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春满 郭苏建:美国主流政治学期刊的中国政治研究:脉络、议题、方法、前景

更新时间:2019-08-22 20:36:39
作者: 张春满   郭苏建  
社会文化也比较接近。在古德诺的文章中,他把中国的立法部门与欧洲的立法部门进行了一些比较。但是在之后数十年中,学界只有极少数学者尝试过把中国与西欧国家或者拉美国家进行比较,把中国与非洲国家进行比较的研究更是罕见。印度、台湾地区和前社会主义国家将会继续成为与中国进行比较的主要对象。这一趋势不仅存在于学术论文中,在学术专著中也是一样。

  

   五、跨越两大鸿沟: 美国期刊中国政治研究的前景

  

   过去一百年来,中国政治的研究议题从宏观走向了中层和微观,开展中国政治研究的方法也从单一的简单描述转变为今天的百花齐放。然而在蓬勃发展的背后,一些学者也在认真思考美国的中国政治研究的发展前景和未来。当前,美国期刊的中国政治研究面临着“向东”与“向西”两大鸿沟。

   第一个鸿沟是“向东”鸿沟,即美国期刊的中国政治研究与中国本土的中国政治研究之间的鸿沟。从发展趋势来看,中国本土的政治学的发展趋势是走向政治科学、经验研究、定量分析,等等。这一趋势与美国期刊中所呈现出的中国政治研究的发展趋势是一致的、协调的、和谐的。但是,我们进一步的研究发现,二者在问题意识、受众意识和学术立场方面存在着鸿沟。

   首先,学术研究都是从研究问题出发,美国期刊的中国政治研究与中国本土的中国政治研究的问题意识存在很大的不同。简言之,前者的问题意识是以“悖论、矛盾、差异”为其科学研究出发点,致力于探索和解释中国政治中出现的与西方政治情景矛盾的、差异的、新奇的问题。那么本土的中国政治的问题意识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见仁见智,但是基本上是围绕着解决中国具体现实问题和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过程中的与政治相关的议题而展开的。推动中国政治研究的发展是要找到中国政治领域和其他领域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并以政治学的视角和路径开展研究。正因为在问题意识上存在差异,一些中国本土学者对于美国的中国政治研究不以为然,觉得海外的研究“无关痛痒”,没有研究到真正的重要问题。其次,受众意识上的差别更加明显。美国期刊的中国政治研究的受众是西方的学术界、政界和公民。因为政治学在美国是显学,是大学里的强势和热门学科。因此不仅学术界非常关注美国期刊中的最新研究成果,美国的政界和公众也把这些研究作为了解中国的重要学习资源。在美国,因为没有丰富的渠道来了解中国,学者和学生了解中国政治的主要方式就是通过阅读这些英文论文。在中国,政治学受重视的程度还没有达到显学的地步,因此本土中国政治研究的受众主要就是学术界。政界和公众并没有太强烈的意愿通过阅读学术论文来了解中国政治。他们每天都生活在中国政治的具体情境之中,对政治现实的理解有时甚至比学者还要深入。最后一个主要差别来自于学术立场。美国期刊所呈现出的中国政治研究的基本学术立场与本土中国政治研究的学术立场是不同的。美国学者的培养是以批评和反思为主,他们对本国的批评尚且直言不讳,对其他国家的批评更是无所顾忌。政治学研究本身又是一个很难保持价值中立的学科,因此美国期刊的中国政治研究是存在着强烈的意识形态偏好的。在我国,从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理论出发,中国政治研究自然也需要坚持正确的立场,坚持理论自信和道路自信,不能盲从西方的学术立场。这种学术立场的差别在未来可能会进一步凸显。

   第二个鸿沟是“向西”鸿沟,即美国期刊的中国政治研究与美国主流比较政治学之间的鸿沟。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副教授蔡小莉认为,美国期刊中国政治研究与主流的比较政治学研究还有很大的鸿沟,因为她发现比较政治学者很少阅读中国政治研究的论文,他们即使阅读了也会认为没有引用的需要和必要。虽然在研究方法上,美国期刊中的中国政治研究与美国主流比较政治学的发展趋势是比较一致的。但是在研究议题和相互促进的问题上,中国政治研究还是显得有些“不合群”。

