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桑兵:全面抗战前持久战思想的发生与衍化

更新时间:2019-06-20 23:44:58
作者: 桑兵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论持久战》之前,很多人如何说持久战,是理解《论持久战》与其他持久战言论联系及分别的关键。系统地爬梳整理各种持久战思想的渊源流变,可为深入探究《论持久战》的历史意义和时代意义提供坚实的基础。1914年,严格意义的持久战思想已经出现于中文世界的军事学领域,所依据的是日俄战争的战例,包含战略和战术层面,而以后者为主。此后,德国总结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经验,形成军事教科书和军事理论著作,对中国的正规军事教育产生持续广泛的影响,其中就包括持久战的战略战术。1932年淞沪抗战爆发,国人异口同声呼吁持久抗日。但是军事理论缺乏实践基础,持久抗日则限于口号和精神,且形同实异。相比之下,中共总结国内革命战争经验教训的持久战战略方针及其战法,不仅丰富具体,而且切实可行,在世界军事理论的发展史上据有重要地位。

   关 键 词:持久战  《论持久战》  毛泽东  德国

  

   80年前,毛泽东撰写了《论持久战》的长文,成为系统阐述抗日战争战略方针的重要文献。关于《论持久战》的渊源、版本、作用、影响等问题,原来已有定论式的说法,近年来更引起学术界重新探究的兴趣。①可是仔细检讨既有的论定,看似大同之下,仍有不少小异,相较于史事,更有难以贯通无碍之处。而形形色色的各种新议,由于各执一端甚至各执一偏,取材、视角和时段均未能完整覆盖,加上网络时代发声随意,不少信手拈来未经严谨专业验证的所谓新论据新论点层出不穷,质疑之声依然不绝于耳。吠影吠声之下,即使专业人士也不免将信将疑。有鉴于近代史料的繁多庞杂,应尽可能依时序详尽系统地爬梳整理所有的材料与事实,避免各种随心所欲的创见和盲人摸象的偏蔽淆乱视听。依据详人所略的原则,本文着重探究持久战思想的渊源流变,显示各种相关言论在发生演化的进程中处于何种地位,为进一步讨论各种抗日持久战主张(包括国民党和国民政府方面)与《论持久战》的联系及分别、《论持久战》的言说对象和主要目的,以及《论持久战》的传播与反响奠定坚实的基础(另文详论),使得完整条贯近代中国持久战问题的材料与事实成为可能。

  

   一、持久战的缘起

  

   近年来关于《论持久战》的争议,最为聚讼纷纭的莫过于究竟是谁最早提出持久战的概念及其战略构想。坊间和学界就此找出了不少证据,新论迭出,显示在《论持久战》之前,许多国共要人已经具有或表达过持久战的意向,甚至直接提出了持久战的概念。还有人进一步上溯,从甲午战争以来中外人士的言论中寻找持久战思想的蛛丝马迹,也发现了若干疑似的证据。照此办法,相信将来还有可能层出不穷地找出更多的信息,不断拉长和扩张近代中国持久战概念产生及衍化的时间与空间。

   关于此事的探究,如果重心仅仅放在到底是谁最早提出持久战的问题,显然存在相当多的误读错解。首先应当明确,《论持久战》的作者毛泽东从未以持久战的发明者自居,不少学人已经注意到,《论持久战》开篇就声明:“能胜利还是不能胜利?能速胜还是不能速胜?很多人都说持久战,但是为什么是持久战?怎样进行持久战?”②既然“很多人都说持久战”,可见毛泽东不仅没有自认为提出了“持久战”的概念,而且交代得很清楚,在他之前,已经有很多人都在说。《论持久战》就是论述而非提出持久战,其中也包括审视评议前人的持久战思想言论。

   这一点以往的宣传或有所含混,而受众乃至研究者也不无误解,以至于有人甚至声称《论持久战》也不是毛泽东提出的,这就大谬不然,因为持久战虽然不是毛泽东的发明,《论持久战》却毫无疑问是其创作。在很多人都说过持久战之后,毛泽东撰写《论持久战》,旨在结合全面抗战爆发以来的经验教训,进一步探究为什么是持久战、抗日持久战的表现形式以及怎样进行持久战。只有尽可能全面了解之前不同历史时期不同方面的人们怎样论说持久战,各自把自认为的持久战说到什么程度,才能把握《论持久战》的不同凡响之处究竟何在。同时,还要将《论持久战》问世之始的即时反响与后来逐渐加深的认识之间的联系及分别梳理清楚,使得混为一谈所引起的种种误读错解得到正本清源。

