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薛福岐:当代俄罗斯国家治理的困境及其原因

更新时间:2019-07-28 16:07:09
作者: 薛福岐  

  

   内容提要:当代俄罗斯国家有能力保持政治稳定,但无法实现持续的经济社会发展,这种模式就其本质而言不可持续,但却能维持相当长时间。“有稳定无发展”这就是当代俄罗斯国家治理困境的内涵。本文采用国家、资本与社会关系作为分析框架,尝试解析俄罗斯国家治理困境的原因。基本结论是: 在俄罗斯,国家与资本结为一体且倾向于长期维持这种现状,社会受到抑制,同时国家也缺乏发展的意愿和能力,而这是导致俄罗斯国家治理困境的主要原因。

  

   关键词: 俄罗斯 发展缺失 国家治理 国家 资本与社会关系

  

   作为全球性大国,俄罗斯在 1991 年苏联解体中获得独立后在较短时期内完成了政治、经济和社会领域的基本制度的构建。从政治稳定的角度看,在 1996 年以来举行的七次总统大选中,当局推举的候选人都无一例外获得胜利,赢得选举; 现任总统普京多年来持续享有高支持率。从经济发展的角度看,1991 独立以来,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低于全球平均水平,经济结构中的能源原材料导向持续强化,社会分化十分严重,属于典型的发展缺失。显而易见,俄罗斯国家有足够能力保持政治稳定,却完全无法实现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这种模式就其本质而言不可持续,但却可以维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简言之,政治稳定而经济不发展,这就是当代俄罗斯国家治理困境的内涵。


一、问题的提出


   相关研究表明,过去 25 年俄罗斯发生了一系列积极变化: 不再与世隔绝,放弃了指令计划经济和对外贸易垄断,彻底解决了商品和服务短缺问题,建立起市场经济的基本制度,形成了企业家阶层。总体而言,俄罗斯民众已经完全适应市场经济。

  

   但是,在此期间俄罗斯年均经济增长速度仅为 1% ,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年均通货 膨 胀 率 达 到 54% 。投 资 不 增 反降,比苏联后期下降 10% —15% 。生产和出口结构也没有发生根本改变: 俄罗斯目前 80% 的对外贸易依然是燃料和原材料。俄罗斯社会贫富两极分化程度甚至高于美国。

  

   与此同时,俄罗斯 1991 年以来总体上的政治稳定也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就目前情况看,普京政权对俄罗斯政局有着绝对的掌控力。在 2016 年第七届国家杜马选举中,政权党统一俄罗斯党( 以下简称“统俄党”) 赢得 2 /3 以上宪法多数席位,进入议会的其他三个政党分别是现政权的卫星党和“体制内反对党”。在 2018年总统大选中,参选率为 67. 5% ,普京的得票率为 76. 69% ,创历史新高。在地方层面,有着统俄党背景的地方行政长官占全部 87 个联邦主体中的绝大多数。当前,俄罗斯国内并无成气候的反对派,舆论媒体受到严格限制。2014 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国内民意空前提振,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高于 70 % 。2018 年俄罗斯政府推出的退休制度改革( 主要是提高退休年龄) 引起争议,但总体上并不会影响俄罗斯政治稳定。因此,可以说俄罗斯总体上保持政治稳定,且这种局面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是可预期的。

  

   那么,俄罗斯下一个阶段的发展前景如何? 普京总统在 2018 年 3 月 1 日发布的国情咨文中表示,到 2025 年,俄罗斯人均 GDP 将 增 加 50% ( 按 购 买 力 平 价 计算) 。但经合组织( OECD) 2018 年初发布的世界经济长期预测显示,若缺乏必要的改革,未来 12 年俄罗斯人均 GDP( 按购买力平价计算) 将仅增长 0. 7% ,主要限制性因素是劳动生产率( 2018—2030 年期间将增长 0. 5% ) 和人口( 劳动人口和就业持续下降) 。从长期趋势看,俄罗斯是人均 GDP 不升反降的唯一的一个经合组织国家。

  

   从国际比较的角度看,俄罗斯 26 年来经济总体增长了 26% ,而全球经济平均增长了 148% ( 累计) 。2008—2016 年,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增长率约为 1% 。从俄罗斯官方的预测来看,未来一个时期( 2017 年起) 俄罗斯 GDP 的年均增长率在2% 左右,也低于全球平均增长,也有可能是“失去的十年”。这意味着俄罗斯可以在停滞状态下生活,但俄罗斯经济将持续落后于世界经济,与主要经济体的距离越拉越大。

  

   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 · 卢卡斯 ( Robert E. Lucas) 在1988 年发表的论文《论经济发展机制》中提出了一个所谓的“拇指法则”,即一个国家的年增长率为 g% ,那么每过 70 /g 年,它的人均收入就将翻番。据此计算,俄罗斯近 25 年的年均增长率为 1% ,若此趋势长期保持下去,意味着俄罗斯人均收入翻番所需的时间为 70 年!

