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姚洋:技术发展与社会进步需关注“边界”

更新时间:2019-06-26 12:31:20
作者: 姚洋 (进入专栏)  

   我们活着首先是为自己活着,我相信马克思也会承认这个,因为他说过个人的解放是全人类解放的前提。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就是,特别是在中国,我们隐私的保护越来越弱。人成为技术的奴隶,算法左右决策,“抖音”左右生活情趣……现在我们每天都生活在算法之中,比如你打开你的计算机或者手机,然后去查一个机票的价格,只要你敢查第二次,他马上就给你涨价,而且他肯定会调查你过去的上网记录,给你一个画像,给你个人定一个价。我们的命运实际上被掌握在了算法的手里。

  

   核心的问题是,科技会不会最终影响到人的主体性?这并不是说真正的让机器来统治我们,而是也许不知不觉中,我们会自愿地成为技术的奴隶。还有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政府的边界在哪里?这是全球面对的共同问题。

  

   从棱镜门所揭露的这些东西来看,美国政府已在无死角地监控着美国,甚至全球社会。《1984》小说里头说老大哥在看着你,实际上我们是在被观察,但是政府有没有这样的一个边界——它即使知道这些信息,但是他不会用信息的优势来做对个人不利的事情。这是非常严肃的问题,最终它可能会威胁到一个开放的社会,人人变得自危,言路受阻,小心翼翼,这样一个社会是不是我们所希望的样子?

  

   《伟大的转型》的作者、经济史学家卡尔·波兰尼曾考察英国的资本主义发展。他发现不加限制的市场最后会摧毁社会的纤维,并最终摧毁市场本身,因为市场要依赖社会纤维而存在,没了社会就不可能有市场。当时他考察的是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时代的英国,他所发现的那些规律性的方法,到了今天仍然是有参考价值的。

  

   他最后的结论是,当市场无节制地运作的时候,会引起社会的反动,也就是说社会会要求国家对市场进行一定的限制,这种限制最终对保护市场是有利的。今天也是一样,技术在不断地冲击我们社会的纤维和组织,也会引起社会的反动。全球都在讨论这个问题。

  

   技术的发展仍然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前提。说远一点,每个人注定都要死亡,地球也注定要死亡,大概七亿年之后,太阳会变成一个红巨星,会膨胀。所以电影《流浪地球》就是人类开着地球赶紧逃跑,否则就会被太阳给吞噬掉。

  

   人类如果不想死亡,文明不想消亡的话,就只能依赖技术,甚至要逃离太阳系,只能把自己变成机器人。所以技术进步仍然是第一位,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怎么保护人类社会,也是我们要去思考的问题。

  

   旧金山已经成为美国及全球范围内第一个禁止人脸识别的大城市。这个禁令不仅仅是指在马路上给人群拍照,它甚至包括警察也不能用人脸识别来追踪逃犯。在这个事件中,旧金山设立了一个榜样,因为人脸识别是一个非常前沿的技术,但是旧金山仍然颁布了禁令,这就是社会反动的一个例子。

  

   关于技术的使用并没有标准答案。我们国家在很多领域都是走在世界前面,或者说接近世界前沿。在移动通讯、AI和自动化领域已经是处于或接近世界领先水平,并且在其他一些地方也在赶超,但我们的技术所带来的一些负面的影响也已经显现出来了。

  

   比如我们在搞的征信系统,实际上全球社会对我们这个征信系统是有疑问的,当然他们这个疑问是夸大的,但我们自己是不是也要有一个警觉?这个征信系统的边界到底在哪里?

  

   那么,怎么去破题呢?

  

   大家都知道腾讯是游戏起家,现在成为了一个国际性的巨型公司,马化腾也在带领腾讯的核心团队思索这个问题——在一个新时代里,怎么做?他最后提出来一个口号叫“科技向善”,这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什么叫“科技向善”,现在仍很难去解释。但腾讯有了这样的一个方向后,会对它的发展起到一个主导作用。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884.html
文章来源: 北大国发院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