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经:中美两大“例外国家”的巅峰之战

更新时间:2019-08-07 23:48:09
作者: 陈经  
参见《中国的官办经济》中的“五个世界”一节)。在发达国家中,美国是例外的;在发展中国家中,中国是例外的。现在这个划分成了常识,时不时有外国人要求把中国当发达国家。其实把中国当发达国家也不合适,中国和美国一样,有“例外国家”的独特地位,虽然人均GDP与发达国家还有些差距。“例外国家”是比发达国家还要强大的存在。经过约10年的发展,中国不仅证明了自己是“例外国家”,而且正在做一些别的国家做不来的大事,将“例外”落到实处。

  

   在2013年观察中国,明斯基时刻理论看上去挺象回事的。这个理论考察的是现金流,看金融主体的收入、借贷、利息支出,如果进入第三阶段旁式骗局就不可避免会崩溃。正如中国多家倒掉的P2P非法集资平台,从发展之初就注定了崩溃的结局。但是这个模型用到整个中国却不成立。

  

   明斯基时刻为什么会爆发,崩溃时会如何?最明显的现象是市场信心瞬间崩溃,大家都跑去P2P公司提钱,都卖股卖房逃命,就爆掉了。所以,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市场信心,而这是很复杂的。并不是你说一个系统是“三期庞氏骗局”,市场就会跟。能顺利取出钱的时候,就连P2P的一堆人都非常有信心,新的集资计划也能兜售成功,好象一切都对。

  

   对中国来说,货币体系确实在大幅扩张,一些企业与地方政府负债压力大,怎么描述都行。但是,政府有太多办法来维持市场信心了。你想从银行取钱,没有问题,不会恐慌。企业债或者地方债欠钱还不上?借新债换掉旧债,利息支出都能减少了。外汇储备足够多,境外生意没有问题。境内通胀抢购?产能过剩,你随便买。会抢出问题的,要资格,限购限贷。中国已经多次有呼声说,对于出事的地方债企业债不要包底,让市场处理,但是都由系统接过来了,这么多年居然都没出事。

  

   人们也同意,如果中国的系统想要压下局部金融乱象,是有能力的。甚至有些P2P骗局的受害者,也跑来包围政府,希望由强大的系统兜底。系统对于空手玩钱的庞氏骗局当然不会兜底的,全都爆掉了。但是对于有战略价值的主体,会出手死保。这其实屡见不鲜,甚至成为杀手锏。象铁路公路等基建项目,以及一些长期研发项目,国家疯狂投资,根本不考虑短期现金流,要钱靠系统挣,强大的系统横扫一切。

  

   有的人会争辩说,这是局部风险转嫁成了全局风险,局部不爆,到时就整体爆个大的。原理上这是对的,很多国家确实发生了全局风险,经济整体崩溃了,货币大幅贬值。这就要说到,为什么中国是“例外”了。

  

   从实物生产角度来看,世界上有两个国家,一个中国,一个外国。不夸张地说,中国的生产能力是能和整个外国抗衡的,碾压任何单一国家。从国际贸易上看,中国的地位比美国还特殊。美国的高科技其实用户不多,穷国根本玩不转。就说卡中国脖子的芯片,出口到穷国也没人会用,得有技术人员搞生产设计。

  

   中国一头连着发达国家与地区的高科技部件,以及世界各国的原材料,另一头连着全世界的应用市场,中间需要的环节自己能补的全给补了。中国并不仅仅是世界工厂,或者贬义的世界组装车间,而是经过多年的努力,已经把大部分环节给补掉了,包括很多过去的“高科技”。

  

   许多发展中国家也有中国这样的组装车间,有些就是从中国搬过去的,甚至是中国主动安排的。但是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弱点是,不会进行自主的“补中间环节”,产业链无法扩增。如果能做到政治稳定,接受外界帮助把基建搞好,能进行组装加工都算是不错了。

  

   在中国的生产体系眼中,一般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并没有区别。中国对这些发达国家的高科技需求已经大幅降低,没有多少依赖也就构不成威胁,或者威胁很容易用市场进行反制。那么这些国家对中国的主要作用,也就是原材料进口来源和出口市场,甚至未必有发展中国家市场潜力大,因为人口不多,也在衰落之中。2017年中国对东盟出口2791亿美元,已经接近了对欧盟出口,日后超过也不奇怪。

  

   中国主打的一带一路沿线全是发展中国家,以后肯定会是对外贸易的主体。东边止于日本韩国,西边到欧盟,囊括了亚欧大陆所有发展中国家。中国的生产体系已经有能力主导亚欧大陆的发展,在非洲中国的影响也可以说是最强的,这对全球贸易体系是一种震憾冲击。如果主导了亚非欧大陆的贸易,全球经济的中心就肯定是中国。而这种前景不是空想,正在一步步实现。

  

   因此,“中国例外”并不是多难理解的事。就连美国也不可能主导亚非欧大陆的贸易,更不要说一般发达国家。中国并不是以发达国家为目标追赶,根本不用算差距有多少。中国是直接设计了一个全球贸易体系,以后辐射全球的经济模式会是前所未有的。


三、不再稀缺的资本

  