  

   综上,俄罗斯的发展缺失是一个显著的事实。多年来,俄罗斯政府曾经提出多个十分宏伟的目标,如人均 GDP 达到葡萄牙的水平等等,但经济发展的实际表现却不如人意。一般而言,长期持续的经济发展往往可以理解为国家治理的正面绩效,而发展缺失是国家治理困境在经济社会发展方面的体现。

  

   俄罗斯学者格尔曼在分析俄罗斯国家治理困境时认为,虽然在个别领域( 如农业) 、个别地区和个别部门( 如俄罗斯中央银行) 有一些显著的成功案例,但这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治理困境本身。原因在于,在治理质量总体不高的情况下,政治领导人需要一些成功案例向国内外展示政绩。但这些成功案例往往是在人为创造的十分特殊的环境条件下取得的,其实践一般无法被制度化、无法推而广之并产生乘数效应。因此,这些案例进一步证实了治理困境的存在。张慧君认为,俄罗斯在1990 年代转型期间经历的一种激进式、突变式制度变革引发的国家整体制度结构协调失灵所产生的系统性危机,属于典型的“治理危机”,并且俄罗斯的国家治理模式仍处在进一步的演化过程中,尚未形成一种稳定而有效的国家治理模式。


二、国家、资本与社会关系——一个分析框架


   本文采用了一个包含三个变量,即国家、资本与社会及其相互关系的分析框架,对我们在俄罗斯观察到的导致发展缺失、发展缺位和发展赤字的国家治理困境加以探究。

  

   (一)为何选择国家、资本和社会作为分析的起点

  

   在现代条件下,国家在经济发展中扮演着关键角色。从社会经济发展的角度看,国家的职能包括秩序供给和制度供给。制度供给包括但不限于提供和保障高效的市场制度环境,国家也是产权制度的垄断供给者; 同时,现代条件下的经济发展呈现为复杂的社会运动,资本和社会力量的参与是题中应有之义。

  

   如果说国家和社会是一般论述中较为常见的分析起点,那么资本则不然。杨光斌认为,资本作为来自社会的权力,既不同于国家权力,也不同于社会权力。并且,从公权力的角度看待资本权力在国家建设中的作用,比单纯地把资本权力作为国家权力的一部分更能辨析同一个国家在不同时期的政治与经济的关系。

  

   因此,将国家、资本和社会三种力量及其相互关系作为考察发展问题的自变量,不仅是十分必要的,而且能给我们提供新的视角。在分析国家、资本和社会这三个重要的自变量及其关系时,我们提出一个重要假定,即国家、资本和社会三个自变量在互动过程中都可能表现出“强”、“弱”两种情形。需要特别强调指出的是,这里的“强”和“弱”指的是国家、资本与社会三个自变量在互动过程中分别相对于其他两个变量的权力关系。

  

   维斯 ( Linda Weiss) 和 霍 布 森 ( JohnM. Hobson) 认为,“强”国家是国家经济发展和工业改革的关键。这个论点既适用于发达国家,也适用于发展中国家。因此,所谓的“强”国家,不仅是较强的汲取能力,更重要的是有足够的能力抵御来自资本和社会的压力,保持自主性,即既不被资本也不被社会所“俘获”,能够从社会总体利益出发制定和执行有利于社会多数改善福利的政策。同时,国家要有足够的智慧,在一定程度上自我限制,免得侵蚀资本和社会的活动空间,从而限制社会和经济的活力。

  

   “强”资本是有竞争力的经济活动的必要条件,但同时也可能以垄断和腐败、甚至绑架公权力等方式对经济发展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但是,如果资本“弱”,也就是缺乏必要的活动空间,这同样也可能导致经济发展的迟缓和停滞。

  

   社会稳定多数的福利的改善是经济长期持续发展的结果之一,也应该是国家实现经济发展所追求的社会目标之一。社会权利的保障涉及经济活力与社会活力。白平则认为,强社会是一个自主性强、组织化程度高、社会自我服务能力强、具有创新活力、对国家政治生活参与程度高且影响大的富裕、和谐、民主的法治社会。

  

   而相反必然是其结构和价值观体系存在高度碎片化和“原子化”,社会成员不得不采取“生存策略”,从而使其整体上无法形成有效的社会压力对国家和资本力量产生节制。

  

   总之,政治国家、资本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既有控制,更有协调,是持续的互动关系。三者关系较为理想的目标是可持续发展或者“善治”( Good Governance) ,即“使公共利益最大化的社会管理过程”。三者关系的结果体现为公共政策,体现为一个政治体能否构建出一种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与分配公正的良好秩序。

  

   (二) 国家、资本与社会关系的逻辑类型

  

   上述表格给出的是国家、资本与社会在互动过程中逻辑上可能形成的八种关系。

  

   (三)对国家、资本与社会关系之逻辑类型的进一步解释

  

第一,国家、资本与社会关系呈现为相对和谐的情形往往是特定政治体长期持续发展的结果,而不是成为发达经济体的原因。同样地,从本表所呈现的逻辑的角度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452.html
文章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19年0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