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钱乘旦 叶祝弟:和平、渐进与改革是英国转型成功的良药——钱乘旦教授访谈录

更新时间:2019-08-07 23:27:51
作者: 钱乘旦 (进入专栏)   叶祝弟  

  

   2017年11月17日,应上海师范大学光启国际学者中心和《探索与争鸣》杂志社之邀,北京大学钱乘旦教授(下文简称“钱”)接受本刊记者(下文简称“记”)访谈,就《英国通史》(6卷本)体现的英国现代化经验及其对当代中国的启示做了介绍。英国是世界史上最早开始现代化的国家,形成了独特的现代化模式,其现代化制度设计曾长期引领世界潮流。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英国历史上应对现代化转型的成功经验与探索历程,或许可以激发当代中国人进一步的思考。现将访谈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记:钱教授,您好!您是《英国通史》系列丛书的总主编。请您简要介绍一下这套丛书编撰的出发点。这套丛书的宗旨是什么?创新处在什么地方?

  

   钱:我在丛书序言里已经提到这方面情况。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想编撰一套多卷本的《英国通史》,但这需要有多方面、长时段的积淀。所以我在前言里面说,这需要几代人长期的积累,没有长期的积累,这件事做不出来。在有些人的脑子里,编撰通史似乎很简单,就是拿几本书看一看、编一编、抄一抄。

  

   其实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写好通史需要有自己的想法,要有自己的体系,不仅仅是按照英国的体系做出来。当然我们会参考英国那几套非常重要的通史书,比如说剑桥英国史、牛津英国史,我们当然会借鉴它们。但是我们有自己的观点,把自己的观点写进去,才能编撰成这样一套书。

  

   这套书其实是几代人的宿愿。写一套中国人自己编的英国通史,前面的几代人一直有这样的理想。到了十多年以前,我觉得这个条件开始成熟了,英国史研究在国内将近一百年了,已经有比较充分的积淀。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英国史学科培养了很多学生,一代接一代,对很多专题、很多时代都有了专门的研究,比如说我们这套通史,每一卷都有好几位作者参与。

  

   每一位作者,对他们参与写作的部分都有专门的研究,做博士论文时就做相关内容。这样挑选作者,写出来的作品就有质量,不会是抄别人的。因此没有长期的积淀、长期的培养,肯定是写不出好作品的。

  

   记:确实如此,没有一百年来学人的接力和学术的积淀,不可能出现学术的生长。我感觉您在材料的选择,包括整个编辑的体例方面,其实有很多自己的总体性设计和考虑。比如您在设计这样一套书的时候,有着强烈的现实关怀的考量。

  

   钱:先从学术的角度来说架构设计。20世纪以后,历史学的变化非常大,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超越了传统的史学研究范围,以前只是政治史、外交史,最多再加上经济史。20世纪以来越来越强调新领域,比如说社会阶层问题、思想问题、文化问题、社会问题等。20世纪英国学者对本国的历史研究也在发生变化,出现很多新的成果。

  

   因此我们当时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想法,就是要把最新的研究成果也体现出来,所以在架构的设计方面就有这样的思路。《英国通史》六卷,从第一卷开始到最后一卷,每一卷都希望能够尽可能覆盖那个时代,覆盖历史的方方面面。我们不断强调这套书不是过去那种传统的政治史,必须是全方位的历史。学术方面的思路就是这样。现实关怀的角度也是非常清楚的:英国是第一个完成现代化的国家,第一个向工业社会转型的国家。这应该是我们这套书的基本主题。

  

   那么,现代化转型是怎样的,在英国具体如何表现,包括哪些内容,需要哪些条件,过程如何?需要展现的不仅仅是经济发展、工业化、工业革命这些内容,而是社会全面转型。这个观点我很早就在强调,上世纪80年代我就在说:转型是全面的转型。所以我们在写《英国通史》时候,当然要体现这一点。


独特的英国现代化模式:和平、渐进与改革

  

   钱:基本的思路是这样。但还要抓住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英国转型的特点。比如说在政治方面,英国的特点就是走和平、渐进与改革的路,所以我们特别强调英国道路的特色,从第三卷开始,就在讨论这个问题。

  

   这个思路一直贯彻到第六卷,后四卷在讨论政治变化问题时,这个思路很清楚。其他方面比如说思想文化,英国的特点是实证主义,看似保守,其实非常稳健。

  

   记:按照这一特点,第二卷论及了中世纪英国议会的兴起,怎么理解这个时期关键的文件《大宪章》?英国现代的传统和议会的运作是怎样培养起来的?今天我们怎么来看待这一成果?

