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乔瓦尼·卡波奇等:关键节点研究:历史制度主义中的理论、叙事和反事实分析

更新时间:2019-05-27 22:45:28
作者: 乔瓦尼·卡波奇   R.丹尼尔·凯莱曼  

   内容提要:在历史制度主义的研究中,路径依赖的概念受到了广泛重视,而作为制度平衡起点的关键节点却长期被忽视,本文旨在纠正这种不足。首先,文章将“关键节点”定义为时间轴中相对较短的时期,在该时期内行为者的选择影响最终结果的可能性大幅提高。这一定义涉及以下四个方面的问题:第一,分析单位,即对关键节点的分析应限定在某一分析单元内;第二,时间跨度,即相对于其触发的路径依赖过程而言,关键节点持续的时间相对较短;第三,微小偏差,即关键节点并不等于变化,其也可能导致制度再平衡;第四,权力不对称,即关键节点处的制度选择往往是由拥有权力优势的关键行为者所作出的。其次,由于关键节点持续期间存在结构的流动性和高度的偶然性,反事实分析的方法对于关键节点的研究是重要而恰当的。在关键节点的比较研究上,文章从横向方面分析了不同的空间单元,从纵向方面比较了同一分析单元中的多个关键节点,并从中确定一个具有较强解释力的关键节点。最后,文章以魏玛共和国的垮台和欧盟的宪法化过程为例,详细展现了关键节点分析框架的应用。

   关 键 词:关键节点  历史制度主义  反事实分析  比较研究

  

   本文原载《世界政治》(World Politics)2007年第3期(总第59卷)。

  

   “关键节点”这一概念是历史制度主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历史制度主义文献中的很多因果论证都假定了一个有关制度演化的二元模型,在这一模型中,制度演化具有以下特点,即:制度的稳定和复制会经历各种相对较长的路径依赖时期,这些相对较长的时期偶尔会因为短期的制度波动(它们被称为制度节点)而出现中断,在这一过程中,有可能发生更加剧烈的制度变化。这些论证背后的因果逻辑强调在历史关键节点处作出的选择所产生的持久影响。这些选择排除了其他替代方案,导致了各种制度的建立,这些制度会产生自我强化的、具有路径依赖性的各种进程。用保罗·皮尔森(Paul Pierson)的话说,节点是“关键的”,这是因为它们使制度安排步入正轨,而制度步入正轨后是很难被改变的。对历史制度主义者而言,路径依赖是一种至关重要的因果机制,而关键节点构成了许多路径依赖过程的起点。

   尽管作为制度平衡的起源时刻的关键节点在理论和实践中都具有重要意义,但有关路径依赖的分析很少涉及它们,而是专注于在路径依赖过程开始后发起的制度“复制”阶段。最值得注意的例外是对整个政治发展的宏观历史分析。遵循这一研究传统的学者引用了“分枝树”(branching tree)的隐喻来描述如下观念,即制度发展的轨道在关键节点处会发生分叉。这些学者将制度形成的各种时刻置于他们分析的中心。虽然这些具有重大影响的宏观历史分析对关键节点分析框架的发展至关重要,但这些分析在潜在地引导其他子领域中的学者基于关键节点展开论证方面存在不足。尽管它们明确引用了一种借鉴制度经济学的更普遍的制度发展模型,但宏观历史分析所形成的理论框架适合它们自己领域的研究主题,而不适合其他许多制度分析领域中有关关键节点的研究。事实上,宏观历史分析通常将发生在关键节点中的偏离现象解释为是由结构上的先行条件造成的,而不是源自关键节点自身发生过程中的行动和决定。

   除宏观历史传统下所进行的研究外,其他研究对关键节点概念的引用很随意,在方法上或概念上缺乏足够的严谨性。正如我们下面所讨论的,大量研究都从制度经济学中的路径依赖研究方法获得了启发,这些研究或含蓄或明确地将制度形成的时刻视为这样一个时刻,即在该时刻,各种具有高度偶然性的小事件能够在选择一种具有弹性的、可以自我复制的制度平衡方面产生巨大影响。但是,这些文献很少能为那些想要运用关键节点这一概念的研究者提供方法论上的指导。显而易见,与用于分析路径依赖过程本身的丰富的概念工具(如收益递增、锁定、时序)相比,定义、研究和比较关键节点缺少可供利用的概念工具。关键节点及其同义词通常被当作谨慎建构起来的制度发展过程的异常中断点,或一个“特殊契机”。本文试图纠正这种不平衡。

