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季风:全球变局下的中日经济关系新趋势

更新时间:2019-07-21 13:17:46
作者: 张季风  

  

   摘要:经过70年的长期合作与磨合,中日经济关系已然形成互惠互补、互利共赢的良好局面,但仍然存在相互投资不均衡、非理性竞争加剧等问题。在全球变局背景下,作为主要参与力量,中美日的大国关系变化也将影响中日经济走向,中国实力的持续上升将对中日经济关系产生正向影响,美国的战略收缩也在改变着日本的战略选择。另外,新时代为中日经济合作开辟新天地;中国实现新时代战略目标需要借鉴日本经验;“一带一路”倡议为中日经济合作提供新平台。整体来看,近中期的中日经济关系将保持稳定甚至较快发展,中日两国也将在全球价值链、节能环保、共同应对老龄化等前沿、重点领域继续深化合作。在全球变局下,中日经济关系会遇到各种挑战,但仍将保持健康发展的大趋势。

  

   关键词:全球变局;中日经济关系;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新时代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经过70年的长期合作与磨合,中日经济关系已构筑了坚实的基础,形成了互惠互补、互利共赢的良好局面。中日经济关系是中日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中日关系的基础。在政治关系紧张时,经贸合作是“压舱石”,在政治关系比较顺利时,经贸合作则是“推进器”。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中日经济关系已经远远超出了中日两国的国界,与世界经济融为一体。当前,中日两国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双方的共同利益和共同关切不断增多,加强协调合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不断增强。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对经济全球化的冲击程度还难以估量,在这种关键而且复杂的时刻,不断营造自由、开放、包容、有序的国际经济环境,加强中日经济合作不仅对中日双方,而且对东亚区域经济和世界经济的稳定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与此同时,全球大变局、大调整也将给中日经济关系带来新挑战和新机遇。本文拟在解析中日经济关系发展历程、现状、课题的基础上,探讨全球大变局对中日经济关系的影响与带来的机遇,并对中日经济关系的新趋势做出预测分析。

  

一、中日经济关系发展的历程、现状与课题


   综观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中日经贸合作走过的历程,尽管也出现过一些波折,甚至也出现过矛盾与摩擦,但主流是好的。中日经济关系所包含的内容非常丰富,涉及方方面面,因此需要归类分析,笔者认为目前的中日经济关系主要由双边贸易、相互投资、双边财政金融合作和中日在区域经济一体化机制建设中的合作四大支柱构成。2017年以来随着中日政治关系的改善,双方经济关系也出现了全面恢复,但也存在诸多问题。

   (一)中日经济关系的历程与现状

   1. 双边贸易

   中日贸易始于20世纪50年代,在中日邦交正常化的1972年之前,以民间贸易为主,规模很小,直到1978年中日贸易额还不足50亿美元。改革开放40年来,中日贸易规模不断扩大,进入21世纪之后步入快车道,双边贸易总额几乎每五年上一个新台阶,2002年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2006年超过2000亿美元,2011年超过3000亿美元。2012年由于日本政府挑起“购岛”闹剧等原因,导致中日关系急剧恶化,双边贸易也随之出现连续五年的负增长。2017年随着中日关系的改善,双边贸易终于摆脱了负增长,2018年继续保持正增长。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2018年中日贸易总额为3276.6亿美元,同比增长8.1%,其中对日出口1470.8亿美元,同比增长7.2%,自日进口1805.8亿美元,增长8.9%(参见图1)。日本居欧盟、美国、东盟之后,为中国第四大贸易伙伴,按国别计算日本继续保持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的地位。另据日本财务省统计,2018年日中贸易总额为357.7亿美元,较上年同比增长7.4%,日本对华出口1802.4亿美元,增长9.3%,自华进口1735.4亿美元,增长5.5%。中国继续保持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的地位,令人欣喜的是,2019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日本第一大出口市场,日本对华出口占日本对外出口总额的19.5%,超过美国0.5个百分点。

   2. 相互投资

   1979年日本开始进行对华直接投资,从而开启了中日全面经济合作的新阶段。40年来,在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强力推动下,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发展迅速,实际到位金额从20世纪80年代初的每年数千万美元,到90年代的每年30亿美元左右,再到2012年的73.5亿美元,虽然有起有伏,但基本趋势是上升的。然而,2013年以来受中日关系恶化等因素的影响,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出现了连续四年的负增长。随着世界经济复苏和中日关系的改善,2017年日本对华直接投资终于扭转负增长局面,实现了5.2%的正增长,2018年又出现了更高的正增长。据商务部的统计,2018年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实际到位资金为38.1亿美元,同比增长16.5%〔参见图2)。

   2018年日本对华投资金额排在中国香港特区、新加坡、中国台湾地区、韩国、英国之后居第六位,比上年位次下降了一位,但从国别来看日本仍居第四位。截至2018年底,日本对华直接投资累计实际到位金额1120亿美元,居中国吸收外资来源地的第三位,从国别来看居第一位,依然是中国外资主要来源国。

   与日本对华直接投资的较快增长相比,中国对日直接投资略显逊色。中国对日直接投资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虽然起步较早,但当时只是以设立在日办事机构为主,投资规模很小,发展缓慢,直到2008年以后,年投资规模才超过5000万美元,2010年达到3.4亿美元,2011年又降为1.5亿美元,2013年又升至4.3亿美元,经历4年的下降与调整,2017年又恢复到4.4亿美元。据商务部初步统计,2018年,中国对日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为2.51亿美元,同比下降42.3%。不难看出中国对日直接投资不仅规模较小,而且不稳定,起伏较大。目前中国对日直接投资涉及软件、机械、电子等领域,其中服务业和商业仍是主要领域。从日本的国内经济环境来看,经济资源特别是资金呈现出向“东京一极集中”的趋势,导致地方经济萎靡不振,与经济发达地区相比,这些落后地区更积极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这说明中国对日直接投资发展潜力还很大。

