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培:夷狄行中国之事曰僭

——南宋中后期辞赋的华夷之辨

更新时间:2019-07-26 22:33:35
作者: 刘培  

   内容提要:在宋代,华夷之辨已经失去了以华化夷的含义,而主要指对地理边界与文化边界的坚守、捍卫。南宋孝宗时期,华夷之辨思想中含有浓烈的民族排斥的观念,形成一种种族或文化上的等级名分制。隆兴和议之后,复仇之念渐趋消沉而夷夏之防更为严厉,这是华夏文化面临灭绝危机所激发出的自我保护机制,这种延续文化的危机感和使命感有着空前动人的悲壮色彩。随着主流思想转向从心灵捍卫道统,捍卫民族尊严,人格追求也由重气节转向重节操。琼花、梅花、岁寒三友等象喻意义的演变与凝固,负载着中华民族面临危亡所激发出的民族凝聚力和文化认同感。尤其是梅花象喻,已深深融汇于民族文化之中,成为体现民族精神、凝聚民族力量、鼓舞民族斗志的精神图腾。

   关 键 词:辞赋  华夷之辨  南宋  文化中心主义

  

   华夷之辨是《春秋》大义之一,它要明辨的是华夏与四夷的不同。这包括所处地理、习俗与文化上的差异,其中,文化的差异是其核心。它既主张内诸夏而外夷狄,又推崇以华化夷,所彰显的是华夏本位主义,这也为后来的文化中心主义奠定了思想基础。这一观念在北宋除了宋初石介等人严明华夷之别以尊王攘夷之外,并没有引起思想界太多的关注和发挥。南宋以来,由于国家面临着来自北方夷狄政权空前巨大的威胁,华夷之辨成为当时思想发展的底色;孝宗即位之后,锐意恢复,这一观念逐渐显现;蒙古灭金以后,南宋政权如燕雀处堂般危在旦夕,这一观念成了延续华夏文化的巨大精神支柱。辞赋在南宋时期依然作为表现政治怀抱的重要文体而受到青睐,南宋中后期的辞赋清晰地反映了华夷之辨在当时社会思想观念中的发展历程。

  

   一、华夷之辨与复仇论

  

   在宋代,华夷之辨已经失去了以华化夷的含义,而主要指对地理边界与文化边界的坚守、捍卫。而且,华与夷也不再是一个以文化来区分的概念,而是以地理和种族。在宋人的心目中,夷狄主要是指威胁国家安全的北方和西北的异族政权。尤其是,北方政权为了在文化上自立于“唐宋之间”,舍弃朴茂之风而强效华风,逐渐形成了自己特色的制度、风俗、儒学、文艺。北方的“汉化”实际上是北族文化与中原文化“涵化”的结果,是杂糅胡汉,以夷变夏,兼容华夷。这种对中华文化的改窜、混淆以及潜在的僭夺、取代,是南宋人尤为厌恶、排斥和深为忧患的。因此,南宋以后,以华夷之辨的观念来看待北方敌对政权的思维模式更为明晰,而且随着南北局面的改变,其内涵也不断发生着微妙的调整。南宋时期有两篇以“雁”为题的赋作在阐发华夷之辨思想方面颇有特色,值得我们给予充分关注,这就是作于孝宗时的王质的《问北雁赋》和作于理宗宝庆二年(1226)的李曾伯的《闻雁赋》。

   雁是文学表现中比较常见的题材,以“雁”或“鸿”为题的赋作代不乏作,然多以状物为主,这两篇赋则以北雁南飞、经行北方故地着眼,类似于纪行赋之通过时空交织以展露情思的构思,这与赋作要表达的关于沉沦的中原大地的内容是非常契合的。

   王质的《问北雁赋》表现亡国之痛,突出复仇的主题,赋中写道:“燕赵之野,土梗俗劲,慷慨大呼,前无白刃。齐负东海,鲁挟龟蒙,士辩而智,谭高气洪。三秦以西,狎武喜功。今皆弗闻,为有为无?以为有耶,固未有奋精忠之烈,建殊效于中都者也。以为无耶,山川兴气,星辰定区,奚独于今而变于初?”赋中讯问北来的大雁:中原各地,风俗各异,如慷慨悲歌之燕赵、巧智博辩之齐鲁,尚武喜功之关陇,现在,这些风俗还保留着吗,没有化于胡虏之俗吗?靖康难后,南北隔绝,忠烈之气还存在于中原之地吗?作者忧虑的是华夏文化是否还留存于北方,多年的“和戎”之后,故国人民对宋室还存在民族认同和文化认同吗?这些问题也是萦绕于许多人心头的疑问,这在出使北方的行人的诗文中也有明显的反映。赋作还流露出对北方同胞的真切牵挂和对故国风貌的深切眷恋:

