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维铮:由咸丰到慈禧

更新时间:2019-07-30 22:08:45
作者: 朱维铮 (进入专栏)  

   清咸丰十一年辛酉七月十七,当西元1861年8月22日,大清帝国七世皇帝,病死于热河行宫,享年三十一岁。

   于是,满洲皇室爱新觉罗氏失去了大家长,满蒙汉八旗失去了部落联盟共主,外人所称中华帝国失去了最后一名独裁皇帝。

   那以后,这个帝国不是还延续两世三帝五十年吗?怎么说咸丰帝是最后一名独裁皇帝呢?

   确实的,这个帝国的体制似乎没变,继立的年号分别为同治、光绪和宣统的三名皇帝,血统仍属爱新觉罗氏族,体制还是持续已达二百二十年的君主专制主义。

   可是,同样确实的,是咸丰帝“龙驭上宾”仅七十天,他临终前布下的继统权力格局,便为一场宫廷政变所否定。

   原来,庙号文宗的咸丰帝,在位十一年有余。他假冒为善,骗过昏庸的道光帝,得立储君,却甫即帝位,便露出纨绔本性,大选“秀女”,封了多少个贵人、常在、答应(清制,皇后以外,皇帝之妾分七等,“皇贵妃一,贵妃二,妃四、嫔六,贵人、常在、答应无定数,分居东西十二宫”,见《清史稿》后妃传序),连他自己也闹不清,还因召妓入宫,与臣子争风吃醋(参看《清朝野史大观》卷一清宫选秀女等则)。惜他生殖力太差,做皇帝七年,始得二子,而次子随殇。于是,当他咯血夭亡,年方六岁的皇子载淳,便成为皇太子的唯一候选人,接着成为帝国八世天子。

   不待说,母以子贵,小皇帝的生母叶赫那拉氏,就在咸丰咽气次日,晋位“圣母皇太后”,与先帝遗孀、中宫皇后钮祜禄氏,已称“母后皇太后”者并尊。随即加徽号,中宫太后称慈安,原居西宫的那拉氏称慈禧。

   这个西太后,父惠征是满洲镶蓝旗人,曾官徽宁池广太道,有二女二子,她居长。她早年生涯,有种种含糊的或离奇的传说。可以肯定的是她随父到过江南,家贫,出入市井,会唱江浙俚曲,却不识满文,“国语”即满语也讲得很差。咸丰元年(1961),她十七岁,入京选“秀女”,被选中,充宫女子,在圆明园景观之一“桐阴深处”服役。以唱南曲撩逗咸丰召幸,获封懿贵人,晋懿嫔,竟为皇帝生下首子,即封懿妃,再进封懿贵妃,成了皇帝的二等妾。相传咸丰病危时,已担忧此人在他死后会闹事,曾写密谕给皇后,说那拉氏“如恃子为帝,骄纵不法,卿即可按祖宗家法治之”(见《清朝野史大观》卷一)。

   不宁唯是,咸丰临终前遗命,立载淳为皇太子的同时,又特谕:“兹派载垣、瑞华、景寿、肃顺、穆荫、杜翰、匡源、焦佑瀛,尽心辅弼,賛襄一切政务。”(转引自吴相湘《晚清宫廷实记》)自从顺治十八年(1661)清世祖死前,任命“顾命四大臣”以辅佐年幼的康熙帝,二百年来重演此举的,只有这一回。

   当年顺治任命的辅政四大臣,虽是满人,却没有一名诸王贝勒,也没人是顺治生母(蒙军旗人)、康熙生母(汉军旗人)的戚属。不知咸丰帝是否模仿不祧之祖?他任命的顾命大臣,三汉人均为跟他跑到热河的军机大臣,而五满人中两亲王一近支,一远支,肃顺则是宗室疏属,景寿只是道光第六女的额驸。相反,道咸二朝的近支诸王贝勒,尤其是咸丰诸弟,都不预其列。恭亲王虽在北京主持英法联军退出的善后,醇郡王虽久在内廷行走,但一被咸丰帝所忌,一是那拉氏的妹夫,他们被排斥在顾命大臣之外,至少也是咸丰与肃顺等共谋。

