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利民 林东晓:中美关系“新常态”析论

更新时间:2019-07-01 21:38:31
作者: 林利民   林东晓  

  

   【内容提要】 以 2010年中国上升为世界第二 大经济体为起点 ,中美关 系开始向所谓“新常态”过渡。中美关系“新常态”之新,一是新在结构:中美之间”老大”与“老   二”的关系规定了双方看对方时,将相对“平视”而非昔日的一俯一仰;二是新在战略模式:双方在处理与对方关系时,将更多地以如何处理与对方关系为政策目标而不眼于将之视为战略手段,即是说,对双方而言,中美关系的工具性下降、目标性上升,如何处理中美关系对于中美双方都越来越成为相对独立的最高外交目标;三是新在内容:中美之间竞争面与合作面同时扩大,更加无所不包,且在目前结构性调整及相互探索如何调适阶段,两国关系将有一个烈度较大的震荡期,竞争性更引人注目;四 是新在其国际影响力:中美关系如何发展演变,将对国际局势产生更直接、更全局性 的影响、甚至更加直接决定世界发展模式、前景及战争与和平等全局性问题。如果   说在奥巴马笫二任期,中美关系还处在由“常态”向“新常态”的过渡阶段,双方均面临如何进行政策选择的问题,则特朗普上任后,中美关系就真正进入了“新常态”。

  

   【关键词】   中美关系;特朗普政府;新常态;结构;互动模式

  

一、尼克松访华以来中美关系的轨迹与“常态”


   自 1972 年 2 月美国总统 尼克松首途访华以来,中美关 系大体 经历了 四个历史 阶段:从 尼克松首途访华到 1989 年”政治风波”爆发的 第 一 阶段 ;从 1989 年“政治风波” 爆发到 2001 年 " 9 ? 11" 事件爆发的第二阶段;从 2001 年 " 9 ? 11" 事件爆发到 2010 年中国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即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老二”的第三阶段;以及从 2010 年迄今的第四阶段。

  

   从尼克松首途访华到 1989 年”政治 风波”爆发 ,中美联 合抗 苏是“ 主旋律”心 在这一阶段,中美关系的基本特点是:中美在联合对抗苏联“霸权主义”的战略背景下, 逐步化解历史积怨及各类矛盾,走向”和解”。在此期间,中美排除重重阻力,实现了 两国关系”正常化”,建立了大使级外交关系,并在化解矛盾的过程中,先后签订了在 当时有助于保证两国关系平稳发展的《上海公报》《中美建交公报》《八·一七公报》 等三个联合公报;两国经贸关系快速发展;在联合反霸的前提下,中美积极开展军事及科技合作,美方向中方提供了若干军事及科技援助,包括向中方提供若干较先进 的军事装备等心总之,在这一阶段,中美之间虽然在湖广债券案、美售台武器、人权等问题上时有摩擦,但中美关系总体上是沿上升路线与“和解”方向发展的。。

  

   从 1989 年”政治风波”到 " 9 ? 11" 事件爆发 ,中美关系经历了一个较为动荡的新时段,其直接背景是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社会主义事业在世界范围内进人低潮,美 国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并谋求单极霸权,中美之间联合反霸这一曾驱动两国合 作的战略基础不复存在。不仅如此,美国战略界不少人相信所谓“历史终结论”,认 为社会主义中国也会像前苏联一样”垮台”或“解体”。一些美国政要甚至主张像冷 战时期对付苏联那样,重点”遏制”中国,”和平演变”中国,使中国屈服于美国及西方、放弃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领导,搞西方民主与自由市场经济那一套。而中国 方面,则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不动摇,并在国际上高举“多极化”大旗,以“多极化”主张牵制美国单极霸权。在此期间,中美关系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增大、甚至出现局部倒退,包括美国投 票反对中国申办 2000 年奥运会、违约向台湾大规模售武、像冷战时期一样出动航母战斗群到台湾海峡公开以武力”干涉中国内政”、甚至在科索沃战争 期间不惜”误炸”中国驻南联盟使馆、以及对中国玩“人权牌”“民主牌”“台湾牌”“香港牌”“西藏牌”“最惠国待遇牌”,等等。对此,基辛格甚至认为,1989年春夏之交中美关系”几乎又回到了起点”应尽管如此,中国方面根据邓小平同志冷静观察、稳住 阵脚、沉着应对等指示精神应见招拆招,与美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以斗争求合 作,促使美方最终选择了“接触+遏制”、以“接触”为主的相对灵活的对华战略、而不 是僵死的对华纯“遏制”战略,有效制止了中美关系“滑坡”应促成中美”又一次和 解”心两国甚至建立起“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在此期间,作为中美关系”压舱 石”的两国 经贸 合作 大幅跃 升。从 冷战结 束 到 20 世 纪 90 年 代 末 的 10 年间 ,中美贸易额“翻了两番 ,中国对美出口额增 加了 6 倍”。

