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欧阳健:冷门绝学话《论范》

更新时间:2019-07-20 17:38:21
作者: 欧阳健 (进入专栏)  

  

   国家社科基金自2018年起设立冷门“绝学”研究专项,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哲学社会科学工作的重要论述为指导,重视发展具有重要文化价值和传承意义的“绝学”,要精心选择政治素质高、前期积累扎实、学术信誉良好、潜心治学“甘坐冷板凳”的学者担任课题负责人,确保有人做、有传承。2019年公告更明确指出:冷门“绝学”主要是指哲学社会科学领域一些文化特色鲜明、学术价值独特、研究难度较大、研究群体很小甚至面临失传危险的传统学科或研究方向,包括“古籍及特色文献整理与研究”。欧阳起鸣的《论范》,应该属于冷门“绝学”的范畴。

  

   《论范》现存最早的版本,是明代成化七年(1471)本,题“元进士欧阳起鸣撰”。宋代梁克家《淳熙三山志》卷三二《人物类七·科名》嘉熙二年戊戌周坦榜:“欧阳起鸣,字以韶,闽县人。”乾隆《福州府志》卷三七,亦载:“嘉熙二年戊戌周坦榜。”可见,欧阳起鸣是宋代嘉熙二年(1238)的进士。此点可寻到许多旁证。

  

   如《论学绳尺》一书,题宋魏天应编,林子长注。魏天应号梅墅,自称乡贡进士;林子长号笔峰,官京学教谕,皆闽人也。《论学绳尺》卷首有《诸先辈论行文法》,中有“欧阳起鸣论评”,下列“论头”“论项”“论心”“论腹”“论腰”“论尾”六项。魏天应是宋末元初人,受业于谢枋得(1226-1289),称欧阳起鸣为“先辈”,证明确是嘉熙二年(1238)的进士。《论学绳尺》卷二收《唐虞三代纯懿如何》一文,末附“考官欧阳起鸣”批云:“文字出入东莱议论,法度严密,意味深长,说得圣人本心出,深得论体,可敬可服。”透露出欧阳起鸣还担任过考官的信息。

  

   又如刘克庄(1187-1269),字潜夫,号后村,福建莆田人。淳祐六年(1246),以“文名久著,史学尤精”,赐同进士出身,秘书少监兼国史院编修,咸淳四年(1268)特授龙图阁学士。《后村先生大全集》卷一百六十四,有《丁宋杰墓志铭》,墓主丁南一,字宋杰,兴化军莆田县人。他经历坎坷,仕途失意,直到宝祐元年(1253)方考中进士。《墓志铭》郑重写道:“别头考官欧阳起鸣,得宋杰赋击节,始擢第,然其年五十七矣。”所谓“别头考官”,即别头院考官。宋代规定:考官的子弟、亲戚、门客应试,实行回避制度,另设场屋别派试官以试之,简称“别试”。丁宋杰生于庆元丁巳(1197),头考官欧阳起鸣,于宝祐元年(1253)宋杰五十七岁时,得赋击节,始擢第,距宋亡之1279尚有26年。所以,欧阳起鸣不是元进士,而是地地道道的宋进士。

  

   那么,“元进士欧阳起鸣撰”的误会,是怎么造成的呢?宋代灭亡后,元人不甚重视科举,《论范》逐渐谈出读书人的视线。直到明代成化年间,才遇到了新的知音。姑苏郡守贾奭,字希召,巴县人。他在做邑庠生时,就有志于采集散落的《论范》以成编,而当得其文之半时,考上了举人,继而登进士第,政务甚繁,力不暇及。查《四川通志》卷三十四,贾奭为景泰甲戌科(1454)进士,成化丁亥(1467)以监察御史升姑苏郡守,其时政洽民熙,百废具举,乃购得《论范》全文,命训导陶福编集,析为二卷,仍躬亲校正,题曰《欧阳论范》,并出己其俸资,于成化七年(1471)锓梓以传。他的目的很明确:一以成前志,一以开来学,应该说都是很高尚的。

  

