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江:革命的现象学诠释

更新时间:2019-05-05 23:43:02
作者: 孙江  
但作者刻意忽略革命运动的匀质化过程,从而未能回答:既然革命是散落的星火,何以能变成熊熊大火?这就引出了第二个问题——观察革命的“现在的”地平线。

   所谓现在的地平线,是指我们观察事物时所处的位置、时间等,随着位置和时间等因素的变化,看到的光景会有所不同。同样,在观察历史时,受文化、社会、时代等影响,人们所看到的光景也会不同。回到本文开头,我们关于革命的知识之所以会呈现出二律背反现象,追根究底乃是与我们所处的地平线有关。观察历史需要借助表述历史的史料,史料的局限致使我们的认识即使能够驱使想象力,也不免有“眼前有景道不得”的无奈。另一方面,观察者所选取的不同角度——就学科而言,是不同的学科方法——有可能导致完全相反的观察结果。有道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不是吗?很多时候,围绕历史认识的分歧恰恰发生在基本常识问题上。“吾人生今之时,有身世之感情,有家国之感情,有社会之感情,有种教之感情。其感情愈深者,其哭泣愈痛。”(23)刘鹗的《老残游记》把歧异归结为个体内在翻动的情感活动。法国哲学家柏格森(Henri Bergson)则强调个体情感活动的可控性和可选择性。柏格森讲过一个故事,话说有个牧师很会讲道,教徒听得个个落泪。有一个听众不为所动,旁人问他为何不哭,此人回答曰:我不是这个教区的(24)。裴宜理关注中国革命研究的世代差异,在《中国政治研究:告别革命?》一文中,她批评新生代的研究如“虫目仰视”(worm's eye view),与研究革命的上两代学者相比,新生代很少关注中共党政系统的运作,有关乡村选举与政治经济的田野调查虽然揭示了不少未知的事实,但很难从中推导出它们与国家制度之间到底存在何种关系(25)。作为上一代学者,裴宜理似乎更加推崇“鹰眼俯瞰”式的革命研究,这种研究关注革命自身的演变逻辑及其与背后情景的关系。无论是“虫目仰视”,还是“鹰眼俯瞰”,都是深化革命认识的方法,旨在对革命进行表象,因为只有凭借文本和口传的表象与建构,实在的事实才有可能在主观间性上得到认可。在此意义上,历史确实是一个反省性的概念,每个革命故事的书写者都须牢记孙中山的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注释:

   ①王奇生主编:《新史学》第7卷《20世纪中国革命的阐释》,[北京]中华书局2013年版;李金铮:《向”新革命史“转型:中国革命史研究的反思与突破》,[北京]《中共党史研究》2010年第1期;李金铮:《再议“新革命史”的理念与方法》,[北京]《中共党史研究》2016年第11期。

   ②Jeffrey N.Wasserstrom,“Toward a Social History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A Review”,Social History,Vol.17,No.1,January 1992.

   ③Paul ,La mémoire,l'histoire,l'oubli,Paris: du Seuil,2000,p.657.

   ④陈少白:《兴中会革命史要》,[台北]“中央文物供应社”1956年版,第12页。

   ⑤[日]安井三吉:《「支那革命党首領」孫逸仙考:孫文最初の来神に関する若干の問題について》,《近代》57,神大学紀要,1981年12月。陈德仁、[日]安井三吉:《孫文と神》(增补版),神新聞総合出版センタ一,1989年,第34-35页。

   ⑥Peter Calvert,Revolution and Counter-Revolution,Maidenhead:Open University Press,1990,p.1.

   ⑦Hannah Arendt,On Revolution,London:Penguin Books,1990[1963],p.28.

   ⑧《支那革命党及秘密結社》,《日本及日本人》第569号,1911年11月1日,第67页。亦见汤志钧编:《陶成章集》,[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129页。

   ⑨汤志钧编:《陶成章集》,[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129页。

   ⑩《江湖汉流宗旨》,1912年刻,第48页。作者、印刷地不详。

   (11)收入张枬、王忍之编:《辛亥革命前十年间时论选集》第一卷(上册),[北京]三联书店1960年版。

   (12)Elizabeth J.Perry,Rebels and Revolutionaries in North China,1845-1945,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80.

   (13)Elizabeth J.Perry,Shanghai on Strike:The Politics of Chinese Labor,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3.

   (14)[日]田原史起:《二十世紀中国の革命と農村》,[東京]山川出版社2008年版,第2页。

   (15)Joseph Esherick,“The Theses on the Chinese Revolution”,Modern China,21(1),1995.

   (16)Elizabeth J.Perry,“Reclaiming the Chinese Revolution?”,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67(4),November 2008.

   (17)Elizabeth J.Perry,Anyuan:Mining China's Revolutionary Tradition,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2012.

   (18)Kathleen Hartford and Steven Goldstein,“Introduction:Perspectives on the Chinese Communist Revolution”,in Kathleen Hartford and Steven Goldstein(eds.),Single Sparks:China's Rural Revolutions,Armonk,New York and London:M.E.Sharpe,1989.

   (19)[日]岸本美緒:《序》,《明清交替と江南社会——17世纪中国の秩序同题》,東京大学出版会1999年版。

   (20)Prasenjit Duara,Culture,Power and the State:Rural North China,1900-1942,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88.

   (21)毛泽东:《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毛泽东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150页。

   (22)关于秘密会党,现行的研究充斥着固有名词的堆砌和风闻言事,多不可靠。我将在不久后出版的专著中专门加以辨析,目前可参见拙文《话语之旅——关于中国叙述中秘密结社话语的考察》(刘东主编:《中国学术》第18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及拙著《镜像中的历史》(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

   (23)刘鹗:《老残游记》,陈翔鹤校,戴鸿森注,[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2页。

   (24)[法]柏格森:《笑》,徐继曾译,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5年版,第4-5页。

   (25)Elizabeth J.Perry,“Studying Chinese Politics:Farewell to Revolution?”,China Journal,No.57,January 2007.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186.html
文章来源:《江苏社会科学》2018年 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