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鲍永玲:成形与教化

——爱克哈特论“神人合一”

更新时间:2019-05-11 23:40:02
作者: 鲍永玲  

   在此,“沸腾”是指对象在上帝或人的心灵当中(ens cognitivum)的颤动或内在张力,“沸溢”(ebullitio)则是指真实对象在心灵之外(ens extraanima)的状况。“形象是完全地融入了赤裸本质的一种纯粹而形式的散发……它是一种生命(vita quaedam),我们可以把它想象成某种在自身当中并且通过自身而开始膨胀并沸腾(intumescere et bullire)的东西,但同时,它又无需考虑向外的扩张(necdum cointellecta ebullitione)。”(19)与赤裸本质相一致的“形象”则变成“知识”,是心灵对象和真实物之间纯粹、完美而绝对的媒介。它既不是一个纯粹的逻辑对象,也不是一个真实的实体;它乃是“成形”,是某种活着的东西如“一个生命”,是“形象”在心灵中的沸腾以及借以被认识的颤动。神的诞生在此显现为“神自神性的沸起”,沸起、沸腾或沸溢作为隐喻,指神自生命源头开始就不断地沸起、翻滚、涌动而充满自身。“所有因不区分而区分的事物,它们越是不区分,就越区分,因为使之区分的正是它自身的不区分。”(20)神的存在是一个丰富而生生不息的动态过程,流出的三种样式是存在、生命和光。这如同一种自流性的形而上学,“我的灵就是神的根,神的灵就是我的根”,“一切被造物都从父流出”,“万物在上帝的永恒不断的生养中流出”。神的“出”就是神的“归”。爱克哈特受奥古斯丁影响,认为回归比流出更为重要,他进而提出留内和守内的观点,作为出和归的整合辩证,并描述出一幅动人的流溢回返的教化循环之景象。

  

   二、流溢回返的教化循环

  

   爱克哈特将教化观念与“自省”、“纯化”这些概念联系在一起,认为普遍精神最早来自于造物者,但由于与物质相接触而被玷污;在人类的灵魂与神再度结合之前,这种精神必须被纯化。新柏拉图主义者普罗提诺(Plotinos)已将这个过程称作“奥德赛”,人们“必须刻除自己的不洁”,直到灵魂变成一件“艺术品”,藉由达到自知的状态而变得贞洁。根据这个类似雕刻的隐喻,神秘主义者将“自省”称作“bilden”(成形),指的不再是被动地臣服于神的介入,而是在上帝创造行为之外还需要基督徒个人主动的纯化。存在神性要素的内在性,与看起来无关紧要的整个外部世界相对立。这里,人的“教化”还只是神学、宗教的意义,尚不涉及人的整体生命和修养问题。它是指灵魂内在净化的过程,人应有意识地从物质生活偏离和脱离人相,与灵魂中的上帝形象合形、迈向其似神的内在性,最终具有纯粹的神的样式从而得到更辉煌的荣耀。这些思考使爱克哈特进一步提升了基督教的伦理思想。此后的德国虔敬主义者更将教化视为一种具有美学特性的有机过程,年轻的修士要藉此学习如何修身,进而担负起社会责任。实际上,“教化”观念在此时尚处在深厚的基督教神秘主义背景之中,与后来的教育学()及其实体性的教育体系并无直接联系,后者也无法使人回想起教化概念内含的最古老的神学意义层面。

   在高度思辨而复杂的神学背景中,爱克哈特将教化思考为这样一个过程:“神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出人”,因此人的灵魂也要趋近上帝,致力于与灵魂中上帝的纯粹形象合而为一,这就是人的内在目的。“我们应当在我们自己里面成为这个‘一’。与万物分离开来,恒久不变地与上帝合一。在上帝之外,一切尽为虚无。”“从一切属肉体的事物中解脱出来,专心致志,出于这样的纯真而投入到上帝里面去,与上帝合一。”(21)这一过程并非指创世之初发生的事情,而是在人类灵魂中每时每刻地发生。由于神“印刻”(ein-bilden)人的灵魂,这个灵魂就此成了神的形象。它也是充满着“诞生主题”和“突破主题”的新柏拉图主义式的循环过程。(22)“教化”的第一阶段,乃是神性在自我认知中的流溢,“这是一种令人惊奇的事物,它向外流溢却又存留于内”(23),通过内在动力之循环和世界形成之循环中整一存在的分裂,形成分离中的主体和客体:

