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金英:现代民主政治中的家族政治

——一种尝试性分析框架

更新时间:2019-06-06 00:26:26
作者: 陈金英  

   内容提要:现代家族政治是指在自由民主制度框架下,某些家族的成员由于拥有特殊的资源,能够连续当选并掌握政权,使得权力在某些家族内部呈现出代际延续的现象。家族政治的出现存在两大根源:地方政治经济中不平等的权力结构导致政治过程中庇护关系形成,政治家能够利用家族资源获得特定群体的稳定支持,而某些家族成员的当选又成为该群体参与公共产品分配的前提;政党内部缺乏民主机制、外部缺少社会支持组织,党的候选人提名和资金筹集分配权力集中于党的领袖,使得家族能够发挥政党的替代性作用或导致政党被政治家族所控制。来自发达民主国家和发展中民主国家的证据表明,家族政治的存在是上述两种机制共同作用的结果。政治过程中的庇护关系越严重,家族政治越有可能出现;而政党组织越不发达,就越有可能为家族政治提供制度性机会。家族政治集中体现了西方民主政治中的权利不平等现象,它与现代民主政治的平等理念相悖,同时也有害于民主政府的质量。

   关 键 词:家族政治  庇护政治  政党

  

   2016年6月7日,美国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性总统候选人。许多观察家认为,继亚当斯(Adams)、罗斯福(Roosevelt)、肯尼迪(Kennedy)和布什(Bush)家族之后,一个新的克林顿家族正在美国政坛诞生。美国政治中的家族政治现象在世界民主政治中绝非仅有。日本二战后的历任首相中不少人出身于政治家族(political dynasty)。在加拿大,特鲁多(Trudeau)家族诞生了两位总理。而在印度、菲律宾、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巴基斯坦等发展中国家,其独立后的政治史往往就是几个大政治家族的历史①。政治家族不仅存在于政府行政系统,也广泛存在于国会中。根据2000年的一项调查,美国众议院8.7%的议员有亲属曾担任众议院的议员职务,在英国这一比例差不多为9%②。在日本,到2000年末,一些人估计国会议员中世袭议员(继承父辈或者其他亲属的选举地盘和政治资本而当选的议员)的比例达到20%③。在从冰岛到爱尔兰等许多面积较小、人口较少的民主国家中,也都存在相当数量的来自政治家族的政治家。

   家族政治在当代西方民主政治中的盛行不禁让人们想起古老的王朝统治。无论是古代东方的专制帝国还是西方的封建国家,大的政治家族在世界历史上屡见不鲜。在古代人们相信,这些家族及其后代的统治要么是由于天命,要么是由于他们的高贵出身。在权力主要控制在少数人及小集团的古代国家,家族政治的存在有其必然性。然而,随着普选权的确立和民主政治的发展,政党代替了传统的家族,发挥了动员和组织社会的功能;大众选举赋予了几乎所有成年公民参与政治的权利;教育的普及和现代通信技术的发达使得少数阶层不可能垄断信息和资源。这一切都使得家族政治难以延续。然而,家族政治这种精英统治形式和权力结构不平等现象仍然在某些国家、某些时期盛行,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思考。在宏观层面上,我们要尝试回答的问题是,导致家族政治出现和形成的原因是什么?家族政治为何在不同的国家表现出不同的形态?换句话说,为什么在有些国家家族政治现象格外常见,而在另外一些国家则比较少见?甚至在同一国家的不同时期,家族政治的表现为何存在明显差别?本文主要聚焦于当代民主政治中的家族政治现象及其运行,试图揭示家族政治出现的政治和社会根源。

  

   一、家族政治成因的既有解释

  

