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本才:未来法学论纲

更新时间:2019-08-02 00:57:17
作者: 张本才  

   【内容摘要】 未来法学是法学与未来学的交叉学科,其旨在研究未来社会关系对既有法律体系和法学理论的冲击及其应对。随着人类社会迈向未来,相应的社会关系在参与主体、发生的场域以及规制的重点等方面都将发生实质变化,奠基于农业、工业时代的既有的法律体系与法学理论并不能为之提供妥当的解决方案,因此未来法学的研究具有现实必要性。未来法学应当重点研究未来社会中的风险防范制度、法律主体制度,以及能够保障自然人在未来社会实现自由平等的制度。构建这些制度必须要正视不同制度背后的利益考量和价值关联。为此,未来法学研究应当坚持维护人的主体地位价值原则和多元利益协调的动态利益平衡原则。通过未来法学研究,可以建立一套能够适应科技发展需求,有利于科技风险防范的规整逻辑。

   【关键词】 人工智能 以人为本 法律规整

  

   作为上层建筑的法律,通过赋予主体某些权利或者课以某些义务的方式,调整一定的社会关系。社会关系的变革,最终会引发法律调整手段的革新。从目前各个法学学科的研究重心来看,主流学界仍致力于对既存的法律现象进行法理层面的解读,并试图以一种体系化的知识结构来应对各种变化。守成多于创造是这些研究的共同特点,且明显流露出以既有知识成果解决新型法律现象的倾向。然而,生活事实是变动不居的,法律不应当仅关注既存的社会关系,其同样也应当关注可预期的社会关系。这是因为,在科技迅猛发展、人类基因都可以被按照需求进行编辑的当今社会,新型的社会关系迟早会引起法律关系的变革。

   对于新的社会关系变革,有学者指出,“我们正处在技术发展带来人性变化的时代。在新的时代,能率先把握这种变化的人、群体、国家,将率先主宰世界。”但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角度看,这种观点忽视了新兴技术带来的未来社会变革,很可能已经超出了个人、群体以及国家层面,而是涉及人类的存在自身。英国法学家梅因曾指出,“所有进步社会的运动,到此处为止,是一个‘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这一转变过程其实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依附性降低,身份性弱化”,相互承认每个个体都具有作为人的尊严,从而实现“正义作为根本的制度原则在于,保护个人的自由平等权利”这一人类尊严的诉求。换言之,其仍然是人类之间的权利义务的平等分配关系。而新兴技术带来的社会关系变革,一方面将导致人类超越进化的限制,另一方面迫使人类不得不面对“在本世纪中叶,非生物智能将会10亿倍于今天所有人的智慧”的局面。此时,无论是法学还是哲学、政治学都将面临着对“人”的再发现、再界定的难题。正是在此意义上,未来法学的研究刻不容缓。

  

   一、未来法学的基本界定

  

   在明确未来法学的学科构想之前,有必要先澄清未来法学的基本内涵。以下将从概念、特征以及任务的角度,对未来法学的形象做一个简单的勾勒。

   (一)未来法学的概念

   法学分为广义的法学和狭义的法学。其中,狭义的法学即法教义学,广义的法学则包括法经济学、法社会学等。未来法学属于广义的法学,是一门未来学与法学相交叉的学科。

   未来学这一概念系德国学者O. K.福莱西泰姆于1943年首创,用以指称对事物之未来的研究。具体来说,它指的是人们对一个动态系统的未来状态所作的预料、分析和推断,以及用未来信息反馈的观点处理现实问题的一门综合性学科。简言之,它是研究事物未来活动及其发展规律的科学。不难设想,随着科技水平的迅猛发展,人类社会很可能在未来某个时间点(即所谓的“社会形态奇点”)产生飞跃性的突破,从而促成人类社会的法律关系产生颠覆性的变化。例如,未来新型法律关系不但包含以往的自然人与自然人之间的法律关系,还可能包括自然人与类人机器人或者人工智能化后的人类之间的关系,以及由此产生的其他社会问题。

