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芳:美国引渡制度研究

更新时间:2019-08-03 10:08:01
作者: 黄芳  
美国禁止基于互惠的引渡合作,条约项下的引渡合作乃两国刑事司法合作的最高形式,涉及立法、行政、司法等各部门的共同协作。〔16〕

   1840 年,美国最高法院在审理霍姆斯诉尼森案件中,创设了没有引渡条约就不予以引渡的先例,判决认为 :除条约赋予的引渡义务外,不存在引渡义务。自此之后,同其他国家开展引渡合作时,美国也一直坚持这一原则。到 2012 年,美国已经与世界上包括加拿大、英国、法国、日本、德国等在内的 133 个国家和法域缔结了双边引渡条约,开展引渡活动。〔17〕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对 “条约前置主义”当下也出现了微调的情况,1996 年,美国对《合众国法典》第 18 编第 209 章第3181 条进行了修改,调整了引渡法规的适用范围与限度,规定在没有双边引渡条约的情况下,如果被指控的犯罪是针对海外美国国民的暴力犯罪,在符合下列条件下美国也可以向该外国引渡犯罪嫌疑人 :1. 犯罪嫌疑人不是美国国民或者永久居留者 ;2. 外国政府向美国司法部提供了足够的犯罪证据材料 ;3. 被指控的犯罪不具有政治性质。这成为美国引渡制度的一个特定。

   除双边引渡条约之外,美国还缔结或加入了一系列包含有引渡条款的多边条约和国际公约,前者如《美洲国家间引渡公约》,后者包括《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等,这些含有引渡条款或规定的国际条约和国际公约是美国的引渡法律体系的组成部分。在一些情况下,美国可以通过缔结或加入的多边条约和国际公约与其他缔约国之间直接建立起了引渡关系,而在另一些情况下,则还需要签订双边或多边引渡条约,才能与其他缔约国建立引渡关系,例如,《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第 44 条第 18 款规定 :“缔约国应当力求缔结双边和多边协定或者安排,以执行引渡或者加强引渡的有效性。”也就是说,作为《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缔约国之间,并不能当然依据该公约建立引渡关系,还必须另行签订双边或多边引渡条约。这也是美国引渡制度的一个特点。

  

   二、美国引渡制度的实体法规范

  

   1625 年格老秀斯在《战争与和平法》中认为,引渡是用以对付影响公共秩序的犯罪或其他严重的犯罪。〔18〕 为了防止权力的滥用,国际社会在引渡犯罪人(犯罪嫌疑人)的实践中逐渐形成了一些基本的原则,并对可引渡罪行等实体法规范进行了规定。综观美国的引渡法律制度,其对引渡的实体法规范主要有以下内容 :

   (一)关于政治犯的确立及是否引渡的问题

   虽然引渡制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但是,直到 18 世纪末,引渡的对象与其说是普通的刑事罪犯,不如说是政治犯。由于 1789 年法国大革命的影响和欧洲反对专制主义斗争的普及,产生了“政治犯罪”这个名词。〔19〕 资产阶级刑法改革的先驱者、意大利刑法学家贝卡利亚在其名著《论犯罪与刑罚》一书中首次提出了对被引渡者的法律保障问题,呼吁人们不要把引渡作为迫害政治对手、维护专制统治的工具。“政治犯不引渡原则”第一次体现在 1793 年法国宪法之中,其第120 条规定 :“法国给予为了争取自由而从本国流亡到法国的外国人以庇护。”这是引渡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它实际上宣告把引渡作为迫害政治犯的工具的时代已经结束,为“政治犯不引渡原则”的产生和发展奠定了基础。1794 年,英美签订了一个涉及到引渡的《杰伊条约》,其第 27条规定 :“双方同意,应各自大臣或被专门授权的官员提出的请求,陛下和合众国将遣返一切被指控在各自管辖范围内犯有杀人或伪造罪并向另一国寻求庇护的人。这种遣送只能根据下列犯罪证据进行,即依照逃犯或上述被指控者发现地的法律,如果犯罪实施于当地,该证据足以使他的逮捕和交付审判合法化。这种逮捕和遣返的费用将由提出请求并接受逃犯的一方承担或偿付。”这一规定所列的罪名没有政治犯罪,均为普通犯罪,这就从实际上排除了政治犯罪的可引渡性,并且,该规定还对引渡程序进行了限制性规定,这使对引渡案件的审理不再是政治交易的手段,而成为真正的司法活动。〔20〕