   四年后的成化乙未(1475),河南也刻刊了另一个版本的《欧阳论范》。临颖县儒学教谕杜希贤的《欧阳论范序》说:“于时奉勅提督学校宪副临海陈公,以河南为中州之地,文献之盛,著自古昔;况今英才不少,而书籍独缺,虽欲伏前贤之轨躅,其道无繇。以此达于钦差巡抚都宪无锡杨公、巡按绣衣武进薛公。二公体朝廷兴学育才之心,嘉宪副成就□学之懿,慨然谓:夫设学以育□□才,成□□□古训。遂于郡邑之中,访取文□□□事之,在缺典籍,分布锓梓,以便印诵。”这位“提督学校宪副临海陈公”,堪称又一位《论范》的知音。从种种材料产看,他应该是陈选。陈选(1429-1486),字士贤,号克庵,临海城关人。天顺庚辰(1460)试礼部,丘文庄(丘浚)得其文,曰:“古君子也。”置第一。授监察御史,督学南畿,一以德行为主。试卷列诸生姓名,陈选不为弥封,曰:“吾且不自信,何以信于人邪?”每按部就止学宫,陈选以两烛前导,周行学舍,课其勤惰,士风为之一变。成化六年(1470),陈选任河南按察副使,改提督学政,幸奄汪直巡视郡国,都御史以下咸匍匐趋拜,陈选独长揖。汪直怒曰:“尔何官,敢尔?”陈选曰:“提学。”愈怒曰:“提学宁大于都御史耶?”陈选曰:“提学宗主斯文,为士子表率,不可与都御史比。”真是一位有骨气的古君子。

  

   就这样,宋代的《欧阳论范》,得贾奭、陈选等赏识提倡,遂得大行于世,作为“后学之模范”,甚至成为一时的显学。只是他们没有功夫考证,便将他说成了“元进士”。

  

   《欧阳论范》为何又湮没不彰,甚至成了冷门绝学?因为遭受到过两次沉重的打击。

  

   一次是在明代。

  

   弘治十二年(1499),阙里孔庙灾,不久建安书林火。吏科给事中许天锡,借“上天示戒”对《京华日钞》《论范》等“晚宋文字”发难:

  

   许天锡言:“今年阙里孔庙灾,远近闻之,罔不惊惧。迩者福建建阳县书坊被火,古今书板,荡为灰烬。先儒尝谓:建阳乃朱文公之阙里,今一岁之中,阙里既灾,建阳又火,上天示戒,必于道所从出与文所萃聚之地,何哉?臣尝考之,成周宣榭火,《春秋》书之。说者曰:‘榭者,所以藏乐器也。’天戒若曰,不能行正令,何以礼乐?为言礼乐不行,故天火其藏,以示戒也。今书坊之火,得无近于此耶?自顷师儒夫职,正教不修,上之所尚者,浮华靡艳之体;下之所习者,枝叶芜蔓之词。俗士陋儒,妄相裒集,巧立名目,殆且百家。梓者以易售而图利,读者觊侥幸而登科。由是废精思实体之功,罢师友讨论之会,损德荡心,蠹文害道。一旦科甲致身,利禄入手,只谓终身温饱,便是平昔事功,安望其身体躬行,以济世泽民哉!伏望名诏有司,大为厘正,将应习之书,或昔有而今无者,检自中秘所藏,与经主学士所共习者,通前存编,删定部帙,颁下布政司,给与刊行,仍乞敕所司推翰林院或文臣中素有学识官员,令其往彼提调考校,务底成功,然后传布四方,永为定式。其余晚宋文字,及《京华日钞》《论范》《论草》《策略》《策海》《文衡》《文髓》《主意》《讲章》之类,凡得于煨烬之馀者,悉皆断绝根本,不许似前混杂刊行。仍令两京国子监,及天下提学等官,修明学政,严督主徒,务遵圣代之教条,痛革俗儒之陋习。遇有前项不正书板,悉用烧除。如有苟具文书,坐以违制之罪。尤愿陛下日召儒臣讲求致灾之故,凡敬天体道之要,更化善治之术,断而行之,以回天心,以迓休命。”礼部覆奏谓:“建阳书板中间,固有荡无留遗者,亦容或有,全存半存者,请令巡按提学等官,逐一查勘。如《京华日钞》等书板已经烧毁者,不许书坊再行翻刻。先将经传子史等书,及圣朝颁降制书,一一对正全存者,照旧印行。半存及无存者,用旧翻刊,务令文字真正,毋承讹习舛,以误来学。”从之。(《明孝宗实录》卷一百五十七)

