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少颖:冷战后期东西方裁军进程与德国统一关系研究

更新时间:2019-07-29 16:33:15
作者: 田少颖  


   (一)“欧洲导弹问题”政治战役和北约“双轨决策”的确立

  

   1976年,苏联开始在欧洲部署SS-20导弹。该导弹相当先进,射程可覆盖西欧各国,但不能打击美国本土。西欧各国认为,这打破了欧洲核力量平衡,并使美国延伸威慑的有效性存疑。[11]

  

   施密特不认可苏联对扩张性安全的追求,强调在俄国人面前西方首先要保护自己。他决心让西德带头顶住压力,以减少盟国对西德倒向中立主义的怀疑。[12] 然而,美国对西德提出的SS-20导弹威胁问题不在意,不愿此时在欧洲部署中导,直接威胁苏联本土。[13]

  

   为维护西德利益,施密特打破西德多年来在北约核战略上的沉默,于1977年10月在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发表演讲,提出北约必须对SS-20导弹采取战略和外交步骤。他要求创设一个裁军框架,推动东西方军力走向平衡:以MBFR谈判处理苏联常规军力优势,将SS-20纳入SALT谈判框架。[14]施密特担心卡特政府急于和苏联达成SALT2协议,而忽视欧洲的安全利益,为此触发了“欧洲导弹问题”这一政治战役。[15]

  

   1979年初,美英法和西德四国在法国海外领地瓜德罗普岛召开北约“3+1”会议,商讨安全与外交问题。施密特回忆说,西德政府首脑作为北约集团“四巨头”之一出现在会议上,成为轰动事件。卡特提出,针对苏联SS-20导弹,美国在西欧部署中导,英法都表示支持。虽然这和施密特将这一问题纳入SALT2进程的初衷相违背,但为了对苏联建立均势,他也表态支持。“四巨头”会议实际上奠定了北约应对苏联SS-20导弹威胁的“双轨政策”之基础:既要和苏联谈判以便削减此类导弹,又要准备谈判失败后,在西欧部署同类导弹和苏联抗衡。[16]

  

   1979年12月12日,北约各国在布鲁塞尔召开会议,宣布了“双轨决策”的内容:将在西欧部署572枚中导(其中,潘兴-2式弹道导弹108枚,巡航导弹464枚),同时要和苏联尽快举行相关裁军谈判,只有谈判失败后才进行部署。北约也会撤走1000枚旧式核弹头,表示对裁军的诚意。[17]在西德推动下,北约终于踏上东西方裁军谈判的曲折路途。

  

   (二)东西方就中导问题的斗争及西德地位、影响力的上升

  

   在中导谈判筹备阶段,苏联立场强硬。苏方于1981年2月提出“暂停”部署中导,要求把英法核导弹纳入美苏谈判框架,实际上是想以英法核力量的存在为由,阻止美国在西欧部署中导。西德社民党中部分人亲苏,接受了苏方这一立场,为其提供了在英法和西德之间打入楔子的机会。[18]西德的北约盟国开始担忧其国内的中立主义情绪。

  

   在北约谈判策略上,西德的影响与日俱增。在谈判策略设计中,美方一开始倾向推动中导在欧部署,认为这利于消除苏联凭借SS-20的暂时优势带来的错觉。但西德认为,北约应该“寻求最低数额部署量,包括零点在内”。最后,里根总统支持了“零点”方案。1981年11月18日,在正式谈判即将开始和勃列日涅夫访问东德之前,里根发表讲话,称美苏应借“零点”方案,从根本上降低悬在欧洲人民头上的致命核战风险。他还说,苏联现有1110枚各式中导,而美国在15年前就把同类导弹撤出欧洲了。这样,美国对苏联也发起了宣传攻势。[19]里根采纳“零点”方案,一时间安抚了西欧左派。

  

   从1981年11月至1983年11月,美苏就中导裁减进行了六轮谈判。因为双方都缺乏裁军诚意,谈判毫无进展。在1983年的第五六两轮谈判中,苏联把赌注押在西欧和平运动可阻止美国部署导弹,并严重破坏北约团结上。1983年10月22日,西德、英、意等超过百万人举行大游行,反对导弹部署。1983年11月19日,西德社民党做出决议,对美国在西德部署中导表示谴责。但苏方没有考虑到北约多数国家执政党都支持部署。[20]西德总理科尔即不惧政治代价,坚决支持导弹部署。

  

   事实证明,苏联用中程核导弹对西欧进行威胁和恫吓,笼络西欧左派,用宣传攻势离间美欧,都难以达到使西德中立化的目的。几十年来,西德国内政治在防卫问题上已形成一套模式,1953年时在重新武装问题上,1957年时在核分享问题上,西德保守派都在面对相当多国人反对下,赢得了选举胜利,推行了自己的政策。[21]1983年11月22日,西德国会在第37次激烈辩论后做出决议,允许部署美国中导,同时敦促美国继续对苏谈判。这表明西德防卫政治模式仍然有效。次日,苏联代表退出了日内瓦中导裁军谈判。同日,美国中导在西欧尤其是西德实现了部署,中导危机结束了。

  

