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剑南:极限施压与极限博弈

更新时间:2019-07-05 23:24:52
作者: 谢剑南  
美苏在二战后成为世界超级大国,但同时又陷入冷战,各自的角色是东西方两大阵营对抗的领头羊,彼此互相敌视、互相角逐、互相排斥,同时又竞相扩大自己的实力与影响,但谁也无法有把握完全压制对方。从总体来看,在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期,美苏各自国际地位总体上处于美强苏弱的态势。为了壮大社会主义阵营和扩大苏联的影响力,也为了平衡苏联在美国面前的弱势身份,苏联决定介入古巴事务。赫鲁晓夫认为,对于美国近旁的古巴,美国不会容忍古巴脱离美国的掌控,同时也不会容忍古巴倒向社会主义阵营后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基于此因,苏联有义务来保护古巴并且把古巴培植成拉美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榜样。(23)显然,苏联打算不惜冒险利用古巴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第三,美强苏弱的现实状况让苏联冒险走捷径平衡美国影响。古巴导弹危机时,美苏在欧洲柏林危机的较量还没有结束,苏联在欧洲与美国的平等地位甚至进一步的优势地位仍然没有树立起来,现实中苏联的导弹也难以对美国产生直接威胁,远程战略威慑能力的差距使苏联难以获得与美国势均力敌的平等地位。就双方的军事实力来看,苏联当时无论核力量与导弹力量,都还无法与美国相提并论,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占于劣势地位,美国当时有约5000枚原子弹和氢弹,而苏联尚只有区区300枚。(24)当时苏联大约只有50~75枚洲际弹道导弹,而美国大约有200~250枚,苏联当时只有战略轰炸机约200架,而美国约有600架,此外,对于重要的二次反击力量来说,美国还有144枚潜射导弹。(25)实力决定地位,显然,苏联在国际体系中的体系身份仍在美国之下。

   对于这一现实,并不是赫鲁晓夫不知晓苏美之间力量的差距,早在1959年的戴维营会议时,他就充分认识到苏联的综合实力与国际地位均不如美国的这一现实。他无不忧虑地表示,“我国在核弹头和导弹方面都远不如美国,而美国又处于我们轰炸机的航程之外,我们可以把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盟国炸成灰烬,但对拥有庞大经济和军事潜力的美国本身,我们却无能为力,只要他们对我们拥有这种优势,他们便可以比较容易地选择更有利的时候来发动战争。”(26)然而,即使这样,赫鲁晓夫却并不在乎,表现得感情用事,处处争强好胜,意图通过某些捷径或个别优势因素,扭转不利的国际地位。也许赫鲁晓夫别无选择,一方面,他只能通过对外强硬和冒险来巩固自己的执政地位与个人威望,另一方面,他也不得不审时度势,利用一切机会来维护和拓展苏联的利益,如果他不这样做,美国就更加会得寸进尺,在世界各地持续压缩并推回苏联的势力范围。因此,在他看来,苏联采取在古巴部署导弹这种便捷的方式,弥补战略力量的不足,可以让苏联获得与美国核威慑能力平等的地位,也可以使自己的个人地位添上威信的光彩。

   (三)利益维度

   苏联在古巴部署导弹的原因有多种,大体来说有四种:“一是为了保卫革命后的古巴政权;二是维护苏联在拉美的立足点;三是为了取得核均势的全球战略;四是赫鲁晓夫莽撞冒险的个性。”(27)这种观点总体上可从三个方面的利益层面得到进一步解读。

   第一,从国际战略利益层面来看,双方博弈更趋白热化。1957年,苏联发生了一件让全世界刮目相看的事件,这就是苏联成功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这一事件震惊了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有人形容道:“苏联人造卫星在天上发出的嘟嘟声,一场信心危机像由狂风吹动的森林大火一样席卷了美国。”(28)与此同时,苏联还取得了另一项标志性的重要成就,经过积极的秘密研发,8月份竟然成功地发射了一枚多级洲际弹道导弹,这让美国心有余悸,不得不有所防备。