  

   2001年突发的"9 ? 11"事件给中美之间提供了新的战略合作契机,尼克松访华以来的中美关系进入到以继续推进战略合作为基调的第三阶段。在此阶段,美国因突然遭遇"9 ? 11" 事件恐怖袭击,损失惨重,产生了冷战结束以来最强烈的安全危机,因而把反恐以及在全球范围内组织最广泛的国际反恐统一战线作为其最高国际目标,其单极图谋一度有所收敛。不过此时美国对其实力及国际影响力仍然信心满满,仍然不放弃追求世界”领导”地位,并在反扩散、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维持世界经济增长及维护现存国际秩序和地区稳定等问题上继续承担“领导”责任。而在所有这些方面,包括反恐、反扩散、应对全球变暖、维持世界经济增长及维护现存国际秩 序及地区稳定等方面,美国都需要实力不断上升、影响力日增的中国的帮助。在日欧俄实力与影响力相对下滑的情形下,尤其如此。中国抓住机遇,在这些方面注意与小布什及奥巴马两任政府合作,尤其在国际反恐、反扩散、应对全球气候变暖、推 动世界经济增长及维护地区稳定等方面与美国积极合作,做出了应有贡献,其间最大的亮点是中国主导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六方会谈人在2008 世界金融危机发生后采取措施阻击世界经济“滑坡'承担了应负的”大国责任”,以至美方开始视中国为解决全球性问题的“利益攸关方”应美国不但接受中国以较宽松的条件”入世”、 接受中国主导朝核”六方会谈"'小布什政府甚至在台湾陈水扁集团挑战大陆”一中“ 底线、两岸关系出现“麻烦”时,主动出手帮助中国“管控“陈水扁集团。美国还对中国参与大多数国际机制采取了开放态度心此间中美两国高层互动频繁、层级升高, 两国展开了多轮包括双方政府大部分主要职能部门和政要在内的战略与经济对 话心两国领导人多次发表涉及“管控”全球方方面面问题的《中美联合声明》。这种情形,较之二战时期美英苏三大国时常就二战中的重大国际问题发表一系列联合声明有过之而无不及。

  

   综合自尼克松首途访华到 2010 年前后的中美关系三阶段发展变化,其间所 表现出的中美关系”常态”有四点需要特别强调。第一,当时中美关系是一种建立在实力不对等基础上的关系。中美两国,一方是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在经济、军事、科技及国际影响力方面尤其拥有全面优势;另一方虽然综合实力待续上升,并不断缩小与另一方的差距,在“追赶”另一方,但综合实力依然较弱,经济、军力、科技尤其如此。

  

