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炳权:当代中国政治哲学的发展:回顾与前瞻

更新时间:2019-07-12 23:19:06
作者: 王炳权  

  

   摘要:美好政治生活的展开与政治实践的良性运转,需要政治哲学的引领。当代中国政治哲学的发展为适应新时代政治发展的新要求,需要反观自身的优长与不足,以为人们美好政治生活需要服务。政治哲学的发展是建构中国特色政治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代中国政治哲学在与现实政治生活的相互作用中获得了较为充分的生长空间,在学科体系、理论话语、价值内核上形成了基本的区分度,并在理解政治实践、把握政治生活、引导政治发展上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但当代中国政治哲学总体上还面临着思想资源整合乏力、核心话语缺失、“中国性”特质不彰等短板。借新时代的东风,中国政治学需要在融入中国实践、形成中国知识、推动中国需要上下功夫。

  

   关键词:政治哲学;中国视角;政治生活;政治价值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确定为“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党的十九大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并强调“带领人民创造美好生活,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和创造美好生活,不只是人民对未来社会的向往和愿景,更是我们党的使命和对人民的承诺。政治学承载着促进人类政治文明发展的重任,实现美好社会和国家治理现代化,离不开政治学的繁荣。政治哲学的发展是中国政治学进步的核心任务之一,没有中国政治哲学的发展,就没有中国政治学的发展。政治生活是美好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当前中国的现实社会中具有特殊的重要性,政治生活的发展呼唤政治学尤其政治哲学的发展。美好政治生活的建构必须有政治哲学的引领。当前,政治哲学还不能很好地满足现实需要,在推动中国政治学发展的努力中,“致用”倾向突出,“致思”倾向则在一定程度上被忽略,而二者的统一与共进才是新时代政治学健康发展的核心要义。通过回顾当代中国政治哲学的发展历程,梳理已取得的成绩,探讨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可以更好地“向前看”,对促进政治哲学进一步发展有所推动。

  

一、引言:政治哲学的中国视角


   “政治”是政治哲学最基本的范畴,也是政治哲学研究的逻辑起点。人们对政治现象的哲学探究已有几千年的历史,早在古希腊时期,柏拉图就在其传世之作《理想国》中清晰地表达了一种思辨的政治价值、政治设计和政治愿景。改革开放后,随着政治学的恢复与发展,政治哲学也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但迄今为止,人们在“究竟何谓政治哲学”这一问题上仍然见仁见智,莫衷一是。有人用它来表示一种意识形态,有人将其描绘成一幅政治蓝图,还有人用来表达一种政治信念;有人认为它是哲学的政治化表述,有人则强调它是政治的哲学化反思;有人视之为道德哲学的一个分支,有人则认为它就是哲学本身。在现代学科分化和学术制度化的背景下明晰“何谓政治哲学”,是界分政治哲学的学科边界,确立概念、范畴、体系等言说方式的基本前提,也是明晰“当代中国政治学”的“前世今生”的逻辑起点。

  

   首先,政治哲学是相对于实证的政治科学而言的。20 世纪上半叶,随着行为主义与实证主义在政治学中的兴起,政治哲学的现代意义才得以充分展现。如果说政治科学是借用自然科学的方式来研究政治现象,重在经验性和描述性,那么,政治哲学就是以逻辑的方式来探讨政治现象,重在思辨性和规范性。政治科学之所以流行,是因为“人们试图在经验发现(与‘思辨’相对而言)的基础上确保并推进关于‘实在’的‘客观’知识,社会科学领域中许多学科的创立便是这项一般性工作的一部分,其根本宗旨是要‘认识’真理,而不是去创造它,直觉它”。但是,依赖理性主义的可靠性和客观性并不足以有效地解释政治现象,政治哲学因此不可或缺,它以理性的力量逻辑地透视政治本质、政治价值与政治运行规律,并作前瞻性的阐释和科学论证,“直接影响政治学的理论化、学术化程度以及对现实政治的解释力和引领力”。由于政治哲学所讨论的是与价值相关的问题,无法从经验数据中寻找答案,因而,它所依托的研究资料主要来源于现有的各种历史文本,其理论分析总是以思想史为依托,不打开这些思想的史册,就无法找到真正值得研究的“宏大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规范性的政治哲学一出场,就兼具学科与方法论的双重特征。

  

   其次,政治哲学是相对于抽象的思辨哲学而言的。作为一门实践哲学,政治哲学的目的不是为了单纯的沉思,而是指向活生生的政治实践,具有鲜明的实践性。“哲学的理论最终必须是关于现实生活的思想理论”,政治哲学必须直接介入生活,发挥反思性、批判性和指导性功能,规约政治生活的思维方式和实践方式,特别是在市场经济、民主政治、文化多元成为现代国家的基本尺度的今天,政治哲学更是要回归现实的政治生活,探寻人类共同体持久的繁荣之道。因而,“政治哲学的特殊贡献就在于它曾特别关注关于价值、规范和标准的信念”,为政治生活如何达致“美好”与“良善”而谋划。

  

   最后,政治哲学是相对于经济哲学、文化哲学等领域哲学或部门哲学而言的。如果说道德哲学的关注对象是个人,告诉个人应该做什么,那么,政治哲学的关注对象就是公共生活,指向的是活生生的政治实践,目的是对政治生活加以规范性思考和设计,以期实现美好生活、提升政治生活品质、改善政治组织方式。因而,政治哲学主要关注这样一些问题:“一个社会为什么要建立和实行这样的而不是别的政治制度,一个国家和政府为什么要制定和实施这样的而不是别的政策和政治措施,一个人或一个群体为什么会采取这样的而不是别的政治行为。”通过对上述问题的关注,政治哲学不仅呈现出政治生活的本质,更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成为一种世界观,换言之,公共生活作为一个特殊的场域,成为政治哲学反思人生、反思世界的一个特殊切入点。