   凡汝所经与汝所知,比屋赤子,为喜为悲,饥兮何食,寒兮何衣?故老遗民,为亡为存,城郭苑囿,桑麻草木,为仍其生,为一扫而更?山兮崇崇,为陷而深,有渊其谷,为墂而平。古帝园陵,绕墙崇扉,为雄茂而森肃,为寒凉而惨凄?秘殿崔嵬,邃馆沉宫,为丹青兮不改,为荆榛兮灌丛?异芳名英,瑰奇怪石,为形貌之犹然,为苍莽而不可踪迹也?①

   这一连串的发问,饱含着深重的家国之痛和沧桑之感,这是来自于一个文化传承者和宗主对故国子民的牵挂、眷恋与忧虑,因此,他设想了故国人民如弃儿般的惨淡悲哀的生活境遇和城池宫室化而为榛莽灌丛的荒凉景象。在对亡国之痛的咀嚼中,寄寓着奋发气概。故国和人民如此不堪,中华文化如此凋敝,必须去“解放”他们,拯救他们,恢复华夏文明的光荣。文学中这种反映沦陷地人民心怀故国、盼望王师的作品在孝宗以后就多起来了,这是一种出于文化中心主义的推测,这可能是一种貌似一厢情愿的“伪造”的民意,可以说是为主战制造舆论的一种策略,这就把文化上的“内诸夏而外夷狄”与《春秋》大义之复仇论结合起来了。作为臣民,王室蒙尘、宫殿倾颓,这是莫大的耻辱,它不仅是国家被征服奴役的象征,更暗示着文化命脉和传统被割断的危机,因此,接下来作者问道:“秘殿崔嵬,邃馆沉宫,为丹青兮不改,为荆榛兮灌丛?异芳名英,瑰奇怪石,为形貌之犹然,为苍莽而不可踪迹也?”这段文字蕴含了悲恸的黍离之悲、麦秀之叹,这不仅是对王朝繁荣的追忆与缅怀,更是对徽宗误国的深刻反思。赋的结尾,以意味深长的描述收缩全文:“于是哀鸣咿嘤,若避若趋,倏飞去兮不可追,黯落日兮平芜。”②一切归于无奈和黯然,因为虽然“遗民忍死望恢复”,但是王师却迟迟没有作为。作者是以解放者和拯救者的姿态来塑造故国与人民的,其枕戈尝胆、修政攘戎、以报不天之仇、以刷中国之耻、恢复故地的用意非常明显,这反映了建立在国力增强基础上的文化自信力的恢复。王质在隆兴二年(1164)给孝宗的《论和战守疏》可以对此赋流露的壮怀激烈而又壮志难酬的苦闷作一个很好的说明:“今陛下之心志未定,规模未立,或告陛下金弱且亡,而吾兵甚振,陛下则勃然有勒燕然之志;或告陛下吾力不足恃而金人且来,陛下即委然有盟平凉之心;或告陛下吾不可进,金可入,陛下又蹇然有割鸿沟之意。臣今为陛下谋,会三者为一,天下恶有不定哉!”③他希望孝宗坚定信心,锐意北伐,这不仅是恢复故土,更是以华夏文化驱逐夷狄文化,捍卫文化边界,这是文化中兴!我们看到,此赋中流露出的华夷之辨思想突出了拯救华夏文明和向夷狄复仇的用意,突出了华与夷的文化对立,深化了复仇的正当性和紧迫性,这一思想与绍兴和议以来的和戎国是是扞格不通的,这反映了在孝宗即位以后决心恢复的环境下华夷之辨思想显现的事实。

   华夷之辨与复仇论的结合,可以追溯到南宋初期的胡安国,他和他的后学们远绍石介严明华夷之别的思想,在南宋政权处于江南风雨飘摇之际,坚决主张北伐决战。这种主张只能说是一种情绪宣泄或者是一种政治上和学术上抢占舆论高地以发展自我的策略,施之于政事未免不切实际,因此,其对主流学术的影响是有限的。我们看到,当时对于高宗最大的安慰,莫过于大金对高宗政权的认可和对和平的承诺。较之高宗们缔约表现出的异乎寻常的决心,让传统话语接纳这个和约,可能更为棘手,高宗必须对人们有个交代,而且必须交代得有尊严、有体面。针对此事,文人们为摆脱窘境提供了一个近乎完美的思路。黄公度的《和戎国之福赋》开篇点出和戎是远人请和,皇恩浩荡,施与和平。缔约行为被轻易篡改为符合朝贡思维的施恩行为,而和戎则是德治的胜利:“尝闻帝王盛时,不无蛮夷猾夏。治失其术,则咸尚诈力;御得其道,则悉归陶冶。”作者把孟子有关仁政的论述附会到和戎的政举之上,而缔交的另一方被视为稽首称臣之藩国。当时的华夷关系不再是严明夷夏之防,而是销锋镝以和万国,修文德以绥远人:“我无诈而尔无虞,遐陬内附;灾不生而祸不作,百顺来崇。时其万国怀柔,四方澄寂。内不耸于边鄙,外靡攘于夷狄。措乃国于龟鼎,脱斯民于锋镝。良由礼招携而柔服,故得道建极而敷锡。揉兹荒裔,俾为不二之臣;介尔中邦,永保无疆之历。”④曾协的《宾对赋》则通过战争与和平生活的比较描写,彻底否定了战争,并认为不以战争手段取得和平的高宗是前无古人的伟大君主。当时的主流文学,不约而同地把高宗和秦桧塑造成一对缔造和平的圣君贤相;崇尚道德、珍视和平被视为赵构秦桧新政的核心内涵和华夏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因此,在高宗朝的思想界,华夷之辨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影响深刻。南宋初期还出现了几篇赞美高宗君临江南的赋作,突出其天下共主和华夏文化传承者的地位,如傅共的《南都赋》、王廉清的《慈宁殿赋》等。这些作品宣扬礼制,彰显高宗莅中国而抚四夷的地位,这其实只是为朝廷在南方立足的合法性寻找依据,并非如有些论者所指出的那样,是当时华夷之辨意义凸显的反映,因为这种论调不存在辨明文化边界的意义,没有辨别华夷的用意。

