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贺阳:美国大规模减税法案获得通过的启示

更新时间:2019-08-18 17:55:16
作者: 贺阳 (进入专栏)  

  

   经过一晚的挑灯夜战,美国联邦参议院昨天以51票赞成、49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特朗普大力推荐的税改方案。此前的11月16日,联邦众议院已经以227票赞成、205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了税改法案。

   由于目前众参两院分别通过的税改立法版本在内容上仍存在一些差异,下一步两院需要协商、妥协,形成一个共同的版本,然后分别再度投票;通过之后,提交特朗普签字,即成为正式法律生效。特朗普希望最终的税改立法能够在圣诞节之前完成。

   尽管在众参两院的表决中,除去民主党议员全部投了反对票之外,也都有少数共和党议员“倒戈”,但是税改法案最终还是“惊险过关”。应该说,这是特朗普的一个重大胜利。目前距离税改法案最终完成和生效,仅剩一步之距。这是美国税法30多年来最大的一次调整,也是特朗普上任后推行经济刺激政策的首场重大胜利。

   特朗普这个史无前例的全面减税方案,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现行的35%降至20%,把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提高了近一倍,还取消了遗产税和净投资所得税……这位71岁总统的税改意图很简单:一是要简化税制,让美国的税务系统更加简单、更能让民众理解;二是要降低税负,提高美国民众的收入;三是要让美国企业回归,并把滞留在海外的利润带回来,提振美国经济。

   我们说特朗普办的许多事情不靠谱儿,但是从这次的减税思路和减税方案,以及为达到税改目标锲而不舍的努力看,这位来自企业的总统在振兴美国经济、提高美国人民生活水准上,还真是相当有谱儿,路数还是相当清晰的。

   1980年初里根上台后,根据供应学派的理论,采取大幅度减税的政策,几年间基本治愈了原本看来根本无法对付的滞涨顽症,构建起相当有效率的大国经济体系,使美国经济重新启动了健康快速增长的车轮……而此后拖垮苏联的星球大战计划和90年代后经济向高科技的转型等等,无不与里根时期打下的坚实基础有关。

   特朗普这次的大规模减税,如果搞得好,很有可能与30多年前的“里根经济学”相媲美,很有可能不仅解决美国经济当前的一些困难,也为今后若干年的健康发展打下一个较好的基础。眼前可以想到的是,特朗普如此大规模地减税,必将使美国成为“避税天堂”,未来全球相当一批优质企业会向往美国、涌向美国;美国在海外的企业也会大量撤回本土。美国如此大规模地减税,国内企业的盈利水平会明显增加;盈利水平上升,企业就有意愿和能力开发新技术,投资新项目,不断扩大生产,从而拉动就业……

   当然毋庸讳言,在减税的同时财政支出如果无法相应地压缩,则会明显增加赤字。美国税收政策中心估计,因为本次税改,美国联邦收入将在2017至2027年期间减少2.4到2.5万亿美元;美国国会预算局测算,这会在接下来的10年中增加国家预算赤字1.5万亿美元。针对这一问题,特朗普宣称,虽然税率降低,但是由于减税促进经济发展,并不会带来过高的财政赤字。其理论基础就是“拉弗曲线”,即当税率在一定的限度以下时,提高税率能够增加政府的收入;但超过这一限度时,再提高税率反而导致政府税收收入减少。特朗普认为,当前美国的税率已经远远超过了那个限度,所以减税可以刺激经济增长,扩大税基,使税收收入大幅度增加……至于减税后实际的财政状况,还有待于观察,有赖于配套的政策措施,现在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

   美国的减税法案刚刚获得通过,立刻有人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指责美国税改是在“笼络民众”、“挑起国际税务战”,“使国际税收秩序陷入混乱”……国家税务总局国际税务司司长也曾提出:美国这种行为是错误的,是不承担大国责任的行为,我们旗帜鲜明地反对收税竞争。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不做这种不负责任的事情。

   说到美国大规模减税对我国的影响,一般认为涉及这样几个方面:一是会加大资本外流的压力。由于多年来的流动性泛滥,我国国内各种生产要素的价格飞速上涨,目前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实体经济特别是许多制造业企业难以为继,导致各类企业外迁的意愿不断加大;美国各种税率的巨幅下调,将使这种意愿和行动“如虎添翼”;另外,各种形式的金融资本也会“不甘寂寞”。二是将使人民币重回贬值通道。三是可能迫使我们被动地加息,而加息往往是刺破资产价格泡沫最有力也是最根本的工具,将对我国的楼市和股市等构成实质性的利空……这一切,都会给我国经济和社会带来严峻的挑战。

   在我看来,面对这种形势,我们应该做的,不是指责特朗普和美国——因为那样做既无道理,也无意义,还显得自己浅薄——而是应该眼睛向内,亡羊补牢,未雨绸缪。

   我们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有好几年了,但是至今效果并不明显,关键在于没有抓住根本。当前许多有识之士看得十分清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想收到明显效果,根本在于较大幅度的减税降费,压缩制度成本;如果我们不能在这个主要矛盾上取得重大突破,则其他许多政策措施,无异于隔靴搔痒。

   我们国家的财税收入在过去20年中增长了30多倍,年均增长率19.5%,远远高于GDP的增长速度。由于行政性收费和其他各种名目收费的大量存在,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2012年中国宏观税负比重达到35.33%;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的数据则显示,2014年上半年中国宏观税负率达到44%。普遍认为,我国广义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作为世界头号经济大国的美国……无论是从应对美国大规模减税,还是从保持我国自身经济社会持续稳定健康发展的角度看,大幅度减税降费都属于绝对必要的当务之急。

   当然有人会说,以目前的财政收入应付各种公共支出,还常常捉襟见肘呢,哪里有可能再大幅度降税啊!我说彻底化解这个矛盾,关键还在理念,还在体制和制度。其实我们在公共支出的节流上和财政收入的开源上,可以说潜力大得惊人。只要我们按照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客观要求,真正在深化改革上有所作为,完全有办法化解这一矛盾。鉴于具体办法过去已经多次论及,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2017年12月3日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73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