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倬云:二战以后的美国工业发展

更新时间:2019-05-10 22:41:45
作者: 许倬云 (进入专栏)  

  

   二十世纪,全世界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一战的影响,将全世界拉入大恐慌,二战出现,实际上是一战未了的许多问题,留到二战寻求解决。这两次战争中,美国都是先以局外人的身分,旁观一个时期,然后在关键性的时刻,投身参战。两次战争,对美国的经济,尤其工业的发展,有极大的正面影响。一战的正面影响,被大恐慌冲消了。二战的影响,却是引导了美国开展另一轮的产业,那一强大的动力,至今延续未歇。

  

   二战的前半段,欧洲战场上,作战双方都已经精疲力竭。东方的战场上,中日之间的战争,几乎将中国完全拖垮。日本侵略的野心,愈来愈走向冒险;中国战场的事情未了,日本又发动了征服东南亚的太平洋战争。日本偷袭珍珠港:战术上成功的一次冒险,战略上致命的错误。美国投身于欧洲和东亚两个战场之前,大半的世界,被战火消耗殆尽;世界上,唯独美国还有足够的力量,供应全世界的消费。

  

   美国投入战场,以其庞大的生产能力,发挥史无前例的能量。举例言之,为了应付两面作战,美国的生产能力,发挥最高峰时,可以每天有一艘[胜利轮]下水。每个小时,可以有一辆坦克出厂。战争刚开始时,各国的空军,都没有巨大的货运机,而到了战争末期,美国已有以百计的[空中堡垒],在欧、亚两个战场上,在运送人员和物质。

  

   以匹兹堡本身,所经历的历史,这里的大钢厂,连日连夜地生产钢铁,交付国家,应付两个大战场上的需求。又以匹城为例,Ohio河上的 Neville Island,曾经有过制造小船的船坞,每天可以有数十艘登陆艇下水,顺着密西西比河,流向海口,然后由大船载运,送往欧洲前线和亚洲前线。

  

   大战期间,许多新的发明,见证了科学和技术之间密切的合作。举例言之,用喷射引擎推动飞机,逐渐代替了螺旋桨发动的航空器。这种喷射引擎,不仅可以用在航空,一样可以用在海轮。又例如,雷达和声纳,本来是电波返折、声波回音作用,侦查敌人的行踪。这一领域,今天却是医学侦查疾病的重要工具。天然橡胶不足以供应大量车辆轮胎使用,美国的化工界,发明了人造橡胶。又例如,为了战争时期,大量的伤员,医学界找到了抗生素,这是一条生物学的新途径,不再是依赖化学物质去治疗疾病,而是以有生命的微菌,消灭细菌。

  

   化学工程的新方向,最值得注意的,就是找到了天然纤维的代替品。从植物中,利用黄豆,可以将其碳纤维,压制为初期的塑胶板,这一类的方法,代替了过去必须用植物纤维制造纸浆的途径。后来更好的方法,则是裂解石油中的碳分子,聚合为各种不同长度的纤维,这一个全新的项目,为石油工业找到了更多的生产品,也对我们日常生活中,增加了化纤原料的成品,例如,塑纺的衣服、塑钢的船壳,种种过去没想到的新产品,今天都出现在我们四周。

  

   单从上面几个项目,二战以后,全世界的工业分类,就与过去不同了。石化工业、生化科技、生物科技、电子科技、核能能源等等,在今天已成为工业生产的主要项目;过去的机械工业和化工工业的内涵,完全改观。美国在这一方面,毋宁占了世界的前哨,而且因为在二战中,政府动员学术研究,寻找新的方法,以应付眼面前的需求。这一习惯,是将过去学术与科技应用之间的关系,颠倒了方向。过去,是先有理论,后有实验,然后才有产品。二战以来的经验,是先有需求,再寻找方向,产品和理论同步进行。

  

