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节大磊:蔡英文上台以后的两岸关系

更新时间:2019-05-07 16:18:22
作者: 节大磊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由于蔡英文政府至今不肯明确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关系自2016年5月逐渐转冷而陷入僵局。2018年以来,美国国会和政府的一系列“亲台”举措使得两岸之间的对抗态势明显升高。目前看来,一定程度的对抗状态会持续下去,也许还会继续升高,但是台海局势尚不至于在短时间内完全失控。中国大陆应该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度看待台湾问题,在坚持战略自信的同时,继续丰富和优化战术手段,努力推进祖国统一。

  

   关键词:两岸关系;蔡英文;特朗普政府;“九二共识”

  

   如何处理两岸关系一直都是民进党的最大挑战之一。1996年,代表民进党参加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彭明敏,公开鼓吹“台独”,结果大败而归。为了2000年的选举,民进党通过了“《台湾前途决议文》”,对其“台独”立场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修正,同时因为国民党自身的分裂,陈水扁得以侥幸当选。2012年,蔡英文代表民进党挑战执政的马英九,其空洞的“台湾共识”无法取得台湾人民的认可从而落选。针对此次败选,民进党的2012“大选检讨报告”明确提出,要在两岸政策上“不断强调务实与温和的路线”,“摆脱反中、锁国等错误的刻板印象”。因此在2015年再一次成为民进党的候选人之后,蔡英文一直在试图调整其两岸论述,以避免使之成为选举中的负资产。

  

   2015年4月9日,蔡英文在民进党“中国事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致辞时,首次提到其参加此次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两岸政策,也就是相当模糊的所谓“维持两岸现状”。蔡英文有关两岸政策的更系统、更实质性的论述出现在她2015年6月3日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讲话中。在这次讲话中,她不仅表示要建立“具一致性、可预测且可持续的两岸关系”,并且提到了尊重“‘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以及维护过去二十多年两岸“协商和交流互动所累积的成果”。这次讲话基本上奠定了其未来两岸论述的基础。2016年1月21日,蔡英文在大选胜利之后接受了台湾《自由时报》的专访,进一步总结了其发展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除了之前提到的“‘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两岸过去“协商和交流互动的成果”以及“台湾的民主原则以及普遍民意”之外,这个“政治基础”还包括“1992年两岸两会会谈的历史事实以及双方求同存异的共同认知”。总体而言,蔡英文有关两岸政策的论述有朝着“九二共识”靠近的迹象,但是并没有直接、明确地承认“九二共识”及其“一中”意涵。

  

试探阶段(2016年5月—2016年9月)

  

   在蔡英文胜选之后、就任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两岸双方似乎都对建立某种形式的良性互动抱有一定程度的期望。选举之后,民进党秘书长、蔡英文的核心幕僚吴钊燮赴美参加会议,特别强调两岸关系并不是选举中最重要的议题,选举结果也不意味着中国大陆的“挫败”。与此同时,《环球时报》的社评也认为“台湾民众选蔡英文选的不是‘台独’”,此次选举不是对“两岸关系的一次打分”。由于在“立法院”第一次取得了绝对多数,民进党在“立法院”推动“台独”议程的可能性大大增高。在这期间,蔡英文也对一些民进党内蠢蠢欲动的“台独”言行进行了或多或少的限制。在民进党“立法委员”高志鹏提出废除在“公务单位”、学校等悬挂孙中山先生遗像的规定时,蔡英文表示民进党在“立法院”的议题设定应该有“整体战略思维”,对于“政治敏感度高”或者“重大政策”议题应该有更多的内部讨论,事实上间接表达了反对。在民进党多位“立法委员”提出所谓“两国论”版本的“《两岸协议监督条例》”草案后,蔡英文通过民进党中央要求撤回。另一方面,蔡英文和吴钊燮也都公开表示中国大陆在这个时期保持着相当大程度的善意和克制。

  

   在2016年5月20日众所瞩目的就职演说中,首先,蔡英文进一步明确提到了“《中华民国宪法》”和“《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提到的“为因应国家统一前之需要”,以及“《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所称的“台湾地区”和“大陆地区”都有明确的“一中”涵义。其次,蔡英文也表明要捍卫“中华民国的主权和领土”,并且提及了“东海及南海问题”。但是,蔡英文依然没有明确承认“九二共识”,以及直接回答大陆和台湾地区的关系属于何种性质的关键问题。对于蔡英文的就职演说,大陆的涉台专家以“有调整、不满意、观其行”“有所靠近、回避实质、有待观察”等进行评价。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也明确表示,蔡英文的讲话在两岸关系性质这一根本问题上态度“模糊”,“没有明确承认‘九二共识’和认同其核心意涵”,“没有提出确保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发展的具体方法”,因此是“一份没有完成的答卷”。这样的表态既明确重申了“九二共识”对于维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政治基础的地位,又为蔡英文继续与大陆相向而行留下了一定空间。

  

   在蔡英文即将就职前不久,台湾能否继续参加2016年5月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大会成了一个横亘在两岸之间的第一个挑战。自2009年以来,在两岸“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之上,台湾以“中华台北”的名义和观察员的身份连续参与了世卫组织大会。2016年的世卫组织大会将在蔡英文上台后的5月23日开始举行,而发出邀请函和确认参会则需要在马英九政府下台前完成。5月6号,台湾方面收到世卫组织秘书处的邀请函。与往年的邀请函不同的是,此次的邀请函专门提及了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世卫大会的第25.1号决议及其体现的“一中原则”。蔡英文当局在表明“以2758号决议文为基础的一中原则”和“台湾参与世卫组织大会”之间并无关联之后,选择派新政府的“卫生福利部长”与会。正如国台办发言人所言,这次安排体现了大陆方面“继续维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真诚愿望”,也是“大陆方面释放的善意”。但是如果今后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遭到破坏”,“上述安排将难以为继”。事实上,两岸之间的国台办与陆委会的联系沟通机制、海协会与海基会的协商谈判机制因为“九二共识”政治基础的失去而随即陷入停摆。大陆游客赴台旅游的人数也在蔡英文正式就职后大幅下降,以至于生意惨淡的台湾旅游业者在9月12日即举行了一场抗议活动。