   例如,尼克松首途访华时,中国经济总量、贸易总量和军费开支只及美国的零头,科 技水平和制造业能力更是大大低于美国。"9 ? 11"事件发生时 ,中国经济总量及军费开支也只及美1/ 9 左右应 这种情形决定了美国常以居高临下姿态俯视中国,而中国则不能不长期坚待`韬光养晦”。直到 2010 年为止,美国战略界普遍抱定一个固有的看法,即“不相信如此贫穷和不发达的中国会对美构成威胁”,更不相信中国陆 海军有能力威胁美国。美国战略界还认为“一个虚弱的中国较一个强盛的中国对美国威胁更大”心因对华长期怀有强烈的优越感,美虽然做不到“强者为其所欲"'但确实在中美关系中不时搞霸权主义,如里根时期、老布什时期违约对台搞大规模军售、克林顿时期”误炸”中国驻南联盟使馆、美国侦察机长期压着中国海岸线搞”抵 近“侦察等。美国战略界即使提出中美是“利益攸关方”概念,并提出 G2 主张,其立意也是要求中国服从美国的战略利益,最多愿意”授予“中国以美国的“副手”地位。美国且长期怀有“塑造”中国的战略企图。

  

   第二,中美关系长期处于既合作又斗争状态。中美战略合作的动力主要是外部因素驱动,即所谓国际战略合作需求。冷战时期双方需要联合对付苏联霸权主义;冷战后双方需要合作反恐、反扩散,共同应对各种全球性问题。由于国际形势动荡不定,中美战略合作需求因而时大时小,时急时缓,中美关系中的合作面千是就呈现不稳定状态,且有明显的“工具性”特征。中美斗争的驱动力则源于中美之间的内在矛盾,既植根于两国意识形态和民主观、人权观、价值观冲突,又植根于两国具体的国家利益冲突,还植根于中美实力对比的不对等及美国霸权主义行为模式和不时浮现的对华优越感,因而是内生的,是中美关系中的瘤疾。其结局必然是中美关系在这数十年间 ”三年一大事,一年几小事”。

  

   第三,中美关系虽然”三年一大事,一年几小事”,长期争执不断,但两国关系一直排除阻力、风雨兼程,呈现“螺旋上升“模式。在经贸方面,中美之间年贸易额在两国建交时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到2015 年,按美方统计,已超过6000 亿美元,中美互为最大贸易伙伴(以单一国家为衡量标准),中国迅速成为美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和 贸易逆差来源,成为美国增长最快的出口市场,两国间的相互投资也数额巨大,且在 快速增长,以至美方针对中美关系搬出了一个商业用词:“利益攸关方” (stakeholder立 用以解释中美关系的新特性。。在解决各种全球性问题时 ,中美也互为伙伴,两国在促进世界经济增长、维护世界稳定、解决各种全球性问题,如反恐、反扩散、反跨国犯罪、反全球变暖等方面存在越来越多的共同利益,也展开了越来越广 泛、深人的合作。所谓G2、“利益攸关”方等 概念的出台,都表明 双方既 有合作需求, 合作意愿也在增强。中国领导人先后与小布什、奥巴马等美方领导人多次签署包含两国合作解决各种全球性问题、对全球事务几乎无所不包的联合声明,恰恰表明经过前三阶段、长达数十年磨合,中美关系已经螺旋式上升到了新的高度。

  

   第四,中美关系在国际战略全局中的重要性也呈螺旋式上升态势,并在 2008 年世界金融危机前后,成为世界上最重要、最具战略性的双边关系。其中原因,主要是中国的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一直呈上升态势 ,并在2001 年”入世“后一段时间尤其呈现质的升跃和”爆炸式增长"'中国经贸实力几年内陆续超过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与日本,到2010 年已经上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的货物贸易出口国以及最大的外汇储备国、最大的制造业大国。中国在国防开支和军力方面也有相应提升。结果,中国就由冷战时期 的区域性大国初步成长为21 世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全 球性大国。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美国谋求 与中国搞G2, 并抛开G7 , 力推由G20 出手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突出显示了中国影响力的上升及中美关 系巳经成为解决全球性问题的首要大国关系。

  

二、中美关系新常态的内涵特点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953.html
文章来源:《国际论坛》2019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