  

   钱:在我看来,英国中世纪的遗产有两点:第一是《大宪章》,第二是议会。《大宪章》在西方很多人那里被说成是自由、民主的起源,这不符合历史的真实。《大宪章》出现的时候不是一个保护国民或者人民群众的文件,它是一个保护贵族封建主利益的文件,是贵族维护自己的特权、从国王那里得到的让步,因此是一个封建性质的东西,并不像现在有些西方人说的那样,代表西方民主或自由的起源。

  

   《大宪章》后来被赋予其他时代的特征,为新时代的变化提供了历史依据,成了反抗专制制度的工具。这个变化发生在17世纪。17世纪的英国,民族国家已基本形成,都铎王朝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已退出历史舞台;而斯图亚特王朝入主英国以后,采取了一系列违背英国政治传统的做法,并试图否定议会存在的合法性,引起国人的广泛反对。

  

   为了反对斯图亚特时期的专制统治,人们在历史上寻找依据,到这个时候,《大宪章》的性质和人们对它的理解才发生了变化,被说成是“自由”的标志,也就是反对专制。这个意义在《大宪章》刚刚出现的时候是不存在的,文件中的“Liberties”是“特权”而不是“自由”。

  

   英国严肃的历史学界都知道这个情况,认同这个观点。《大宪章》在它出现的时候是为封建贵族服务的,不是“自由”或“民主宪政”。议会是另外一个中世纪的遗产,它在开始出现的时候,仅仅是国王为了能够在整个英格兰范围之内收税而采取的一个措施,他把全国各地的、他认为需要交税的人都找来,派代表开会,在会议上一次性地解决税收问题。在此之前,税务问题不是这样解决的,最早是国王亲自带着一班子人在全国到处走,走到一个地方就和当地人讨价还价,问人家要钱。

  

   后来国王自己不走了,而是派人到各地去代表自己谈判。无论哪种做法,对国王来说都很不方便,最后他想出一个办法,就是要各地派代表来开会,一次性地讨价还价。议会最初就是这么出现的。可是后来慢慢就带有其他因素了。比如说某个地方的代表到了会议上,国王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他交钱,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就事论事、讨价还价;慢慢的人们就会提出某些附带条件,说要我们交钱是可以的,但我们也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这就是所谓“请愿”,国王为了能够弄到钱,经常会满足某些要求。议会后来变得越来越重要,最终变成整个国家机器中一个不可缺少的部分。

  

   特别有意思的是,在专制的都铎王朝统治下,议会没有被消灭,反而成了专制统治的工具。都铎君主是通过议会来进行统治的,这在一般人很难理解,专制的权力怎么可以和议会相容呢?两个东西看起来水火不相容,但在英国确实“水火相容”。

  

   其实,英国的议会曾经为任何政治体制服务:封建时期它为等级君主制服务,都铎时期为专制君主服务,斯图亚特时期它是革命的指挥中心,复辟后成为恢复专制统治的工具;光荣革命以后,它成了贵族寡头制度的权力中心,到20世纪才成为“民主”制度的体现。

  

   记:您怎么看待英国政治发展的特点?

  

   钱:我对英国的发展方式其实是充分肯定的,因为我早期做现代化的研究,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提出现代化的几种不同模式,我当时提出三种模式,分别以英国、法国和德国作为代表。英国的模式是和平、渐进、改革;法国的模式是革命、暴力、跳跃;德国的模式既不是英国式的,也不是法国式的,它是在长期的、难以摆脱旧势力控制的前提之下,由传统的旧统治集团来领导和推进现代化,这样的方式和英国与法国都不同。

  

   对英国和平、渐进、改革的道路,我是相当肯定的,我认为这是一个民族成熟的表现。这样的模式对整个社会、对整个国家来说阻力最小,代价最小,结果相对来说也比较令人满意。不是说其他两种模式不好,不存在哪一种模式好或者不好的问题,只是国家不同,模式也不同。

  

   但英国的模式长期以来被人们忽视,甚至被否定。现代化的模式是多种多样的,不同的模式有不同的特点,它是由各个国家不同的历史传承和积淀、不同的文化因素造成的。不同模式可能都有一定道理,革命和改革都是现代化的途径。因此,英国的模式也值得肯定,我一开始就肯定它。


英国现代化的特点:幸运而务实


   记:您说近代英国的大国地位主要不是靠武力扩张,它更依赖制度的创新和引领历史潮流。您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提出改革是现代化的重要道路。那么在您看来,英国迈向现代化的过程当中哪些改革是最关键的?为什么现代化的制度创新首先在英国发生,它的根源在哪里,它的内在动力是什么?

  

   钱:英国这个国家之所以特别值得注意,是因为它在整个世界的现代化过程中,几乎引领了每一个领域。从封建社会走出来,英国是很早的,虽然它不是最早的,在它之前还有伊比利亚半岛国家,西班牙,葡萄牙。但英国并不晚,它是紧紧地跟上去的。

  

   英国第一个发动革命,试图推翻专制王权;光荣革命后第一个创造出一种完全现代形式的、符合现代社会形态的政治制度,就是君主立宪制。克伦威尔革命时期推翻了专制的统治,但没有解决推翻了以后怎么办、建立什么政治制度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的是光荣革命,光荣革命看起来是一件小事,不像革命那样轰轰烈烈、惊天动地,但它解决了建立新制度的问题,所以光荣革命很重要,我经常强调它的历史意义,不仅因为不流血,而且因为它找到了一种新制度,这个制度是完全现代性的。

  

   记:为什么是英国最早找到了现代性制度呢?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610.html
文章来源:《探索与争鸣》2018年第2期第24-30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