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陆大道:国家发展大转型与十四五规划编制的若干思考

更新时间:2019-04-30 10:40:42
作者: 陆大道  
以及安全、技术、管理等已经达到的水平及未来发展的目标。中国的交通强国,一定要有中国国情作最基本“元素”。经济原则,任何时候,任何阶段都要强调。建国后,我们成就辉煌,浪费也很大。现在已经建成的二万多公里高铁,但是高铁标准变成了200公里时速。但多少线路与区段实现了高铁运量?未来大中城市通高铁,(过去曾经提出高速公路通每个县城),这个方针需要多大的成本?是否做过预估吗?许多区段,例如一般的省会城市间,行政客流量很小,商业与社会性质客流量很大吗?这些客流量中,多少是“时间就是金钱”的人群?如果建设时速150-200公里的铁路,例如贵阳至昆明段,与时速300公里高铁相比,时间可能是4小时与6小时之差。但线路单位投资大约相差70-80%(3 亿与5-6亿之差),多少人会非常需要那4小时方案呢?

   建设科学合理的一体化管理的综合运输体系,是未来长时期的伟大目标。我们最大的弱点最大的难点也在此。能要求未来(全国)与西欧那样几乎全体居民都可享受舒适宽阔的运输(工具)空间吗?那怕是30年后。日本、韩国及我国台湾的普通民众的“舒适”标准可值得我们参考。“交通强国”不要仅仅依靠很多宏伟工程来达到!

   (七) 城镇化、新区新城及都市圈的规划。辉煌成就,代价很大。

   九五至十一五,快速城镇化。2010年经济增长乏力,一种舆论是大搞农村城镇化以拉动经济。2013年8月两院向国务院汇报时,李克强总理 2-3次提到“城镇化关系到我国现代化事业的成败!”,我们从几条路线理解:当时2.6亿农民工没有被城镇化;农村产业、人口、劳动力空心化;土地资源与环境污染;近亿儿童留守农村等。如果不重视必然会导致:社会结构大变动,农业与农村衰退,城市就业困境,下一代人的成长危机。最后,国家两大类人群不和谐:即城市几亿人与农村几亿人之间,城市中几亿原居民与几亿农民工之间。我们体会,克强总理说那句话时,就是要进行大的调整。三个月之后,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召开,习总书记与总理报告,特别是习总书记的长篇报告,内容非常丰富与具体,站得高,方针与政策很坚定明确。我国开始了新型城镇化发展时期:中心是人的城镇化,同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从而避免了类似于拉丁美洲那种陷阱式的城镇化。

   今后,在都市圈、城市群、新区新城建设中,不能搞脱离国情“高大上”,不搞大圈地。要认真搞构建区域性创新体系,苦练“内功”。还有,我们许许多多城市,地区,怎么那样重视国家给自己的头衔?十二五,那么多地区,成为“国家战略”(区),一部分根本就不可能成为“国家战略”吗!我国三大城市群,现在已成为我国连接世界经济的三大枢纽区。但另外一些大城市,主要是省会城市,看样子自己进不去了,开始呼吁成为“国家中心城市”,以自己为主建大“都市圈”。现在国家有关部门发出了全国“都市圈”发展的指导意见,但有些城市做的规划还是太离谱。

  

   四、对规划工作的小建议

   新中国建国以来今年70岁,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经济发展的奇迹,一个成功的道路,是政府主导经济,经验之一是编制好中长期规划。现在国家体量大了,事情复杂了,当然要规划。但是,规划理念与方法也需要与时俱进:如何做好?

   规划,不搞建设项目的“批量化生产”。改变过去那样成批生产大项目的规划模式。

   长期来,经济计划依据“三驾马车”决定。资源环境那样严重,但具体制定计划时,又不加以计算考虑?不考虑,为什么?前些年,当时环境恶化就已成为对党和政府的严峻考验了,当时还要高速增长。

   还有,我们人口这么多,十年前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同志曾说,任何一个大数,被十三亿人口一除都是小的;任何一个小数用十三亿人口一乘都就很大。现在还讲人口红利,对不对?要有战略眼光。

   城市布局“低密度”。我们不能像澳大利亚、加拿大那样。西方也不同嘛!欧洲城市是简约的,日本、韩国更是简约的。城市建设布局的低密度,太奢华了,我们享受不起呀。我们在1998-2007间,城市人均综合占地很快达到120平米,这超过了一部分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

   ·政府机构与规划机构应该逐步减少

   这几年,总书记对生态环境作了很多很具体的指示。说的那样具体,使下面很快就纠正了错的。但说明了什么呢?中层干部不够给力,学者与智库没有发现,或没有说话。中层政府及管理人员要给力,专家学者要接触实际,反映实际情况,敢于说话,不要一味“大发展,大发展”,还要说“不”。因为,提方案的,提项目的机构与人士太多了。

   现在某些决策机制、过程也需要考虑。建议国家高层的综合与部门的规划,是原则性的,不搞脱离国情的高指标与高标准。中层减少规划工作与相应的机构设置。愈加重视国营与民营大企业与公司的规划,自主对技术发展、市场趋势、危机应对等作研究与判断,对风险自己承担。中央政府与国家科技、信息、涉外等机构给予咨询指导。对(镇与乡)乡村振兴的规划与精细化管理,要发挥自组织作用。

   ·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在重大问题规划与决策中提倡自然科学、社会经济科学以及工程技术科学之间的结合,建立社会经济学家、工程技术专家与自然科学家的合作平台。

   ·中国呼唤战略思想家

   做好国家重大的发展规划与重大领域的顶层设计非常重要。中国科学家、专家、学者很多,但战略思想家较少。什么是战略思想家?有什么特点:要求具有战略思维,大局与全局思维,就是大尺度的多维度的研究,不仅仅是近期的决策问题,而是要考虑中长期的发展趋势。不仅仅是空间上的大尺度,时间上包括历史的与未来的。具体工作中,要将局部变化与局部问题置于大范围平台上来解析,考虑到可能带来的全局影响。往往要打破原有的“平衡”(或说不平衡)状态,形成新的“平衡”状态。要预见到所提的方针政策实施后带来什么样的新的“平衡”。对态势、问题或事件的未来演变作出趋势预测。对所建议的政策措施对态势的下一步发展是否符合国家与社会的要求,或者有多大风险与代价,这种代价是不是可以付得起等作出一定程度的分析。力争使工作具有较大程度的前瞻性,不做“事后诸葛亮”。为此,需要具有较广的知识结构。我国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在体制上是分割的。自然科学与工程技术科学实际上也没有合作平台。这不利于战略思想家的培养。

   战略思想家对国家发展的意义,会在历史中显示出来。世界上大国的成功都是与这样的战略思想家的忠诚、敬业及卓越的工作分不开的。战略思想家是有爱国热情的,也是有立场的,是国家利益的维护者。现代中国需要发展中国特色的智库与智库平台,现代中国呼唤战略思想家。

  

   陆大道,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地理学会原理事长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098.html
文章来源: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