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运成:美国陷入二元经济结构困境

更新时间:2019-06-13 08:57:05
作者: 张运成  
渲染中国企业“威胁美国家安全”;出合法案规定,2019-2026年,美商务部向国会和CFIUS每两年提交一份中国对美实体投资交易报告。

  

   能源领域,以单边主义行动为抓手,利用定价权优势操弄国际油价,刺激国内油气开发并影响货币政策,实现其促经济、稳政权的目的。

  

   科技领域,以鼓吹中国科技威胁为幌子,利用其盟国体系推动对中国技术封锁和产业围堵,抢占第四次工业革命关键领域,企图重振其科技竞争优势。在美强势干预和打压下,中国对美科技领域投资急剧下降,且不断被要求退出;美国亚马逖、甲骨文等科技企业也开始陆续退出中国市场,中美科技“脱钩”正在部分实现。

  

中美经贸磋商,美不应也不可能“整碗端走”


   中国不是美国“二元经济”结构的“替罪羊”。认清美经济内在“二元”矛盾,将之放进中美经贸磋商的议题中。中美经贸谈判一年多来,美惯用“强制技术转让”、“国企补贴”、“知识产权”等涉及中国经济的议题,将中美经贸不平衡的责任全部归咎于中国,对其自身经济问题则避而不谈。中国应适时、择机将美“二元”经济结构问题置入双边谈判之中,反击其将美经济及中美经贸问题怪罪我头上的指责,增加话语权,改变我方被动应对、单方面让步的局面,促美朝自我改革、合作共赢方向靠拢。

  

   从助美解决“二元”团境的角度入手,将“实现动态平衡的中美贸易”和促进双边投资作为切入点,推动中美经贸关系脱困向好。中国可以更务实态度回应美方合理关切;也要着力挖掘、培育合作新亮点。尝试在基建、能源、创新经济、教育合作、金融、旅游、医疗等领域的合作;长远讲,要推动中美联合制定合作远景规划,构建制度性经济合作框架。中美经济互动体量迅速增大,应推动美早日出合稳定中美经贸关系的综合解决方案,包括签订双边投资协定、自贸协议,最大限度消除美政策反复导致的经贸关系不确定性。

  

   需要指出,中国应汲取美“二元”经济和政治困境教训,扭住实体经济这一主业发展。制造业空心化、传统产业衰落,及由此引发的失业增加、贫富分化是美经济“二元”困境的主因,应汲取其中教训。中国对外投资要避免国内产业空心化,重视现代制造业在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地位。同时,传统产业不等于夕阳产业。事实上,只有夕阳产品、夕阳技术,而并没有所谓的夕阳产业。中国需要进一步加大推动高新技术与传统产业的融合,加快高新技术对传统产业的改造。特朗普政府限制移民的做法,也提醒中国在加大本土人才培养力度的同时,应放眼全球引进高端技术专业人才。

  

   特朗普政府发动对中国贸易战已一年有余,至今还在加码施压,不仅伤害中美两国经济、迟滞双方结构性改革,而且这种强行扭转全球生产链、供应链和价值链的做法,正对全球经济、贸易投资和金融格局产生巨大、深远影响。我们要以更大力度的改革开放予以应对,紧紧抓住全球产业、价值链分工不掉队,外部干扰、打压或许会让我们难一阵子,但最终都不能阻挡中国前进的步伐。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700.html
文章来源:北大国发院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