   从 1848 年颁布第一部美国引渡法以来,美国始终是基于两种重要的利害关系来考虑引渡问题:一是希望避免未经授权的行政力量影响 ;二是在意识动机上不帮助其他国家镇压内部的政治反对派。其理论根据是“美国司法系统应该有权审查有关个人基本自由的问题,以保证个人自由不被不适当地侵犯。”基于此,1848 年引渡法包含了“政治犯不引渡”原则。从那时起,在美国与其他国家缔结的众多的引渡条约中,一般都规定了政治犯不引渡原则。〔21〕

   对政治犯罪进行超乎国际政治、外交和意识形态等因素影响的法律界定是极其困难的,美国法律界认为“政治犯罪不引渡”的理论依据有 3 点 :首先,从个人权利角度,个人有权通过政治活动推动政治变革,包括在必要时诉诸暴力。在这个意义上,“政治犯罪比普通犯罪有更多正当性”;其次,被控政治犯罪的人易因政治观点在司法程序中受到不公正待遇,将其引渡给本国有悖司法公正;最后,由于政治犯罪的特殊性,外国、特别是外国司法机关,不应通过引渡这类嫌犯介入别国的内部事务。〔22〕

   虽然“政治犯不引渡原则”逐步成为一项国际上普遍承认的原则,但该原则的内容则因各国对“政治犯”的不同理解而不确定。韩国检察官李万熙认为 :对于政治犯罪,国际法上不存在明确的定义。理论上的政治犯罪,是指侵害特定国家政治秩序的行为,并分为纯粹的政治犯罪和相对的政治犯罪。纯粹的政治犯罪只是侵害政治秩序的行为,例如叛逆企图、革命或军事政变阴谋都属于此类。与侵害政治秩序相关联,进行杀人、放火等普通犯罪行为时,叫做相对的政治犯罪。〔23〕  在美国,司法部门有权对特定的引渡请求作出是否适用“政治犯不引渡原则”的决定。美国传统上把政治犯罪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纯粹的政治犯罪行为”,目标直接指向其政府,并且不具有任何普通犯罪因素的犯罪行为。这类犯罪包括 :叛国罪、煽动叛乱罪和间谍罪等。在美国缔结的所有引渡条约中,这类罪行都被排除在可以引渡罪行的清单之外。第二类是“与政治有关联的”犯罪行为,通常是指“与政治活动和事件有关的”普通犯罪行为,换言之,如果不是由于这类犯罪行为具有政治性因素,则是通常允许引渡的普通犯罪行为。美国确定政治犯罪的审查办法是:1. 被指控的罪行发生期间,有起义和其他暴力的政治骚乱发生 ;2. 被指控的罪行是伴随着政治性起义而出现并促进着政治性起义。如果特定的引渡案件符合上述两个条件,那么,被指控的罪行就是政治犯罪,美国就将拒绝引渡逃犯。〔24〕 恐怖主义犯罪被排除在政治犯罪适用范围之外,即不得援引政治犯罪例外原则免除对犯罪嫌疑人的引渡。

   判断某种犯罪行为是否是政治犯罪的决定权属于被请求国。由于各国的国家利益和社会制度等的不同,他们对政治犯、政治犯罪和政治迫害等的理解截然不同,有的甚至是对立的,这样,“政治犯不引渡原则”就有可能被歪曲和滥用。

