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树山:洪秀全之梦

更新时间:2019-07-20 16:17:31
作者: 周树山  

  

   洪秀全见他的父亲身材高大,手按膝盖,巍然高踞宝座上,身穿乌龙袍,头戴高沿帽盔。金胡浓密,长及肚腹,几不见嘴。洪秀全朝他匍匐膜拜,极其谦恭地站到一边,而他一见洪秀全即悲愤交加,流下泪来。

  

   父亲说:“尔升来么?朕说尔知,甚矣凡间人多无本心也!凡间人谁非朕所生所养?谁非食朕食,衣朕衣?谁非享朕福?耗费朕所赐之物,以之敬妖魔,好似妖魔生他养他,殊不知妖魔害死他,缠捉他,他反不知,朕甚恨焉悯焉。”

  

   洪秀全被父亲的悲哀所动,立时要让世人识破魔道,但父亲栏住他:“难!难!”他让儿子看到妖魔害人的种种手段。秀全看到父亲不忍目睹,黯然转过头去。

  

   秀全目睹此惨状亦是愤愤不已。他问父亲:“爷爷,他们如此作怪,如何不诛灭他?”父亲答说,因妖魔不仅充塞凡间,甚至还冲进天上的三十三层界内。秀全又问:“爷爷有这样大权能,要他生即生,要他死即死,缘何容他们闯来?”父亲言道:“暂容他们作怪一阵,然后收他,难道他们还走得?”秀全说道,若是听任妖魔,那他情之所系的便只能继续受苦了。父亲答说,如你觉得妖魔容他不得,或可起而行事。

  

   洪秀全细察妖魔,发现领头的是阎罗王,也即地狱之王,世人称之“东海龙王”。洪秀全再求父亲允他应战,这次天父许了,还给他两件宝贝,一个金印与一柄“云中雪”的宝剑。于是秀全携印持剑代父出战。两人打得难解难分,穿透三十三层天界;洪秀全挥舞宝剑,兄长则站在身后手捧金印,金印发出火光,令妖魔头昏眼花,落荒而逃。洪秀全手臂酸痛,一停下休息便有天女围拢来保护,给他吃黄色果子,好恢复体力,歇足以后,他们又投入激战。阎罗王极是妖邪,最作怪多变——时而为蛇,时而为狗背上的虱子,时而为群鸟,时而为狮。众妖魔逐层慢慢退出天界,最后落到地上,秀全与大队天军紧追不舍。秀全还抓到阎罗,但父亲命他放这妖魔走,没的污了天界,且他仍会化成蛇,在天界继续欺骗世人,噬人灵魂。秀全虽出声争辩,但还是听了父命,饶过这魔王。至于阎罗手下的小鬼,秀全在凡间则可见一个杀一个。

  

   虽然除恶未尽,但洪秀全经过一番鏖战,回到天上休息。他与妻子“第一月宫”住在天堂的东边。她待他温柔体贴,给他生了个儿子,尚未取名。他们的天堂乐声处处,秀全发现很容易就乐不思蜀,忘却他原本住的那个世界。父亲耐心教导他再读一些劝善教德的书卷,待他转心性。但秀全毫无变化,父亲便逐字逐句教他,让他领悟。洪秀全的兄长则无此耐心,对洪秀全的愚顽很是恼火。此时秀全的嫂子居间调停,劝抚丈夫并安慰秀全。秀全渐渐视嫂如母了。

  

   洪秀全虽然日子过得快活,潜心研习,但父亲却不让他忘却凡间。父亲说,秀全必须回人世,妖魔势力仍强大,世人仍放荡纵欲。没有洪秀全,世人怎能点化呢?洪秀全返回人世之前,父亲又说他必须改名。“洪火秀”的名字犯了忌讳。父亲命他用“全”代替“火”字。父亲还告诉他,他可用三种方式来使用新名字。或是隐匿新名,自称“洪秀”;或是避开原名,自称“洪全”;也可使用不犯讳的名字,自称“洪秀全”。父亲给洪秀全一个正式头衔,以体现他新受的权力和威望:“天王大道君王全”。父亲又吟了两首诗,作为临别赠礼,让他带回下界。他说,诗的含义隐晦,但以后就明白了。

  

   秀全带着礼物辞别妻儿,他们不能与他一道下凡长游,得与父亲、兄长、嫂子及侄女儿留在天上。他们在此平安自得,等洪秀全从尘世凯旋。父亲别时祝福洪秀全,安慰他说:“尔勿惧,尔放胆为之,凡有烦难,有朕作主;左来左顶,右来右顶,随便来随便顶,尔何惧焉!”

