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山姆·布雷斯尼克:美国考虑借鉴中国模式

更新时间:2019-05-23 19:34:44
作者: 山姆·布雷斯尼克  

  

   本文于2019年3月20日刊载于《新共和》杂志(The New Republic),旨在对于美国经济理念的转移倾向进行解析,并指出这种理念转移可能产生的影响与问题。作者山姆·布雷斯尼克任职于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Carnegie-Tsinghua Center for Global Policy)。译者潘偲毓。

  

   几十年来,共和党的经济信条始终围绕着低税收和自由市场。神圣的双重指令必须得到有力的捍卫,任何形式的市场监管则必须被有力地回避。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等自由市场的倡导者认为,一个社会“对于自由本身的信念”应该由其对于放松管制的努力来衡量。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有迹象表明这种信念已经发生转变,而这种转变是被一种最不可能出现的模式引发的:社会主义中国模式。

  

   二月,由著名共和党人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主持的美国参议院小型企业和企业家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关于“中国制造2025”的报告,该报告声称北京的重商主义者计划在未来几年内主导高科技产业。鉴于中国的高速经济发展与技术进步,该报告认可了中国共产党(CCP)采取的干预主义政策,并得出结论,认为美国必须采取一些计划以和中国保持同步,后者在人工智能(AI)、机器人技术、生物技术以及其他新兴技术领域进步飞速。正如愤怒的自由主义者所迅速指出的那样,这是对于正统自由市场理念的惊人背叛。

  

   借着这一对于自由市场的明显亵渎,英特尔公司(Intel)于三月发布了一份白皮书,呼吁国家出台全面战略以支持美国人工智能的发展。它指出,通过加强监管并放出大量政府数据,美国就能够抵挡中国持续加剧的技术威胁并促进创新。白皮书还强调了中国政府主导的人工智能产业在融资方面逐渐领先,这将给美国带来威胁。

  

   中国技术实力的有些方面已经吓到了美国公共和私立部门的传统自由市场倡导者。当中国通过增加军事支出、提高在南海问题上的主动性等行为而使自己成为美国的主要地缘政治对手时,对于自由资本主义的共同信仰遭遇了瓶颈。我们大力鼓吹的经济体系导致了工资停滞与大范围产业空心化,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中国崇拜者指出,中国的国家计划型经济在过去四十年内使数百万人脱离了贫困,北京现在比纽约更能吸引亿万富翁。尽管这一见解忽视了中国最近的经济放缓、巨额债务负担以及其他经济不平衡现象,专家认为这些可能是导致经济崩溃的因素,但这些警告并没有削弱人们对于中国模式的新近热情。

  

   这份报告尤其令人困惑。该委员会主席马尔科·卢比奥过去曾标榜自己为自由市场的坚定支持者,而他的报告却承认中国的反资本主义方式奏效了。在报告中,作者们时而抨击中国的经济体系,时而又肯定中国令人印象深刻的技术进步:中国经济政策似乎既注定要失败又必然会成功。

  

   抛开对中国的猜疑不谈,这种转变也是一种对于人工智能革命带来的不同寻常挑战的合理回应,这一革命必然会重塑世界经济。互联网与汽车等过去的发明分散了信息与运输,而人工智能在根本上则是一种集权型的技术。人工智能算法的改进需要大量数据,而现在只有谷歌(Google)、腾讯(Tencent)、亚马逊(Amazon)、阿里巴巴(Alibaba)等科技巨头拥有足够的数据以创建优质的人工智能算法。这种集权化或许确实需要一个更强有力的中央监管机构来防止权力滥用。

  

   越来越多的美国公司表示愿意放弃自由主义价值观以换取市场准入

  

   当然,英特尔公司的报告支持监管只是为了帮助自己的业务发展。尽管其所倡导的国家人工智能战略在根本上是反自由市场的,但其主要目的是为私人公司开发大量美国政府数据。正如三年前的一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头条所言,(如果因“旧”石油产生的混乱可以得到管理)数据就是新石油,是后工业经济的潜在驱动力。拥有最多数据的国家将最有可能设计出革命性的技术,在21世纪引领经济主导地位。

  

   现在,由于中国庞大的人口和互联网生态系统,可供其使用的数据远比美国多。这一优势是谷歌前高管李开复(Kai-Fu Lee)相信中国会在人工智能以及其他新兴技术领域超过西方的原因之一。

  

   这一“新军备竞赛”的一大问题在于隐私。英特尔白皮书的作者们本质上是在为了私人利益而要求获得公共数据,让美国以潜在经济利益的名义而放弃欧洲的严格数据保护规则,并转向时常被批评为“老大哥主义”(Big Brotherish)的中国模式。

  

   在中国经济开放前,美国两党就已经实施对华接触战略,但该战略并没有按照预期那样奏效。早在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政党与中国接触的方式源于这样一个理论,即随着中国的发展与富裕,普通百姓会要求更大的政治自由,整个国家在人权保护与自由主义价值观方面会越来越接近西方。过去几十年来,亲中美方始终认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有,它必然会不可避免地进行民主改革。

  

   事实恰恰相反。中国共产党以惊人效率在经济与政治领域取得了显著成果,用一种曾被认为不可能的方式压制异议、管控互联网。与此同时,西方公司为了进入中国市场而向中国共产党屈服,在中国市场所能带来的利益面前牺牲了所谓的美国价值。

  

   投降了的公司名单冗长而肮脏。苹果将VPN和一些应用程序从中国区商店下架,并且同意将中国iPhone使用者的数据保留在国有电信公司的服务器上。美联航(United Airlines)、美航(American Airlines)以及达美航空(Delta Airlines)在中国共产党的压力面前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在遭到强烈反对后,谷歌才于近期取消了开发的一个政府批准的审查型搜索引擎,该引擎能够将用户的搜索历史与他们的电话号码相关联。

  

   越来越多的美国公司表示,愿意放弃放弃自由主义价值观以换取市场准入。在英特尔公司发布美国应实行类似中国经济政策的呼吁之下,我们或许不久就会看到美国数据保护方面发生变化,进而导致个人隐私受到进一步侵犯。

  

   多年来,美国始终在劝说中国做出改变。现在,有些人似乎倾向于改变态度。尽管中国确实是美国最强大的地缘政治对手,但有时对竞争的反应可能比对手本身会带来更大威胁。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440.html
文章来源:法意读书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