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侯毅 项琦:中国海疆史研究评述1998—2018年

更新时间:2019-07-23 22:01:27
作者: 侯毅   项琦  

  

   海疆史研究是中国边疆史地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海疆史研究发展最显著的特点是史学研究与社会现实问题紧密相关,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建设海洋强国、维护海洋主权和权益、反对“台独”、“港独”分裂势力、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等热点问题对海疆史研究发展起到了重要的牵引作用。20年来,我国海疆史研究取得了显著成绩,大量学术成果问世,研究领域不断拓展,理论方法不断创新,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局面。


一、领土主权问题依然是学术研究热点


   领土主权归属、海洋权益维护一直是学术界关注的热点问题、焦点问题。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我国海疆问题开始凸显。进入新世纪后,我国海洋维权形势更加复杂,海洋主权和管辖权面临重大挑战,成为困扰我国家安全、社会发展、和平崛起的不稳定因素。在此背景下,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成为海疆史研究最受人关注的领域,学术研究更为活跃,一批具有较高学术质量的学术著作先后面世。

  

   (一)南海诸岛史地研究

  

   南海诸岛史地研究方面,学术界在继承和弘扬优良学术传统和研究范式基础上,不断深化研究,研究视野更加开阔、理论方法更加丰富。学术影响最大的两部著作是李金明的《中国南海疆域研究》(福建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和李国强的《南中国海:历史与现状》(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两书以确凿的史实依据、缜密的论证结构向世人完整地呈现出中国人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开发经营、最早并持续不断对南海诸岛实施管辖的历史,已成为学习和研究南海历史的必读书籍。两部著作最显著的特点是将历史研究与法律研究有机结合在一起,开创了南海历史研究的新模式,标志着中国南海主权历史证据链框架体系构建基本完成,为南海史地研究持续深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09年之后,随着南海周边形势变化和国际环境影响,我国在南海维权形势趋紧,助推了南海史地研究的发展,一批中青年学者开始展露头角,学者们的研究视域也不断拓展。有学者开始利用美、英、法、日等国外档案资料开展研究,如张明亮《超越航线:美国在南海的追求》和《超越僵局——中国在南海的选择》(香港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年版),使用了美国国家档案馆所藏的档案,系统地梳理了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持续介入南海的背景、历程与影响,提出美国以航行自由名义公开介入南海,实质上是借由南海议题牵制中国。谭玉华《二战前法国南中国海政策的演变》[1]和《权利与控制:1947年永兴岛事件引发的中法西沙群岛之争》,[2]郭渊《南海九小岛事件与中法日之间的交涉》[3]等利用了英、法等国档案,对法国侵占我南沙群岛的历史和法国在南海政策的演变进行了考察。有学者开始探索跨学科研究方式,积极借鉴国际政治、国际法等学科的理论研究方法研究南海历史,如韩永利、谭卫元《时际法与南海诸岛主权的历史演变》、[4]李金明《南海断续线:产生背景及其法律地位》、[5]王军敏《中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6]借鉴了国际法的基本理论。王颖等《论证南海海疆国界线》、[7]唐盟等《1947年中国南海断续线精准划定的地形依据》[8]则采用了地理学的研究方法,提出了关于“南海断续线”是国界线性的主张。有学者开始从环南海区域整体史的角度研究南海历史,如袁澍《中国与南海周边关系史》(甘肃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王利兵《作为网络的南海——南海渔民跨海流动的历史考》[9]和李欣《环南海地区历史地理研究初探》[10]等。

  

   随着研究的深入,有学者开始思考我国南海疆域历史演变的话语体系构建,如李国强《中国海疆史话语体系构建的思考》、[11]任念文《“中国南海”范畴及我国行使主权沿革考——兼论“南海断续线”作为中国传统海疆线的历史依据》、[12]刘延华《南海断续线的历史疆域基础》[13]等,从长时段历史出发来探讨我国南海疆域的形成历史。实际上,在历史上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与多数周边国家之间没有明确的边界线意识,受到“天下观”、“大一统”观念的影响,历代中央王朝视周边国家及政权为藩属,而周边国家或政权出于自身正统性的需要,通过接受中国册封,向中国朝贡等方式,承认中国的高等级地位,从而建立起了独有的藩属体系,这也使得中国与周边国家或政权之间疆域的外缘经常处于不清晰的状态,中外之间只有“边”,而没有“界”。英国学者吉登斯称,“传统国家有边陲( frontiers)而无国界(borders)”。[14]直到近代,随着西方列强侵入,我国才被动地接受了西方条约划界的方式,开始了民族国家的构建,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形成也经历了这样一个发展过程,因此向世界讲清楚中国在南海主权的形成历史,让外国人全面了解南海争端无疑是历史学界应当肩负的责任。需要指出的是,受到意识形态、国家利益、域外大国干扰等多方面复杂因素的制约,南海疆域历史话语体系构建将是一项非常艰难的过程。

  