  

   ——史景迁《太平天国》66—69页

  

   这个梦境的内容,基本来自太平天国在天京时的官方印书,显然是经过洪秀全本人审定的。它没有逸出一个闭塞乡村的读书人的知识范畴,其称呼及用语都带有鲜明的地方特色,我们看到,上帝不仅穿上了龙袍,而且出语粗鄙。自秦始皇以来,“朕”成为专制帝王自称的专用名词,而这个希伯来人创造的上帝却用秦始皇的口气说话。中国的神怪小说历史久远,民间信仰庞杂混乱,除了佛、道之外,尚有孔夫子、关老爷、城隍土地、玉皇灶神、狐仙黄仙……等一干圣人神鬼享受祭祀,偏远之地,还有不可胜数的淫祠野庙,以供乡人祈福求签,焚香膜拜。佛、道之真义,愚钝的大众遥不可及,但玉皇灶神、阎罗无常、东海龙王、善恶报应、生死轮回之类的民间信仰却有着久远的历史和深厚的基础。自《西游记》、《封神演义》之类小说的普及,上天堂、入地狱与神鬼交战的故事人皆可道。如此看来,洪秀全不过是编撰了一段幼稚荒诞、鄙俚不经的鬼话,无论情节的合理、故事的生动、劝善惩恶的效果比小说和说书人口中的平话都相差甚远。

  

   一个寻常疯子的梦呓固然不值得我们如此关注,但洪秀全不是一个寻常的疯子,他的梦成为他后来所创造的天国的教义,他的信众对此笃信不疑,他的梦就具有了非比寻常的意义。我们要记住以下几点:第一,他上了天堂,见到了他的父亲、母亲、妻子、兄嫂等一干家人;第二,他的父亲(他称为爷爷)穿着龙袍,自称“朕”,是主宰上天下界的真神;第三,父亲赐他宝剑金印,他请命出战,和阎罗妖(东海龙王)大战一场,虽除恶未尽,但也得胜回朝。当然我们也不要忘了两个小细节:他的父亲戴着高沿帽盔(清朝装束),长着浓密的金胡子(洋人的血统)。至于这样一个无所不能的大神为何对阎罗妖奈何不得,先是大叫“难!难!”接着又说“暂容他们作怪一阵,然后收他,难道他们还走得?”似乎胸有成竹而在引蛇出洞,待到洪秀全收服了这妖魔,这大神却又纵他而去,这种种令人不解又难圆其说之处,我们只能怪洪秀全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小说家而已。

  

   洪仁坤自发疯后梦游天界,遵照在天之父的指示,正式改名洪秀全。仁坤与他两个哥哥仁发、仁达排序相同,显然是学名,至于他的小名“火秀”,因其“火”字犯讳而不得再用,究竟犯了什么讳?这却是一个匪夷所思的小误会,容以后再说。他名字的另外两个字“秀”与“全”都有他的独解之秘,这也暂且不表。

  

   看来他发疯梦游唯一的收获不过是得了一个新名字,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改变。他的父兄照常种田,他到邻村村塾教小孩子识字,读点儒家经典及乱七八糟的书,练习八股策试之技,准备下一次再去广州府试。他已经撕下了贴在自己房门上用朱笔自书的“天王大道君王全”的封敕,贴在大姐房门上“太平天子”的封敕早被她自己扯掉了。他或许偶尔有些发呆,想念天庭上美丽的妻子,但夜晚却只能和凡间的妻子作爱。为了不使他羞惭和无地自容,家人把他发疯的话题作为禁忌,绝口不谈。

  

   他的疯狂和梦呓如一粒种子埋在他的心田,有朝一日,它会发芽,在暗昧和狂热的风雨中长成参天大树,结出邪恶的黑色的果实,遮蔽他创立的天国,受到信众的顶礼膜拜。

  

   这样的日子不远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27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