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节大磊:蔡英文上台以后的两岸关系

更新时间:2019-05-07 16:18:22
作者: 节大磊 (进入专栏)  

  

美国因素

  

   2016年底,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给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和两岸关系都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在就职之前,特朗普先是打破惯例地与蔡英文直接通了电话,继而在电视访谈中质疑“一个中国”政策。2017年正式入主白宫之后,经过中美双方的密切沟通,特朗普在2月10日与习近平主席的电话中表明,美国新政府将坚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这次通话以及随后中美元首在海湖庄园的会晤暂时稳定了两岸关系和中美关系。

  

   然而自2017年底以来,美国国会通过一系列“亲台”法案,不仅使中美关系受到负面影响,两岸之间的对抗态势也明显升高。首先,美国国会通过的2018财年和2019财年的《国防授权法案》很显著地增加了若干“亲台”内容。“六项保证”在两项法案中都再度得到重申。2018年的法案要求美国国防部长在收到台湾有关军售的请求后,必须在120天之内向国会提交一份相关报告,而2019年的法案要求美国国防部长在法案通过后的1年之内,向国会提交一份有关台湾军事防御能力的评估报告。两份法案的其他涉台内容还有诸多加强和提升美国与台湾地区军事关系的建议,包括探讨极具挑衅性的美国与台湾地区军舰互访的可能性等。这些有关美国与台湾地区军事关系的内容尽管不具有约束力,但势必对行政部门形成一定程度的压力。其次,2018年3月正式成为法律的《与台湾交往法》认为美国不应该在美国与台湾地区高层交往上“自我设限”,而鼓励双方高层官员互相往来。这项法律尽管在实质上对行政部门也无约束力,但是其在参众两院获得的支持同样会让美国行政部门倍感压力。在中国大陆看来,特朗普总统签署《与台湾交往法》使其生效,而不是让其在国会通过10天后自动生效,也代表了其在对台政策上的主动调整。在《与台湾交往法》生效后不久,美国国务院东亚与太平洋事务局助理国务卿帮办黄之瀚(AlexWong)访问台湾,热情赞扬台湾在树立民主典范和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地区秩序上的角色,并强调美国的对台支持和承诺坚定不移。

  

   2018年4月,美国国务院批准了本国厂商通过商业渠道向台湾出售潜艇技术和零部件,此举有助于台湾的所谓“潜艇国造”计划。在2017年6月任内首次批准对台军售后,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9月再次批准新一轮对台军售。尽管此次的军售数额和项目并不突出,但是却似乎意味着美国政府正在改变过往“包裹式”的对台军售,转而采取“个案式”的更为常态化的方式。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也连续两年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论坛上提到美国基于《与台湾关系法》所承担的义务,并在2018年的讲话中表示“反对所有单方面改变现状”的做法。2018年7月和10月,美国军舰两度高调穿越台湾海峡。

  

   2018年5月,多米尼加和布基纳法索相继与台湾地区“断交”后,美国国务院对中国大陆的批评台面化,直指大陆在“改变台湾海峡现状”。在8月萨尔瓦多与台湾地区“断交”后,美国不仅表示反对中国大陆“破坏台海稳定”,指责中国大陆对西半球国家进行“政治干预”,更史无前例地召回了美国驻多米尼加、萨尔瓦多和巴拿马的大使和外交官商讨对策。美国副总统彭斯在10月初的对华政策讲话中,又再度“谴责”中国大陆与以上拉丁美洲三国建交“威胁了台湾海峡的稳定”。

  

   美国政府在对台政策上的调整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原因。首先,美国的对华战略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美国国内在经历了最近几年对华政策的激烈辩论后,特朗普政府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正式放弃“接触政策”,并将中国定义为“修正主义国家”和“战略竞争对手”。美国政府上下也对中国大陆影响力的持续提升警觉不已。在这种情况下,在台湾问题上对中国强硬以及对台湾地区友善符合当下的环境和气氛。其次,对于蔡英文上台以来两岸关系的恶化,美国国内的主流看法是主要责任在中国大陆。他们认为,无论是与陈水扁的激进政策相比,还是跟其在2012年竞选时期模糊的两岸论述相比,蔡英文自2015年以来的两岸论述和政策已经在岛内现实政治的制约下,最大程度地实现了与中国大陆的相向而行。再次,特朗普政府缺乏一个清晰完整的对台政策,这也给了美国政府内外的一些“亲台”人士影响其政策的空间。

  

对抗升高(2017年底至今)

  