   对于中国,应该去观察,为何中国的体系能够支撑这么大的事业。如果去找明斯基时刻,那就是没有看到宏观图景,只看到一些局部乱象。如果看到了宏大的图景,就会发现,中国的体系要平息一些局部乱象毫无问题,而且琢磨的根本不是明斯基图景中的信贷扩张,而是更为根本的全球经济体系问题。

  

   对中国来说,信贷扩张只是一个基础能力,也是一个不错的例子,说明中国体系的特异。发展中国家的信贷扩张是一望可知的作死行为,会以大幅通胀、汇率大贬而结束。因为本国没有对应的生产能力,信贷扩张并不增加生产力,而本币没有信誉,扩张出的货币换不到更多外汇,甚至会引发外逃,也无法引进外部生产力。而中国的信贷扩张,却可以自主地建立起产能和实物资产,同时由于出口优势有巨大贸易顺差,本币也不贬值。富人与中产通过组织生产,或者炒卖资产搭顺风车,在迅速扩张的货币体系中很容易就赚到了大钱。这样,中国人就迅速实现了财富增值,跑到国外也显得非常富有了。这就是这10年,大量中国人在全球财富排名急升的原因。

  

   2009年,中国为了应对全球危机,进行了超常规的货币增发,M2增幅高达27.68%。这并非是规划好的行为,接下来数年M2的高速增长也并非顺境所为,更象是一年年“最困难”的苦吟中逼出来的,谁都知道这么增发货币不是办法,2018一季度M2 增速已降至8.2%。但是真做了以后,就发现产生了意外的效果,确认了中国是例外国家。至少社会资本是膨胀了,国内外财大气粗的气势和过去完全两样。

  

   这10年,美国也做了类似的事,货币体系以前所未有的规模扩张。其实美国人的资产也迅速增加,以股市为主。由于美国是例外国家,美元地位并没有受到冲击,由于流动性的原因,甚至显得更为强势。人民币和美元,是过去10年中最强势的两种货币。

  

   中国与美国这两个例外国家货币体系的巨幅扩张,影响非常巨大。实际上,中美两国内部,以及国际上,已经不再是资本稀缺了。有钱的富人、公司,有钱的政府,到处都是。资本稀缺是过去全球经济的常规玩法,因为一般国家无力创造资本,而发达国家也有意控制,提升资本的威力。日本曾经一度进行了资本溢出的操作,但无法和中美这10年的操作规模相比。中美两国的操作说明,资本并不天然稀缺,只要掌握世界经济命脉的国家进行货币扩张,而世界对这种操作无力制约。

  

   当中国的外汇储备积累到4万亿美元的时候,其实已经宣告,国际资本稀缺时代彻底结束。中国在外国疯狂收购,巨额外汇却根本花不完,稀缺的是有价值的资产,而不是资本。2005年到2013年,美国资本以Stakeholder名义对中国金融公司的战略投资和套现,是资本稀缺时代的逻辑。中国不应出让巨大的份额让美资入股,美资也不应该套现。外资获得的千亿美元“巨利”,在中美的巨额新增货币面前,显得价值并不大。

  

   在资本稀缺时代,其实美国一直在利用“例外国家”的地位,以及创造资本的能力,收割各国的资产,直到碰上中国这个对手。美国的贸易逆差,让中国积累起巨额外汇储备,中国又建立起了独步全球的生产体系。当中国也成为“例外国家”的时候,资本就不再稀缺了。10年里,中美两国货币体系大幅扩张,利用资本与技术在全球攻城略地,占领市场与网络空间,将其它国家越拉越远。

  

   2013年,对中国发出“明斯基时刻”预警的美国人,进行了“清仓中国”的短期操作。但是美国人迅速意识到了真相,震惊地发现中国也成了“例外国家”,进行了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等体系化的操作,对美国提出了严肃的挑战。因此,美国发动了贸易战、技术战争对中国进行反制。两个“例外国家”的斗争,是过去任何分析框架都装不下的。

  

   当然,货币体系大幅扩张的副作用不会没有。对中国来说,因为贸易顺差人民币有升值动力,外汇储备三万多亿美元从贸易需要角度看明显过多。但是从货币体系中赚到了巨大财富的本国富人,却积累起来了远超外储的巨额人民币资产,如果放开换汇,可以把外储清空几遍。因此,反腐败、限制外逃都是必须的。对于有价值的资产限购也是必须的,不仅一线,二线城市房产都要限购了,不然富人的投资冲动会造成房价巨大的扭曲。对于全国二手房实质性的限卖,如海南等多地不许交易,也将部分资本锁死。通过这类“货币共产主义”的操作,保证资本是为国家利益服务的。本国富人资本既无法外逃,又买不到稀缺资产,奢侈消费也花不了多少钱。出路是到科技领域进行投资,既然资本不再稀缺,炫富也就失去了哲学意义,对技术的追求会成为潮流。

  

   对美国来说,多年来的逆差与资本扩张,直接养大了中国这个对手,资本优势没有太大意义了。到外国制造波动,只会让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更有吸引力。美国需要与中国进行基本面的较量,看看谁才是最终的“例外”。当美国失去例外的地位时,全球霸权也就随风而逝了。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616.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