   华夷之辨是在孝宗锐意恢复的话语背景下得到彰显的,并且它的复仇指向相当明显。华夷之辨含有民族歧视和民族排斥的观念,内华夏而外夷狄,贵中华而贱夷狄,借此形成一种种族或文化上的等级名分制,并且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种极端的文化中心主义倾向把夷狄置于“他者”甚至“犬羊”的地位,容易导致对异族的敌视、蔑视乃至加诸兵威,亦即“德以柔中国,刑以威四夷”⑤。如果这种等级名分被打破,甚或夷狄君临华夏,则以“尊王攘夷”相号召的反抗斗争或复国运动就具有了捍卫优势文化的正义感和种族复仇的使命感。可以说,复仇论是夷夏之防、华夷之别的题中应有之义。孝宗亲政后,决心复亡国之仇,雪靖康之耻,严明夷夏之防的呼声因之高涨。楼钥在绍熙二年(1191)二月上封事说:“阳者,天道也,君道也,夫道也,君子也,中国也。阴者,地道也,臣道也,妻道也,小人也,夷狄也。”⑥这样的言论在当时不在少数。像王质的《问北雁赋》等文学作品表现的那样,夷狄蹂躏中原,以夷变华,这是对道统和政统的公然践踏,这是以下犯上、狂悖无道,复仇的正义感在这样的语境中得以伸张。叶适就说:“夫复仇,天下之大义也;还故境土,天下之尊名也。以天下之大义而陛下未能行,以天下之尊名而陛下未能举,平居长虑远想,当食而不御者,几年于此矣。”⑦激励君王践行《春秋》大义,复万世之大仇。

在这样的语境下,像王质《问北雁赋》那样彰显华夷之辨与复仇思想的文学作品在当时大量涌现,成为一种创作思潮。在辞赋方面,如杨冠卿的《上留守章侍郎秋大阅赋》写绍熙元年(1190)建康行宫留守章森校阅军旅的情形。赋作以司马相如的《子虚上林赋》中描写天子游猎的场面为蓝本,不同的是把打猎的场面换成了士兵操练的场面,意在表现同仇敌忾、复国之仇的豪情。赋的结尾,点出整肃军队的目的是“将以归齐人之疆、澡胃水之耻”⑧,这里用了战国时齐将田单以莒城为基地反击燕军恢复齐国和唐太宗与颉利可汗订立“渭水之盟”而后雪耻的典故,暗示恢复故土的决心。倪朴的《环堵赋》以汪洋恣肆之笔表现了君王郊祀天地的场面,以展示王朝气壮山河的气势,以突出“奠南北以为一”⑨的主题。李石的《章华台赋》发了这样一段饶有兴味的议论:“中国之人果有异于夷狄禽兽。彼郢裔之啸呼,起褴褛之小丑。三进爵而获齿,敢一鼎之藉口。乃其卑而欲登,下而欲升,屈千人万人之力,以逞匹夫之能,如蚍蜉运土穴中,宛然于堆阜。辽乎邈哉!成败废兴,若不足录而足惩,吾于是有感于《春秋》之严,而笑浮屠语之陋也。”⑩对楚灵王的谴责不再是道德人格上的,而是从文化上着眼,这继承了《春秋》公羊学的主张,视楚国为华夏文化的异类,是夷狄,那么,面对具有先天合法性的华夏文明,楚国的问鼎中原就如同蚍蜉撼树,螳臂当车。这种看法,放在当时的语境中,其意义非同寻常,它反映了面对金人摧枯拉朽的军事优势,南宋文人表现出的文化上居高临下的心理优势和拒斥夷狄文化的心态。陈造的《酹淮文》以铿锵的节奏行文,强调“燕然有石,可继勒兮”(11),(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411.html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2018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