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晓光:从板门店美朝峰会看美国的对朝政策

更新时间:2019-07-20 16:45:27
作者: 林晓光 (进入专栏)  
不可能答应见面。

  

   从特-金互通信函到第三次“特-金会”,在大国领导人访问平壤后,特朗普几乎第一时间就给金正恩写信,6月10日即收到金正恩“美好的信件”,双方通信异乎寻常的快速迅捷,对信函内容非同寻常的高度评价,尤其是金正恩称赞特朗普的“政治判断能力和非同寻常的勇气”,信件包含“有趣的内容”,很可能为三八线的特-金会作出了重要的暗示和铺垫。就在“特-金会”之前十天,金正恩在平壤以豪华规格接待了大国来宾。两国决定“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继承和发展友好关系,续写两国友谊更加辉煌的未来”,大国重申对朝“三个坚定支持”的承诺,公开宣示将过去模糊消极的对朝政策转为主动积极的介入。而特朗普在G20会议期间几乎无缝连接地与中俄日韩等国领导人连续进行至关重要的会见,朝鲜问题不被列入议程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各国领导人之间的意见交换很可能成为特朗普突然提议板门店特-金会的重要参数。显然,美朝河内峰会破局后各大国与朝鲜关系的进展,是特朗普决心与金正恩的闪电会见的重要背景和考量因素。

  

   3、美国对朝目标变了?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特金会”前后,特朗普只字未提朝鲜“无核化”,联系到蓬佩奥几个月前在朝核问题上“美国安全第一”的发言,似可说明“无核化”不再是美国对朝政策的首要目标。相反,只要朝鲜不再开发试射威胁美国本土的远程弹道导弹,美国可以在“无核化”名义下和进程中,逐步化解美朝之间长期以来积聚的互不信任,促使朝鲜从苏联麾下对美冷战前哨的身份,转变为符合印太战略框架需求、有助于美国与其他大国竞争博弈的角色,加速构建半岛和平机制,提升朝鲜半岛的地缘优势,使之成为印太战略侧翼的有力支撑和基点,进而构建美国主导的东北亚地区新秩序,以及美国占据优势的印太战略框架下大国竞争博弈的新机制,可能已成为美国政府新的重要战略目标。

  

   鉴于过去朝美无核化谈判的历史,很多美国媒体都接下来的工作组会谈持消极态度。《大西洋月刊》评论道,“按照目前的情况,特朗普很可能不会是最终说服朝鲜放弃核武器的总统”。并援引金正恩的类似观点,“以(河内金特会)这样的算盘,美国再和朝鲜会谈一百遍一千遍,也将不能动摇朝鲜一小步。”不过朝美双方在长达约四个月的僵持阶段中,虽互有指责、有时甚至是措辞激烈的攻击,但都有所克制,没有像朝美对话进程开启前那样把攻击矛头直接对准双方领导人,也没有退回到“掀桌子”不谈的僵局。6月30日下午的板门店三方会晤结束后,美韩两国领导人共见记者,表示就朝鲜无核化路线达成了一致。相比此前美方坚持的“朝鲜实现完全无核化才解除制裁”的立场,文在寅称,朝鲜废弃宁边核设施时即可讨论缓和制裁。这显然是美方对朝核政策立场的重大修正。

  

   无论如何,特朗普的板门店之行试图造成一个无可否认的既成事实,美国的战略意图也因之昭然若揭:建立美朝韩三边会谈机制以取代早就有名无实的“六方会谈”,在朝鲜无核化和半岛和平机制构建进程中发挥主导性核心作用,这样一个符合美朝韩三方利益诉求(很可能还会涵盖日本),必将在很大程度上削弱和对冲周边大国的角色和作用。这样看来,美国在任总统首次跨越三八线、在朝鲜土地上的短暂停留,就成为特朗普根据东北亚地区情势发展而意欲终结朝鲜半岛冷战遗存、构建新型美朝关系,创建半岛和平机制,重塑印太政经秩序、重建地缘优势地位的一个关键步骤和重要宣示,以及富有赌博式谋略和深远潜在意图的战略规划。

  

   4、国内政治需要

  

