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帆:战略机遇期的判断与维护

更新时间:2019-06-22 23:39:47
作者: 王帆  

   内容提要:当前形势下,世界性大战在短期内难以爆发,大国因第三国而引发的大战在正常情况下有望得到理性控制。虽然大国关系出现阶段性紧张,不确定性因素增多,但国际社会应对风险的能力也在增强。作为世界上一支重要且不可替代的和平力量,中国实力的增强不仅可以保证战略自主,而且可以进一步拓展战略空间。中国外交正在经历转型,虽然面临诸多挑战,但也存在重塑自身地位的机遇。未来中国能否维护和延长发展战略机遇期,主要取决于自身的战略运筹能力和战略选择。

   关 键 词:国际形势  战略机遇期  中国战略  大国关系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当前,国内外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复杂变化,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前景十分光明,挑战也十分严峻”。①正确理解这一论断,对于我们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外交思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意义重大。

  

   一、如何研判战略机遇期

  

   战略机遇期的研判是战略谋划的核心问题,直接关乎战略决策方向。在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研判战略机遇期比以往更具难度和挑战性。2018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讲话中指出,把握国际形势要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大局观、角色观,②这对我们准确研判战略机遇期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一)把握大势

   习近平指出,把握国际形势不仅要看现在国际形势什么样,而且要端起历史望远镜回顾过去、总结历史规律,展望未来、把握历史前进大势。③当前国际形势的发展趋势是发展中国家崛起不可阻挡,西方逐渐走向衰落,国际体系和国际格局处于渐变过程中。西方整体主导力下降,中国等新兴国家影响力上升,但还无法成为新的主导国家,合作型主导将成为主流。未来,或将形成传统大国与新兴国家围绕维持与变革现有国际体系的群体性较量,形成守成与变革规则之间的冲突,建立后西方秩序的可能性上升。

   当前的国际体系变革表现出渐进性,转型周期具有漫长性。西方创建与主导的国际体系已无法适应国际形势发展变化,但变革并非突变与颠覆,而是合法、有序的渐变。经济权力的分配和国际经济体制规则的调整,业已成为国际政治变革进程中关键的方面。④如果变革成本过大,即便现有体系存在不足,体系的稳定仍然得以维持。⑤国际秩序处于新的演变过程之中,但尚未达到转折点。在这一漫长转型周期中,战争等颠覆性因素难以出现,因而转折点的出现绝非易事,渐进往往长于突变。

   从历史经验看,霸权衰落是一个缓慢与反复震荡的过程。英国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完全丧失世界霸权地位。美国的霸权在世界大战和冷战中成长起来,可谓经过了一定考验,其间又经历了20世纪70年代的相对衰落,也曾因几次局部战争而遭受挫折,但霸权地位总体得到维持。关于美国是否衰落的讨论经久不衰,但比较普遍的看法是美国的衰落至多是相对衰落,主要体现在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相对优势缩水方面,而在军事、科技、制度及文化影响力等方面,美国依然具有明显的全球领先优势。此外,庞大的全球联盟体系也为美国霸权提供了重要支撑。

   (二)把握本质

   习近平指出,把握国际形势不仅要看到现象和细节怎么样,而且要把握本质和全局,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避免在林林总总、纷纭多变的国际乱象中迷失方向、舍本逐末。⑥研判当今世界趋势的关键在于把握权力关系,它既包括世界主要大国力量对比的变化,也涉及权力构成因素的演变,更涉及对权力作用总体趋势的把握。

   世界主要大国力量对比正经历深刻变化,新兴大国群体性崛起,带动国际力量对比出现“东升西降”态势,其中,作为国际社会积极的建设性力量,中国实力的进一步提升有助于其发挥更大作用。世界主要力量之间形成的国际格局是研判战略机遇期的重要因素。从传统理论来看,权力转移与体系战争因素相关度很高,但随着各国相互依存加深,战争受到了很大制约,制度建设和制度完善的作用得到更大的体现。

   从权力构成因素来看,各项构成因素更加复合化。复合视角强调多因素的综合作用,强调因素影响的权重比例分析及因素间的交叉互动。复合视角不是各因素的简单叠加分析,而是充分考虑系统内各因素的互动变化加以综合研判,尤其是因素自身变化对于形势的影响。

   从权力作用的总体趋势看,要确立综合研判视角。国家实力变化无疑深刻影响国际形势,但不能仅由此判断事物发展变化的方向,这是综合研判之要义。力量重组的前景不仅取决于个别国家力量,也取决于力量重组和新的多边机构作用,因而需要关注系统的叠加效应、积累效应、连锁效应、突变效应。

   权力因素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但受权力政治学说影响,人们往往将关注点放在国家力量消长起落之上,忽略了其他非物质实力要素作用。换句话说,权力政治学说寻找简化规律,刻意屏蔽了多种因素互动的现实,而一些全球性挑战虽与国家面临的挑战不尽相同,但仍具有重大影响力,人口失衡、贫富分化、移民政策、气候变化、卫生安全治理等终将对国家政策产生影响,也必然限制着国家未来的选择。

   总体来看,军事因素的作用犹在,但不等同于国家的实力和影响力;发展模式和对外合作的作用上升;科技、经济、文化等因素的作用增强。

   (三)认清自身

   习近平指出,把握国际形势不仅要冷静分析各种国际现象,而且要把自己摆进去,在我国同世界的关系中看问题,弄清楚在世界格局演变中我国的地位和作用,科学制定我国对外方针政策。⑦在当前国际力量对比演变中,中国变量引人关注。中国实力增长推动其国际地位提升,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不断增强,成为世界舞台中举足轻重的国家。目前,中国GDP稳居世界第二,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百分之三十。⑧此外,中国还是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第二大对外投资国。随着中国实力不断增强,无论是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和集团,还是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希望与中国深化合作、加强协调。各种力量对中国的借重显著上升,在全球经济治理、环境和气候变化等重大国际议题上,中国的发言权和影响力上升,这种现象在十多年前难以想象。⑨