   我们要解决与历史制度主义解释中关键节点的使用有关的两个问题,一个是概念上的,一个是经验上的。首先,我们应该如何定义关键节点?虽然在原则上,关键节点可以被用来解释各种发展过程——从进化生物学、宏观历史学、组织决策过程到个人生活史等,但我们这里关注的是制度分析。在制度分析中,关键节点通常体现为这样一种情境,即结构(经济结构、文化结构、意识形态结构、组织结构等)对政治行为的影响在相对较短的时期内显著减弱,这会导致两个主要的结果:第一,对强势政治行为者而言,可选择的范围会大大扩展;第二,他们为了最终结果作出的决定具有的影响力可能变得更加重要。换句话说,偶然性变得极为重要。我们给出了关键节点的定义,旨在促使研究者在制度分析中更加严谨地使用这个概念,我们也希望对这一概念的使用能够更加富有成果。

   其次,我们应该如何分析关键节点?在政治行为者的自由度及其决策的影响力获得提高时,什么是分析这些时刻的最佳路径?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又应该使用哪种推理方式?这些方法具有哪些优点和缺点?我们认为,因为高度偶然性是关键节点的一个核心特征,所以反事实分析和叙事性过程追踪尤为重要,并且必须明确用来研究关键节点。在此背景下,我们也会解决与关键节点的横向和纵向比较相关的具体问题。我们还为与关键节点的因果性影响有关的各种竞争性理论主张之间的评判提供了标准。

  

   二、有关关键节点和制度形成的文献综述

  

   政治和制度发展的二元化概念在社会科学和政治史中有着古老的渊源,这一二元化概念建立在如下两种情况相互交替的基础之上:一边是变动的和快速变化的时刻,另一边是相对稳定的和进行制度复制的较长时期。一个早期的例子可以在卡尔·波兰尼(Karl Polanyi)有关现代市场经济兴起的经典研究中找到,他对“关键时期”(critical periods)和“连接起延伸的时期”(connecting strecthes of time)进行了描述。西摩·马丁·李普塞特(Seymour Martin Lipset)和斯坦·罗坎(Stein Rokkan)也是这方面的先驱,他们将西欧政党制度的起源追溯至每个国家历史中的“三个关键节点”。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政治发展研究强调了西德尼·维巴(Sidney Verba)所谓的“分枝树模型”(branching tree model)的重要性。在这一模型中,在关键节点时刻作出的选择摆脱了制度发展的长期束缚。

   最近,遵循这一传统(二元化概念)的政治学家和社会学家通过借鉴制度经济学和演化理论中的观念,丰富了他们的模型和概念词汇。在经济学中,保罗·大卫(Paul David)关于标准打字机键盘发展史的开创性研究以及后来其他人有关技术发展的后续研究为社会科学家提供了一整套数目可观的、新的分析工具,可以用来分析早期的选择和历史环境如何对技术发展产生持久的和具有路径依赖性的影响。同时,在进化论研究中,史蒂芬·杰伊·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和尼尔斯·埃尔德雷奇(Niels Eldredge)的“间断平衡”(punctuated equilibrium)模型对更具渐进主义色彩的进化模型提出了挑战,在他们所提出的模型中,短期突变后将会是长期的平衡。虽然比起经济学中的路径依赖模型,间断平衡模型提供的分析工具所具有的直接适用性要低一些,但它提出的隐喻吸引了众多社会科学家。

