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唐志超: 伊朗核问题的大国博弈及其影响

更新时间:2019-08-16 08:29:21
作者: 唐志超  
不符合其利益。不过,美伊关系保持适当紧张却对俄罗斯有利。除了抬升国际油价,助其抢占国际石油出口市场份额外,俄罗斯也可将之作为与西方讨价还价的重要筹码,即在对美欧关系中大打伊朗牌。此外,俄罗斯也可以利用这一地缘政治危机,进一步扩大其在中东地区事务中的影响力。长期以来,俄罗斯一直谋求插足海湾地区。阿富汗战争是苏联试图进入海湾的重大挫败,此后俄罗斯在海湾地区一直难有作为。囿于实力,从海湾战争到伊拉克战争,俄罗斯均未能发挥太大作用。而本次海湾局势持续紧张,海湾地区出现权力真空为俄罗斯提供了重要契机。2019年7月23日,俄罗斯外交部推出《波斯湾安全概念》,提出该地区亟需建立新的安全机制,呼吁有关各方改善关系,并要求所有外国军队一律撤出波斯湾。俄罗斯所提方案不仅与美国形成强烈对照,也强化了其作为新的中东政治掮客的形象,显示出俄罗斯不仅能推销自己的议程,还有能力去解决地区问题。

  

   五是以色列方面。以色列视伊朗为国家安全主要威胁和地区最大敌人。继怂恿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后,多年来以色列外交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持续渲染伊朗威胁论,推动国际社会遏制和制裁伊朗。小布什时期,以色列的政策取得重要进展。但在奥巴马时期,以色列遭遇严重挫折,美、以在评估伊朗威胁以及应对伊朗核问题策略上发生严重分歧。奥巴马政府不顾以色列反对,执意与伊朗签署核协议,导致两国关系持续紧张。在以色列看来,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和叙利亚战争不仅为伊朗提供了发展核武器的机会,极大改善了伊朗外部环境,还使得伊朗得以在叙利亚部署军队,打通从德黑兰经巴格达、大马士革到地中海的东西走廊,严重威胁以色列的北翼安全。对以色列而言,当前迫切需要遏制伊朗的上升势头,并解决来自伊朗的三大威胁,即核武器、弹道导弹、伊朗在叙利亚的驻军及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武装。政权更迭是以色列对伊政策的最高目标。特朗普上台后,美以在伊朗问题上再次合拍,而以色列则视特朗普政府为解决伊朗问题的历史性机遇,必欲最大程度利用之。为实现目标,以色列竭力游说特朗普,并与宿敌沙特联手缔结反伊联盟。与此同时,以色列还多次对伊朗及什叶派民兵武装在叙利亚的目标实施军事打击,并威胁对伊朗核设施采取外科手术式打击。可以说,以色列的策略取得了很大成功。某种程度上,特朗普对伊朗的认知以及对伊政策都是以色列一手塑造的。

  

   六是沙特方面。沙特与伊朗矛盾日益尖锐是近年来中东地缘政治发展的显著特征,并构成了影响地区稳定的主要威胁源。沙伊矛盾虽有教派、民族等因素,但主要还是地缘政治竞争,其中地区领导权之争是关键。除了伊朗发展核能力外,沙特无法容忍伊朗染指其“后院”也门,无法容忍伊朗与卡塔尔干扰海合会团结,不允许伊朗借“阿拉伯之春”在阿拉伯世界扩张势力。沙特国王萨勒曼延续了阿卜杜拉国王的对伊政策,并强化了与伊朗对抗政策。除推动特朗普政府对伊采取强硬政策外,沙特主动与以色列结盟,积极拉拢俄罗斯以离间俄伊关系,并在叙利亚、也门、伊拉克、巴林、黎巴嫩和卡塔尔等地与伊全面对抗,出兵巴林镇压什叶派叛乱,发动也门战争以打击亲伊朗的胡塞武装,支持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以推翻巴沙尔政权,惩罚卡塔尔,将穆斯林兄弟会和黎巴嫩真主党列为“恐怖组织”。在多方阻击伊朗,打击地区亲伊势力,与伊开打代理人战争的同时,沙特还购买数百亿美元先进武器,启动核与弹道导弹发展计划,增强自身军事能力建设,以加强对伊军事威慑。沙特王储穆罕默德甚至公开表示,如美国对伊开战,沙特愿充当先锋。不过,沙特是美以沙三方联盟中最薄弱的一环,也是伊朗重点打击的目标。囿于国力以及受困于也门军事冲突,沙特是否有能力充当这一先锋值得怀疑。