   出于针对性反应,1957年底,心有不甘的美国,在土耳其和意大利部署“雷神”与“丘比特”导弹,目标指向就是苏联。美国部署针对苏联的导弹,使得赫鲁晓夫对此大为光火,他认为:“美国已经用轰炸机基地和导弹包围了苏联。我们知道美国在土耳其和意大利的导弹是对准我们的。”美国的这种行为,大大伤害到了苏联的利益和尊严,赫鲁晓夫决定针锋相对,他说,“我要决定一种既能对付美国威胁又能避免战争的行动方针。”(29)这也许是苏联国家安全利益受到威胁的本能反应,但在一定程度上看也不失为一个策略,出于维护国家利益的需要,苏联在古巴部署导弹,一方面让自己的导弹对等施压并威慑美国,取得相对均衡,降低受美国的威慑程度,另一方面也保卫了古巴新生社会主义政权,使苏联在美国的后院拉美地区有了一个重要的立足点,进一步扩大了苏联的全球范围利益。

   第二,从直接利益来看,军事价值非常明显。苏联一旦在古巴部署好了导弹,那么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情是,美国对来袭导弹的预警时间,就会大大减少,从15分钟降低到2-3分钟,从而大大增加危险性,这样苏联对美国的战略威胁将成倍增强,战略天平将立即向苏联倾斜,并可能影响各国对于苏联实力与战略平衡的看法。另一方面,1948年第一次“柏林危机”之后,苏联一方面坚持西柏林属于东德,并坚持签署对德和约,都始终未能如愿。自1958年开始的第二次“柏林危机”,苏联试图通过武装对峙与最后通牒的方式,来迫使美国等西方国家按苏联意图尽快解决西柏林问题,这一危机持续了4年,久拖未决。为了加快解决西柏林问题,赫鲁晓夫试图通过在古巴部署导弹给美国施加压力,促使美国在柏林问题和对德和约上让步。

   此外,苏联当时与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关系恶化已经公开化,苏联寻求压制中国并阻止中国核武器开发。如果在古巴部署导弹成功,美国就将对苏联此类国际行动缺乏干涉的意愿与能力,苏联就可以腾出手来做一些别的事情,危机过后,苏联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在一些特定利益上的目的,比如美国撤走了在土耳其的导弹,也没有入侵古巴,第二年美苏之间还架设了“首脑热线”,签署了针对中国等研发核武器的禁核条约等。(30)此后,美国也未再直接贸然惹怒苏联。

   第三,从国内利益层面来看,苏联的官僚政治始终是催生国家对外政策与行动的一个重要因素。现代官僚政治理论认为,“现代政府的权力分属于不同的组织;国家的政策制定是组织之间冲突和妥协的产物。”(31)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T.Allison)提出“位置决定立场”,他认为,官僚组织的“政策优先排序和政策认知是由官僚的位置决定的”,(32)“位置决定了行为体可能和必须去做的事情,行为体在各项决策博弈中拥有的优势以及遭遇的阻碍都来自他们所在的组织位置。”(33)尽管这一观点在现实中可能有诸多可质疑甚至批判之处,但显然仍具有重要参考价值,这在我们分析苏联在古巴部署导弹的决策中仍然具有借鉴意义。

   当时,赫鲁晓夫作为斯大林的继任者,其支持者主要是军火工业有关的利益集团及与此相关的军方及经济界的部分人士,其党内基础和社会基础并不牢固。这些利益集团及代理人认为,苏联在与美国的竞争中要捍卫自己的利益,就必须在全球重要战略地区,才能在与美国的竞争中站得住脚。(34)苏联的最高决策机构苏共主席团中的强硬派当时占据上风,他们认为向古巴部署导弹有利于维护和增进苏联的国家利益,他们获得了军方和安全系统的支持,这样对他们的好处是阻挡他们所不喜欢的赫鲁晓夫进行改革的要求,以此有效保护并固化他们的既得利益。

  

   二、美国对苏极限施压及背后考量

  

   (一)美国展开极限施压及危机解决

   危机发生后,前后历经13天,过程波涛汹涌,战争一触即发,差点酿成核大战。危机高潮时的10月27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向肯尼迪汇报说做好了大规模动武的一切战斗准备,对苏联进行前所未有的极限施压。(1)从海上力量来看,美国短时间内就在加勒比海集结了3艘航母,并且还在调集其他地方的航母,还调集了12艘驱逐舰和巡洋舰、9艘护卫舰;(2)从空中力量来看,美国在东南沿海部署了183架截击机,全部处于战备状态,其中72架的预警时间仅为15分钟,还有22架预警时间仅仅只有5分钟时间;(3)从战略后备来看,仅在佛罗里达的各个基地,就大规模集结了850架飞机,在很短时间内已集结了5个师的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兵力;美国还不断调兵遣将,在得克萨斯州组建了特种部队,开拔佛罗里达州前线;同时,原来就驻守佛罗里达的陆军师,也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只待命令下达,即可随时攻入古巴。