   3. 中日财政金融合作

   中日政府间的金融合作始于1979年的对华日元贷款,截至2008年,日本对华日元贷款总额达3.3万亿日元,对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除了双边的金融合作外,中日还积极参与了区域金融合作。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中日韩与东盟十国签署了《清迈倡议》,对于防范金融危机、推动区域货币合作发挥了积极作用。2012年6月,中日两国决定进行人民币与日元的直接交易,承诺双方互购国债,这意味着双方金融、财政领域的合作迈上了一个新台阶。日元是国际储备货币之一,人民币和日元的合作,不仅有利于两国经贸往来,而且对东亚地区的金融深化,摆脱“美元依赖”,具有示范作用和潜在影响。而中日两国互购国债对于分散双方的外储风险,摆脱美元影响,深化双边经贸合作也具有战略意义。

   然而,由于中日关系恶化等原因,2013年至2016年中日之间的财金合作大幅度后退。上海资本市场的人民币-日元直接交易额,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下降,直到2017年才得以恢复。从互购国债来看,中国购买日本国债已实际进行,初始阶段数额也较大,到2012年中国购买日本国债已达18万亿日元,此后一路走低,2017年又开始回升。但遗憾的是,2012年日本曾承诺购买中国国债100亿美元,此后由于中日关系的恶化而搁浅,直到现在也未能付诸实施。

   随着中日关系的改善,2018年中日两国在金融合作方面又迈出了新的一步,10月中国人民银行与日本银行签署了《中日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协议规模为2000亿元人民币/34000亿日元,其目的在于维护两国金融稳定,支持双边经济和金融活动发展。与此同时,中日两国央行还签署了在日本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合作备忘录。2019年4月中国银行东京分行正式开始日本人民币业务清算。中日双边本币互换协议的签订,标志着中日金融领域的合作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日本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建立则有利于中日两国企业和金融机构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交易,进而促进双边贸易和投资便利化。

   4. 中日在区域经济一体化机制建设中的合作

   中日两国在区域经济一体化机制建设方面的合作始于亚洲金融风暴后的一系列合作,最初是中日韩与东盟10国的“10+3”合作机制,此后又开始了RCEP和中日韩FTA的探索,2012年上述两个自贸合作机制谈判正式拉开帷幕。

   RCEP是东盟+6成员国间相互开放市场、实施区域经济一体化机制的区域合作协定,该区域涵盖约35亿人口,GDP总和将达23万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1/3,一旦谈成将成为世界最大的自贸区。截至2019年5月,RCEP谈判举行了20多次谈判和15次部长级谈判。毋庸置疑,中日两国在整个谈判过程中所起的作用举足轻重。2017年以来,RCEP谈判进程开始全面“提速”,谈判任务完成度提升到接近80%。李克强总理表示,RCEP是基于WTO规则基础上更高水平自贸协定的区域合作协议,在当前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的背景下,这一协定的达成,有利于区域各国向世界发出积极信号。

   中日韩自贸区是一个由人口超过15亿的大市场构成的三国自由贸易区。建立中日韩FTA如能谈成,将实现三国间货物、人员和资本的自由来往,促进各国产业调整和经济发展。截至2019年5月,中日韩FTA举行了15次谈判,其中包括7次部长级谈判。中日韩FTA三方谈判之所以未能进入实质性谈判,除了经济和技术上的原因外,美国因素以及中日之间、日韩之间的紧张关系使高层迟疑,这一政治原因无疑也是谈判的重大障碍。前一个时期,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三方领导人聚首会晤的机会很少,而要推动这样重大的三方谈判,必须要有高层甚至顶层推动才能见效。2017年以来,中日关系、中韩关系都得以改善,李克强总理在2018年5月举行的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上指出,在当前形势下,中日韩更应坚定地站在一起,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自由贸易体系,旗帜鲜明反对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做法。要提升区域经济一体化水平,加快中日韩自贸区(FTA)谈判进程,推动早日达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引领推动制定东亚经济共同体蓝图。

   随着RCEP谈判的提速,中日韩谈判也会加快谈判速度,最后要形成一个比RCEP更高水平、更高质量的自贸区。目前从日本选择的顺序来看,排在首位的是扩容,接下来是RCEP谈判,排在最后的是中日韩FTA。不过,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特别是随着中日关系的进一步改善,日本原来设定线路图也存在改变的可能性。

   (二)中日经济关系的课题

   1. 相互投资的不平衡

国际投资理论与实践表明,两个较大经济体间的相互投资若能达到平衡状态则最为理想。日本对华直接投资虽然也有波动但总体发展良好,截至2018年底,日本对华累计直接投资存量高达1120亿美元,但中国对日累计直接投资存量仅为44亿美元,仅仅是前者的3.9%,非常不平衡。不得不承认,中国对日直接投资停滞不前,除了经济因素外,与日本经济社会的封闭性、排外性以及与企业相互持股等企业经营惯行等有直接关系,同时也与两国的政治制度、价值观不同、美国因素的影响以及国民感情长期恶化密切相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287.html
文章来源:东北亚论坛2019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