   中导危机根本上涉及的是西德的命运和西德在东西方之间的最终倾向。西德民意左倾,左派反对“双轨”决策,主张在美苏之间搞“等距离外交”。[22]西德左派的主张充满反美情绪,是德国民族主义上扬的表现。中导危机的发展,使里根政府担心西德对北约产生离心倾向。西德做出部署中导的决策,被里根政府视为西方的决定性胜利,挫败了苏联以核武优势恫吓西德和西欧的企图。中导危机结束后,科尔配合美国,对苏联政策仍很强硬,里根政府开始日益重视西德意见,把西德当做美国在西欧首要盟国。[23]这为日后美国坚决支持以西德为主体,按科尔政府方略实现德国统一奠定了政治基础。西德外长根舍回忆道:西德科尔政府对北约显示的忠诚,为西德在西方和北约内部赢得了名声,使西德日后对东西方关系有所行动时能确保得到盟国支持。[24]但是,中导部署强化东西方军备竞赛,增大北约对核武器的依赖性,不利于实质性裁军到来。更重要的是,裁军互动使德国问题主导权回到美苏手中,压制了两德交往,使统一问题深深隐入幕后。此外,西德总理科尔坚定支持中导部署,在日后短程核武器危机给西德政治带来新冲击时,不免付出政治代价。

  

三 从中导条约到短程核武器危机:西德在北约内部实现完全主权


   (一)西德力促短程核武器裁军谈判,反对军备升级

  

   1985年3月,戈尔巴乔夫上台执政后,苏联的核裁军谈判立场发生重大转变。 1986年1月,戈尔巴乔夫不再要求把英法核力量纳入美苏核裁军谈判。1986年2月,他又提出中导条约可以单独达成,不与削减战略武器谈判(Strategic Arms Reductions Talks, START)及限制美国的战略防御计划(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 SDI)问题挂钩。[25]1987年6月,戈尔巴乔夫宣布接受美方方案,同意销毁苏联在欧亚部署的中程核导弹。[26]鉴于苏方的让步,美国与苏联于1987年12月在华盛顿签订了销毁中程核武器条约,两个超级大国第一次从军控走向裁军,双方一个类别的核武器将彻底销毁。

  

   中导条约达成后,北约内部就应继续推动核裁军进程,还是升级短程核武器,陷入激烈争论。升级短程核武器,本是里根第一任期内的北约决策,西德当时就不认同。自1985年4月开始,科尔就公开提出谈判削减两大集团的短程核武器,但美国未予重视。1986年11月,科尔、根舍和西德国防部长韦尔纳公开提出在中导条约达成后立即开始短程核武器裁军谈判,使美国大吃一惊。[27]

  

   苏联则注意到了西德立场。1987年3月,戈尔巴乔夫提出短程核武器也应削减,西德表示欢迎。[28]1987年6月,北约在冰岛召开峰会,根舍要求削减短程核武器,并进一步要求削减欧洲常规武器,在更低军力水平上实现全面、稳定和可检查的常规军力平衡。[29]西德竭力呼吁北约关注其在裁军上的特殊利益。

  

   然而,美国要全面升级短程核武器,而英国为获得先进的战术核空地导弹,支持美国立场。1988年,短程核武器的核心品类——长矛导弹的升级成为北约内部焦点话题。撒切尔夫人作为升级派代表人物,不顾西德民意,主张立即升级,防止北约“去核武化”,以此建立防止西德滑向中立主义的“防火墙”。根舍认为这是无稽之谈。[30]科尔数年来提倡削减短程核武器,1988年时为选举考虑转而支持北约尽快就升级与否做出决策,在政治上大大失分。[31]科尔的政治颓势和根舍影响力的上升,使美英对所谓“根舍主义”的疑虑日深:担忧其过于信任苏联新政策,担忧他提倡发展欧洲合作型安全架构会对北约不利。[32]

  

   除推动短程核武器削减之外,苏联又开始在常规裁军上发力。1988年12月7日,戈尔巴乔夫在联合国大会上宣布苏联将裁军50万人,单方面裁减驻东欧常规军力5万人,撤走5000辆坦克。苏联的新动向更使美英升级短程核武器的政治理由受到质疑。撒切尔夫人则指责科尔领导不利,只会一味迁就国民。

  

   英国与西德不和,使美国左右为难。为解决危机,1989年2月初,美国国务卿贝克在八天内遍访北约15个盟国。在与贝克会谈时,根舍对其施压。荷兰外长范登布鲁克从中调和,建议美方把其对短程核武器谈判的规避与其它军控建议合并提出。贝克认为此计可行,但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提出欧洲常规裁军建议。在贝克表示美方对提出总体裁军计划深感兴趣后,根舍表示西德将予以配合。[33]

  

   1989年春季,北约内的欧陆成员国都支持西德立场,西方集团在建立40周年之际又迎来短程核武器危机。在此情形下,美国必须确保北约内部团结。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斯考克罗夫特回忆说:西德急于开启短程核武器裁军谈判,否则不愿再参与冷战……布什为此大伤脑筋。[34]布什及其幕僚谋求重塑美国和西德关系,避免美国被排挤出欧洲中心。[35]

  

   与此同时,苏联的裁军攻势也并非没有实质内容。1989年3月初,欧洲常规裁军谈判(Conventional Forces in Europe,CFE)在维也纳开幕,取代了拖延15年之久的共同均衡裁军谈判。在欧洲常规裁军谈判中,苏方同意进行不对等裁军,华约裁减量将是北约的两倍。[36]布什及其幕僚面对北约内部失和及苏联裁军攻势双面压力,开始采取重大行动。

  

   (二)美国促使裁军重点转移,敦促苏联从东欧撤军

  

1989年5月29日,北约布鲁塞尔峰会召开,布什提出美国对欧洲常规裁军谈判的建议:美苏驻欧兵力各自保持27.5万人。苏联为此要削减32.5万人,美国只需削减3万人。缩短欧洲常规裁军协议达成的时间表,在6-12个月内完成。也就是说,在1992-1993年内完成欧洲常规裁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46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