   (二)关于死刑犯是否引渡的问题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由于废除死刑运动的影响,以及从人道主义的角度考虑,在一些多边和双边的引渡条约中规定,对根据请求国的法律可处死刑的罪犯,可以拒绝引渡。美国大多数州仍然保留死刑,这样,美国对死刑犯不引渡原则有一个从部分遵循到全面适用的转变过程。例如, 1981 年《美洲国家间引渡公约》(美国是成员国)坚持死刑犯不引渡原则,其第 9 条规定,“当所涉犯罪在请求国可能受死刑、无期徒刑或有辱人格的刑罚的惩罚时,被请求国应拒绝引渡,除非事先经外交途径得到请求国充分的保证,不对被请求引渡人处以上述刑罚,或即使这样判处,亦不予执行。”〔25〕 欧盟与美国 2003 年缔结的引渡协定,也确立了死刑犯不引渡原则。也有例外的情形,如美国和加拿大之间一直采用的是无条件引渡原则,基于美国政府官员一贯的强硬立场和态度,美国政府请求从加拿大引渡死刑逃犯时,不愿意保证不适用或者不执行死刑。但美国诉伯恩斯案 〔26〕 开启了加拿大美国之间无条件引渡的先河,加拿大做出引渡决定时,必须同时要求引渡请求国美国保证不寻求或者不执行死刑。〔27〕 《美国和加拿大引渡条约》第 6 条规定 :“如果要求引渡的罪行可根据请求国的法律判处死刑,而被请求国的法律不允许对该罪行进行这种惩罚,则可以拒绝引渡,除非请求国提供被请求国的保证。认为不应判处死刑,或如果判处死刑,则不得执行死刑。”这是废除死刑国家与保留死刑国家之间引渡条约中对于死刑问题的典型规定。在双方都是保留死刑的国家之间,死刑犯是可以引渡的,只有在一方废除死刑、一方保留死刑的情况下,才需要做出不判处死刑或者不执行死刑的承诺。

   (三)关于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引渡本国公民的问题

   本国国民不引渡原则虽是被广泛采用的国际惯例,但并不一定具有普遍性。大陆法系的国家采取这一原则,但英美法系的国家,例如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就不采用这一原则。大陆法系诸国与英美法系的许多国家做不同处理的理由是,前者对于刑法的适用范围采取属人主义,而后者采取属地主义。因此,前者在本国国民在国外犯罪的情况下也可以容易处罚,而后者在相同的情况下不可能对本国国民予以处罚。所以说,即使是本国国民也要引渡给外国。〔28〕 一方面,美国允许在一定条件下向他国引渡本国国民。例如,瑞士与美国于 1990 年签定的双边引渡条约第 8 条第一款规定 :“被请求国不应以被请求引渡人是其本国国民为由拒绝引渡,除非对于引渡请求所针对的犯罪它享有对该人实行追诉的司法管辖权。”另一方面,美国允许向国际刑事法庭引渡本国国民。美国在 1996 年通过一项法案,允许美国政府向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移交包括美国公民在内的人员”。〔29〕 美国 2012 年接受《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履约审议报告的“执行摘要”(CAC/COSP/IRG/I/l/l/Add.6)也申明 :美国能够引渡其本国国民,是协助处理一罪不二审、管辖权和协调问题的有利条件,美国引渡其本国国民的政策是一种良好做法,也应加以宣传。〔30〕

   美国虽然原则上愿意交出本国国民,但实际上,在与别国签订的引渡条约时,应对方国的要求,条约中对本国公民的引渡问题做出了各种限制性规定。例如,《美国和墨西哥引渡条约》第 9 条规定,缔约双方均不承担引渡其本国国民的义务,但被请求方在其法律未禁止的情况下,有权在其认为适当时酌情决定对其进行引渡 ;如果未准予引渡,被请求方应将此案送交其主管机关以便起诉,只要该方对这一犯罪具有管辖权。〔31〕 这一规定不仅确立了在一定情况下可以引渡本国国民,还确立了“或引渡或起诉”原则,即在不引渡本国国民的情况下,应该在被请求国国内予以起诉。另外,《日本和美国引渡条约》第 5 条也规定了被请求方不负有引渡本国国民的义务,但有权基于自由裁量权予以引渡。

   (四)关于可引渡罪行的范围

   可引渡的犯罪必须是根据请求国和被请求国双方法律都认为是犯罪的行为,即必须遵循双重犯罪原则。关于可引渡犯罪的范围,各国一般采取两种不同的标准。一种称为“质的标准”(也被称为“列举式标准”),即在引渡法规或有关条约中罗列出可引渡之罪的罪名;另一种标准称为“量的标准”(也被称为“淘汰式标准”),即不列举具体的罪名,只规定可引渡之罪的最低量刑标准,凡未达到这个最低量刑标准的行为就不构成可引渡之罪。〔32〕

美国的引渡制度是采用“列举式标准”与“淘汰式标准”相结合的方法来确定可引渡的罪行的范围,从严格基于列表(犯罪清单)的条约转为主要基于可引渡罪行的最低处罚定义的协定(在大多数情况下至少剥夺 1 年自由,或更严重的处罚),以确立两国共认犯罪,(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54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