   法律通过调整一定的具体社会关系的方式,实现对整体社会的调整。然而,当涉及上述新型法律关系时,既有的法律规范根本无法加以有效调整。这迫使我们不得不现在就去思考,应当如何科学合理地完善当今的法律制度,作出关照未来的规范设计,以使其能够有效调整未来社会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如果将这一理解运用于未来法学,则意味着未来法学关注的重心在于,在可预见的未来社会,社会发展的状况对既有的法律制度提出了哪些挑战,而法律制度又应如何回应这些挑战,以防患于未然。

   (二)未来法学的特征

   首先,未来法学关注未来社会的社会关系。未来法学的研究对象迥异于传统法学的研究对象。传统法学通常以既存的社会情势为研究对象,其研究任务在于通过新的调整手段解决这些既有社会情势中的法律冲突。未来法学则着眼于未来世界,致力于调整未来社会的法律关系。通过感知和把握当代社会所蕴含的客观发展趋势,这些新型的法律关系能够为现今的人们所预测。正是由于未来法学呈现出面向未来的特征,它所关注的对象也必然呈现出不同于以往的独特性。亦即,它最终所调整的对象必然是那些在当今社会尚不存在的事物。未来法学的对象“尚不存在”,并非是说这些对象毫无现实根基,而是说这些对象是现有事物的未来形态。形象一点来说,现存的社会现象只是一粒种子,为了确保它在未来世界中长成人类需要的模样,必须借助未来法学这把剪刀加以裁剪,方不至于任其野蛮生长,最终危及人类自身的生存。

   其次,未来法学关注未来社会关系对既有的法律关系的影响。正如大量科幻作品所展示的那样,未来社会关系本身错综复杂,“对当下的伦理标准、法律规则、社会秩序及公共管理体制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和挑战。它不仅与已有法律秩序形成冲突,凸显现存法律制度产品供给的缺陷,甚至会颠覆我们业已构成的法律认知”。对于未来法学而言,其关注未来社会关系的变迁是带有目的性的。它并非不分巨细地关注未来社会的所有变迁,而是侧重于从社会变迁和法律调整的角度关注未来社会变迁的法律意义。亦即,其关注点在于:未来社会关系的变化是否会引起重大的法律关系的变迁?这种重大的法律关系的变迁表现在哪些方面?对于今日的法律关系的规定而言,它们将会带来哪些重大影响?

   最后,未来法学尝试对未来社会关系的规制提出相应的法律对策。未来法学之所以关注未来社会关系及其对既有法律体系或者法学理论的冲击,根本目的在于为未来社会中的法治建设提供可资参考的标准。这是因为,一定的法律关系是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的产物,随着社会的发展,在未来社会必然会产生不同于今日社会的法律关系,它们势必会对基于既往经验建构的法律体系或者法学理论体系产生冲击。法治本身就是规则之治,如果不能建构起合理、有效的法律规则体系,未来社会必然会陷入混乱状态。为了防止出现这种局面,未来法学研究必须提供各种可能的法律对策选择,这些可供选择的各种对策应当能够展示出各种价值利益的冲突及其后果,以尽可能地帮助规则制定者在立法时作出合理的抉择,从而有效地规制未来社会中的新型法律关系。

   (三)未来法学的任务

   首先,促进法学研究领域的扩张与法学原理的革新。一切法律体系或者法学理论都可以被分为原理和技术两个部分。原理部分属于根本的价值取向或者制度的价值基础,技术部分则只不过是实现原理的手段。例如,私法自治是民法的核心原理,而法律行为效力的设计则是实现这些原理的手段。然而,就今日的研究现状而言,在论及最新的技术成果对于现有的法律关系的冲击时,很多学者往往着眼于技术层面的问题,而不是去深究背后的法律原理。例如,对于人工智能能否成为法律关系的主体,人们关注的往往是技术层面的问题,而不关心法律关系主体在法的原理上的意义是什么。

