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贾庆国:国际秩序之变与中国作为

更新时间:2019-08-16 08:31:59
作者: 贾庆国  

  

   摘要 :作为二战的产物, 当前的国际秩序本质上是西方国家主导的、更多地反映西方发展历史经验且有利于发达国家的国际制度安排与规则体系。尽管它存在不少问题,甚至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俱仍是人类历史上创造出的最接近理想状态的国际秩序,在国际上认同度较高, 崩溃或终结的可能性还不大。当前, 西方国家维护世界秩序的能力和意愿的弱化与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经济的快速崛起,共同推动着国际秩序走向“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在国际秩序未来演变中,中国既要坚持改革开放, 坚决捍卫自由贸易和多边体制;也要求 同存异,推动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所有国家的合作,有效处理和管控好与美国的关系。其中最重要的是办好自己的事,以改革开放的确定性应对国际秩序的不确定性 。

  

   不管承认与否, 这个世界已经变了, 突出表现在国际格局正在出现深刻调整,全球治理陷人停滞, 国际秩序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人们对现在的国际秩序众说纷纭、 莫衷一是。有人把它说得很好, 认为它基本上是公平公正的, 无须改变;有人把它说得很差, 认为它是不公平不公正的,亟需改变, 甚至需要推翻;还有人认为它有些方面是公平公正的, 有些方面是不公平不公正的 ,应当维护前者、 改革后者。对国际秩序的认识与评价, 不仅关系到国家对外关系的目标和政策方向 ,而且对国内改革事业和政策也有重要而深远的影响。本文试图就当前国际秩序与中国的关系提出几点看法, 希望对相关的讨论有所贡献 。


一、战后国际秩序及其问题


   当前的国际秩序脱胎于二战,因此又称为战后国际秩序。简言之,它是 “二战”结束后在美国、苏联和其他主要战胜国的主导下,为避免战争,谋求世界持久和平、稳定和繁荣,各 国通过协商谈判建立的。它以联合国体系为核心,以国际法和国际规范为行为 准则,并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演进。其主要特征如下:

  

   首先,战后国际秩序是基于西方为主的人类历史经验建立的。近代史上西方国家因为工业化开始早,发展较快,所以强势主导了战后国际秩序的建立和发展。主要体现如下:一是这个秩序下的基本行为体是法国大革命后出现的现代民族国家;二是它要求尊重威斯特伐利亚和会确立的世俗国家主权平等原则;三是它要求遵守古罗马以来不断演变的国际法和国际规范;四是它的组织形式是在反思威斯特伐利亚和会和巴黎和会结果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新型集体安全体系,即联合国体系。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讲,所谓西方经验也是两方国家和世界其他国家与地区交流的结果。

  

   其次,战后国际秩序是一个有利于“二战”胜利者的政治秩序。这突出地表现在它体现了当时美国对世界事务的看法和联合国体系主要机构的制度安排。美国对世界事务的看法是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混合体。从理想主义的角度讲,美国认为国际社会是可以通过某种制度安排来实现和平、稳定和共同繁荣的。这种制度安排就是一套代表人类追求的价值理念,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国际组织体系,一个相对有效的决策体系,以及一套相对公平合理的国 际法和行为规范。从现实主义的角度讲,美国为维护自身利益和追求效率在其鼓吹的价值理念上也做出了务实的妥协,主要体现于对联合国权限的设置、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选择、否决权的设立,以及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决策方式和人事安排等方面。通过各种宣言和协议,“二 战”主要胜利者决定了许多“战后”的领土边界、战败国的国际地位和作用,并获得了一些体系中重要的特权和利益,如中美苏英法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拥有否决权;美国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拥有事实上的否决权;美国和欧洲国家垄断了 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领导人的任命权等。即便是之后的美苏冷战也没有改变这个基本事实。

  

   再次,战后国际秩序是一个有利于发达国家的经济秩序。它是一个以资本、技术和人才竞争为核心的市场经济秩序,谁拥有资本、技术和人才,谁就占据有利位置。鉴于发达国家在这些方面都远远超过发展中国家,前者从这个秩序中获得的利益也远超后者,从而导致世界两级分化。近年来网络技术的发展进一步加速了这一进程。最后,战后国际秩序在不断变化。如美苏冷战,两大阵营进行了意识形态、军事、政治制度和经济体制的全面竞争,冷战最终以苏东阵营解体,美国单极格局出现和国际经济合二为一告终;民族独立和不结盟运动的兴衰,在此期间,国家数量大幅增加,发展中国家的诉求受到关注;全球化浪潮走向世界,在此期间,随着经济社会交往急剧扩大,人们在享受全球化带来的各种福利的同时,也面临日益凸显的全球性问题的挑战;经历了中国等金砖国家的崛起和西方国家影响力的相对衰退。在此系列进程中,战后国际秩序中一些基本原则如国家主权受到严重冲击,国家武力扩张行为受到空前制约,人类基本价值对国际规范的影响大幅增加,非西方国家的诉求得到更多的重视,西方国家对世界的掌控地位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

  

   战后国际秩序同时也是一个问题和挑战繁多的秩序。它没能阻止大国恶性竞争,没有从根本上消除世界大战甚至人类毁灭的可能,上世纪60年代初美苏古巴导弹危机曾将世界推向毁灭的边缘。它更没有消除局部战争,事实上,“二 战”结束以来,局部战争一直在发生,给许多人带来灾难和死亡。它没有给人类带来共同繁荣,反而伴随着全球化和科技发展,国 际和国内两极分化日趋严重。它没有能够有效应对许多全球挑战,如发展问题、贫闲问题、环境问题、气候 问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问题、恐怖主义问题、网络安全问题、大规模传染性疾病传播问题等,这些挑战正在对人类生产和安全构成日益严重的威胁。除此之外,当前国际秩序之所以出现全面弱化的趋势,与其自身存在的弊端与问题也密切相关。