   无疑,中国变量正在客观改变着当今国际体系和大国关系。然而,中国影响世界的能力仍有限度:中国的实力和资源转化为解决问题的能力尚需提升;美国虽然在国际事务中出现一定程度的“卸责”,但并不意味着中国能够全面接盘。阿查亚认为,“美国世纪的终结”并不意味着“新兴大国”能够以单独或集体的方式填补空缺。()⑩至少在未来10年,中国等国仍无力改变美国主导世界体系的局面。此外,中国在多边舞台中的作用不断增强,但大多并非发挥主导作用。中国推进的主要倡议和机制(如“一带一路”、亚投行、亚太自贸区等)以及提出的处理国际关系的一些原则(如人类命运共同体、新型国际关系等),都是对现有国际秩序的有益补充,与现有国际组织、国际规范是共存共荣的关系。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中美两国综合实力差距的缩小,给中国发展和运筹大国关系提供了更大空间。外部环境变化与自我能力提升使中国仍然拥有一个有利的战略机遇期。从力量对比变化看,中国实力(尤其是经济实力)发生的变化不仅具有经济意义也具有政治意义。与此同时,美国实力虽相对下降,全球影响力犹在,其保守政策仍可能对国际形势产生重大影响。欧盟依然是国际社会的重要力量,没有消亡也没有崩溃。因此,国际秩序发展只能说是接近于转折点,这正是习主席强调“中国正在前所未有地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11)的深刻含义所在。

  

   二、中国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

  

   战争风险、国际格局演变趋势以及时代发展潮流是综合研判战略机遇期的主要因素,综合分析这些因素,剖析其对中国发展的影响,可以发现在未来较长时期中国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

   (一)大国战争风险相对较低

   战争风险是研判大国崛起战略机遇期最为关键的因素之一,也是中国能否捍卫和平与发展时代主题的决定性因素。当前,国家间战争风险因历史、现实、民族、宗教等因素依然存在,但总体上没有增强之势。国际社会共同面临着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相互交织的严峻挑战,且将持续较长时间,需要各方携手合作加以应对。相较于大国与小国或小国与小国之间的战争,大国之间发生战争的概率更低。

   大国之间爆发体系战争的可能性较小。核武器和技术革命使战争的破坏力空前增加,战争的成本难以承受,相互确保摧毁(MAD)和“战争无赢家”的新战争观大大制约和降低了大国之间战争的可能性。大国之间的常规战争或局部战争也因核武器的相互威慑以及战争爆发后核风险升级等因素受到极大限制。然而,随着竞争与冲突的加剧,大国之间冲突的形式日益多样化。其一是以小国“代理人”形式发生的区域之争。中东地区战争从来不乏大国博弈的身影,东亚地区岛屿争端也难以规避大国区域主导权争夺的战略考量。其二是通过一些非传统战争形式展开竞争,贸易战、网络战、金融战等将成为大国较量的主要形式,其所造成的伤害可能高于传统战争。

   当然,战争也可能因战略误判或突发事件而发生。兰德公司研究报告认为,战争风险具有传导性,它带来恐惧和压力,使决策者易于出现误判和错误决策。即便如此,这种战争仍可通过各种危机管控机制限制在一定范围内,不致引发大国间的世界大战。(12)除战争方式外,霸权国也可能采取其他方式应对崛起国。20世纪80年代,美国通过经济手段实现对日本的打压,使其经济长期萎靡不振,不再对美国构成威胁。2018年以来的中美贸易战,在一定程度上是美国当年打压日本经济崛起的政策翻版。

   (二)国际格局演变总体有利

   国际格局演变受多种因素影响,其中国际力量对比变化被认为是影响国际形势的重要因素之一,也被认为是权力转移的风向标。主要大国物质力量对比与组合的变化是影响国际形势的重要因素,也是研判战略机遇期的重要变量。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后,国际力量对比调整加速,新兴国家群体性崛起,中国成为世界经济重要引擎,GDP总量位居世界第二。“一超多强”局面虽在延续,但呈现“一超走弱、多强易位、中国影响突出”的态势。新兴国家群体性崛起和西方国家整体相对衰弱,导致国际格局和国际秩序变革加速,东升西降态势有利于中国等国获得更好的发展机遇。

   (三)大国关系总体求稳

   在国际体系转型期,大国关系趋势性紧张不可避免。当前,虽然一超多强、西强东弱、北强南弱的总体格局没有改变,但力量对比变化已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国家间尤其是大国关系,出现了美国维持霸权地位与其他国家影响力不断发展壮大的矛盾。

   目前,中美关系正在经历深刻复杂变化。美国连续出台《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美国国防战略报告》《美国核态势报告》,将中俄定性为战略竞争对手。美国两党形成共识,认为过去对华接触政策已经失败。即便如此,中美相互依存的局面和长期合作的基础仍将发挥限制冲突的重要作用,两国间竞争与合作交织的状况仍将持续。对中国而言,积极维护两国间的战略稳定尤其重要。

中美俄三边关系不会形成新的相对两强争夺相对较弱一方的局面。中俄两国并非结盟关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806.html
文章来源: 《国际问题研究》 2018年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