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克敌:美俄中导条约之争与中国之处境

更新时间:2019-06-22 23:44:03
作者: 韩克敌  

   内容提要:2014年以来,美俄争执的一个焦点是《中程导弹条约》的履约问题。美国多次指责俄罗斯违反条约,秘密测试和部署陆基中程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俄罗斯否认美国的指控,称俄严格履行条约。莫斯科反过来指责华盛顿违反了条约。综合看来,条约的最终废除或修改只是时间问题。美俄两国特别是俄罗斯缺少遵守该条约的意愿。在中程导弹问题上,中国将面临美俄希望中国加入条约的共同压力。中国需要加强战略核力量和发展非核高技术武器,避免过于依赖中程导弹。

   关 键 词:中程导弹条约  美俄关系  武器控制  核战略  中俄美关系

  

   一、《中导条约》的背景及内容

  

   2014年以来,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持续紧张。美俄争执的一个焦点是1987年美苏签署的《中程导弹条约》(INF-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 Treaty)的履约问题。2017年以后,美对俄的指责升级。美指责俄违反了《中导条约》,测试和部署陆基中程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中程导弹与核问题密不可分。这个问题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2018年第54届慕尼黑安全会议的主题设置为“失控的核安全”。

   1987年12月8日,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和美国总统里根签署了《中程导弹条约》。该条约规定,美苏(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联邦继承了苏联的国际法地位)两国无限期禁止试验、生产、储存和部署射程从500到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双方销毁这种导弹、发射装置及相关支持设备,条约不涉及弹头(包括常规弹头与核弹头)处置。该条约建立了严格的核查机制,设立了特别核查委员会(Special Verification Commission),包括技术核查和现场核查。苏联解体后,美国与新独立的俄罗斯联邦、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继续承担条约责任。2001年5月31日,现场核查终止,但是其他核查机制仍然保留。

   该条约将500至1000公里界定为短程导弹,1000至5500公里界定为中程导弹。空基和海基导弹不受该条约约束。该条约当时主要针对的是苏联的“SS-20”导弹和美国的“潘兴-Ⅱ”导弹。1980年代初,苏联部署的中程导弹主要是“SS-20”导弹,它带有3个独立弹头,射程为5000公里。1983年12月,美国开始采取反制措施,在欧洲陆续部署了464枚陆基巡航导弹和108枚“潘兴-Ⅱ”弹道导弹。①截止1991年5月28日,美国销毁了大约800枚,苏联销毁了约1800枚中程导弹。②另一文件表明双方总共有2692枚导弹被销毁。③

   中程导弹相对于洲际导弹,有一些特点。一是技术难度相对洲际导弹较小,数量众多,不易控制。二是往往在前沿部署,容易擦枪走火。俄国部署的中程导弹明确以其近邻国家为打击目标,尤其是美国的欧洲盟国和亚太盟国(日本、韩国),而冷战时期美国的中程导弹都部署在欧洲。三是相比远程和洲际导弹,飞行距离短,对方探测和拦截的时间短,难以防护。四是往往核常兼备,既能发射核弹头也能发射常规弹头,这增加了复杂性,容易引起误判。五是中程导弹大多属于战术性质的武器,对美苏这样的大国而言,和国家的根本安全无关,更容易达成妥协。

   《中导条约》(INF)、《核不扩散条约》(NPT)与《新版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④一起,构成世界军备控制领域的基础性条约,它的签署和落实缓解了欧洲的紧张局势,在一定范围内避免了军备竞赛。当然,《中导条约》有其本身的弱点,条约关于中程导弹的定义在技术上很难准确界定与核查。对美、俄这样的大国来说,增加或削减导弹的射程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一枚导弹如果能打击480公里,肯定也能够打击500公里,这在技术上一点问题也没有,只要更换一个燃料箱或适当减轻弹头重量就行。