  

   上文主要从一般意义上对政治哲学的边界进行了讨论,那么,我们又当如何界定中国政治哲学的内涵与主题呢?毫无疑问,中国政治哲学首先是政治哲学,具有政治哲学的普遍性特征,即以思辨的方式探索和解释人类政治生活与政治现象的一般规律。其次,中国政治哲学是“在中国”的政治哲学。这一点主要是从学科发展与知识传承的意义上来讲的,即中国政治哲学可以西方的政治哲学为研究主题,也可研究中国传统的政治哲学。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中国政治哲学是“关于中国”的政治哲学,特别是关于当代中国的政治哲学。坚持扎根中国土壤,以当代中国政治实践为研究对象,回应和探讨当今中国政治实践中的重大问题,对中国大地上正在发生的政治变革与政治创新实践加以学理阐释和理论省思,是中国政治哲学的题中应有之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新时代有新任务和新要求。当代中国政治哲学与其他学科一样站在了历史的新起点上,如何反思当代中国政治发展、政治生活的进路,如何为满足人们对美好政治生活的需要服务,成为其自我发展的内在动力。

  

二、当代中国政治哲学的发展历程


   当代中国政治哲学的发展与新中国现代国家建设的进程密不可分。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政治学一度遭遇被取消的命运,政治哲学亦随之消逝。1979 年3 月,邓小平在党的理论工作务虚会上指出:“政治学、法学、社会学以及世界政治的研究,我们过去多年忽视了,现在也需要赶快补课。”这一指示推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走入了发展的春天。随着政治学的恢复与发展,政治哲学也开启了新篇章,并在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中走上了蓬勃发展的历史征程。

  

   改革开放后,中国政治学经历了“取经”“效仿”和“自觉”三个发展阶段。政治哲学也不例外,也经历了从译介到本土化的发展演变。

  

   首先是以译介和述评为主的取经阶段(约1985?1992 年)。我们的研究最早从迻译起步,主要引入西方政治哲学的概念、流派和思想,特别重视对经典思想家(如柏拉图、罗尔斯等)学术思想的梳理与译介。这一时期的研究成果也基本都是以西方经典文献的译介与述评为主。如萨拜因的《柏拉图前的政治思想》(岳麟章译,1985 年)、柯千的《罗尔斯〈正义论〉略评》(1985 年)、特勒斯尼亚的《当代政治哲学的结构和使命》(乔亚译,1988 年)、拉斐尔的《政治哲学:国际交往中的民主》(非文永清译,1988 年)、罗尔斯《正义论》(何怀宏等译,1988 年;谢延光译,1991 年)、格鲁斯的《美国现代社会政治哲学》(樊美译,1990 年)、诺齐克的《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何怀宏等译,1991 年)等。

  

   然后是以解读和套用为主的效仿阶段(约1992?2002 年)。通过译介,中国学者对政治哲学的面貌有了基本的把握,开阔了研究思路,增强了学习能力,也深化了对西方古今思想复杂序列的理解。但是,西方政治哲学毕竟有着它不同于东方社会的语境,“其内核也主要是从现代工商业社会中提炼和抽取出来的,并对公民的理性能力、政治参与能力和基本交往原则都有一定的基本预设”。因而,进入20世纪90年代,中国政治哲学研究开始出现与中国现实对接的趋势,这一中国现实最突出地表现为20世纪90年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在我国的确立。在此大前提下,社会阶层分化和不同利益群体涌现,利益诉求驳杂与多层次多向度的利益矛盾日益凸显,如何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构建促进全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成为当代中国的政治哲学研究者必须面对的重大理论与现实课题。要言之,中国经济社会与政治生活的快速变化,使政治哲学研究承载了人们对复杂社会现实问题求解的希冀,诸如正义、平等、公平等政治哲学的关键词也得以在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土壤上生根发芽。

  

   最后是本土化探索的自觉阶段(约2003 年至今)。进入21 世纪,学者们越来越认识到,吸收和借鉴西方政治哲学的优秀成果固然重要,但对本土化政治哲学的忽视导致了大量的研究缺乏深刻的现实基础,沦为“清谈”,只有构建中国本土化的政治哲学,才能提升政治哲学研究的解释力、吸引力,为中国政治生活的发展提供不竭的动力。2005 年,邓正来发表《中国法学向何处去》的长文,虽然这篇文章主要是对中国法学研究的反思与批判,但却从整体上激活了中国社会科学界的本土化讨论。随着本土化目标的确立,中国政治哲学的研究成果进入快速增长期。

  

   为了印证本文对发展历程的简要概括,并对重建后的中国政治哲学研究历程有一个更直观的认识,借助于中国知网(CNKI),对1985?2018 年篇名含“政治哲学”的论文进行了简要的统计。在筛掉会议综述、硕士论文等之后,我们获得有效样本3270 篇,其中期刊论文3147 篇,博士论文123 篇。我们按年度和类别,对这3270 篇论文进行了分析,得到历年期刊论文发文量(见图1)和历年博士论文发文量(见图2)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159.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2019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