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褚福民:以审判为中心与国家监察体制改革

更新时间:2019-05-29 01:01:12
作者: 褚福民  

   【摘要】 从以审判为中心的视角审视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具有独特的意义和价值。监察机关调查活动中的刑事调查部分,与刑事诉讼程序具有密切联系,为以审判为中心的视角分析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提供了正当性基础。从以审判为中心在证据规则方面的要求考察监察机关调查活动中司法审判证据规则的适用范围、调查活动的法律规制存在问题;以以审判为中心对诉讼职能的影响为工具,可以发现国家监察体制改革面临司法审查原则的贯彻、职务犯罪侦查权的配置、监察证据在刑事诉讼中的使用、辩护律师的参与等多方面的挑战;诉讼主体的权力配置,则体现出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带来的深层次问题。国家监察制度的未来完善之路,将面临一系列挑战和课题。

   【中文关键词】 以审判为中心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 司法审判证据规则 诉讼职能诉讼权力

  

   作为一项对刑事诉讼制度具有重大影响的改革举措,监察体制改革与刑事诉讼制度的关系成为很多研究者关注的问题。例如,监察机关的性质问题,其是否属于行政机关或者司法机关,与刑事诉讼中行使公权力的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法院是何关系?又如,监察机关调查权的属性是侦查权,还是一种独立的权力?再如,监察机关的调查活动是否需要遵守《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是否应当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诉讼规则和证据规则开展活动?监察机关的调查活动与刑事诉讼程序如何衔接?等等。尽管官方文件和媒体报道中对部分问题给予了回应,[1]《监察法》中对有些问题也作出了规定,但是针对上述问题的讨论并未结束。

   梳理十八大以来的司法改革举措,“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是涉及司法改革全局的重大问题,决定着我国刑事诉讼制度的改革方向。基于此,从以审判为中心的视角审视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将具有独特的意义和价值。

   在以审判为中心的框架下分析监察体制改革是否具有正当的理论基础,这是分析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与以审判为中心之间关系的基础性问题。众所周知,以审判为中心的改革围绕刑事诉讼展开,使用以审判为中心的框架分析刑事诉讼活动,具有正当的理论基础。然而,目前官方文件中已经明确,监察机关的调查权不是侦查权,监察机关的调查活动不是侦查活动,不执行《刑事诉讼法》。那么,对于官方定性为非侦查活动的监察机关调查活动,在以审判为中心的框架下分析,如何论证其正当性基础?

   按照《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的规定,以审判为中心要求将司法审判的标准贯穿刑事诉讼全程,以制度倒逼的方式提高侦查机关取证和公诉机关审查证据的要求,司法审判的证据规则成为落实以审判为中心改革方案的“牛鼻子”。作为行使侦查职能的监察机关,其刑事调查活动应当遵循司法审判的证据规则。然而,目前《监察法》中对此问题的规定存在不少矛盾和缺陷,如何体现以审判为中心的要求,很多问题需要完善和解决。

   以审判为中心对诉讼职能的改革提出了要求。刑事诉讼中的基本职能包括控诉职能、辩护职能和审判职能,以审判为中心要求强化审判职能对审前程序的法律控制,确保审判职能的独立、公正行使。监察体制改革将检察机关原有的部分职务犯罪侦查权转移给监察机关,这对控诉职能、辩护职能和审判职能带来了很多待解的课题。与此同时,刑事诉讼职能中的一些固有问题,在监察体制改革之后依然存在,甚至因为监察机关的特殊地位而变得更加强化,由此带来的问题值得关注。

   以审判为中心的落实,无法回避诉讼主体的权力配置问题。司法审判的证据规则如何得到侦查主体、公诉主体的有效遵守,怎样完善刑事诉讼职能、确立审判职能的中心地位,诉讼主体权力的调整是其背后的重大问题。监察体制改革使监察机关拥有了远高于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和法院的政治权力和地位;在政治权力影响诉讼权力的现实格局下,监察机关对审判机关的影响将是压倒性的,这会导致本已严重的“侦查中心主义”,可能会进一步恶化为“侦查中心主义”+“监察中心主义”。那么,以审判为中心如何实现,必然面临更大的难题。

  

   一、监察机关调查活动的定位

  

   正如官方文件和媒体中透露的信息显示,监察机关的调查活动不是侦查活动,不执行《刑事诉讼法》;然而,以审判为中心的改革针对刑事诉讼程序,其调整的对象是刑事诉讼范围内的侦查、公诉和审判活动。由此可能产生一种困境,监察机关的调查活动似乎并不在以审判为中心的调整范围内。那么,讨论以审判为中心和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关系是否具有理论正当性呢?

   例如,以审判为中心的要求涉及刑事证据规则,其调整的诉讼主体为刑事诉讼活动的主体,包括侦查机关、公诉机关和审判机关。这意味着,只有刑事诉讼主体才需要遵守以审判为中心在证据方面的要求;如果非刑事诉讼主体,以审判为中心对其并不具有约束力。在官方文件已经明确监察机关的调查活动不受《刑事诉讼法》规制的情况下,讨论以审判为中心对于监察机关调查活动的影响,似乎缺少了理论前提。

   同样的道理,从诉讼职能的角度来说,以审判为中心对控诉职能、辩护职能、审判职能的调整、完善提出了要求,只有在刑事诉讼中承担上述职能的主体,才受到以审判为中心要求的约束;对刑事诉讼职能主体之外的机关,从逻辑上说没有义务遵守以审判为中心的要求。作为特殊政治机关的监察机关,其调查活动不是侦查活动,那么从以审判为中心的视角讨论监察机关的调查活动,其必要性与可行性何在?

