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东屏:制度的本质与开端

更新时间:2019-05-31 15:51:40
作者: 韩东屏 (进入专栏)  
以成规立制为基本方法,所负载传达的信息是什么正当什么不正当、什么可做什么不可做,或要做这个不做那个,等等。规则或规范是其一般形态,习俗、道德和制度是其典型形态。[27]

  

   规则作为指令性文化的一般形态,是指令人的实践的,它内含的要人“做这个”、“不做那个”之类的命令,都不是只对某个特定的个人所下达的命令,如“张三去关门”、“李四把书拿来”,也不是针对所有的人所下达的一次性命令,如“下午所有的人都来开会”,“明天大家都去春游”,而是对一定群体内的所有人下达的可持续有效的如何作为的指令。据此,规则就可以被定义为:在一定群体内对人之作为的普遍有效的固定指令。正因为规则作为指令是对群体内所有人的作为都普遍有效的固定指令,所以规则就成为了他们共同的作为标准。而从词义上看,规则也确实有标准之意,因“规则”通“规范”,二者可互换使用,而规范即标准。为什么我在这里要选用“作为标准”的说法,而不是采用学界惯常使用的“行为标准”的说法?这是考虑到规则或规范中有一类特殊规则即道德规范,与其他规则不同,并不只是针对人的行为的,而是也针对人的心理或品质的,如“仁慈”、“开朗”、“乐观”、“不要贪恋他人钱财”等等道德品质规范就是如此。而“作为”这个概念,就既可指人的肢体活动,也可指人的心理活动或品质修养活动;既可指做事,也可指为人。而“行为标准”这个概念就无法包含品质规范。另外,还需要说明,上述规则定义中所说的“固定”是相对意义的,指该指令在一个时期内不变,而非永远不变。至于何时会变、为何会变,则有多种不同的情况和原因。

  

   规则有正式规则和非正式规则之分。以我所见,正式规则即制度,包括法律、法规、体制、建制、政策、政令、纪律、规章等具体形态。制度作为规则是由组织制定的,因而制度就是组织制定的规则。而“组织制定”也就是制度的本质所在,或制度作为规则之一种的种差所在。这里所说的“组织”是广义组织,既包括社会中的组织,即政府、军队、企业、医院、学校、研究机构、社团、教会等种类不一和数量众多的小于社会的“社会组织”,也包括“社会”本身。社会是具有唯一性的独特组织。它的独特性在于,它是总体性组织,即唯一能将以上所有社会组织都囊括于自身的超大组织;还在于只有它的成员是天然聚集在一起的,而不是如社会组织那般靠招募而来。

  

   制度这种由组织制定的普遍有效的固定指令,在表达形式上,有口头指令和文字指令两种。由口头指令形成的是不成文制度,由文字指令形成的是成文制度。不成文制度一般是人类还没有发明文字时的制度形式,而在有文字之后,则一般都采用的是成文制度的形式。

  

   不论是成文制度还是不成文制度,作为普遍有效的指令,全都是对人或各类行为主体下达的行为指令,这些指令在内容上可归为两类,一是指令行为主体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二是指令行为主体要做的要怎么做,按什么步骤去做。属于第一类指令的,可谓实体制度,属于第二类指令的,可谓程序制度。

  

   如同“人”这个概念可以是一个人的所指,也可以是若干人的所指,还可以是所有人的所指一样,“制度”这个概念也既可以是一条制度的所指,也可以是一套制度的所指,还可以是所有制度或总体制度的所指。

  

   既然制度仅为正式规则,那非正式规则就不是制度。非正式规则有习俗和道德这两种形态,同样存在于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它们作为规则虽然也是人为的产物,但不是由社会或社会组织制定的,而是一定群体内的人们在长期的共同生活中于不经意间约定俗成。

  

   为什么我只将“制度”等同于“正式规则”而不是所有规则?

  

   可以确认,规则之所以要作正式规则与非正式规则的区分,就在于正式规则是制定的,属于有意而为;非正式规则是约定俗成的,属于无意而成。因此,“制定”与“约定俗成”,就既是“正式”与“非正式”的本质差异所在,也是正式规则和非正式规则的本质差异所在。而在中文中,构成“制度”一词的“制”就是“制定”之意,“度”则是“标准”之意,合在一起就是制定标准之意。不过这个被制定的标准并不针对物,而只是关于人要如何行为的标准,亦即要人做这个不做那个的规则。所以,制度作为制定出来的行为标准或行为规则,只可能是规则中的正式规则,而不可能同时还是约定俗成的非正式规则。

  

   何况,如果制度即规则,二者完全等同,那再用“规则”来定义“制度”就会是定义循环,等于什么也没说,或者至多只是告诉我们“制度”还有一个名字叫“规则”。虽然某些人关于制度是“行为规则”或“游戏规则”的说法,似乎是在强调制度只是规则中的某一类,但根据这些界定者的论述,不仅行为规则与游戏规则的外延是完全重合的,而且它们同时也与整个规则的外延完全重合。因而说规则是行为规则的,不会承认在“行为规则”之外还存在另一种与之不同的“游戏规则”;而说规则是“游戏规则”的,也不会承认游戏规则不是关于行为的规则。总之,不论是把制度说成是“行为规则”或“游戏规则”也好,还是把制度说成“规范体系”或“规则体系”也罢,都没有道出制度的本质或特殊之处。而这,也就是我说第八种制度定义不够确当的原因所在。

  