   美国第四波的工业化,实际上可以分成两波,一波是传统的化工、药学等项目,第二波更为猛烈的到临,则是二战终了以后,建立在飞弹的使用基础上,发展了太空探测。俄国在1957年放射的第一个卫星,等于海洋之中的鱼类,第一次跳离海面,回头看波浪之中的同伴。这一波的发展,经过十年,美国在各个方面,配合着太空探测的需求,发展了光电的使用,以及与他相关的电子科技。紧接着,就是信息工业的发展,将十进制的数码,改变成二进制的计算,因此可以加速运算的速度:这一波的开展,其影响不仅在技术方面、计算的速度方面,更因此而引发了电子科学本身,探测电子功能,以及从一般的逻辑,更换成开阖交替的双位数字运算。

  

   信息科技的发展,到了1970年以后突飞猛进,出现了崭新的产业系统,包括通讯、计算、储存、检索、以至于最后电子通讯,完全代替了以前电波通讯的功能。又引发了软件系统,处理高速度的讯息流传最。

  

   最后一波,则是将这一套整个的讯息功能,下达到每人都能利用脸书、微信等等,无远弗届,人人之间等于都有一个小电报局,就在手头。目前这一波的影响,已经达到经济方面,一方面因为讯息的流转很迅速,全球各地物质的流转,可以在全球性的市场运作。没有一个国家,再能离世独立,闭门度日。在个人的生活方面,也因为讯息流通的方便,许多经由信用的买卖,代替了现金。于是,资金的集中,因为高效率的信息流转,不必再有开户、支出等等的手续,直接可以从每一个人的银行户头,立刻转移到购物所在的商店。资金流转的迅速,也就意味着,一个钱可以作几个钱用; 因为信用的流转迅速,财富集中,非常容易。

  

   现在硅谷科技的新富,都可以在数年之内,因为一个发明,或者一个程序,而累积上百亿元的资产。许多青年学生,凭借着他们创新能力,可以在学习信息科技的基本课程之后,很快找到一个捷径,改善储存、搜索信息的功能,如果有一点成功,一个青年的技工,可以在短期之内,就跃身为高层的中产阶层。这一现象,将美国财富的分布曲线,往上提升:巨富和高层的中产,大量地增加。现在,美国最上面百分之十五到二十的人口,掌握了百分之八十到八十五的全国财富。相对而言,在这激烈的竞争过程中,如果一个青年不能在五年之内,找到一个新的发现或突破,他的创业前途,也就有限了。他将只是从一个公司转到另一个公司,不断地转移,将届中年时,终于失业。这个战场上的竞争,其实非常残酷,[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些跃升上层、中层的成功者后面,有不只十倍、二十倍的失败者,跌落中产阶层以外。

  

   另外一项新兴的产业,则是生物科技。美国在开发内陆的过程中,带领世界上的农业,进入绿色革命。也就是使用化肥、杀虫剂、以及品种改良,将农业生产量和质,都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水平。上世纪五零年代以后,以化学药品促进生产效果的技术,快速发展,但是其反面的效应,也很快就出现了。农药的使用,颠覆了生物界的生态平衡,以至于造成了[寂静的春天]。许多转输花粉的昆虫,因为农药而死亡,生物界互相支持和克制的平衡,造成了一些品种的迅速减少、甚至灭种,又使另外一些品种,因为没有天敌,而忽然膨胀。这一波的影响,正因为大家的注意,努力寻求补救。

  

   另一种生物科技,则是与改良品种有关。由于生物学的发展,选得佳种,从保留成为独占的市场,逐渐更转变成为员工改造基因,任何产物经过选种以后的改造,往往不能再自性繁殖。例如,今天美国的小麦、黄豆,以及其他的主要食粮,每一年的种子,都不再是经过自然交配,成长而留下作为下一季生产的原种。

  