   除了外交考量,推动特朗普在对朝政策上采取非常规动作的另一个背景因素是国内政治,即迫在眉睫的总统选举。特朗普就任总统后,朝鲜问题始终在其外交日程上占据重要地位,是其对外政策的重点、亦是少数亮点之一。特朗普一直吹嘘是他迫使朝鲜停止了核开发和远程弹道导弹实验,而前任美国总统从未能做到。当其他外交政策领域鲜有重要进展时,能不能在朝核问题上取得重要突破,对其意义非凡。这是特朗普急于采取主动姿态、推动与大国、与朝鲜领导人举行会谈的重要原因。

  

   据美国福斯新闻频道(FoxNews)6月16日公布的一项全国性民调显示,特朗普支持率为39%,落后于前副总统拜登和其他4位有意角逐总统的民主党人士。“板门店峰会”使特朗普得到了来自全世界的全方位的媒体聚焦,关于“推特外交”、“板门店演出”的报道连续占据头条,淹没了美国国内关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的报道,他用精心策划的媒体噱头,把民主党的大肆宣传推挤到了焦点之外。就像他在2016年的总统候选人初选中制造了无数关于自己的媒体故事,从而击败党内初选对手一样。特别是随着特朗普制造出邀请金正恩到访白宫的新噱头,似乎还是想演绎抓人眼球的精彩节目,一旦金正恩走入白宫很可能是一场更大的媒体盛宴,从而再次把实质性谈判推到没有确切日期的未来。媒体的集中报道至少持续一周,特朗普再次占据头条而淹没所有竞选新闻,对战争与和平的关切再次集中到特朗普个人身上,这在他竞选连任的过程中具有非同小可的价值。这绝非巧合,恰恰是特朗普所精心设计和所需要的。

  

   在接下来的选举日程里,民主党人将不得不多次面对特朗普擅长的吸引眼球的行为,却似乎还没找到最佳应对方法。所以从国内政治的需要看,特朗普也许对迅速解决朝核问题反倒兴趣不大,把这一问题包装成为一个有效快速吸引媒体的政治工具,反而对国内竞选有利。只要朝核问题在未来的美国大选期间维持现状,就必然成为特朗普竞选连任的最大外交得分。

  

   5、地缘政治博弈

  

   在东北亚地缘政治的棋局中,几乎每一个角色都比朝鲜更有实力和回旋空间。金正恩作为小国之君,运筹帷幄、纵横捭阖,在与诸大国的折冲周旋中展现出“灵活与果断”手腕与风格(文在寅语),以“战争边缘政策”的一张一弛应对美国“极限施压”的既定方针,软硬兼施、进退有据。河内会议破局,金正恩心情沮丧、雷霆之怒,问责和处罚多位直接责任人,但第三次“特金会”之后,久违的开怀笑颜重新回到他的脸上。经过一年多的长袖善舞、八面来风,成功地利用大国矛盾,初步改变了曾经黑云压城、危机四伏的艰难困境。美朝直接对话已经实现,跨越三八线的握手和交谈意味着,美国承认朝鲜与其他东北亚国家一样成为平等对话的角色,建立美朝外交关系也不再遥不可及,这正是自近代以来朝鲜王朝及金家祖孙三代梦寐以求的外交政策目标。

  

   与特朗普的直接对话无疑也为平壤带来了宣传上的好处,金正恩被全球超级大国领导人当作世界政治家对待的画面广泛传播,《卫报》记者JulianBorger评论道,特朗普成为首位越过朝鲜边境的现任美国总统,对金氏政权具有特殊的象征意义,标志着朝鲜在世界大国中地位的正常化。从今往后,关于金正恩访问“应该或不应该”的专家意见,“可能或不可能”的媒体炒作,将进一步加强和延续这一效果。金正恩也有同样强烈的动机继续拖延达成最终协议的时间,他更愿意与特朗普直接谈判,而不是让双方的工作组来敲定细节、达成协议,今后双方工作组的谈判将像去年一样的步履艰难。金正恩在等待美国选举对特朗普的压力的与日俱增以及他戏剧性访问白宫的最佳时机,以便对国际事务有更大的影响力。

  