   然而,咸丰此举,效应却更惨。当年鳌拜等满大臣专政八年,被康熙帝发动宫廷政变推翻。而肃顺等八大臣“賛襄政务”,政令未出热河行宫,仅七十天就被慈禧和恭亲王和谋捉拿治罪,肃顺被杀头,怡、郑二王被迫自尽,馀人都被罢官流放。那过程,犹如一场闹剧。

   这场闹剧,史称“辛酉政变”。关于它的密谋的种种情节,百余年来相关史料迭出,研究讨论也随之深化细化。以考史见长的的吴相湘《晚清宫廷实纪》,以讲史擅长的高阳《清朝的皇帝》“文宗”章,以及《剑桥中国晚清史》由刘广京撰稿的“清代的中兴”章的简要剖析,都很值得一看。

   当然,关于这场事变,仍有问题需要讨论。本篇开头已经提出,咸丰之死,以及随之发生的“辛酉政变”,过程很短暂,事件本身的始末也相对平和,但从历史效应来看,则意味着满清帝国已历七世的统治形态告终。以后至清亡五十年,这个帝国形式依旧,但权力格局已在重新洗牌。单看现象,便有五点可说。

   那五十年,如清末章太炎诗云,“专制依然属于爱新”,却只徒具形式。

   咸丰死后先后在位的三名皇帝,同治、光绪和宣统,没有一个不是傀儡,表明爱新觉罗家族的统治,到“辛酉政变”已经实际结束。

   那五十年,帝国的权力核心,已被“辛酉政变”置换。新的核心是史称慈禧太后或西太后为首的集团。这个咸丰帝的遗妾,晋位“圣母皇太后”,年方二十六岁,却在宫廷历练十年之后,纵横捭阖的本领越来越精。没有一个盟友,不是她预设的清除对象。慈安太后,恭亲王奕訢,号称清流的“翰林四谏”,主办“洋务”的湘淮军头,支持义和团“扶清灭洋”的满洲权贵,讲理学的蒙汉旗人大臣,乃至她的妹夫醇亲王奕譞等等,无不边利用边挫抑,乃至弃之若敝屣。

   直到她七十四岁死去,在帝国内部集权于一身,已长达四十七年,打破了中世纪中国所有女皇,如汉代吕后、唐代武则天等,专权的历史纪录。

   那五十年,慈禧也打破了晚清激发内乱外患而丧权辱国的纪录。

   她三度“垂帘听政”,就打输了三次对外战争。首度她与慈安共同垂帘听政,既用湘淮军头攻灭太平军、捻军,又用北人为主的“清流”打击南人为主的“洋务”活动。二度她垂帘听政,在慈安不明不白地骤逝之后,即将不懂军事的“清流君子”派往清法战争前线,以南洋舰队毁灭为代价,保护她的个人独裁不受批评。她随即为六十大寿,挪用海军军费构筑颐和园,结局是清日战争大败,北洋舰队全军覆灭,朝鲜沦为日本殖民地,还割让台湾。日本由此成为现代化的暴发户,而清帝国由此沦为“东亚病夫”。她绞杀戊戌维新,三度垂帘听政,不到两年便招来八国联军侵华。这回她输得更惨,如不是挟持傀儡皇帝跑得快,便差点成为联军战俘,却已与亡夫咸丰帝共创了首都两度沦陷的记录。

   那五十年,最后阶段慈禧为求侵华列强饶恕,不惜强迫中国四亿五千万人,每人出银一两,换取她回銮北京充当女皇的地位,还道是“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从此帝国真成了欧美列强的共同殖民地。而她居然冒充戊戌维新的遗嘱执行人,宣称“预备立宪”,跟着列强指挥棒跳舞。

   那五十年,慈禧的最后杰作是“官制改革”。她至死与养子光绪作对。在临死的床上,还指定光绪的接班人。岂知她与光绪陈尸大殿,不过三年,她的帝国便完蛋了。

   相传努尔哈赤征服满洲各部,曾将叶赫部男丁杀光。其酋长临死诅咒,“吾子孙虽存一女子,亦必复满洲。”不想慈禧当权,真将满清帝国引向灭亡。倘说诅咒在三百年后应验,当然荒诞,但这个叶赫那拉氏,篡取爱新觉罗氏的世袭政权,君临帝国近半世纪,她给中国造成怎样的恶果,难道不需要从历史本身予以说明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486.html
文章来源:《重读近代史》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