”一系列的压抑举措进一步降低了农业的效率。在我国,一方面是农业投人要素的价格的上涨,一方面是每遇粮价菜价上涨,有关部门就出手干预,这种干预在扭曲市场价格的同时,也扭曲了资源配置,挫伤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

  

   刘易斯与舒尔茨我们既有的发展模式更倾向于刘易斯

  

   尽管舒尔茨提供了极其丰富的改造传统农业的思想,但并没有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相反,倒是刘易斯的二元经济理论以及建立其上的工业化和城市化理论深深地影响了我们的经济政策。

  

   同样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黑人经济学家阿瑟·刘易斯,一九五四年发表的《劳动力无限供给条件下的经济发展》提出的二元经济理论对我国经济发展影响深远。这一理论认为在发展中国家存在着二元经济,一元是现代部门,主要是市场化的现代工业部门,一元是传统农业部门。传统农业部门是低效的,甚至存在着“零值”,即不做任何贡献的生产要素。封闭而低效的传统农业部门拥有大量的隐性失业,只要提供维持最低生活水平的工资,就能有无限的劳动力供给。而所谓的发展,就是通过发展现代部门,通常被理解为工业化和城市化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当然,发展到一定程度,应当反哺农业。我们的一些学者更是把这种靠着廉价劳动力的发展叫做劳动力“红利”。然而,当我们按照偏袒工业、轻视农业的模式,高歌猛进地推进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时候,却产生了始料未及的消极后果。

  

   (一)加剧了城市与农村的不平等

  

   一旦城市化成为一个时髦的口号,就受到了地方政府的百般推崇和矢志不移地推动以及对农村的空前轻视。不要说对农村的投资在减少,就连本来留在农村的资源,例如土地、劳动力、资本也离开了农村。一方面是城市的扩张,有的地方政府在建设所谓的国际大都市的口号下,摊大饼式地扩张另一方面伴随着圈地和扩张则是乡村的消失和乡村的“自卑”。一方面是城市的公共设施如自来水、公共交通、医院、学校的建设。另一方面是城乡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大。公共资源不能共享,重点高校农村背景的学生越来越少。把各种机会都集中于城市、特别是大城市的结果是产生了空前的失衡。

  

   (二)城市失业和其他社会问题

  

   本来是要通过工业化和城市化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但却形成了严重的城市失业。

  

   刘易斯本人后来在一九六七年发表的《发展中国家的失业》中已经注意到了由于人为地城市化,加大了城乡之间的差距,更多的农村人口流向城市,形成了城市失业。原因在于:一)城市工资与乡村收入差距极大地扩大了;二)不少国家乡村教育的加速发展,使得年轻人进城的势头更加迅猛;三)发展机会和福利不成比例地集中于城市,使得城市更具吸引力。在我国一些地方,基于“土地财政”,对于“圈地”,促农民进城更有积极性,相当多的农民成了没有土地、没有工作、没有社会保障的“三无人员”。

  

   另一方面是城市提供的就业机会有限。城市提供的就业机会有限是由于发展中国家城市投资是由政府主导的,政府主导的特点一是追求各种世界之最,造成了资源的巨大浪费。连刘易斯也曾经指出,“每小时仅有几辆车行驶的高速公路,大型机场和航空集散地建筑的低效利用等”。二是投资的项目技术含量高,带动就业少,它们花去了相对短缺的外汇,带来的却仅仅是失业。三是由于没有遵循市场规律,一些政府投资的项目自我增值能力极差。四是很多地方的城市化是没有产业支持,只是一条大马路两行卷帘门的城市化。

  

   大量城市失业人员的存在产生了严重的社会问题,例如城市贫民的问题,社会治安及社会稳定问题。与此同时,农村也存在着诸如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等社会问题。

  

   (三)农业成了经济发展的短边,CPI即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升是其必然趋势

  

   重视城市,忽视农业,片面追求GDP的结果是农业成了经济发展的短边。

  

在我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895.html
文章来源:《读书》2012年第8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