  

   首先,美国霸权地位的滥用问题。西方有一句名言,权力腐蚀人,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在这个秩序下,美国的权力太大,大到美国时不时可以绕开联合国、绕过国际组织单独来做自己要做的事情。如越南战争、第二次伊拉克战争、科索沃战争等,都是以美国为主导的丙方绕开联合国、绕开国际组织进行的战争。结果不仅给相关国家和美国自身利益带来了很大的损失,也给国际秩序造成了很大伤害。在这个秩序下,美国没有面对有效的制约,同时享有绝对权力,滥用权力成为必然现象,这是现有国际秩序的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其次,美国主导的军事联盟体系存在较大弊端。美国主导的军事联盟体系,是当前国际秩序的一个重要方面。虽然它在过去这些年里面也发挥了一些积极的作用,包括维护国际安全、遏制军国主义在某些国家复活等。然而,这个军事同盟体系本质上是一种排他性的制度安排。受这个联盟体系影响,世界分成两类国家:一类是同盟国家,另外一类是非同盟国家。这就给国际社会造成相当大的困扰,使得非同盟国家对同盟国家,或者是同盟国家对非同盟国家出现很大的不信任,它们之间没法进行有效的合作来维护国际安全。

  

   再次,国际秩序 的变革滞后 于世界发展的需求。这个国际秩序,相对于不断变化的世界来说,比较保守和僵硬,缺少动态的、不断与时俱进的弹性。虽然它也在不断调整,但在美国的影响和制约下,它调整的步伐远远跟不上形势的变化和需求。例如联合国安理会的构成,五个常任理事国中,像英国、法国的实力,应该说有了比较明显的下降。同时,另外一些国家(比如日本、德国),实力有了比较大的增强。但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不变的,这就出现很大的问题:一方面,实力增强的国家对现状不太满意;另一方面,实力下降比较明显的国家又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从而给全球治理造成了相当大的困扰。

  

   最后,美国主导的经济全球化模式的问题日益突出。这一模式的主要特征是重市场、重效率,但忽视平等。纯粹以市场竞争为导向的全球化逻辑决定了从中获利的人和失利的人之间必然出现越来越大的鸿沟,国内和国际上财富分配越来越趋向两极化,这种情况为日后反全球化势力的增长创造了条件。应该说,这是一个长期发展的进程。早期,欧美利用自己对资本、科技和科学管理能力的髙度垄断,一方面通过不断扩大生产规模和出口工业产品,拓展海外市场;另一方面通过大量海外投资,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攫取高额利润。这使得它在国内有可能长期维持髙水平的生活和高福利政策。然而,上述做法为欧美获得巨大好处的同时,也给其日后的衰落创造了必要的条件—其他国家和地区在欧美主导的经济体系下利用自己 的后发优势发展起来,先是日本,后是四小龙(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四小虎(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 ,特别是后来中国经济快速增长。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发展逐渐打破了欧美国家对资本、技术和管理经验 的垄断:一方面使得欧美国 家先后出现国内制造业大规模外移,产业空 心化;另一方面使得欧美国家技术和管理能力 方面的收益相对明显减少。面对海外激烈竞争,欧美国家失业率上升,财政收人逐渐人不敷出,过去长期维持的高水平生活和高福利政策越来越难以为继。在上述背景下,欧美社会两极分化日趋严重:在全球化进程中处于优势地位的人,如资本持有者、跨国公司高管、国际金融、服务、技术和 管理方面 的特殊人才 的收入以惊人的速度增加;同时,在全球化进程中处于劣势地位的很多人失去就业机会,转行在服务业就业人员的收人远劣于从前,即使保留就业岗位的人的收入也长期停滞,甚至不增反降,这部分人对现状 的失望和不满情绪不断增加。随着时间的推移,激烈的市场竞争导致全球化中 获得高收益的人数不断减少,受益较少或受害者人数越来越多,收入两极分化的情况日趋严重,为反全球化浪潮的兴起埋下了伏笔。


二、国际秩序的百年变局与未来趋向

  

   应该说,过去一百年发生的大事不少,如一战、1929世界大萧条危机、二战、冷战、全球化进程加速、冷战结束,都曾导致国际秩序出现重大变化。那么,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让我们说这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呢?我想是不是可以从这个角度看,即这个世界正在出现一个“东升西降”的进程,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西方国家的综合实力明显下降、维持现有国际秩序的能力和意愿明显走低;二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实力快速上升,在认同 现有国际秩序的 同时,主张改革这个秩序的能力和意愿大幅上升。这两方面 的互动正推动 着国际秩序走向重大变革。这个进程酝酿时间较长,其真正凸显应该是在20世纪90年代。二战结束后,虽然西方总体实力起起伏伏,但其强大和主导地位一直没有改变。上个世纪9 0年代,这种情况开始发生重要变化,西方总体实力呈现明显下降的趋势。有研究表明,西方七国集团的国民生产总值在世界国民生产总值中的占比从1992年的 68% 降到2015年的47%。20 1 8年进一步降到3 0.1 5%;有人预计,2 023年还会进一步降到 27.6%。作为超级大国,美国实力下降幅度要小很多,但美国的主要盟国的经济在世界国民生产总值中的占比都出现大幅下降。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713.html
文章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9年第四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