   在27日上午苏联击落美国一架U-2高空侦察机后,美国决意反击苏联的神经更加紧绷,为了防范苏联不可预测的鲁莽行动,美国进一步对苏联施加了极限施压的最强力度。(1)在空中,60架B-52战机紧急受命升空待命,这已经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战机,而是包含52架携带196枚核导弹的轰炸机;(2)在海上,7艘“北极星”潜艇处于15分钟内的紧急战备状态。(3)在地上,804架飞机和44枚导弹处于待命攻击状态,并且另外172枚导弹、携带2858件核武器的1200架飞机,也处于最高戒备状态;此外,还有271架B-52轰炸机和340架B-47轰炸机,携带着1634枚核武器,136枚“大力神”和“宇宙神”洲际弹道导弹,也处于紧急待命发射状态。(35)如果美苏全面战争爆发,美国将马上攻击预先设定的苏联境内的任何目标。与此同时,500万张向古巴散发的传单印制完毕,并已装箱,随时准备空投。(36)美国陆军参谋长惠勒在视察预定发起第一次进攻的部队后,他满意地认为,在其30年的服役期间,“我们从来没有如此充分的准备。”(37)

   后来被称为“黑色星期六”的10月27日,是整个危机期间最高潮、最紧张、最危险、最关键一天。肯尼迪总统的特别顾问西奥多·索伦森后来回忆说,执委会的成员都认为:“这一天(10月27日),核战争的爆发比核时代的任何时候都更为接近。”(38)先是肯尼迪收到赫鲁晓夫与前一天内容矛盾的更多要求的信,在信中,赫鲁晓夫明确提出,要想使苏联撤除在古巴的导弹设施,作为交换条件,美国必须撤出在土耳其的导弹。紧接着,早上,苏联蹊跷地发射了一枚萨姆导弹,击中了美国两架U-2飞机中的一架,导致机毁人亡。美国军方一致强烈要求对苏联进行大规模军事报复与打击。肯尼迪的神经高度紧张,一方面,他摸不清赫鲁晓夫的真正意图是什么,因为此时的危险性确实很大,根据侦察结果,美国发现古巴境内已建有可供作战的5个导弹发射场,第6个导弹发射场也将竣工,如果发生核大战,美国本土也将遭受苏联导弹的猛烈攻击;另一方面,按照原定计划,当美国飞机遭到射击时,美国就开始对古巴进行空中打击并攻入古巴,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代表愤怒的美国军方,甚至已经提出了反击的具体时间表:28日(次日),派战机轰炸击落美国U-2飞机的“萨姆”导弹发射场;29日,实施“312作战计划”,出动各型战机对古巴进行大规模轰炸;7天后,实施“316作战计划”,派海陆空联合作战部队攻入古巴本土。

对此,焦头烂额的肯尼迪,既必须拿出两全其美的主意,但又不敢贸然下最后决定。正在肯尼迪左右为难又焦灼万分的时候,下午,居然又发生一起意外事件,美国一架U-2飞机在北极地区飞行时,竟然不明不白迷航了,并且进入了苏联领空,苏联紧急出动了一群战机进行拦截,尽管美国立即派战机找回了这架侦察机,但却在事实上可能已被苏联认为是带有核武器的作战飞机。晚上,苏联的一艘货运船“布加勒斯特”驶进隔离线,军方强烈要求截击并检查,肯尼迪通过反复酝酿思考,决定予以放行。形势已经十分危急,几近失控,战争如箭在弦,一触即发。肯尼迪面临巨大压力,决定做最后一次努力,他回信赫鲁晓夫,要求苏联在联合国的监督下撤除部署部署在古巴的导弹,并在以后不再部署,美国承诺结束隔离政策,并口头承诺撤除在土耳其的导弹。为了强化苏联对美国最后努力的深刻印象,肯尼迪特意委托他弟弟罗伯特·肯尼迪,要求他立即亲自把信件当面交给苏联驻美大使多勃雷宁。肯尼迪的这一举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042.html
文章来源: 《战略决策研究》 2018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