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秦立志: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影响及中国在东北亚的安全对策

更新时间:2019-08-19 09:02:36
作者: 秦立志  

  

   (二)倡议在东北亚地区建立一个核军控与裁军机制

  

   域关国可以新建一个军控机制,也可以在北京香山论坛框架下开展机制建设,倡议的军控与裁军机制应遵循“各国安全不受减损”这一国际公认的军控基本原则,应与美国减少在东北亚地区军事存在“挂钩”,并应促进美俄、中美、中俄三个双边机制和中美俄三边机制分别协调彼此的合作与分歧。此前针对朝核问题有过六方会谈的经验,尽管没有完全达成既定效果,但有安全机制至少能够设定更多的门槛来限制冲突升级。这个核军控机制达成一定效果后在将日、韩、朝等国邀请进来,形成扩大化的机制,但中美俄三国应该在其中发挥类似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作用。美国不应该与中国进行对等消减核武器,中国只是用适当的核力量来追求相对安全而非绝对安全。而中国在美国做出足够的战略示善之后,也可以相应减少进攻性战略武器。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实施单边军控,毕竟,中国是受到核讹诈、核威胁最多的国家,在朝鲜战争和中苏交恶时,都面临过美苏的“先发制人打击”风险。而且中国应该推动先进行核军控、再进行核裁军,逐步推进。

  

   (三)增强核威慑能力

  

   美国要在亚太地区部署大量中程导弹的时间可能尚需5-10年,中国会享有一段5-10年的高超声速技术优势窗口。问题是5-10年后,中国军力会进一步提升水平,开始可以针对美国在亚太地区发展对称性军事威慑,中国应该牢牢抓住这个机会窗口。核威慑能否发挥效果主要取决于:己方的核打击能力、不惧怕升级核危机的决心、以及对方相信己方动用核能力的意图。如果美国不愿意与中国展开更多的核安全机制合作,中方应该向美方传递一个信号,如果继续升级核军备竞赛与地缘对抗,那么考虑到东北亚之于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之所在,中国即便不如美国的总体核力量,但却愿意为核心利益承担更多代价、投入更大的战略决心。让美国考虑到未来的潜在阴影后,做出理性选择。而考虑到美国的印太战略、“退群行为”和对华负面战略认知的整体转向,中国必须在国防与经济建设能够平衡的情况下保持对中短程导弹的研发、部署。在韩国、日本、菲律宾、新加坡、关岛等美国可能,东北亚核安全直接关系到中国东北乃至东部沿海的改革开放成果。中国要加速高新领域军事技术发展,补齐短板弱项,构建未来导弹武器打击和防护综合体系。

  

   (四)拉拢美国的东北亚盟国

  

   即使日本政府坚持历史修正主义态度,也不应该放弃面向日本民众的公共外交;而中韩关系自文在寅上台后有所解冻,加之日韩近期在历史问题和贸易纠纷摩擦不断。与美国偏袒日本不同,中国可以借此机会,利用与日韩的非盟友、超然中立地位,不断释放重视韩日关系、愿意面向未来构建双边关系的信息,让日韩尽可能抵制美国的导弹与反导系统在两国扩展。尽管东北亚安全和经济形势在未来都难言乐观,但是,中国应该继续推进东北亚地区经济一体化,在朝、韩、日这三个地区国家之间发挥主动调节作用,通过增进地区经济相互依赖来带动安全局势的缓解。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736.html
文章来源: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微信公众平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