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方汉泉:简论伊丽莎白文学时代的情诗

更新时间:2019-05-16 00:51:20
作者: 方汉泉  

   提要 伊丽莎白文学时代是英国情诗的伟大年代。在这七八十年间,情诗之流行,产量之丰富,堪称达到了顶峰。本文拟围绕三个方面论述伊丽莎白时代情诗的概貌及其主要特点:十四行诗中的情诗、非十四行诗体的情诗、玄学派的情诗。

   关键词 伊丽莎白文学时代 十四行诗 骑士派情诗 流行情诗 彼特拉克传统 彼特拉克比喻 玄学派情诗 玄想比喻

  

   伊丽莎白文学时代,①是英国情诗的伟大年代。在这七八十年间,情诗之流行,产量之丰富,堪称达到顶峰。

   伊丽莎白文学时代情诗的主要特点是:种类较多,内容五彩缤纷,风格绚烂多姿,既有传统,也有创新,情调和谐柔美,但也有急促突兀者;至于格律韵法,更是多姿多彩,不拘一格。本文拟围绕以下三个方面作简要论述:一、十四行诗中的情诗;二、非十四行诗体的情诗;三、玄学派的情诗。情诗是抒情诗的重要组成部分,一般以歌颂、咏叹爱情和婚姻为主题;超越这一主题者本文概不论及。

  

   一、十四行诗中的情诗

  

   十四行诗是伊丽莎白时代盛行的抒情诗,也是欧洲文艺复兴运动在英国诗坛上结出的硕果,许多美丽的诗篇均出自大师之手。享利·霍华德(又称萨里伯爵)、托马斯·怀亚特、埃德蒙·斯宾塞、威廉·莎士比亚等伟大诗人,为引进十四行诗或将其发展成为英国式的十四行诗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但更多的十四行诗篇,则是产生于普通的诗人,甚至是无名的诗人。当时流行的诗集《托特尔诗集》(1594),收入了霍华德、怀亚特及其他诗人的诗共271首,其中相当大的部分就是十四行诗。这些诗中,不乏有咏叹爱情和婚姻的情诗。

   怀亚特和霍华德的最大贡献在于把十四行诗介绍到英国。十四行诗的大师是意大利诗人彼特拉克,他用民族语言写了爱情诗集《歌集》,共366首,表达了他对其情人劳拉的爱情和思念。怀亚特和霍华德翻译介绍了彼特拉克的部分情诗,因而引进了彼特拉克传统。彼特拉克在其十四行诗中善于运用比喻,后来被称为彼特拉克比喻,为文艺复兴时期英国十四行诗人广泛模仿。彼特拉克比喻的特点是过分夸张,运用华丽的词藻去描绘情人之秀美娇媚和冷酷无情,失恋的情人所经受的折磨和绝望。各种夸张的比拟如大海上的船只、大理石碑的坟墓、战争和紧急战斗号令等都用上了②。

   在彼特拉克传统的影响下,涌现了大量彼特拉克体的十四行诗。这些十四行诗,都是献给诗人目中的丽人如斯黛拉、迪莉妮亚、菲利斯、戴安娜、戴菲妮亚等等的。在诗人笔下,这些美人儿头发秀似金丝,双颊美如红里透白的玫瑰,嘴唇红如樱桃或珊瑚,牙齿白如珍珠,额头光如大理石,胸脯白如雪;俊男丘比特在射出爱之箭;情人狂热追求,美人报以冷酷无情,害得伤感落泪,或是煎熬于激情欲火之中。凡此种种,在我们今人看来纯属无病呻吟的陈腔滥调和骈词俪句,充斥无数诗篇,简直成了固定的表达形式。