   鉴于此前三次吸引眼球的特-金会都没有解决,甚至没有真正提出实质性的棘手问题。人们有理由怀疑,美国的对朝政策正随波逐流,金正恩可能的白宫之行恐怕也不会解决这些问题,所以很难达成真正的协议。未来六个月或一年时间里,美朝双方的接触与谈判很可能是一个断续进行、但不稳定的过程。毋庸讳言,国际政治是基于实力和丛林法则的游戏,国家实力是最后的决定性要素。朝鲜作为弱势小国可以在外交上施展技巧、操弄策略,但只能利用利益攸关之大国彼此的矛盾和冲突,除非这些国家出现战略失误或彼此利益冲突导致激烈对抗,在大多数的时候和场合,朝鲜只能受制于大国关系及其对朝政策的演变,很难长时间主导朝鲜半岛事态发展的节奏和方向。近来,朝鲜与中、俄、美分别举行首脑会谈,围绕朝鲜半岛无核化与和平进程,利益攸关国的博弈角逐方兴未艾,一场史无前例、又高度复杂微妙的地缘政治竞争和大国博弈戏码正在朝鲜半岛愈演愈烈。

  

   回到美国后,特朗普连发两条推文回顾与金正恩6月30日的会晤,表示“周末与金正恩委员长在一起真是太好了”,并期待“能很快再次见到他”。当地时间7月1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本周末与金正恩委员长在一起,真是太好了。我们开了一场很好的会,他看起来真的很好,十分健康——我期待着能很快再次见到他。同时,我们的团队将开会讨论,以便为长期和持续存在的问题制定出一些解决方案。别着急,但是我相信我们最终会成功!”

  

   特朗普推特截图

  

   特朗普展示金正恩的亲笔信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韩两国分界线的板门店非军事区举行了第三次峰会已经是过眼烟云,但我们并未看到在导致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的核问题上任何实质性进展。特-金峰会在很大程度再一次成为国际媒体聚焦的视觉盛宴和华丽演出,这是一档精彩的电视节目,但能否成为媒体所夸张所赞誉的“历史性”、“划时代”的伟大外交议程,还要看其后续效果。特朗普有一种强大的直觉,知道如何在电视上演绎抓人眼球的精彩节目,是吸引媒体报道和操控新闻效应的大师。他在不利于他的国内新闻背景下,抓住一个戏剧性的时刻,制造了吸引眼球的巨大噱头:利用记者们大量使用的平台——推特,建议金正恩在板门店非军事区会面,或许还会成为首位进入朝鲜的在任美国总统。媒体在几天之内无休止地讨论特朗普的推特提议,想知道金正恩是否会来,特朗普是否会跨过边界?特朗普再次在没有什么准备的情况下与金正恩举行了峰会,他也“再次重申,没有具体细节”。峰会在最后时刻匆匆召开,充斥着狂欢气氛,但不是特朗普准备与金正恩认真交换意见的那种专业气氛。分析人士几乎一致地、也有充分理由将此次峰会描述为媒体噱头和一场令人好奇的等待游戏。[4]

  

特朗普與金正恩在板門店之会引发专家热议。韓國國立外交院美洲研究部金顯彧教授认为,綜合各种开源性的信息,可以認為第三次特金会重申了河內会谈以后的立场,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意义,金正恩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特朗普的意見,即:將展开事务会谈,达成概括性的协议,但继续維持制裁。“金正恩的重點在于举行峰会,並通过与美國总統的通信提出要求,特朗普通過推特公开和确认了金正恩所希望的峰会,但在协商內容上寸步不让。特朗普基于历史经验清楚地认识到,只有事务级别的充分协商,才能确保今后的峰会不致失敗;所以在板门店峰会上向金正恩充分转达了这一点,即失敗的峰会对彼此都无好处。金正恩为解除制裁並获得安全保障对此予以认同。”金顯彧认为,綜合特朗普从大阪到現在的推特和发言,可以看出其近期政治外交重点在國內,而且考虑到总统大选以及支持率,希望在美國召开美朝峰会,再制造新闻热点,所以邀請金正恩訪問白宮。无论第四次美朝峰会何时何地举行,无论能否获得实质性成果,金正恩都可能是最大的获益者:(1)有助于国际社会改变对朝鮮的不良國家和支恐國家的印象;(2)成为随时可以与美、中、俄领导人平等对话的正常國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27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