   此外,从用词上说,如果我们不把制度当作正式规则,而是把制度等同于规则,也不符合用词的效率原则。因为这不仅意味“制度”与“规则”这两个不同字的概念是完全同义的,而且意味当我们说“规则有正式规则与非正式规则之分”时,就等于也在说“制度有正式制度与非正式制度之分”。可这样一来,我们就再也不能用“制度”作“正式规则”的简称了,并且我们这时也再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其他的词汇来作“正式规则”的简称。所以这无疑是对词汇的严重浪费。

  

   在中国学界,制度被作规则解,一方面是有唯西方学界马首是瞻的心理在作祟,另一方面大概也与不恰当的翻译有关。英文中,共有4个词汇被用中文的“制度”相对或翻译,即order、style、system和institution。但实际上只有后两个单词即system和institution配用“制度”对应,因为这两个单词在英汉辞典中都明确注明包含有“制度”的含义。System的全部含义是“系统,体系,制度,体制,秩序,规律,方法”,Institution的全部含义是“公共机构,协会,制度”。而前两个单词则不是这样,并没包含“制度”的含义。而order的名词含义是“次序,顺序,正常(工作)状态,秩序,会议规则,命令,定购,定单”,动词含义是“命令,定购,定制”,可见其主要含义是“命令”。而命令如果只是一次性的命令而不是固定的可持续起作用的命令,就不能被称为“制度”。style的名词含义是“风格,时尚,文体,风度,类型,字体”,动词含义是“称呼,设计,使合潮流”,可知该词与中文的“风尚”更为接近,连“习俗”都不相对,与“制度”更是相去甚远。既然中文翻译把不是制度的“命令”和“风尚”也用“制度”对应,就在无形之中大大地扩大了“制度”的内涵和外延,于是在用中文诠释制度时,就不得不把它视同于“规则”。可是他们却忘了,即便在英文中,“规则”与“制度”也并不是一个词。有“规则”含义的单词是Rule、formula和regulation。

  

   2、制度的开端

  

   制度起于何时?

  

   在认识论上,从起源上了解对象,也是深入把握对象本性的一个有效的方法。

  

   我们已知制度是由组织制定的,但最早的制度是由组织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制定的?是在组织成立之初与组织一起出现的,还是在组织成立之后才出现的?

  

   说社会组织制度与社会组织是一起诞生的,社会组织的开端就是社会组织制度的开端,想必不会有人质疑,因为每一个具体的社会组织,都无不是由组织发起者招募成员并制定制度才组建立起来的。用社会学的话说,“有一个规范性的组织章程”,乃是成立社会组织的必要条件之一。[28]

  

   然而,社会这种由个人天然聚集而成的组织的开端,也同样就是社会制度的开端吗?

  

   国内外学术界普遍认为,社会中最先出现的规则是习俗,此后出现的规则是道德,最后出现的规则才是法律、政策等制度。其中有的人也把这个过程更简化地表述为社会中先有自然法,后有正规法。自然法指习俗和道德,正规法指制度。根据这类观点,习俗或自然法才是在社会之初就有的规则,而制度或正式规则则是人类历经数十万年而进入文明时代以后才有的规则,是故非正式规则的出现远早于制度。

  

   但我要对此做出修正:成文制度才大致是这样的,非成文制度则并非如此。社会尽管与社会组织在人员形成上有所不同,可社会制度的开端还是会在社会之初就有。

  

   人类社会之初有没有组织制定或集体制定的规则即制度,已是我们无法直接或间接考证的情况,因为后起文明时代的所有人,包括近二百年前开始出现的人类学家,在他们当时所考察过的那些还偏存于地球一隅的原始社会,也早已不是最初的原始社会,而是已经延续了数万年的原始社会。不过,根据摩尔根等人类学家的考察,这些绵延至今的原始社会都有遇到重大事务要集体表决的规定,而这个固定的议事程序规则,最初自然也只能是通过集体表决所制定出的正式规则。这就说明,至少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原始社会是有制度的。至于原始社会的开端有没有制度,亦非完全无解。纵然我们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材料,还是可以通过一种能被大家所认可的合理推论来得出答案。

  

   人类最早的社会是原始社会,原始社会中的原始人为了自己的生存发展,在生产生活中,必须要面对和处理各种各样的不可避免的事务。诸如:如何看待各种各样的自然物?如何适应自己所处地区的环境?如何应对风雨雷电?如何防备野兽袭击?如何看待日月星辰?如何制作、使用、保管工具?如何进行劳动?如何相互合作?如何获取食物?如何分配食物?如何食用食物?如何储存食物?如何选择和建造住处?如何安排起居?如何取暖防寒?如何用水用火?如何出行?如何繁衍生息?如何迎生送死?如何疗伤治病?如何嬉戏娱乐?如何装饰自己?如何吸引异性?如何男女结合?如何表达感情?如何相互沟通?如何相互对待?如何协调内部关系?如何统一行动?如何成为首领?如何与其他社会相交相处?如何解决氏族纠纷?如何对待氏族战争?如何处置俘虏?等等。起初,原始人对于这些事务既无前例可援,也无一定之规,只能摸索尝试行事。在不断的摸索尝试中,其中的一些做法成为成功的或看似成功的做法。这些成功的做法有的是由个别人率先做出来的,有的是由全体成员在共同摸索尝试中一起做出的。无论是个别人率先做出的成功做法,还是所有人共同做出的成功做法,都会得到保留,而保留的可能形式都是两种。

  

就个人针对某事做出的成功做法来说,它作为引人瞩目的范例,一种可能的保留形式是得到其他社会成员的陆续认可与习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54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