   《中导条约》之争是当前美俄关系一个焦点。美国试图维持对俄战略优势,俄罗斯则试图重新取得对美战略平衡。当然,这个问题的背后,涉及更为广泛的美俄两国的核战略及国家关系,不仅仅是军备控制的问题。而由2014年爆发的乌克兰危机导致的美俄关系紧张使这个问题更为复杂。

  

   二、美国的指责

  

   从2013年开始,美国政府多次和俄罗斯政府交涉,认为俄罗斯持续违背了《中导条约》。⑤2014年7月2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给俄罗斯总统普京写信,指责俄罗斯违反1987年的条约,测试了一种陆基中远程巡航导弹“SSC-8”(北约代号)。这种导弹既能够打击美国的欧洲盟国,也能够对美国前沿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例如部署在波兰、罗马尼亚、韩国、日本的导弹防御系统,构成威胁。7月31日的美国国务院报告正式确认俄罗斯违反了《中导条约》。⑥美方没有提供过多的细节,可能是为了保护情报来源。

   2017年2月14日,《纽约时报》公开报道了俄罗斯已经秘密部署了陆基巡航导弹“SSC-8”。2017年3月8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空军上将谢尔瓦(Paul Selva)在国会作证,美国军方相信俄罗斯已经部署了陆基巡航导弹,这违反了《中导条约》。2017年12月,美国将诺瓦托尔导弹设计局(主要产品包括“口径”海基巡航导弹)和泰坦中央设计局(主要产品包括导弹发射车和火炮底盘)列入了美国的制裁名单,理由是这两家公司参与研发了俄罗斯的陆基中程巡航导弹。2018年3月7日,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海登(John Hyten)在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强调俄罗斯研发“SSC-8”陆基巡航导弹明显违反了《中导条约》。⑦按照美方的说法,俄可能在其四个军区(西部军区、南部军区、东部军区、中央军区)都部署了“SSC-8”陆基巡航导弹。

   “SSC-8”巡航导弹,俄罗斯称之为“创新者(Novator)9M729”,大概在2008年进行了首次测试。一种观点认为,该型导弹可能是“伊斯坎德尔-K”(Iskander K,俄罗斯代号为R-500或9M728,北约代号SSC-7)的增程型号。“伊斯坎德尔-K”的射程在500公里以内,符合《中导条约》的规定。另一种观点认为,“SSC-8”可能是“口径”(Калибр-Kalibr)海基巡航导弹的陆基版本,因为两者非常相似。⑧2015年10月7日,“口径”海基巡航导弹首次应用于实战。俄从里海的舰艇上向叙利亚发射了该型导弹,射程达到1500公里。美国军方认为,“SSC-8”导弹最大射程可以达到2000公里。如果部署在加里宁格勒,可以威胁包括英国和法国在内的整个欧洲。美国提出的另一个问题是,“SSC-8”导弹可能和“伊斯坎德尔-K”系列导弹的发射系统可以兼容。按照《中导条约》的规定,如果一种发射装置能够发射违规导弹,那么这种发射装置也应该被取缔。因此,作为俄罗斯战术打击的中坚力量“伊斯坎德尔”发射系统也应被禁止。美国认为,俄罗斯其他违反条约的导弹型号还包括“RS-26”弹道导弹。⑨“RS-26”可能是“RS-24”(亚尔斯)洲际弹道导弹的缩小版,其功能类似于冷战期间的“SS-20”导弹。

   美国许多人对俄罗斯的履约现状不满。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麦克亨利(William McHenry)指出,俄罗斯退出条约有三个原因: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实力、普京削弱和分化北约的愿望、俄罗斯自己的军事学说(莫斯科试图发展一种非对称的作战能力。因为陆基巡航导弹比弹道导弹更难以监测,如果装上核弹头,能够轻易地穿透美国的反导系统)。”⑩美国政府和国会出现越来越大的呼声,要求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研发自己的陆基中程导弹。2017年11月,美国国会通过的《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明确指出俄罗斯违反了《中导条约》,要求美国采取反制行动。该法案拨款5800万美元,资助研发新的常规陆基巡航导弹。2017年12月8日是《中导条约》签订30周年纪念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指控“俄罗斯联邦已经采取各种措施,发展、测试、部署了陆基巡航导弹,这些导弹的射程属于《中导条约》禁止的范畴。”“美国政府将继续寻求外交解决,我们也正在通过经济和军事的措施,促使俄罗斯回到对条约的遵守上来。这包括对军事观念和选项的评估,包括(发展)常规陆基中程导弹系统。如果俄罗斯联邦拒绝回到遵守条约上来,这些措施将使美国能够保卫自己和我们的盟国。”(11)

