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娄成武 何阳:矛盾·成因·调适: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的信息不对称

更新时间:2019-08-06 00:19:19
作者: 娄成武   何阳  

   内容提要:信息不对称有悖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基本要求和行动逻辑,影响着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效率和质量,具体体现为四组矛盾关系,既不利于保障协商民主主体地位平等、吸纳协商民主主体广泛参与,也不利于推进协商结果有效执行、落实对协商民主的监督。信息不对称理论为正确认识和调适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的信息不对称现象提供了理论支撑。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产生信息不对称现象的成因主要有利益分歧,信息公开制度建设严重滞后,责任认定与归责机制不完善,占据信息劣势方寻求信息均衡状态的动力不足。倘要实现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主体间信息均衡,应引导占据信息优势方正确认识利益关系,构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信息公开制度,完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责任认定与归责机制,调动占据信息劣势方寻求信息均衡的动力。

   关 键 词:社会主义协商民主  信息不对称  影响  调适

  

   “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是党的十八大立足中国国情提出的重要命题,将协商民主与社会主义结合在一起意在对中国协商民主与西方协商民主进行有效区分。党的十九大强调:“要推动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进一步明确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发展方向,此举意味着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作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伟大创举将深深地嵌入中国民主政治过程,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内容之一[1](p8),而“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是当代社会主义中国和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也是关系到社会主义制度能否战胜资本主义,增强制度自信的必然选择”[2](p6)。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指“自由而平等的公民,基于制度化的、规范化的平台和渠道,通过合作、参与、求同存异、公共协商参与决策,以最大限度地包容和吸纳各种利益诉求的一种民主形式”[3](p99-100),被誉为“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生长点”[4](p4)。由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牵涉主体多元,因而,多元协商民主主体间的信息共享至关重要,它决定着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效率和质量,但已有研究成果并未对协商民主主体间的信息共享引起足够重视,忽视了信息共享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的重要地位,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基于此,本文依托于信息不对称理论,探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产生信息不对称现象的成因,进而提出调适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信息不对称现象的路径,以期减少协商民主主体信息障碍,保障协商民主主体地位平等,提升协商民主行为效率,增强协商民主行为质量。

  

   一、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信息不对称研究的必要性

  

   信息不对称有悖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基本要求和行动逻辑,影响着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效率和质量,具体体现为四组矛盾关系,因而,有必要对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信息不对称现象展开研究。

   (一)信息不对称不利于保障协商民主主体地位平等

   自由平等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根本价值追求,而实现自由平等就要充分尊重每个人的个人权利[5](p53),只有做到了尊重每个人的个人权利,才能更好地保障协商民主主体地位平等,实现自由、平等协商,使协商民主远离形式主义。然而,信息不对称不利于保障协商民主主体地位平等,因为实现自由平等所要求的“尊重每个人的个人权利”不仅体现在每个公民在与自身利益相关事务面前能够平等地参与决策、表达诉求,而且体现在每个公民在参与协商事务时能够掌握与协商事务相关的所有信息,即对与协商事务相关的所有信息应当具有知情权,只有每个利益相关者对与所协商事务相关的所有信息做到有所了解,才可能在个人能力范围内经过综合比较作出有限理性决策,所表达的诉求才是个人真实意愿的体现,否则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而信息不对称显然违背了利益相关者对与所协商事务相关的所有信息应具有知情权的要求,造成有些利益相关者占据了与所协商事务相关的更多信息,而有些利益相关者占据的信息有限。

   (二)信息不对称不利于吸纳协商民主主体广泛参与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具有协商民主主体广泛性特点,是最广大人民群众享有民主权利的政治制度[6](p47),是对人民当家作主理念的具体践行形式,而信息不对称不利于吸纳协商民主主体广泛参与。因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大多为拥有权力的组织和机构就某公共问题广泛征集利益相关者意见,以期综合各方意见进行决策的民主形式,这里面便涉及拥有权力的组织和机构向利益相关者传递协商信息过程。倘若向利益相关者传递协商信息过程中由于各种原因使得协商信息未能有效地传递给所有利益相关者,则会产生信息不对称现象,出现有的利益相关者获得了协商信息,而有的利益相关者没有获得协商信息的局面,没有获得协商信息的利益相关者自然难以参与到协商行动中,这就造成协商民主主体部分缺失。值得注意的是拥有权力的组织和机构未能向所有利益相关者传递协商信息并非一定是其主观为之,也可能是利益相关者常年在外,与周围人士失去了联系,拥有权力的组织和机构由于没有联系方式无法告知利益相关者。

   (三)信息不对称不利于推进协商结果有效执行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价值和意义,“就在于对有分歧、有争议、无充分把握的问题,力求增进和形成共识”,彰显出“人民对国家政治和社会事务的参与、管理和监督”[7](p5)。十八大报告指出,“坚持协商于决策之前和决策之中,增强民主协商实效性”,说明协商过程实质上就是决策过程,而协商主体的广泛性为协商结果的有效执行奠定了扎实基础。因为众多利益相关者通过不同方式对协商事务表达了自身意见并共同做出决策,其中决策是在综合各方意见诉求的基础上形成的共识,如此一来,以协商结果为主要内容的决策在执行过程中则存在着良好的群众基础,但其前提条件是协商民主主体对与所协商事务相关的所有信息具有知情权,协商结果是利益相关者经过认真考虑的真实意愿体现,而信息不对称明显有违此前提条件。倘若利益相关者在决策执行中发现协商过程存在信息不对称,自身处于占据信息劣势方的位置表达意见,那么即便是以协商结果为主要内容的决策,在执行过程中也会困难重重,故不利于推进协商结果有效执行。