   在美国国会和政府推出一系列“亲台”举措的同时,“台独”势力也在岛内不断聒噪。台湾“行政部门”负责人赖清德多次自称“台独”工作者。“台独”势力持续不断推动2020东京奥运会“正名公投”以及2019“台独公投”。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大陆对于美国对台湾地区政策的调整以及台湾岛内政治的发展愈发担忧,两岸之间的对抗也由此明显升高。2018年4月和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分别在台湾海峡和东海海域举行实弹射击军事演习。国台办和国防部也不讳言,军事演习等一系列行动针对的是“台独”分裂势力,是为了捍卫祖国主权和领土完整。台湾也在四个月内接二连三地损失了多米尼加、布基纳法索、萨尔瓦多等三个“盟邦”。为了更好地在国际社会上贯彻“一中原则”,中国民航局于4月25日致函44家外国航空公司,要求它们修改对台湾的称呼。

  

   蔡英文政府的措辞也愈发强硬。在布基纳法索与台湾地区“断交”后,蔡英文言辞激烈地表示,这些“蛮横行为”“已经挑战台湾社会的底线”,“不会再忍让”。在2018年的“双十讲话”中,蔡英文不再重申就职典礼上有关两岸关系的说法以及“四不”,而是开篇就谴责大陆“单方面的文攻武吓和外交打压”,“伤害了两岸关系”,“严重挑战了台海和平稳定的现状”。另一方面,蔡英文政府也在极力迎合特朗普政府的所谓“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相对于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特朗普政府在阐述其印太战略时,提到台湾的次数要明显更多。不仅《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在谈到印太地区的战略时提到了台湾,特朗普政府国务院和国防部的官员也都在不同场合不同程度地谈到了台湾地区在美国印太战略中可以扮演的角色。

  

   为了迎合美国的印太战略,蔡英文政府一方面强调台湾的价值和角色,一方面凸显中国大陆对于地区的威胁。2018年6月25日,蔡英文在接受法新社专访的时候,指责中国大陆想要成为区域霸权,因此希望国际社会共同“制约中国”,“减少或者遏止中国的霸权扩充”。在2018年的“双十讲话”中,蔡英文再次指责中国大陆“试图挑战区域现状”,“全世界都在因应中国势力扩张”,而台湾要建构其“不可取代的战略重要性”。7月18日,台湾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在华盛顿参加国际研讨会致词时,主动引用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对中国大陆“修正主义国家”的定位以及试图改变二战以来国际秩序的指责,同时强调台湾作为印太地区自由民主的一员,可以一起“守护以法规为基础的国际秩序”。8月30日,“外交部长”吴钊燮在台北的“印太安全对话”的致词中,列举了台湾在价值、经济和安全方面能够对于印太地区作出的贡献,并且再次提醒“台湾所面临的挑战正是对整体区域自由、开放及繁荣的最大挑战”。

  

结论

  

   由于蔡英文政府至今不肯明确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关系逐渐转冷而陷入僵局。2018年以来,美国国会和政府的一系列“亲台”举措使得两岸之间的对抗态势明显升高。目前看来,一定程度的对抗状态会持续下去,也许还会继续升高,但是台海局势尚不至于在短时间内完全失控。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固然在强化和提升美国与台湾地区关系,但是他们也深知美国与台湾地区关系的限度。例如,2018年6月,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新馆落成的时候,美国只是派出了主管教育和文化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参加典礼,并没有像之前传闻那样派出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博尔顿或者其他更高层官员出席,也没有派遣海军陆战队负责新馆安全。特朗普本人的交易型心态也意味着他不愿意为了台湾承受太多的代价。就蔡英文政府来说,一方面不承认“九二共识”的立场依然顽固,另一方面也不太可能走上陈水扁式的激进道路。“台独”组织“喜乐岛联盟”号召民众于10月20日举行“全民公投反并吞”集会,蔡英文和民进党中央要求全党公职人员及候选人不要参与。同时,蔡英文也似乎相信其目前的策略比较有效,因此在2018年的“双十讲话”中,表示“不会贸然升高对抗,也不会屈从退让”。在2018年11月24日落幕的台湾“九合一”选举中,民进党遭遇大败。一方面蔡英文在岛内和党内的政治地位和权威都大大削弱,中国大陆要警惕其剑走偏锋,在日后更多诉诸统独议题;另一方面国民党在地方县市的大范围执政也为两岸恢复和扩大交流创造了条件。中国大陆应该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度看待台湾问题和推进祖国统一,在坚持战略自信的同时,继续丰富和优化战术手段。正如2018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中国国民党前主席连战的时候所指出的,继续坚定不移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坚定不移扩大深化两岸交流合作,坚定不移为两岸同胞谋福祉,坚定不移团结两岸同胞共同致力于民族复兴。

  

   [*注释此处略]

  

   原刊于《中国国际战略评论2018(下)》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19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