   曾任奥巴马政府驻北约大使,现任芝加哥全球事务协会(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主席的达尔德指出,“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对西方构成系统的挑战。华盛顿对此的反应必须具有同样的力量。俄罗斯的目标是削弱美国和欧洲之间、欧盟内部国家之间的联系,破坏北约的团结,在俄罗斯的近邻及以外国家加强其自身的战略地位。普京想要的,就是通过挑战美国的领先地位,将俄罗斯带到世界政治的中心。”(12)达尔德要求美国强力应对俄罗斯威胁,强化北约与欧盟国家的团结,加强在东欧特别是波罗的海地区的军事存在。北约需要向俄罗斯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不能容忍俄罗斯进一步的侵略与扩张。(13)特朗普政府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核态势评估报告》,都明确将俄罗斯定位为美国的竞争对手,将俄定义为一个“修正主义的国家”(revisionist country),力图用武力改变冷战后国际边界和秩序。

   2018年2月美国发布的《核态势报告》对俄罗斯提出了全面指责。“俄罗斯已经展示了其意愿,使用武力改变欧洲地图,将其意志强加于它的邻国。俄通过公开或含蓄地威胁首先使用核武器,支持了这些行为。俄罗斯违反了它所做出的国际法和政治承诺,直接影响了其他国家的安全,包括1987年的《中导条约》、2002年的《开放天空协议》以及1991年美国总统的核倡议。”(14)报告批评俄违反《中导条约》,“测试、生产、持有陆基巡航导弹。”不仅如此,“俄罗斯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多样的、现代化的、非战略性的体系,这个体系具有双重的能力(既可以搭载核武器也可以搭载常规武器)。”俄罗斯也在对其导弹防御体系进行现代化改进,设计了一种新的弹道导弹拦截器。(15)俄罗斯正在对其核力量进行全面的现代化。俄正在研发“一种新的洲际的、带有核弹头、核动力、水下自动航行鱼雷”,被称为“Status-6系统”。(16)这种鱼雷类似于水下航行器,可以潜航几千公里,攻击敌方的港口和城市,造成严重核污染。由于是水下航行,美国导弹防御体系无法对其进行拦截。“俄罗斯正在对其现役的多达2000枚的‘非战略核武器’(non-strategic nuclear weapons)进行现代化改进,包括那些可以部署在舰船、飞机和陆地上的武器。这包括空地导弹、短程弹道导弹、重力炸弹,中程轰炸机、战术轰炸机和海军飞机携带的深水炸弹,反舰、反潜和防空导弹,水面舰艇和潜艇携带的鱼雷,违反了1987年《中导条约》的陆基核巡航导弹,以及莫斯科的反导系统。”所有这些,构成了俄罗斯的“非战略性核威胁”(Russia's Non-Strategic Nuclear Challenge)。(17)

《核态势报告》突出强调了俄罗斯的核威胁:“俄罗斯将美国和北约看成是它(实现)当前地缘政治野心的主要威胁。俄罗斯的战略和军事学说强调力量压迫和核武器的军事使用。它错误地认为,威胁核升级或者首先使用核武器将有助于以有利于俄罗斯的方式缓解冲突。这些错误的观念将增加误判和危机升级的前景。”(18)一些美国人归纳为这是俄罗斯人的信条,即“(通过威胁使用核武器)使危机由升级到降级(escalate to de-escalate)”。(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807.html
文章来源: 《战略决策研究》 2018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