   伊丽莎白时代受彼特拉克传统影响的诗人不胜枚举,一些著名的诗人也不例外。享利·康斯特布尔的十四行诗集《戴安娜》(1592),基本囿于彼特拉克的模式,风格相当接近。塞缪尔·丹尼尔的55首十四行诗集《迪莉娅》(1592),形式是莎士比亚式的,但内容完全因袭彼特拉克的传统,词藻优美而无深厚的情感与新奇的意境。③米歇尔·德雷顿的5l首十四行诗集《爱迪亚的镜子》(1594),诗的形式一部分是彼特拉克的,一部分是莎士比亚的,一部分两者都不是。诗的内容是传统的表现,多少也有些个人的真挚感情。他那首被认为不是英诗中最好也接近最好的十四行诗(即《爱迪亚的镜子》1619年扩充版第61首),已经是非常接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风格,充满真情实感,丝毫没有“时髦”诗人那种内容空虚、无病呻吟的陈腔滥调。现引述如下:

   事已至此,我们吻一下分离吧;

   不,我到此为止,你休想再折磨我,

   我很高兴,从心眼里高兴,

   我截然从此过自由的生活;

   握手永诀,取消一切海誓山盟,

   以后任何时间若再相见,

   眉宇间不用流露任何神情

   表示以前一丝一毫的爱恋。

   爱情在喘最后的一口气,

   它的脉博微弱,热情僵卧无言,

   忠诚跪在它的死床旁边,

   纯洁在闭上它的两眼,

   如果你愿意,在大家绝望声中|你仍可从死亡里换回它的生命④。

   菲利普·西德尼的十四行诗,就其内容而言,并非因袭彼特拉克传统。他那108首的十四行诗集《阿斯特罗菲尔和斯黛拉》(1580-1583)虽然采用彼特拉克形式,但格式与韵法并不一致。诗人抒发的是对其情人斯黛拉(暗指曾经与他相爱,订了婚后又解除婚约的情人佩蕾洛普·德弗罗)的真挚感情,不全像彼特拉克式的笔墨游戏。

   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同样是源于意大利的十四行诗,但就其咏叹的主题、情调、韵法而论,大大有别于意大利的十四行诗而自成一体,即英国文学史上所称的“英国十四行诗”。他那154首的十四行诗集,大部分诗篇是写给或讲到一位美貌的贵族男青年,诗人热烈地歌颂这位青年的美貌和诗人与他的友谊;小部分是献给或提到他的情人,一位黑(褐)肤色的女郎。诗人是以极为真挚的感情去歌颂友谊和爱情的;他歌颂真、善、美和三者的结合,并把善的观念同爱情和婚姻联系起来。⑤因此,他的文风与彼特拉克式的那种浮夸不实、矫揉造作的文风毫无共同之处。事实上,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30首已经对彼特拉克比喻给以明显的讥讽:

   我的情人眼睛绝不象太阳;

   红珊瑚远远胜过她嘴唇的红色;

   如果发是丝,铁丝就生在她头上;

   如果雪算白,她胸膛就一味暗褐。

   我见过玫瑰如锻,红里透白,

   但她的双颊,赛不过这种玫瑰;

   ……⑥

   斯宾塞的十四行诗是意大利十四行诗和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结合,称之为“斯宾塞十四行诗”。他那由88首十四行诗组成的《爱情小诗》(1595),是其抒情诗中最出色的诗篇。诗的内容既有传统的,也有独创的,吟咏的对象被公认为伊丽莎白·博伊尔。试举第75首为例:

   一天,我把她的芳名写上海滩,

   可海浪连连打来,把名字冲掉;

   于是,我又把她芳名重写一遍,

   可潮水涌来,把我的努力吞掉。

   “你这徒然好强的人,”她说道,

   “竟想使难免一死的事物不朽;

   因为我本身就得这样给勾销,

   我的名字连一点痕迹也难留。”

   我说:“否,让稍次的东西去想

   在尘埃中死,你该在名声中生;

   我的诗使你的美德永世敬仰,

   要在天堂里写上你光荣姓名;