  

   同时,中国大陆对于蔡英文当局“去中国化”的担忧也在与日俱增。蔡英文新政府上任的第二天,其“教育部长”就宣布废止了马英九政府2014年通过的“课纲微调”。8月1日,蔡英文在向台湾的“原住民”道歉之时,似乎把汉人与荷兰人和日本人都看作一样的“外来者”。蔡英文政府推动的所谓“转型正义”也引起了中国大陆的担忧。首先,通过“不当党产处理条例”沉重打击乃至彻底清算国民党,大大削弱国民党东山再起的能力。其次,所谓的“清除威权象征”在很大程度上是“去蒋化”,最终导向“去中国化”。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时期,蔡英文也错过了一次赢得更多大陆信任、改善两岸关系的机会。在2016年7月民进党第17届“全代会”召开前夕,有党代表提出把蔡英文的“维持现状”主张纳入党纲,以取代1991年的“台独党纲”、1999年的“台湾前途决议文”和2007年的“正常国家决议文”,“以符合时代需求,凝聚台湾共识,强化本党维护台海和平之稳健形象”。这个提案固然离“九二共识”有一定的距离,但毕竟是处理民进党历史上的“台独党纲”和“决议文”的积极步骤。此时,蔡英文就职不久,尚且拥有较大的政治资本和权威来推动此事,但是提案却遭到了冷处理而不了了之。整体而言,尽管对蔡英文政府有“去中国化”和“文化台独”的担忧,也还有一些诸如“雄三”导弹误射、大陆游客的“火烧车”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中国大陆在这段时期尚没有在国际空间和军事层面对台施加。

  

局势升温(2016年9月—2017年底)

  

   2016年9月23日,台湾确定不能参加将于9月27日在加拿大举办的三年一度的国际民航组织(ICAO)大会,标志着蔡英文执政后的两岸关系进入到了第二个阶段。这就意味着,在不承认“九二共识”及其核心意涵的情况下,台湾的所谓“国际空间”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大陆对于蔡英文明确承认“九二共识”的期望越来越低。7月22日,蔡英文在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采访时,针对中国大陆要求其承认“九二共识”有无期限时表示,“设定期限,要求台湾政府违反民意去承受一些对方的条件,其实可能性是不大的”。9月18日,海协会会长陈德铭在新加坡接受采访表示对蔡英文承认“九二共识”“无法乐观”。在未能参加国际民航组织大会后,蔡英文的态度也逐渐强硬起来。9月29日,在纪念民进党创党30周年写给民进党党员的一封公开信中,蔡英文号召民进党员要“力抗中国的压力,发展与其他国家的关系”。接下来蔡英文陆续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和日本《读卖新闻》专访,提出了她的所谓“四不”:“承诺不变”,“善意不变”,但“不会屈服在压力之下”,也“不会走到对抗的老路上去”。在2016年的“双十讲话”中,蔡英文重申了就职典礼上有关两岸关系的说法,也再次提到了“四不”,但是她再一次错失正面承认“九二共识”,使两岸关系重回和平发展轨道的机会。这个时期,中国大陆除了担忧台湾岛内各种形式的“去中国化”外,还对台湾当局对“《公民投票法》”修法高度警惕。有些修法草案包括“领土变更”等事项,具有明显的“台独”意味。尽管最终的修正案将“领土变更”和“两岸政治协议”等敏感事项排除在“公投”之外,但是由于“公投”的提案、连署及通过门槛均被大幅降低,还是给了“台独”势力利用“公投”打“擦边球”的机会。

  

鉴于形势的发展,中国大陆对于两岸关系的判断也渐趋悲观。在2017年1月的对台工作会议上,俞正声强调,“2017年两岸关系和台海局势更加复杂严峻”。在3月的两会期间,国台办主任张志军也发出严厉警告,“‘台独’之路的尽头就是统一”。在此情况下,台湾在“国际空间”问题上也继续遭遇挫折。2016年11月,台湾未能参与在印尼举办的第85届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大会。2017年5月,台湾连续八年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大会的历史也宣告终结。2016年12月,圣多美普林西比成为了蔡英文上台以后第一个与台断交的“邦交国”。2017年6月,巴拿马也与台当局“断交”。此外,台湾在尼日利亚、厄瓜多尔、约旦、阿联酋、巴林等“非邦交国”的代表处也被迫改名。比如,台湾驻尼日利亚的“‘中华民国’商务代表团”被迫改为“台北贸易办公室”,并被尼方要求迁出首都。台“外交部”也从2016年11月22日起,在其网站重启了在马英九时代八年未曾更新的“中国大陆阻挠我国际空间事例”。与此同时,中国大陆在军事层面的动作也给台湾岛内的“台独”势力以极大震慑。2016年11月25日,中国空军首次实现“绕岛巡航”,并在之后使之常态化。“辽宁”号及其作战舰艇编队也自2016年底开始在台湾以东海域以及台湾海峡数次行驶及穿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19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