   家族政治的出现首先有赖于政治家族的产生。埃内斯托·达尔·波(Ernesto Dal Bó)等人把政治家族定义为“此前已有家族成员是国会议员的家族”④。石桥(Michihiro Ishibashi)等人则把政治家族定义为政治家群体,他们从其担任政府职务的家族成员那里继承了该职位⑤。同样,马克·汤普森(Mark R.Thompson)认为政治家族是一种涉及家族成员的直接或间接政治权力转移⑥。巴勃罗·克鲁宾(Pablo Querubin)则把政治家族定义为在特定区域内支配权力分配的一小部分家族⑦。本文倾向于采用马克·汤普森的定义,认为家族政治是一种政治现象,指在西方民主制度框架下,某些家族的成员由于拥有特殊的资源,能够在多次选举中当选并掌握政权,使得这些家族的权力人物呈现出代际延续性⑧。

   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来看,家族政治的出现源于社会不平等的存在。在《统治阶级》一书中,莫斯卡(Gaetano Mosca)明确地说到,“在所有社会中——从那些得以简单发展的、刚刚出现文明曙光的社会,直到最发达、最有实力的社会——都会出现两个阶级——一个是统治阶级,另一个是被统治阶级。前一个阶级总是人数较少,行使所有社会职能,垄断权力并且享受权力带来的利益”⑨。米歇尔斯(Robert Michels)也毫不隐晦地声称,“民主在经历了一种由优异分子统治的政府形式之后,最终变成了一种贵族统治。”“如果没有一个‘占统治地位的’或‘政治上的’阶级,社会便难以为继。而统治阶级,虽然各组成部分经常得到部分更新,但它仍是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唯一持久而有效的推动力量。按照这种说法,政府或者说国家,只能是少数人的统治”⑩。帕累托(Vilfredo Pareto)的“精英循环理论”也明确指出,在任何一个社会中,总存在着被统治的广大群众与占统治地位的少部分人之间的分离和某种意义上的对立。历史上的政治变迁不过是不同类别的精英之间的恒久流动(11)。

   倘若说20世纪上半期的社会学家从阶级关系的不平等中道出了现代家族政治存在的宏观社会根源,那么当代政治学家的研究则对于家族政治的出现提供了更加具体和微观的解释。概而言之,已有的研究对于家族政治的成因大致有如下几种解释:

   第一,家族政治的形成源于政治精英及其家族拥有的特殊禀赋和资源。在对美国历史上政治家族的研究中,艾尔弗雷德·克拉波克(Alfred B.Clubok)等认为,政治家族出身的议员具有“继承的前辈的名声和影响力”,这一点类似于市场上的品牌效应(12)。哈佛大学政治学者布赖恩·范斯坦(Brian D.Feinstein)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将政治家族出身的候选人拥有的优势地位分为两大类:资本优势和品牌优势。前者既包括候选人通过过去的相关政治经历获得人力资本的渠道,也包括通过已经建立的筹款网络从而拥有更多获得金钱资本的渠道;后者则指候选人由于其家族与已当选官员的联系而获得的优势。他利用1994~2006年美国国会选举中候选人和地区一级相关变量数据的研究发现,在控制了候选人过去的经验、竞选开支、地区政党结构和年份因素等变量的情况下,出身政治家族的候选人拥有0.72%到7.90%的“品牌优势”。而选民即使不能准确地描述为什么喜欢这些有家族背景的候选人,也会对这些候选人给予积极的评价(13)。同样,一项对菲律宾的研究也揭示,政治家族出身的候选人要比非政治家族出身的候选人更加富有,相比较而言,前者更能以大幅度优势当选(14)。

   第二,家族政治的形成是政治权力的自我繁衍和权力格局自我维持的结果。埃内斯托·达尔·波从个人特征和政治生涯两方面比较了1789年以来美国国会两院的政治家族出身的议员和非政治家族出身的议员。他认为美国政治家族的存在并非仅仅是因为政治家之间存在能力差异,而是因为权力具有自我维持的特征。某个家族成员任期越长,这个家族成为政治家族的可能性就越大。这一结论对于理解政治家族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一个人拥有权力越久,他就越有可能开始建立或维持其政治家族(15)。类似的观点在一项对阿根廷议会的研究中也得到了证实。马丁·罗西(Martín A.Rossi)通过对1983年阿根廷民主转型后的第一届国会议员的分析得出结论,议员任职时间长短与其在国会中建立政治家族存在正相关。总体而言,一位议员在国会任职每增加5年,未来在国会中出现一位其家族成员的机会将增加8%(16)。