  

   许天锡(1470-1558),字启衷,号洞江,闽县人。弘治六年(1493)进士,授庶吉士。弘治十一年(1498)任吏部给事中。许天锡的意见,代表的正统学派的观点,以为此番灾变,似欲为儒林一扫积垢。在他看来,晚宋陈言如《论范》之类,都是“浮华靡艳之体”与“枝叶芜蔓之词”,“梓者以易售而图利,读者觊侥幸而登科”,应该悉行禁刻,断绝根本。礼部覆奏从其言,不许书坊再行翻刻。

  

   一次是在清代。

  

   乾隆间修《四库全书》,固然是一桩文化盛事,亦有消弭异已的意图。《欧阳论范》在大规模征书中,虽然已被采集,但却没有编入。其理由要提要中说得很清楚:

  

   《论范》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题”元进士欧阳起鸣撰“。起鸣不知何许人,其书杂取经史诸子之语为题,各系以论,而史事为多,共六十篇。所见多乖僻,不足采录。

  

   “所见多乖僻,不足采录”的判词,让整个清代,《欧阳论范》再也没有刻印过。进入近代,《欧阳论范》的命运就更加不妙。胡适等人提倡“废除文言文”,科举八股更蒙上“败坏人才,束缚思想”的恶名。因此,《论范》遂尔亡佚,沦为“绝学”。其表现为:

  

   1、两巨册的《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张为之、沈起炜、刘德重主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版),没有欧阳起鸣;

  

   2、十巨册的《历代文话》(王水照编,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收录宋以来直至民国时期(1916)的文评专书和论著计一百四十三种,没有欧阳起鸣《论范》,唯第一册收宋魏天应撰《论学绳尺·行文要法》一卷,中有《论范》文三篇;

  

   3、知网检索,不论是篇名、关键词、主题项,打进“欧阳论范”“欧阳起鸣”,结果都是0。若干关于科举的论文,或会举《欧阳论范》为例,如慈波《套类、选本与论诀:南宋举场论学的三个维度》:“当时流行的名人范文还有欧阳起鸣的《欧阳论范》。”(《中山大学学报》2016年第3期)。偶尔引用,也多出自《论学绳尺》的片言只语。

  

   4、没有出版研究欧阳起鸣《论范》的专著,如高洪岩著《元代文章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年版),虽在《宋元文学之论“结构”》一章多处提到《欧阳论范》,并引用《论范》的话:

  

   论头乃一篇纲领,破题有论头纲领,两三句间要括一篇意。承题要开阔,欲养下文渐下,莫说尽为佳,欲抑先扬,欲扬先抑,最嫌直致无委曲。讲题、举题只有详略两体,前面意训尽,则举题当略;前面说未尽,则举题当详。缴结收拾处,要紧切,前后照应。①

  

   而所加小注①:“魏天应《论学绳尺》,王水照《历代文话》,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087-1089页。”可见所引材料仍是间接的。

  

   5、齐鲁书社1997年《四库存目丛书》出版之前,少有人读过《欧阳论范》原本;即便在《四库存目丛书》将《欧阳论范》影印出版,由于字迹模糊,认真读过的人也不会太多。

  

   由此可见,《欧阳论范》确已成了地地道道的“冷门”与“绝学”。

  

与国内几乎无人问津不同,朝鲜与日本却保存了《欧阳论范》的多种版本,并且成为研究的重点。据李小龙《竹仙堂:〈欧阳论范〉的临颍本》(《文史知识》2014年第2期)一文介绍,日本内阁文库藏有朝鲜古活字版本和昌平坂学问所的江户写本。日本的和刻本,则有嘉永六年(1853)的如不及斋刊本,嘉永七年(1854)大坂河内屋刻本,以及在明治间覆刻的万青堂本。万青堂和刻本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有售,皮纸精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27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