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雁:被树叶掩盖的真相

更新时间:2019-07-29 21:41:12
作者: 金雁 (进入专栏)  

  

   英国政府只能表示官方态度不变,但民间的活动他们无法干預。最后在英国伦敦郊外古纳斯伯利公园的肯辛顿教堂公墓里建造了一个21英尺高、刻有1940字样的方尖碑——卡廷事件纪念碑。1974年9月18日,在有被害者遗孀到场的情况下纪念碑揭幕亮相。

  

   波兰人说,我们可以理解英国政府在战争期间的苦衷,但是冷战期间甚至冷战过后,他们还隐瞒真相,时间跨度如此之长,涉及范围如此之广,实在是无法理解的。

  

   国外对此大肆报道,而波兰国内官媒却一片寂静,长期以来,苏联就卡廷事件下达禁言命令不能谈论。波兰统一工人党政府附和苏联的说辞,和苏联一起抗议成立麦登委员会,抗议在伦敦建立纪念碑。不但如此,卡廷森林中遇害人员的遗孀和他们的子女仍在波兰的,在就业、晋升和住房方面都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这个“禁言令”持续了半个世纪,即便是想为遇害者办一个有尊严的葬礼都不行,前往屠杀地点吊唁也被禁止。有一位遇害家属说,“我最小的妹妹总是羡慕她的那些父母死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朋友,因为他们至少可以去父母遇难地凭吊,而没有必要隐瞒什么”。

  

   1949年4月,伦敦波流亡政府要求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对这件世界上最令人发指的罪行进行公开调查”,遭到拒绝。直到朝鲜战争中发生美国战俘被人从头颅背后枪击杀害的事情披露后,美国人才感觉到有必要对枪杀俘虏事件有一个国际规则约法。

  

   1951年9月18日当麦登提议成立一个由众议院组成的7人委员会对卡廷进行调查时,该项提案全票通过。可见人们只有在威胁到自己的利益时,方能够反省,想起“被抛弃的正义”。当苦难是别人的苦难的时候,不会有人主动想到,未来会有同样的事情降临在自己身上。

  

   上世纪70年代末,随着团结工会的崛起,波兰人开始公开质疑官方对卡廷事件的解释。1981年有超过2千人来到华沙的皮翁斯基公墓参加非官方的悼念仪式。他们要求苏联官方公开道歉,审讯那些执行屠杀的凶手并给与受害者家属赔偿。然而苏联的态度十分恶劣,咬死了是波兰嫁祸于人,《真理报》表示强烈抗议。后来卡廷事件一直成为苏波关系发展的障碍。

  

   1980年代末,苏联官方对事件的解释有变化,最初是不那么起劲地责骂波方了,后来对此事表示沉默,进一步强调屠杀是贝利亚下令内务部执行的,苏联最高层并不知晓。

  

   1990年4月13日,戈尔巴乔夫在克里姆林宫的官方仪式上向雅鲁泽尔斯基递交了2份厚重的文件,一份是贝利亚1940年3月5日下达的枪决命令以及受害者名单。另一份是苏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纪要,所有的政治局委员伏罗希洛夫、莫洛托夫、米高扬、卡冈诺维奇都在上面签字,并且有清晰的斯大林签名。

  

   1992年10月14日,叶利钦的特使、俄罗斯国家档案委员会主席皮霍瓦到达华沙,向瓦文萨移交了有关“卡廷惨案”的两包绝密档案复印件,总共20个文件。瓦文萨说,“我捧着档案的手在颤抖,心在滴血”。1995年,波兰举行了盛大悲壮的迎遗骨国葬仪式,55年后,那些波兰军官才踏上了回家之路,他们的遗骸被安葬在24小时有仪仗队守护、长明灯燃烧的无名烈士墓里。

  

  

   2005年,美国总统布什在里加举行的纪念二战胜利60周年的活动中,对雅尔塔协定对波兰人民造成的伤害正式道歉,承认这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重大错误。

  

   2008年2月,由波兰导演瓦伊达执导的《卡廷惨案》参加柏林电影节,片中有这样一个情节:苏联士兵撕开红白两色的波兰国旗,把红色的布条挂在旗杆上,白色的拿来裹脚。斯摩棱斯克森林中冷酷而无人性的集体枪杀,影片结束后,所有人都沉浸在那彻骨悲伤中无法自拔。

  

   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那些为了自保而抛弃道德底线、为了趋利而姑息恶行的绥靖政策至今仍在上演。“人类啊,为什么就不接受教训呢?”那一片片树叶掩盖的现场会不会再度轮回?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468.html
文章来源:秦川雁塔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