   (四)信息不对称不利于落实对协商民主的监督

   确保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效率和质量需要以落实对协商民主的监督作为后盾,只有对协商民主全过程进行有效监督,才能保证协商民主主体各司其职,而要落实对协商民主的监督离不开两方面信息,一方面是各监督组织与个人了解监督渠道与监督机构,即向合适的监督机构如何反应协商民主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另一方面是具有监督职责的机构可以及时掌握协商民主过程出现问题的信息,并对相关信息进行确认、处理,各个监督主体反应问题是监督机构处理问题的充分不必要条件,因为后者可主动介入协商过程获得信息。倘若政协、社会组织、新闻媒体和公民等监督主体不了解监督渠道与向哪些监督机构反映问题,那么在此领域便产生了信息不对称,这显然不利于监督主体履行监督职责,因为监督主体的部分缺失,对最大限度地掌握协商民主过程中的问题信息势必会造成影响,缩减监督信息来源的广度,而监督信息来源广度的缩减,则会减弱监督功效,故信息不对称不利于落实对协商民主的监督。

  

   二、信息不对称理论及其在本文中的适用

  

   信息不对称理论产生于经济学领域,是微观信息经济学研究的主要内容之一。在经济学视域下,信息不对称指信息在相互对应的经济个体之间呈不均匀、不对称的分布状态,即有些人对关于某些事情的信息比另外一些人掌握地要多一些[8](p36),信息不对称的成因有主观和客观之别,主观上为不同经济个体获取信息的能力差异,即不同经济个体在同一份信息上由于学识、经验不等会接收到不同的信息;客观上为不同经济个体获取信息的数量差异,即不同经济个体由于受获得信息渠道有限等各种因素影响能够获得信息的数量有别。信息不对称理论的研究基础是信息不对称条件下不同经济个体基于有限信息所做出的经济行为,主要内容是处于占据信息劣势方的经济个体如何才能获得更多信息,从而减少甚至规避占据信息优势方给自身利益带来的负面影响,实现各利益相关主体间的信息均衡,而信息均衡状态的实现路径设计应坚持激励相容和参与约束相结合的原则,利用正激励和负激励对整个经济行为进行有效调适。

   以信息不对称发生时间为依据,信息不对称可以划分为事前信息不对称和事后信息不对称,并在此基础上演化出了理论分支,以事前信息不对称为研究对象的理论为逆向选择理论,以事后信息不对称为研究对象的理论为道德风险理论。事前信息不对称主要缘于占据信息优势方隐藏了信息,事后信息不对称主要缘于占据信息优势方隐藏了行动,这两种现象明显均不利于保护占据信息劣势方的利益。为了更好地规避现实中的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经济学界呼吁采用市场信号、第二价格拍卖、最佳所得税、股票期权、效率工资以及风险分担等多种措施予以应对。

   虽然信息不对称理论最早由经济学者提出,但信息不对称现象绝对不只停留在经济领域,只要是涉及多元主体的行为,均可能产生信息不对称现象,如布坎南提出的政府失败论将信息的不完全对合理决策的制约认定为政府失败的类型之一[9](p128),精准扶贫引入第三方评估的价值之一便是改变中央政府的信息劣势地位[10](p106-107),信息的不完全和中央政府的信息劣势地位显然均与信息不对称相关,而这些现象都发生在公共管理领域,并不属于经济领域,因而,将信息不对称理论引入其他领域,既是解决其他领域现实问题之所需,也是对信息不对称理论适用域的进一步拓展与引申。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利益相关者围绕公共问题表达诉求、参与决策、求同存异的过程,其主体不单只有一个,否则谈不上“求同存异”。以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最为典型的形式——政治协商和基层协商为例,政治协商中存有执政党和参政党,基层协商中存有村民(居民)与他者,这里的他者既可能是村委会(居委会),也可能是基层政府、社会组织等,事务的性质决定了协商民主主体的差别。既然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涉及多个主体,那么多元主体在协商事务上必然会出现信息不对称现象,因为“信息的不对称是绝对的,信息对称是相对的”[11](p75),只不过成因可能不同罢了。故信息不对称理论也可适用于分析和解决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本文的整个架构也紧紧围绕信息不对称理论展开,率先寻找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产生信息不对称现象的深层次原因,继而秉承“激励相容和参与约束”相结合实现信息均衡状态的原则设计调适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信息不对称现象的路径。这里有必要明确的是此文中的信息仅指与所协商事务相关的元信息,不包括在元信息基础上推演出来的其他信息,因为只有元信息才具有唯一性,而由元信息推演出的信息千变万化,难以穷尽,根本无法对之进行标准化规范。

  

   三、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产生信息不对称现象的成因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产生信息不对称现象的成因复杂多样,但主要受限于以下几个因素影响。

   (一)利益分歧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产生信息不对称现象的根本原因

理性经济人假设认为所有组织和个人都会不惜采用任何手段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故协商民主主体也不例外。信息不对称现象产生背后折射的是各协商民主主体对自身利益的维护,因为利益一致情形下并不容易产生信息不对称现象,倘若协商民主主体间在利益上形成共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593.html
文章来源: 《理论月刊》 2018年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