   在永恒中,圣父按他自己形象生圣子。“圣言与上帝同在,圣言就是上帝”。圣言与上帝一样,有上帝的本性。而且,我说是上帝在我的灵魂中生的他。不但是灵魂像他、他像灵魂,而且是他在灵魂中,因为圣父在灵魂中生圣子,恰如圣子在永恒性中之所为而不是其他方式。圣父不停地生他的圣子,而且,把我生作他的圣子——同一个圣子。实际上,我断言,他生我不只作为他的圣子,也是作为他自己,而他自己作为我自己,以他自己的本性、他自己的存在生我。在那个最深的源头,我来自圣灵,而且只有一个生命、一个存在、一种行为。上帝所有的德行是一,因为他生我就如生他的圣子而没有分别。(24)

   此阶段有着鲜明的新柏拉图主义思辨的印记:在此过程中初始的是非人称、“阿波非斯式的”(apophatisch)上帝概念,这个词来自古希腊语的“否定神学”(theología ),神性在这里显现为中性的、自在静止的整一;其次,在神的自我展开的“第一圆环”中,不动的神性更新为动态的原则“神”,成为三位一体的、人格化的上帝概念;最后,从神的自我展开的“第一圆环”向“第二圆环”过渡,在动态的变化交替中“运作的神”和“自在静止的神性”成为世界过程的架式(Schema)。在爱克哈特这里,神乃是他所“不”是者和“无名者”,即非-上帝、非-灵、非-人格、非-形象。“只要人为了上帝而对自己加以否定,从而与上帝合而为一,那他就更成为上帝而不再是被造物了。”(25)“神高于所有的言说”(26),没有任何实体、生命、光明、思想、理智能企及与神相类似的程度。因此任何肯定陈述都并不适当,而否定陈述却是真实的,即神的本质不可见、不可测、超越一切形象和比喻。“没有任何概念认识——无论是关于造物的,还是关于自己本身的,还是关于神的——能够把人引向与神的神秘契合,这种契合处于一个完全超概念的领域。”(27)

   在第二阶段,教化是从流溢阶段向神的源始根基(Urgrund)的回返,是神秘的重新融合过程。也就是说,首先是神在灵魂中的诞生,此刻灵魂先是作为“神的肖像”而处在神性诞生的结构之中;随后返回到神的源始性“存在”之基础的隐遁(Abgeschiedenheit)状态里,灵魂“摆脱一切被创造的东西,返回自身,聚精会神,力图在自身中,在内心的最深处,达到自己的原型”;最后,乃是获得福祉、受到拯救的经验,灵魂与神融合为一并在神性之“静”里融为一体。这样,在含纳着整个存在范围的“成形-教化”过程中,邪恶也是一个必要环节,“甚至无,以及恶、匮乏、多样性的来源,也隐藏在真正和完满的存在本身中”(28)。因为神的形象真正贯穿于人的生命整体,而非存在于灵魂的某个部分。“只要我们的生命是一个存在,它就在上帝里面。只要我们的生命包容在存在里面,那它就与上帝亲近。”(29)也就是说,这种内在的贯通是动态和始终进展的,甚至在自我之恶的深处也在活动着。教化被理解为人之“神性化”(deificatio),这种思想在后世也重新出现在舍勒那里。值得注意的是,按照爱克哈特,没有人的灵魂,神就是难以理解的。因为神借助人的灵魂才能实现从“让渡自身”()到“自身再印入”(Wiedereinbildung)的全过程,从而实现由多样到统一的回旋。