   在研究议题上,主流比较政治学的研究主题与美国期刊中的中国政治研究主题不一致。上文已经提到,美国比较政治学的发展有阶段性的大主题。在二战结束之后,美国出于维护自己霸权的需要,积极鼓励学者开展比较政治学研究,尤其关注后发国家的现代化问题。而到了20 世纪80 年代初,比较政治学的大主题开始从现代化向民主化转变。因为中国政治的现实发展与这两个主题在时间上都是脱节的,加之中国政治本身具备的一些特质,导致比较政治学的很多研究议题都没有在美国期刊的中国政治研究中出现过。表4 是格拉多·蒙克和理查德·施耐德在2007 年对319 篇比较政治学论文的主题进行的统计。两位作者把比较政治学的议题归纳为五个中心大主题和25 个主题。在五大中心主题中,出现文章最多的是民主制度和国家制度的主题,出现文章最少的是政治秩序的主题。在25 个主题中,文章出现最多的是经济政策和改革,出现最少的是战争。通过把表1 所总结的中国政治研究主题和表4 所归纳的比较政治学的主题进行比照,我们发现表4 中只有48%的主题出现在美国期刊的中国政治研究中。因为研究议题的缺失,美国的中国政治研究就天然地会在整个比较政治学中处于相对边缘的地位。

   然而在“向西”鸿沟中更加令人担忧的情况是,即使在议题重合的领域,美国期刊中的中国政治研究还没有产生能够影响比较政治学的新概念、新理论和新路径。两个领域的互动情况是比较政治学在从理论上支撑中国政治学的研究,表现在学者发表在美国期刊上的论文是在利用既有的比较政治学的概念、理论、话语和范式。而中国政治研究中的新发现没有能够为比较政治学的理论大厦添砖加瓦。所以在海外的中国政治研究圈,一直有学者在反思如何把中国政治研究更好地带入到比较政治学中。当然,在过去的几十年,美国期刊的中国政治研究中也产生了如全能主义和依法抗争之类的概念和理论。但是总体而言,从中国案例出发形成的比较政治学概念和理论能够被广泛接受的成功案例并不多。

   20 世纪80 年代初期,美国学界还在担心中国政治研究如何在沉寂了三十多年之后获得新的发展。美国的中国政治研究领域的著名学者何汉理对第三代学者提出了诸如“实现多学科知识融合、充分利用新发掘信息、加强与比较政治学的互动”等学科发展建议。在今天看来,何汉理的部分建议是被接受了,也促进了美国的中国政治研究。美国主流政治学期刊中刊载的中国政治研究论文不仅实现了议题的丰富多元,也实现了研究方法的推陈出新。这些新的进展鼓舞着更多年轻学者投入到中国政治研究领域。但是有些建议在今天看来仍然没有得到落实,还在困扰着美国的中国政治学研究。

   对于美国主流政治学期刊中的中国政治研究,它的发展前景取决于如何跨越“向东”和“向西”的鸿沟和实现新的学科定位。如果无视“向西”鸿沟的存在,只追求在研究方法上与主流趋势保持一致,那么美国的中国政治研究将很难为比较政治学做出理论贡献。与此同时,不解决“向东”鸿沟的问题,美国期刊中的中国政治研究可能会与中国本土的中国政治研究渐行渐远。未来甚至有可能形成两套完全不同的话语体系。如果出现这种局面,中西学术界围绕中国政治研究的对话将会变得更加困难。对于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学界的意见并不一致。欧博文认为,跨越这两个鸿沟要注意中国政治研究的空心化问题,避免中国政治研究变成研究的孤岛。张春满等学者认为,要把西方理论和中国的本土理论融合起来形成新的中国政治研究路径。蔡晓莉主张从政治发展和政治行为两个方面加强中国政治研究与比较政治学的理论互动。未来美国中国政治学界如何回应这些挑战值得持续关注。

   文章来源:《政治学研究》,2019年第3期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81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