海湾地区安全风险持续增大

  

   当前围绕伊朗问题,国际社会形成了美伊两个主角、多元参与的博弈格局。博弈主要在三条战线展开:一是美国与伊朗之间的对抗;二是美国与欧盟、俄罗斯、中国之间围绕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存废的博弈;三是以色列、沙特及其地区盟友与伊朗之间的地区博弈。这场博弈形成了三大基本阵营:伊朗,美国、以色列和沙特,欧盟、俄罗斯和中国。由于各国间利益交错和关系复杂,三条战线、各个阵营之间并非壁垒清晰。美、以、沙虽未在形式上建立三国同盟,但事实上这一联盟已经存在。特朗普政府竭力推动的“中东战略联盟”实际上就是一个反伊联盟。欧盟、俄罗斯和中国三方在维护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上存在共识,但在广泛的伊朗问题上又不乏分歧,该“国际统一战线”相对较为脆弱。除上述提及的各方外,印度、日本和土耳其三国所扮演的角色也引人瞩目。2019年6月,日本首相安倍赴德黑兰斡旋,虽无功而返,但也显示出日本对海湾事务的高度热心。借海湾局势紧张,印度首次派出两艘军舰赴海湾地区护航,背后实际上蕴藏着印度在该地区的战略雄心。

  

   与此前围绕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的博弈相比,新一轮大国博弈呈现出新特征:一是参与主体更加多元,包括以色列、沙特、阿联酋、印度和日本等国的加入。表面上看,这与海湾地区的战略重要性,尤其是能源安全相关,但实际上凸显了该地区的权力真空危机,地缘政治竞争意味愈浓。二是议题发生变迁。先前核心议题是伊朗核问题,而本次议题则包括核问题、弹道导弹、伊朗的地区影响力三大议题,是否遏制伊朗的崛起成为议题的关键。三是阵营发生转换。在上一轮博弈中,大国在伊朗核问题谈判中形成了“6+1”机制(中、美、俄、英、法、德六国+伊朗),而本次博弈则演变为中、俄、欧、伊与美国在对待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上存在立场分歧,由伊朗的“相对孤立”转变为美国在某种程度上的“相对孤立”。

  

   域内外大国围绕伊朗问题的博弈使伊朗问题更加复杂化,加大了伊朗核问题解决的难度,也使得地区局势持续紧张,地缘政治竞争加剧。首先,美国采取“极限施压”政策,并联合地区盟友加紧对伊围追堵截,导致矛盾激化,美伊双方爆发直接军事冲突的风险增大。虽然特朗普明确表示不寻求伊朗政权更迭,也无意对伊发动大规模战争,但双方爆发直接军事冲突的风险难以排除,引爆冲突的不确定因素很多。当前美伊均采取战争边缘政策,双方发生误判导致擦枪走火的概率很高。此外,特朗普是否有能力控制住以色列和沙特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若特朗普有意退缩,不排除以色列单独采取行动,拖美国下水。其次,与之前相比,大国围绕伊朗问题的博弈导致伊朗核问题出现了明显的泛地区化倾向。这不仅体现为诸多地区国家日益卷入伊朗核问题博弈之中,还表现在伊朗核问题日益与广泛的地区议题相关联,比如叙利亚问题的解决、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也门战争、地区性核与弹道导弹竞赛、恐怖主义、巴以问题、海合会分裂等。这或许预示着在解决伊朗核问题时需要考虑一个地区性综合解决方案。最后,围绕伊朗问题的博弈引发海湾地区局势持续紧张,海上航行安全面临严峻挑战。自2019年6月以来,已有十多艘商船遭袭。国际社会对霍尔木兹海峡遭封锁以及海上航行自由与安全的担忧正不断加深。海湾地区不仅面临美伊冲突的风险,也面临伊朗与沙特及其地区盟友发生军事冲突的风险。当前,海湾地区正面临多样化的安全挑战,诸如美伊冲突、沙伊矛盾、沙特与卡塔尔危机、也门战争、恐怖主义、网络战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以及美国收缩带来权力真空等。为维护海湾“航行安全”,美国在增兵海湾、武装地区盟友的同时,还积极推动组建海上“航行安全”联盟。除少数国家支持美国提议外,国际社会普遍担心海湾护航行动可能激化矛盾,增大海湾安全风险。针对美国的提议,俄罗斯则提出建立新的海湾集体安全机制。从现实来看,短期内国际社会应该聚焦于缓解美伊冲突;从中长期来看,应考虑将建立一个新的具有公正性和包容性的海湾集体安全机制提上议事日程。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712.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2019年第8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