   持久战是应用广泛的军事术语,除了专门领域,还被用于形容种种久拖不决之事。在历史上,持久战的内涵外延在大体相同相近之下,也有不少的因时因地因人而异,不宜用后来的定义涵盖裁断所有史事,而应当梳理所有史事以把握其发生衍化的历史,进而认识持久战与《论持久战》的联系和区别。系统掌握《论持久战》之前形形色色的持久战思想观念的内涵外延及其渊源流变,可以更加清晰准确地认识《论持久战》的历史地位及其作用。

   就此而论,应当注意分别以下各点:其一,长期战争的观念虽然与持久战大意吻合,毕竟不是完全重合,不能觉得似是,就说成全同。此节在汉语系统中尤其应当保持慎之又慎的高度自觉,否则史上世间各事无不相互关联,总有近似之点,却不可因此而彼此替代。其二,一般性的长期作战思想,与军事战略专指的持久战不宜一概而论。其三,一般性的持久战与对日持久战,同样属于虽有联系亦有分别之事。

   与中文“持久战”一词对应的西文词汇较为繁复,凡是持续时间较长或拖而不决之事,都可能被译成持久战,所以早期“持久战”每每作为形容词使用。不过,持久战本来是军事用语,《论持久战》即主要是就战争的战略而言,而军事用语的使用较为严格。军事上的持久战作为一种特定的战法,与其他战法必然有着明确的分别,不能随心所欲,牵扯混淆。

   在中文世界的军事学领域,至少1914年已经有完整清晰的持久战论述。《浙江兵事杂志》1914年第4、5期“学术”栏连载“楚魂”的《决战与持久战》,将战斗分为决战与持久战两大类,“决战为始终决胜负之战,而持久战为非决战之一切战斗也。”包括《论持久战》在内,后来对日抗战的持久战思想,将速决战作为持久战的对应,主要是为了强调日本企图速战速决,其实严格说来,持久战就是为了避免决战,因而一般而言,以决战为持久战的对应更加贴切。

   决战与持久战的意义分别,全由战斗目的而生。决战分为战略与战术两种,相应地持久战也分为战略与战术两种。战略决战的目的是歼灭敌人,使敌国降伏,所以取攻势作战。战术决战则由指挥官的意图而定。

   战略持久战为指挥官根据战略计划分派部分兵力与以特别目的而行的战法,也就是分遣支队与以各种任务期达本军战斗目的的战法。所以战略的持久战不分攻击防御,其目的是在战术的必要条件下,争取时间。所派担任各种任务的支队,属于战术分兵。但凡攻击歼敌以外的战斗行为,如前卫、侧卫、收容、前哨等等,均为持久战。有战略持久战目的的支队一旦与敌遭遇,也可酌情改为战术决战。否则实行步步防御,着着退守,则为战术的持久战。

   依照作者的看法,日俄战争中俄军在辽阳、沙河、黑沟台及奉天的战斗,皆为战略决战,而得利寺之战,则为战术决战,目的是以部分兵力局部决胜,以利全军。至于战斗中战略战术的决战与持久战的相互转换,则依据具体情形变化多端。凡是辅助决战目的的其他战斗行为,如前卫、后卫、侧卫的警戒,为本军主力提供掩护,侦查、佯攻等,均可视为战术的持久战。以持久战为目的的部队,应酌情进行决战,因为击破敌人能够最完全达成持久战的目的。包括掩护本军退却的部队,受敌压迫时,亦可出其不意断然实施攻击。③