   围绕关键节点、间断平衡和路径依赖这些借鉴来的概念构建起来的制度发展模型为比较政治学、国际关系和美国政治发展这些子领域中的众多研究提供了概念框架。关键节点概念已经被运用到数量惊人的各种不同研究主题中,例如国家的社会福利政策、美国宪法、欧盟的法律和预算政策、工会、政策制定中的议程设置、英国的权力下放、产品市场和银行业中的竞争规制、东亚的地区主义、外交政策、比较政治经济学、现代国家、战争的原因、冷战的结束,最为突出的是,这一概念被运用到对体制或整个地区的发展的宏观历史分析中。然而,大多数文献强调的是支撑着路径依赖模型的制度复制机制,而不是关键节点自身的起源阶段。大多数学者对关键节点的引用都很随意,他们只是将关键节点作为一种变化的模式提及,而没有探究其意义,也没有发展出与之相关的方法。

   显著的例外出现在有关整个体制或地区发展的宏观历史分析的文献中,在这些文献中,关键节点得到了最持久的关注。在科列尔夫妇(Ruth Berins Collier & David Collier)有关8个拉丁美洲国家政治发展的研究中,关键节点是核心概念。根据他们的定义,关键节点是“一个显著变化的时期”,它通常会在不同的国家(或其他分析单元)中以不同的方式发生,它被假设为会产生独特的(制度)遗产。詹姆斯·马霍尼(James Mhoney)在有关中美洲政治发展的比较研究中采用了类似的研究方法,将关键节点定义为“在两个或更多选项中采纳某一特定选项时的选择点(choice point)”,这个选择点是由前期历史条件所决定的。马霍尼强调了关键节点与路径依赖过程之间的关联,其解释认为,“一旦特定选项(在关键节点)被选定,即使还存在多种其他选择,但要回到原点会变得越来越困难”。相比于科列尔夫妇,马霍尼更明确地强调了行为者和有意义的选择的重要性:“在许多情况下,关键节点都是社会结构相对不确定的时刻,在这些时刻,有意识的行为者以比正常情况下所允许的更加能动的方式决定着结果……这些选择通过揭示长期发展模式如何取决于遥远过去的行为者的决策,而展现了当前行为者的力量。”

   科列尔夫妇具有标志性意义的研究极大地推动了学者对关键节点的关注,而马霍尼最近的理论贡献在于阐明了关键节点的概念,并且强调了关键节点中的行为者所具有的力量。然而,虽然这些贡献很重要,但没有解决多少关键问题。总体而言,使用或提及过关键节点概念的研究缺乏概念上的一致性,同时也不能为想引用这一概念框架的研究者在方法上提供足够的指导。在概念的阐明和操作化应用方面所做的尝试都没能成功消除概念上的混乱。

   概念上的缺陷在以下四个关键方面尤其突出:权力不对称、时间跨度、分析单元、微小偏差。首先,一些引用了关键节点的论证没能具体指明分析单元,即没有指明这一节点对于何者是关键的。其次,在涉及关键节点的历史制度主义分析中,已有文献对于如何处理时间跨度问题缺少指导。再次,关键节点经常被等同于变化的时刻。然而,变化并不是关键节点的一个必要元素,尽管这看起来违反直觉。最后,现有的许多文献都借鉴了制度经济学中的类比,从而掩盖了关键节点中权力不对称的影响。

  

   (一)定义

在研究路径依赖现象的背景下,我们将关键节点定义为时间轴中“相对”较短的时期,在该时期内,行为者的选择影响最终结果的可能性得到大幅提高。所谓的“相对较短的时期”指的是节点持续的时间比它所触发的路径依赖过程(该过程导致了最终的结果)持续的时间要短。所谓的“可能性得到大幅提高”是指行为者在关键节点处的选择影响最终结果的可能性比在节点之前和节点之后的可能性都要高。这一定义抓住了如下两层含义:首先这是一个短暂的时期,(在此时期内)行为者面临着一个比原有的可选范围更广的选择范围;其次,他们从这些可选项中作出的选择可能会对后续的结果产生显著影响。此外,这一定义通过强调行为者的选择影响结果的可能性在关键节点之后会下降,表明他们在关键节点处所作的选择能触发路径依赖过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482.html
文章来源: 《国外理论动态》 2017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