   可见,官方对于监察机关及其调查活动的定位,使得调查活动似乎是与刑事诉讼完全无关的政治活动,从以审判为中心的视角讨论监察机关的调查活动,看起来缺少正当的理论基础。然而,监察机关的调查活动真的与刑事诉讼无关吗?答案并非如此。

   根据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基本架构,在监察体制改革完成后,监察委员会的调查同时具有党纪调查、政纪调查和刑事调查的属性。通过调查程序,被调查人触犯党纪的,纪委可根据调查结果作出党纪处分;被调查人触犯相关法规的,监察委员会可以作出政务处分;监察委员会发现被调查人构成职务犯罪的,还可以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后者可以直接展开审查起诉工作。[2]其中,监察机关调查活动中的刑事调查部分,与刑事诉讼程序具有密切联系,其具体体现在以下三方面。

   第一,监察机关刑事调查活动的内容与刑事侦查活动具有同质性。监察机关调查活动的内容,主要是采取相应的调查措施,以及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从而收集证据、查明犯罪事实。根据《监察法》的规定,监察机关有权采取谈话、讯问、询问、查询、冻结、调取、查封、扣押、搜查、勘验检查、鉴定、技术侦查、通缉等项措施,这些调查措施与侦查机关的侦查措施几乎完全相同。与此同时,监察机关可以对被调查对象适用留置措施,而该措施在功能上基本等同于刑事诉讼中的逮捕措施。由此可见,监察机关调查活动的内容与刑事侦查活动的内容具有同质性。

   第二,监察机关刑事调查所取得的证据,需要刑事审判的认定。对于调查所得的证据,监察机关并非自己调查、自己采信、自己认定,而是必须提交审判机关认定,能否作为定案根据需要遵守司法审判的证据规则。这一点可从《监察法》第33条第2款的规定中解读出来,即“监察机关在收集、固定、审查、运用证据时,应当与刑事审判关于证据的要求和标准相一致”。由此可见,从证据认定的角度来说,监察机关的刑事调查活动并非独立于刑事诉讼程序,证据的审查和认定将监察机关的刑事调查活动与刑事诉讼程序紧密地联系起来。

   第三,监察机关的刑事调查与刑事诉讼程序存在重要联系。根据《监察法》的规定,监察机关的调查活动结束之后,如果认为被调查者的行为涉嫌职务犯罪,监察机关应当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由检察机关审查并决定是否提起公诉。这意味着,监察机关的刑事调查活动并非脱离刑事诉讼程序的独立行为,而是与刑事诉讼程序具有密切联系;监察机关调查后认为被调查人涉嫌刑事犯罪的,调查活动结束后案件将进入审查公诉程序,开启刑事诉讼程序。监察机关刑事调查活动与刑事诉讼公诉程序的衔接,显示出监察机关刑事调查活动与刑事诉讼程序的密不可分。

   通过以上三方面的分析可以发现,监察机关的刑事调查活动与刑事诉讼程序具有密切联系。有研究者指出,尽管监察体制改革的决策者再三强调监察委员会的调查权不属于侦查权,但是从刑事调查的形式和后果来看.它已经具备了侦查权的基本属性。[3]也就是说,监察机关的刑事调查活动其实与刑事诉讼中的侦查活动具有同质性,监察机关发挥着刑事诉讼的侦查职能。既然如此,监察委员会的刑事调查活动应当纳入刑事诉讼的范畴,与以审判为中心具有内在的关联性。监察委员会调查职能使其实质性地介入刑事司法前置程序,必须遵循以审判为中心的改革的基本要求。[4]那么,从以审判为中心的角度分析监察机关的刑事调查活动,就具有了理论前提和正当性基础。

   最后需要明确的是,监察机关的调查活动涉及党纪调查、政纪调查和刑事调查三部分,与刑事诉讼相关的调查活动仅指监察机关调查活动中的刑事调查部分。也就是说,本文讨论以审判为中心与监察机关调查活动的关系,限于监察机关的刑事调查活动,而党纪调查、政纪调查部分与刑事诉讼程序无关,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

  

   二、司法审判的证据规则问题

  

   (一)证据规则层面的以审判为中心

   以审判为中心是《决定》中关于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基本方案。对于何为以审判为中心,学术界和司法实务界有不同的解读。笔者认为,对以审判为中心内涵的理解,首先应当对官方文件的表述进行分析。《决定》中对以审判为中心的表述为:

   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全面贯彻证据裁判规则,严格依法收集、固定、保存、审查、运用证据,完善证人、鉴定人出庭制度,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中进一步阐释:

   充分发挥审判特别是庭审的作用,是确保案件处理质量和司法公正的重要环节。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公检法三机关在刑事诉讼活动中各司其职、互相配合、互相制约,这是符合中国国情、具有中国特色的诉讼制度,必须坚持。同时,在司法实践中,存在办案人员对法庭审判重视不够,常常出现一些关键证据没有收集或者没有依法收集,进入庭审的案件没有达到“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法定要求,使审判无法顺利进行。

   全会决定提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目的是促使办案人员树立办案必须经得起法律检验的理念,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检验,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这项改革有利于促使办案人员增强责任意识,通过法庭审判的程序公正实现案件裁判的实体公正,有效防范冤假错案产生。

仔细分析上述《决定》和说明可以发现,以审判为中心的要求主要体现在证据规则方面,包括遵守证据裁判原则的要求,证据收集、审查的要求,以及完善证人、鉴定人出庭的要求;改革的目标是确保庭审的决定性作用,进而影响侦查和审查起诉的证据要求。以审判为中心的改革逻辑是,以审判为中心要实现庭审的决定性作用,并通过庭审裁判倒逼侦查机关、公诉机关遵守司法审判的证据规则。在这个过程中,根据司法审判的证据规则认定案件事实,是以审判为中心的集中体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51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