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托马斯·皮凯蒂 等:中国资本积累、私有财产与不平等的增长:1978—2015

更新时间:2019-05-26 18:39:02
作者: 托马斯·皮凯蒂    

   具体而言,假设微观调查数据在财富分配第 90 百分位数以下是可靠的,胡润数据在第 99.999 百分位数以上是可靠的。当百分位数 p=0.9 时,我们使用因子 1.5 上调调查报告中的财富 C 。胡润排行榜数据中观察到 p=0.99999,假设 p=0.9,而后应用广义帕累托插值技术获得与调查中观察到的所有分位数一致的完整、平滑的财富密度(直到 p=0.9)。

  

三、中国财富与收入之比和私有财产的增长


   本部分中,我们介绍了 1978—2015 年总财富演变的主要结果。

  

   (一)财富与收入之比和公有财产的演变

  

   我们从中国国民财富水平和结构的总体演变过程开始。中国国民财富与国民收入的比值从 1978 年的 350%上升到 1993 年的 500%, 2015 年超过700%(见图 2a)。 1978 年农业用地占总财富的比例重约为 50%,而 2015 年占比不足 10%。相比之下,住房和其他国内资本(如公司、公共行政部门及家庭使用的建筑物、设备、机械及专利等)的规模及其占比均大幅增加。此外,21 世纪前 10 年中期以来国外净资产也显著增加了国民财富。

  

  

   最引人注目的演变是将国民财富划分为私有财富和公有财富(见图2b)。 1978 年私有财富占国民收入的比例相对较小(约为 100%),而今私有财富占比已高于 450%。相较而言,公有财富占比则维持在 250%左右。因此,1978 年国民财富中公有财富与私有财富份额分别为 70%、 30%,但 2015 年两者比例发生逆转,即公有财富与私有财富份额分别是 30%、 70%。中国已经是一个混合经济体。

  

   私人拥有财富的进程在住房上体现尤为明显。现今中国 95%的住房存量属于私人所有, 1978 年这一比例为 50%(见图 3a)。而对于其他国内资本来说,公有份额虽有所下降,但仍然维持在 50%左右。 1978 年,私人持有国内公司股权(交易和非交易)比例(约 5%)可忽略不计,而 2015 年约为 30%。虽然私人持有比例大幅上升,但同时这也意味着中国政府仍然持有约 60%的国内公司股权(外国人持有剩余的 10%)。此外, 2006 年以前中国股权的公有份额大幅下降,但 2006 年后趋于稳定(见图 3b)。

  

  

   中国与西方国家私有财富占国民收入的比例相似: 2015 年中国为450% ~ 500%,美国为 500%,英国和法国为 550% ~ 600%(见图 4a)。主要差异在于西方国家的公有财富份额变得很小甚至为负,而中国仍然很大(见图 4b)。中国现今的公有财产份额比 20 世纪 50 年代到 80 年代西方的相应份额大很多 A (但绝非无可比拟)。 1978 年,西方国家曾经拥有正的且数量巨大的公有财富净额。 20 世纪 70 年代中期,美国、日本、法国、德国、英国等国国民财富中的政府财富份额为 15%~ 25%。中国混合经济制度由低水平公有债务(二战后的债务重组和通货膨胀)和庞大的公有部门构成,包括某些情况下政府对银行和制造业大公司的所有权。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混合经济中公有份额似乎有所增加,但富裕国家的公有份额因公共债务增加而下降。

  

  

   国家财产结构对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公有财产规模影响国家实施工业和区域发展政策的能力(有时以有效方式,有时则相对无效)。它还可能对财政产生重要影响:净公有财富为负的政府通常必须支付巨额利息才能为公共支出和福利转移性支出提供资金,而净公有财富为正的政府可以从大量资本收入中获益,并为高于税收的支出提供资金。由于国家资产负债表数据收集不足,在很大程度上这是一个未充分研究的主题。未来收集更多数据比较中国与西方国家及其他新兴经济体的财产结构演变是有价值的。

  

   (二)财富积累分解

  

   如何解释过去几十年中国国民财富与国民收入比的急剧上升?根据我们的估计,储蓄流可解释 1978 年以来财富与收入之比上升的 50%~ 60%,而资产相对价格的增长可解释剩余的 40%~ 50%, A 意味着股票、住房价格上涨远超出消费者价格上涨。

  

   与富裕国家相同,资产相对价格的上涨自身可通过一系列因素得以解释。中国家庭对住房资产有很高的需求(部分原因可能是可替代的投资工具有限及公共养老金扩张不够明显)。此外,法律制度的变化强化了私有财产权:取消租金管制;房东与租户的相对权力发生变化,如同股东与工人的相对权力。令人惊讶的是,中国的托宾 Q 值(公司市值与账面价值之比)与美国和英国相似(约 100%),显著高于德国和日本(50%~ 80%,见 Piketty 和 Zucman,2014)。虽然国家间托宾 Q 值的一些差异也可能反映数据局限,但这也可能反映了强大的股东权利。

  

四、中国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的增长


   我们现在转向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的演变结果。

  

   (一)收入不平等

  

   1. 国民收入分配及其演变

  

   表 1 报告了 2015 年中国税前国民收入分配的估计结果。底层 50%人口(5.36 亿成年人)的平均收入相当于全国平均收入的 30%。因此,其在总收入中的份额为 15%(30% × 50%)。相比之下,顶层 10%人口的平均收入是全国平均收入的 4 倍多。因此,其在总收入中的份额高于 40%(4× 10%)。中间 40%人口在总收入中的份额略高于 40%,其平均收入略高于人均成人收入。

  

  

   市场化改革以来,中国收入不平等显著提高。根据我们的估计, 1978—2015 年顶层 10%人口拥有的国民收入份额从 27%增加到 41%,而底层 50%人口的国民收入份额从 27%下降到 15%(见图 5a)。底层 50% 人口曾经拥有与顶层 10%人口相同的收入份额,但现在顶层 10%人口的收入份额是底层50% 人口收入份额的约 2.7 倍。同一时期,中间 40%人口占有的收入份额大致稳定。

  

  

   将我们的不平等数据序列与基于官方调查的估计相比,有以下两点评论。首先,官方调查数据同样显示出 1978—2015 年顶层 10%人口的收入份额强劲增长,而底层 50%人口的收入份额下降。其次,我们的数据序列显示了更高的不平等程度及增长。顶层 10%人口的收入份额上升了 15 个百分点而不是调查中的 9 个百分点(见图 6a、图 5b)。此外,向上修正在顶层 1% 人口中表现更为显著:根据我们的估计, 2015 年顶层 1%人口的收入份额约为 14%,而原始调查仅为 6.6%。

  

   我们的估算与原始调查间的大部分差异是由高收入税收数据所致。期末未分配利润的修正确实上升,尤其是对于最顶层人口的收入(反映私人公司所有权增加)。经税收数据修正后更为明显。例如, 2015 年原始调查(数据)中显示顶层 1%人口的收入份额为 6.6%,考虑高收入纳税人数据、未分配利润及其他免税收入后,这一收入份额分别达到 12.5%、 14%(见图 6b)。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475.html
文章来源:《财经智库》2019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