   近年来,《更路簿》成为南海史地研究的显学,是南海史地研究成果最为丰硕的研究领域之一。李国强《〈更路簿〉研究评述及创建“更路簿学”初探》[15]在全面总结《更路簿》研究情况的基础上,提出了构建更路簿学的重要意义、研究范畴和基本内容,对于深化《更路簿》理论研究具有重要意义。逄文昱、李文化等人围绕着“更”的含义进行了讨论,逄文昱在《试说〈更路簿〉的“更”》[16]一文中提出“更”是时间单位,而李文化等则认为“更”是距离单位,并结合现代测量技术对“更”的里程距离进行了估算。[17]更多学者是以《更路簿》原始版本为研究对象,对《更路簿》中所涉及的南海诸岛地名、渔业生产活动、生活习俗等开展深入研究,论证《更路薄》对我维护南海主权权益的重要意义,尤其以《更路薄》涉及的地名问题研究成果最为丰富。如王晓鹏《南海针经书〈更路簿〉彭正楷本内容初探》、[18]周伟民的《南海天书——海南渔民“更路簿”文化诠释》(昆仑出版社2015年版)、夏代云的《卢业发吴淑茂黄家礼〈更路簿〉研究》(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刘南威等《〈更路簿〉与海南渔民地名论稿》(海洋出版社2018年版)等。

  

   此外,反映晚清及民国时期维护南海海疆权益情况的著述也有不少,如郭渊《晚清时期中国南海疆域研究》(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10年版)、张良福《让历史告诉未来:中国管辖南海诸岛百年纪实》(海洋出版社2011年版)、谭卫元《民国时期中国政府对南海诸岛设治管辖的历史考察》[19]等,这些论著利用了很多新的档案文献,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对于我国维护南海主权也具有很高的现实意义。

  

   (二)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史地研究

  

   钓鱼岛主权争端问题自20世纪70年代产生以来,开始受到学术界的广泛关注。20世纪90年代逐渐成为一项专题研究,20年来有诸多研究成果问世,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一是关于中国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主权的形成历史研究;二是关于对日本窃取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历史的研究;三是对于美日私相授受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历史的研究;四是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不属旧琉球王朝领土的探讨。

  

   最具代表性的著作有三部:鞠德源《钓鱼岛正名:钓鱼岛列屿的历史主权及国际法渊源》(昆仑出版社2006年版)、郑海麟《钓鱼岛列屿之历史与法理研究》(中华书局2007年版,该书增订本2014年由海洋出版社出版)和刘江永《钓鱼岛列岛归属考——事实与法理》(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鞠德源在对钓鱼岛主权归属的历史及现状做了全面、深入考察研究的基础上,结合国际法基本理论,提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主权属于我国。郑海麟的著作重于史料考证,综合运用了语言学、地理学、考据学等研究方法来论证钓鱼岛主权的归属,内容涉及中日史籍中钓鱼岛列屿的主权归属、美日私相授受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历史等,学术价值很大。刘江永的著述着力于揭批日本所谓享有“尖阁列岛”主权依据的史实错误,提出日本所谓古贺辰四郎在1884年发现钓鱼岛及根据1896年敕令第13号将钓鱼岛划入冲绳县管辖等诸多关键性“历史证据”严重失实,完全不符合历史事实。

  

   2012年日本“购岛”事件发生后,《人民日报》先后刊载了十余篇有关钓鱼岛问题的理论文章,其中张海鹏、李国强《论〈马关条约〉与钓鱼岛兼及琉球问题》一文产生的社会影响最大,文章不仅回顾了日本窃取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历史,而且提出“历史上悬而未决的琉球问题也到了可以再议的时候”。[20]该文刊出后,引起日方的高度关注,日本媒体对此进行了大量报道,对文章内容用意做了诸多猜测。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公开对《人民日报》刊登该文表示不满,称该文“完全是缺乏见识的见解。(冲绳)毫无疑问是我国领土”,“无论是从历史上来说,还是从国家法上讲,(冲绳以及所属岛屿)是我国领土这一事实不可否认。如果中国方面对于这样的事实有评论的话,那是完全歪曲事实”。[21]

  

   除专题研究外,钓鱼岛问题研究在文献整理方面也取得了很大成绩。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国学术界使用的有关钓鱼岛问题的资料集是由日本大学法学部教授浦野起央和北京大学刘苏朝、张植荣共同整理编著的《钓鱼台群岛(尖阁诸岛)问题研究资料汇编》(日本刀水书房和香港励志出版社2001年合作出版),该书搜集整理了中日(包括台湾)两国所藏涉钓鱼岛古籍文献、档案公报、新闻报道等文献资料,并附有大事记。

  

   2015年,国家图书馆中国边疆文献研究中心出版了《文献为证——钓鱼岛图籍录》(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5年版),该书广泛搜集整理了包括明清使琉球录、琉球有关著述、中外外交文书、中外舆图等文献资料,全面展示钓鱼岛问题的来龙去脉。南京大学张生、董为民等编著的10卷本《钓鱼岛问题文献集》(南京大学出版社2016、2017年版)是目前为止,内容最为全面、梳理最为详尽的钓鱼岛文献资料集,其搜集整理的民国时期报刊资料、中国晚清及民国时期外交档案、美国国务院外交档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档案、英国外交与联邦事务部档案、日本外务省档案等内容有很多是以往学术界未曾发掘和关注的文献,为深化钓鱼岛问题研究提供了良好基础。


二、海疆通史及专题史研究稳步发展


   (一)海疆通史

  

我国史学著作浩如烟海,但海疆通史著作较为鲜见。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现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组织策划下,出版了安京《中国古代海疆史纲》(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和张炜、方堃主编《中国海疆通史》(中州古籍出版社2003年版)。这两部著作共同的特点是在总结借鉴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337.html
文章来源:二十世纪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