   死神征服人间一切,但那里,

   我们不死的爱又使生活开始。⑦

   综上所述,伊丽莎白时代的情诗,若以十四行诗而论,可以粗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因袭彼特拉克传统的;第二类是彼特拉克传统与英国传统兼而有之的;第三类是莎士比亚式的英国传统的。因袭彼特拉克传统的情诗,诗人竭尽了美化之能事,一味为其吟咏的情人涂脂抹粉,什么华丽的词藻,什么夸张的比喻都用上了。这种舞文弄墨的手法,令其诗作徒有外表而无真情实感。但这其中也有例外,例如德雷顿的十四行诗,虽囿于彼特拉克传统,但多少也抒发了诗人的真挚感情。第二类的十四行诗,例如斯宾塞的十四行诗,借鉴并吸取了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新诗人的长处,并善于结合本国的传统,使其诗作灿然自成一体。他独创部分的十四行诗欢快流畅,而无悲苦之语,是十四行诗的上乘。⑧以莎士比亚为代表的英国式十四行诗,已经与彼特拉克传统的十四行诗相去甚远。诗人歌颂爱情婚姻,与善的观念联系起来,内容充实,感情真挚,情调“甜如糖蜜”,堪称爱情诗之典范。

  

   二、非十四行诗体的情诗

  

   伊丽莎白时代许多情诗并不是用十四行诗体写成的。诗的长短不一,以短为主,常见的是十六行诗。属于这一范畴的情诗,可谓卷帙浩繁,难以穷述,仅介绍如下数类:

   (一)骑士诗人的情诗

   所谓骑士诗人,指的是查尔斯王朝一批在本·琼森影响下热衷于写抒情诗的宫廷人士。托马斯·卡鲁、理查德·洛夫莱斯、约翰·塞克林、罗伯特·赫里克都是骑士派诗人的代表,其中只有赫里克不是宫廷人士。

   本·琼森对骑士诗人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受其影响最直接、最深刻的当推罗伯特·赫里克。他经常出现于琼森呼朋引类饮酒赋诗的酒馆席中,学得不少诗艺。我们只要把他那首《致爱莱克特拉》与琼森那首最动人的情诗《歌赠西莉亚》作一对比,就不难看出前者受到后者的影响。《致爱莱克特拉》是一首仅有八行的小诗,诗文如下:

   我不敢求你一吻,

   我不敢请你一笑,

   我怕你依我所请,

   我就会变得骄傲。

   不,不,我心里

   最大的希望只是:

   吻你周围的空气,

   因为它刚吻了你。⑨

   琼森的《歌赠西莉亚》,则是一首十六行的短诗,诗文如下:

   只求你用眼神为我干杯,

   我也用我的来祝酒;

   要不,单在杯中留下个吻,

   我就不取杯觅香酎。

   这出自灵魂深处的焦渴

   把神妙的琼浆企求;

   可即使上帝给我饮仙酒,

   我也不把你的换走。

   新近我送了你玫瑰花环,

   不只是要表示敬意,

   而是希望,花环在你那儿

   有可能永远不萎谢;

   可你只是对着花呼和吸,

   再把它送回我这里;

   真的!从此它生出的馨香

   不属于它而属于你。⑩

   从以上两诗,我们可以看到两种想象,两种意境,何其相似!

   骑士诗人谱写的都是感情洋溢的抒情诗,诗作题材不甚广泛,不外是爱情、战争、武士作风、效忠思想一类。但其音调轻快,优美和谐,形式工整匀称。这些抒情诗,除了少数略嫌粗野并有大胆色情描写之外,大多写得清新优雅,具有上述特点。

骑士诗人都是热爱女性的人士,赫里克更是个典型。他谱写了不少赞美女人的诗篇,朱莉娅、安吉拉、爱莱克特拉等美人,都在他赞美之列。诗人对女性的特点观察入微,赞颂出自真情实感,艺术手法也相当高明。诗的内容既有轻松的一面,也有比较严肃的一面。他那首脍灸人口的情诗《快摘玫瑰花蕾》(又名《劝少女》)是一首劝人“及时行乐”之歌,与我国唐人绝句“劝君莫惜金缕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323.html
文章来源:《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4年 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