   持久战的问题一直为《浙江兵事杂志》所关注,两年后,又刊发了岳璋的《持久战之本义》,针对持久战究竟是防御战还是攻击战的问题,明确回答:“以严格之意义律之,则持久战者,非攻击战,亦非防御战也。故各国步兵操典,咸以其与防御、攻击分别记载之。”论者指出,持久战为战术上的一种手段,因为静止的实施之时较多,所以近人每每以为防御的一种形式。实际上,“持久战并无歼灭敌兵之目的,不过为移于攻击或防御之一阶段耳。故持久战于攻击或防御时,皆能用之,不拘何时,其性质惟在求得时间之余裕,或抑止敌兵以达某目的,或趋避决战而已。”具体包括:1.在大部队中任掩护展开的部队为达其任务时的战斗。2.掩护比邻部队或迂回部队动作时先与敌轻战的战斗。3.所到一地先行作战,以待增援部队到达时的战斗。4.守候本队进出隘路时的战斗。5.援护后方本队阵地之部队的战斗。6.在一地为争取时间以达某要求的战斗。7.后卫的战斗。

   持久战的阵地,应与其目的一致,必须确保在所要时间内,不致引起决战。因而凡是敌能俄然接近于我,使我没有脱离战斗的余地,不得不转而决战的阵地,则不适于持久战。所以持久战的阵地,务必坚固,如含有攻击性质,则于所要时间后,不能妨碍本队的运动或协同作战。持久战在于求得所要的时间,在此期限内,只要地形没有妨碍,可以更番占领其他阵地,不必拘守一地。

   持久战军队的使用,依据目的的不同而各异,但总以力避决战,以求时间的余裕,故以不使敌兵接近于我为原则,宜远距离即用火战或展开优势火力。兵力的展开,必须广大正面,使敌不能以运动容易的密集队形前进。同时,持久战为趋避决战起见,必有退却或步步防御之时,因此,展开的兵力宜小,以易于运动指挥。要留预备队,必要时用于退却、掩护及收容。由此则正面兵力以少为贵。两种看似相反的情况应审时度势,平衡协调。

   总之,持久战无论积极还是消极,都有一定的度,过之则变为攻击或单纯防御。各兵种的配置,均应以此为准,如炮兵宜于远距离压制敌兵,所有火力都要迫使敌兵不使之接近,以免持久战转为决战。持久战必须完成任务,才能实现,若轻于决战,则不能达到目的,变成专守防御。若指挥官决心攻击,也是放弃持久战的性质。④

   由此可见,持久战的概念早已有之,民初已经进入中国的正规军事思想领域。其本源应来自欧式军事思想和近代战争实践,以日俄战争为例以及岳璋引述德国步兵操典关于持久战性质转化的内容,都足以显示其思想渊源。而这样的持久战,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欧洲的战争情形颇为类似,主要是一种有目的规避决战的军事观念。不过,战略性的持久战意在避免不利于我的情况下过早进入决战,通过持久战寻求敌我对比的转变等等内容,则与后来中国抗战时期的持久战观念相通。

   有鉴于此,有的辞典称持久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国内外敌人斗争的重要战略指导方针,如果作为持久战的意涵之一,是可以的,但是作为持久战的全部内涵,则显然并不妥当。因为持久战并不是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才使用,而且人民解放军也不会始终以持久战作为战略方针。任何战争的根本目的是决战以战胜敌人,持久战只是在局势不利于我之际,争取时间,改变敌我对比态势,以便最终战胜强敌。

   不过,尽管持久战有战略与战术之分,关于持久战的探讨,很长时间主要是集中在战术层面。如祝康的《决战与持久战之研究》设定的案例,就是配合南军第一师占领A村的先遣支队(以步兵四营野炮二连为基干),面对兵力未详的南进之敌,作战方案之一,是占领E川右岸高地,持久防御,守待全师到达,并掩护其进出。其后所有的行动均依据双方态势变化,相应地采取决战或持久战战术。⑤由此可见,虽然并无绝对的攻守之分,其作战形式仍以阵地防守为主,局部的进攻仅仅是作为防御的延伸,这与《论持久战》所主张的以运动战为主,阵地战和游击战为辅的战法相去何止道里计。

随着持久战概念的应用积久成习,也逐渐被用于形容军事以外的一般行为事实。如战事陷于僵局,被称为持久战,对外交涉、社会纷争、议会议事久拖不决,也被指为持久战。民国时期,军阀混战,兵连祸结,天津《大公报》发表评论《持久战中之种种危机》,引“俄国大革命起因于欧战之延长,即可知无结果无办法之持久战,势非引起意外之祸变不止”,呼吁世人注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785.html
文章来源:《抗日战争研究》2018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