   生物公司孟山都,几乎已经将世界各处的农家,都转变成为他们的订户。他们每年提出新的基因改造品种,可以抵御各种疾病,也可以提高产量。各种的基因改造后果,使农家乐于使用。后果则是:没有一个农家再能自足地在春季播下自己选择的种子。全世界相当大部分的农田,都受孟山都的控制。而且,任何品种如果中途发生问题,造成灾害,其规模之庞大,波及范围之远,也是前所未有。在农业科技方面的趋向,也一样造成财富迅速的集中:垄断利益者,乃是科技技术的大公司和他们的代理商。农家已经无法脱离这些掌握品种上游的公司;无形之中,全世界的农户,都已经变成这些大公司的佃农。

  

   与农业科技类似的,则是医药科技。一方面,经过新的科技,发展了许多新药,也发展了许多诊断和治疗疾病的工具,例如,MRI(磁放共振检查)等等。对于病者而论:这些进步,使许多过去认为困难的疾病,今天几乎都有治愈的可能。另一方面,从诊疗到医治,由于这新型科技的诊疗、设备,以及配套技术人员的薪俸,医疗的费用,比较过去,昂贵了许多倍。今天一个病者,如果没有医药保险制度,将不可能支付如此昂贵的医疗费用。在这行业之中,一样有收入不均匀的现象,医疗人员和医疗研究人员,当然都跟着医疗设备的进步,不断地提升他们的收入。但支援这些医疗看护的底层人物,护理人员和一般缺乏专业的技术助理,他们的收入,却是减低到最低的水平。

  

   以上三种新行业导致的社会发展取向,都加速了美国社会财富分配的极度不平均。以我自己作为患者的经验,我深深体会到,这一个行业之中,上层和下层,不仅收入的差距巨大,他们的生活质量、以及文化水平,都几乎是两个世界。

  

   在科学本身的发展而言,有了信息科技和电子科技以后,获得新的工具,使得人类对于宇宙的基本结构,大到外太空究竟是几层宇宙,还有多少大、小宇宙之间是什么关系?都已经列入我们研究的课题。狭而言之,过去的认知,以原子作为最小的颗粒,现在才知道,原子底下有核子,核子之下还有许多不同的粒子,粒子底下还有更小的结构:外到无限大,内到无限小,层层都还有不断推展的极限。

  

   十九世纪以来,许多人以为科学是绝对的,而且科学是可以走到正确和精准的地步。到今天,如此态度,只能归属于[科学主义]的思想范畴。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曾经取代了牛顿力学,今天,量子力学的宇宙观,又补充了许多相对论的不足之处。

  

   今天,一个诚实的科学家,不论是物理学家、生物学家,还是数学家,不能再武断地声称,我们人类是万物之灵,我们可以有机会掌握一切的钥匙。在新的世界,一个真正诚实的科学家,必须是深层谦卑,也保留怀疑的探索者。吊诡的现象,科学探索几乎又和形上学的玄学思考融合了。去世不久的英国物理学家霍金,提出了对黑洞理论的重要修正:我们似乎已经无法真正区别,什么是有?什么是无?也无法声称,什么是有理?什么是无理?

  

   这一波的思想革命,其严重性将不亚于十六世纪欧洲出现的启蒙时代。至于自动化技术的发展,以技术本身而论,也不过是信息科技的延伸而已,然而其影响,则十分远大,将会影响到低收入的就业机会,也影响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根本定义。后面这个课题,将另作讨论,此处不赘。

  

上述科技研究与工业发展的密切结合,乃是这一代出现的现象,其对于工业发展的方向,具有关键性的意义。美国在二战以后,也是由于政府的提倡,以公家的力量,支持了许多研究计划,政府设置了许多基金,帮助大学开展新的研究工作。战后复员的军人,政府提供奖学金(Pell program),帮助军人们接受高等教育,再进入研究部。每个大学不只是提供大学部的基本教育,每个项目还都有研究所的课程。如此大量的人员投入学术研究,而且大部分是投注理工农项目。美国的学府与企业,因此结合为一个供应面;战后数十年来,这一现象已是常态,而且更多的方面和更多的项目,组成上述学术产业的共生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237.html
文章来源:大家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