   第三,家族政治的出现与政党的发展存在密切关系。在对日本家族议员的分析中,石桥等人认为,二代议员的出现是政党的提名、竞争的程度、前任议员是否退休、时期的不同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在控制其他相关变量的情况下,政治世家出身的候选人在选举中并不具备优势。而他们之所以当选,是因为,首先,派阀在候选人的挑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其次,派阀领袖倾向于选择自己的家族成员为继承人(17)。巴勃罗·克鲁宾认为,家族政治通常出现于政党组织脆弱的民主制度中。由于政党的缺失,家族政治势力强大;由于家族的势力强大,政党又难以巩固其地盘。菲律宾政党政治与家族政治的关系正是如此(18)。在对印度政党政治的研究中,坎钱·钱德拉(Kanchan Chandra)和普拉迪普·奇布(Pradeep Chhibber)都强调了印度政党组织软弱的因素(19)。

   已有的研究对于家族政治的成因提供了丰富的解释。在对当代民主制度下家族政治进行横向比较时,不难发现,无论是从家族资源禀赋、权力自我维持机制进行分析,还是从政党发展等结构性因素来解释,都无法说明家族政治在世界范围内的多样性。政治精英和权力自我维持机制在各国都普遍存在,但并非所有国家都能出现大的政治家族;许多政党政治不发达的新兴民主国家,家族政治难觅其踪迹,而在美国、日本等具有成熟政党政治的国家,家族政治也未消失。甚至在相同的政治体系下,不同政党之间家族化的程度也存在极大的差别。家族政治是当代西方民主政治中的一种精英统治和权力不均衡分布形式。要寻找家族政治的根源,必须从政治中的权力关系和政党政治中去寻找。

  

   二、家族政治的替代性解释:庇护政治与政党组织欠发达

  

   政治家族之所以长期存在,是因为这些家族的成员能够持续当选。现代民主政治中的竞争都是通过政党而展开,政党为政治家参与政治提供了组织资源和制度平台。获得政党的提名并以政党名义参选,也是家族政治形成的必要条件。因而,家族政治出现的根源在于选民——政治家——政党这三者之间的复杂关系。选民与某些政治家族之间建立了相对稳定的支持——回应关系,使得他们能够源源不断地为这些家族的成员提供充足的选票。另一方面,政党依赖于出身大家族的政治家所拥有的资源,乐意将他们提名为党的候选人。前两者之间的稳定交换关系决定了后两者之间的依赖和利用关系。

   (一)庇护政治如何影响政治家与选民之间的依附关系并产生家族政治?

按照奇尔科特(Herbert Klitschelt)的观点,政治家与选民之间的关系大体上存在着基于公共政策而建立起来的交换关系、基于政治家的个人魅力建立起来的交换关系和基于直接的、即时的利益而建立起来的交换关系三种模式(20)。单纯依靠个人魅力而获得稳定的支持不仅少见而且难以持久。政策型的交换关系被视为成熟民主政治中政治家与民众之间最为普遍的联系机制。该理论假定,无论是政治家还是选民都是理性的决策者。在政策型交换关系中,政党有可能持续当选,而候选人则不断更替。政治家本人与选民之间很难建立持久而稳定的联盟,也很难将这种联盟扩大到自己的后代及其家族的其他成员身上并形成政治家族。权力要在家族内部转移和继承,政治家必须建立个人与选民群体之间的直接交换关系。在典型的交换活动中,较低地位的行动者(被庇护者)得到那些有助于缓解来自于环境威胁的物资和服务,而较高地位的行动者(庇护者)获得的回报相对无形,例如个人服务、尊重、服从、忠诚,或者一种具有政治性质的支持,如选票(21)。这正是庇护主义政治的本质。这种庇护结构的形成、维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593.html
文章来源: 《政治学研究》 2017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