   对爱克哈特来说,“教化”是绝对的和超越的进程。这样的教化活动不能想象为亚里士多德式的“使……行动”,因为追求目标和实现目标被理解成了两回事。在爱克哈特那里,人类灵魂“没有中介地”(ane mittel)地“成形”为神,亦即没有媒介因,没有混合掺杂,也没有黑格尔意义上的调和。依照“神性的永恒形象”,以纯粹的“形式”作为理念,这些受造物在神的永恒的“示范”(vorbilden)下不再是障碍,而恰恰是通向神的道路。就其自身而言,“成形-教化”乃是超越理性和意志的神的纯粹“在场”和“对神的领受”;是灵中儿子的诞生,是“涌出一股神灵般的爱的泉流”;最终使人向着崇高的神性升华,从内在返回到上帝之中而达到最高的完满。(30)这个过程同时既是“成形化”(Bildwerden),也是“无象化”(Bildloswerden),“圣子是一种没有形象的形象,他是自身隐秘神性的形象”(31);是“一”,是创造中多样的统一,是神作为灵魂之形式的纯粹统一,“(人的)精神应穿过所有的数,从所有的多样性中突围出来,这样,神就进入他内。就像神进入我内,我也进入神内。神引导人的精神进入沙漠,进入到他的一内,在那里只有一个澄明的一,围浸在他的周围”(32)。也就是说,“自我”和“神”在人的灵魂的最隐秘深处达到同一,形成了“不可分的结合”,即“单纯的一”(ein einfaltiges Eins),“纯净、纯粹、清明的太一”。此刻,“上帝的核心也是我的核心,也是我灵魂的核心,而我的灵魂是上帝灵魂的核心”(33)。“完美的灵魂不受任何羁绊。它希望晃松与万物的联系并置身万物之上,以便获得神性自由。因为这给灵魂带来极大快乐。”(34)

   如此,在爱克哈特对人的灵魂的重新思考中,有限、偶然和被造的自我对上帝绝对必然存在的隶属关系被颠覆了。他从更高的立场出发,甚至把绝对的创世活动也含纳为已被神性化的内在自我:“在我永恒性的诞生中,万物被生。我是我自己的第一因也是任何其他事物的第一因。如果我不在,那么也就没有神在。”(35)在这种“永恒性的顶峰”的突破后,爱克哈特说“他的眼睛和上帝的眼睛是同一个眼睛、同一个视野、同一个认识、同一个爱”(36)。他提倡一种取消被造物和创造者之间差别的泛神论观点,“神既不是这也不是那,他不是多样性,而是一”(37)。这种灵知化解人类世界的一切奥秘,化“多”为“一”:“上帝不会被事物的数目所分散,人也不会,因为他是一中之一,在其中,所有分开的事物拢聚为一体,没有分别。”(38)在此过程中,灵魂与上帝的交融如同“无词无音的言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上帝”(《马太福音》5:8)。上帝不具有任何定形或固定形象,而是心灵之言、朝霞之光、花朵之芬芳、清泉之奔涌。此后,波墨继续深化了爱克哈特的这些思考,也沿袭了他的语言方式。

  

   三、神人合一的纯化之路

  

   爱克哈特对“成形-教化”观念的灵性思考,植根于他对“形象”概念同样具有神秘主义特性的再建构。这一点尤其明确地体现在他对保罗“in eandem imaginem transformamur(正在被改变成与主同样的形象)”(《哥林多后书》3:18)这句中“transformare”(转化)一词的理解翻译上。(39)在《创世纪》,人是按着“神的形象”造的。这就等于说神所造的人性分有一切善,因为神是完备的善,而人是他的形象,那么这形象必与原型一样也充满完备的善。这里的“transformare”,在神学上乃是特指神圣精神通过“超化”(überformen,überbilden)而形成的灵性转变。在此,“形式”(forma)和“形象”(imago)被看作是“一”,“转化”则被看作是新形式(niuwen forme)的诞生,此时“人的重生就等同于神的重生。去形、印入和超化是神性化的层级”(40)。这里的“去形”是指去除感性想象,或者说摆脱自己的感知世界和经验的牵绊纠缠。“你不要执着任何的形式,因为神不在任何的形式内,非此非彼”,“在凡有形象的地方,神都隐退了,神性都消失了。”(41)只有当灵魂摆脱这些“形象”,它才可能被引导到灵魂的根基里面并将完整的神印刻其中,从而在神秘的完善过程中超化为神:“神在万物内。神越是在万物内,他就越是在万物外,他越内在就越外在,越外在就越内在。”(42)

在这种创造和重生的神秘主义语境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252.html
文章来源:《现代哲学》2018年 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