   其次,提供应对未来社会关系变革的体系性的解决方案。尽管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基因编辑技术等已经逐渐渗入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并展现出对既有法律体系和法学理论的冲击,但对于这些新问题可能导致的系统性的社会变革,大部分的法学研究者仍缺乏综合性的研究,仅致力于对传统法学理论进行精耕细作,或者局限于部门法的窠臼,寄希望于既有认知成果,企图“以静制动”。然而,这些新型问题的解决绝非某一单个法律部门所能胜任。以2017年在我国出现的首例“冷冻人”为例,如果以未来的眼光来看,该事件会同时涉及多个法律部门,如行政法、民法、刑法等,此外还会涉及法伦理学等。具体而言,如果根据现有法律标准宣告“冷冻人”死亡,倘若随着未来科技的发展,已经有成熟的技术可以成功复活“冷冻人”,则对于破坏尚未解冻的躯体的行为,究竟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就会产生极大的争议。与此相关的问题还有,如何从法理层面阐述“冷冻人”是否具有法律人格,如何从民法上、婚姻法上确认“冷冻人”的法律地位及其财产归属,如何从行政法层面对“冷冻人”进行管理等等。我国目前已经有学者意识到了“冷冻人”问题的复杂性,认为由“冷冻人”引发的“死而复生”问题已经超越了现有法律框架。其成为现实之日,将会给人类的伦理与法律制度带来重大改变。与之相类似的还有2014年在我国出现的首例冷冻胚胎归属案。对于此案,也有学者明确认为,现有法律无法做出有效调整,需要增设诸如《早期人类胚胎法》来解决。可以说,上述所有这些问题,不是某一单一的部门法所能解决的,必须不同的部门法协同并进,才能给出妥当的解决方式。由此足见未来法学涉及的法律领域之宽泛,以及追求不同法律领域之间的体系协调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最后,未来法学作为一门接近于法政策学的法律科学,必须通过采用不同学科的研究方法,才能保障研究方向的正确性、研究对象的客观性和研究结论的可靠性,进而达致制度构建的可行性。未来法学的研究对象主要为未来世界的新型法律现象。而在未来法学所关注的那些新型社会现象中,这些新型社会可能并非关注的重点,毋宁说这些领域的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对人类自身的冲击及人类对此所作的法律层面的应对,才属于为未来法学所真正瞩目的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法律能在多大程度上有效地回应社会的需要,管理者能在多大程度上对新的科技发展进行有效的监管,最终仍取决于这些领域的发展态势。例如,人工智能可能更多地与计算机技术、物理学以及数学紧密相连,而器官移植、冷冻胚胎、基因编辑又与医学水准息息相关。这就要求未来法学的研究必须关注这些不同领域的发展态势。此外,由于始终需要维护人类的主体地位,未来法学的研究还必须均衡考虑不同利益主体的利益需求,这在一定程度上又必须进行法社会学研究、法经济学研究,甚至必须考虑伦理学方面的相关成果。

  

   二、开展未来法学研究的必要性

  

   “法律只能在其毫不脱离民众生活实际情况下才能实现其效力,否则民众生活就会拒绝服从它。” 正因如此,很多人认为法律以及法学具有保守性。如果从这样的角度看,在未来社会关系发生全部变更时,再进行相应的研究也不迟。但是,我们不能忽视的是,社会关系并非骤然而变。如果详细考察今日社会发展的现实情势,并预测其在未来世界可能产生的蝴蝶效应,我们就会发现,对于未来法学的研究,“犹水之就下,沛然谁能御之”。

   (一)社会关系的内涵正发生实质变更

   法律一经制定即已僵化,但是法律所拟规定的社会关系自身并非静止不动。最新的科技成果逐步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使得社会关系正发生着巨大变化。具体表现为:

首先,随着人工智能、基因编辑等先进技术的日益发展与完善,形成社会关系的主体正逐渐多元化。传统观点一般认为,社会关系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随着科技的发展,自然人作为社会关系主体的局面很可能被迅速打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54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