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肖静宁:当年我有幸赶上了《张权独唱音乐会》

更新时间:2019-04-30 10:21:41
作者: 肖静宁 (进入专栏)  
充分表现人的内心世界,对爱情,对幸福,对人性的真善美的追求!可以说,她是这首歌最完美、最准确的诠释者、体验者和表达者。歌曲在轻声中结束,沉默数秒钟后,听众才从沉醉中突然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

   音乐会在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中不停地返场加唱而欲罢不能的空前盛况中结束。我挤到舞台前拼命鼓掌,目不转睛地多看一眼张权,直到拉上了大幕,才缓缓退场。带着满脑子都是张权的歌声,在夜幕中骑着自行车独自向西北郊奔去……

  

   四、我的感悟与思考

   第一,张权出国深造是一个艰难奋斗的过程,她在海上漂泊了20天,到达旧金山时口袋里只剩下15元钱。她在举目无亲的国度里自立谋生,什么累活都干过,她先入纳萨瑞斯学院,系统地学习了舒伯特、舒曼、李斯特、施特劳斯等人的艺术歌曲,掌握了高超的演唱技艺。一年多后,她获得奖学金。她不仅学习声乐,还选修和补修了钢琴、指挥、音乐欣赏、作品分析、法语、哲学、心理学、文学和神学,以优异成绩毕业于美国依斯特曼音乐学院,先后获得音乐文学硕士学位、音乐会及歌剧独唱家证书。1950年就在美国成功地开办独唱音乐会。

   1951年受周总理邀请张权冒着风险回国。回国后的最初6年是她艺术生涯的黄金时代,无论演唱、演出民族歌剧,无论当时社会主义阵营的国际文化交流都有她美妙的歌声,活跃的倩影,而在新中国上演的第一部西洋经典歌剧《茶花女》中的出色表现,获得了“东方茶花女”的美誉。她怎么会成为右派呢,不管过去现在这个问题都是不好问的。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一个材料才知道一点真像。原来1957年夏季,著名杂志《文艺报》记者为完成上级布置的鸣放任务,专门去采访张权。张权响应党的号召,直言不讳地谈了单位领导存在的问题。具体来说也就是关于她自己的两个问题,一是说她刚回国时,有的领导公开讲,“像张权这样的美国妇女,若是站在人民的舞台上,简直是不能容许的。”她知道后很伤心:我难道连一个中国公民的称号都不配么?!二是说中国实验歌剧院第一次上演歌剧《茶花女》,开始歌剧院领导安排了一位来自延安唱民歌的院领导夫人主演薇奥列塔(后由于那位演薇奥列塔的演员实在力不从心,才换上张权。)。《文艺报》记者回去后,将采访内容整理成《关于我》的文章,以张权的名义公开发表了。张权被院领导视为“向党进攻”,被打成“右派”。而她的一往情深的丈夫音乐家莫桂新则被罗织的罪名定为“历史反革命兼右派”,送往北大荒兴凯湖农场劳改,不到三个月就病逝了,当时竖了一个牌子“劳教份子莫桂新”,后来连牌子也没有了。自那以后他俩再也没有见过面。张权在失去爱人独处36年后的1993年6月16日因肺癌逝世,张权的遗体与爱人生前的衣物一起火化合葬于颐和园后边的天主教墓地。他们终于可以永远在一起安息了。我在想,张权要怎样才能避免那漫无止境的摧残?她那两点意见只是她的感受,不公正的待遇是事实,记者采访她能拒绝吗,又只针对具体部门领导,又是公开发表、并未在群众中散布。无论如何算不上“向党进攻”吧!写到这里,我的心好堵。我多么钦佩张权在逆境中的坚强,是艺术,是音乐,给了她力量,是总理的关怀迎来命运的转折!张权是一个泣血而歌的歌者,她的不幸的命运也是共和国的不幸。在一次聚会上,总理仔细问到她的家庭和生活,她非常感动,贵人相助,铭记在心。她说她一直没有忘记总理对她的教导、关切和爱护。她说:“我的这些痛苦,比起党和国家所受到的损失,算不了什么。只要党和国家有前途,就是人民的幸福。”她的这种宽阔的胸怀,理性的语言令我深深震动!

   第二,张权对艺术与音乐的热爱渗透到她的心底,她的骨髓,她到哪里,就把艺术、音乐带到哪里。1961年3月她的右派帽子还没有摘去,经总理关怀调入了哈尔滨歌舞团。由于受难的音乐巨星来到了哈尔滨,她的歌声从此激活了这座美丽城市以至整个东北三省。张权没有辜负哈尔滨,她满怀激情推动首创《哈尔滨之夏音乐节》,哈尔滨之夏是美丽的,松花江的绿波轻舟,街道公园的丁香簇簇,具有张权认同的音乐感。她想:外国一些城市都举办音乐节,如维也纳音乐节、布拉格之春音乐节,哈尔滨也应办一个。她多次向省市领导和文艺界同志谈起,可不可以举办一个具有哈尔滨特色的大型音乐节。在她的努力推动下,她到哈尔滨以后仅仅4个月,《哈尔滨之夏音乐节》就问世了。五十多年(除文革动乱)来已经成为哈尔滨市的一张名片。

   刚刚摘去右派帽子不久,1962年3月,张权到北京列席全国政协大会,在政协会议期间,张权写出提案,建议成立哈尔滨歌剧院,作为试点培养歌剧人才。总理看到提案后对张权说:“你的提案我看到了,很好。对人民事业就应该大胆建议。”会后不久,哈尔滨歌剧院成立了。哈尔滨之夏音乐节和哈尔滨歌剧院的成立,是张权奉献给她落难的哈尔滨的两件载入史册的大礼!

   第三,1961年底摘去右派帽子后有几年比较平静的演艺生活。在舞台上,观众只是觉得她光彩依旧,无人念及她的人生坎坷。当老友到后台去送花,问及:‘生活可好’的时候,她的眼圈立刻红了。人哪,没有经历生活的一番苦,就不能了解心的创痛。我懂得她内心的全部痛楚,感同身受。我在突然失去痴心爱人和终生伴侣后,经过两年多的自我调节还没有完全走出来,一代声乐艺术女神坚强的品格,为艺术献身的精神打动了我,她不仅是失去爱人,还蒙受政治冤屈,真是令我感动不已,我写这个随笔也就是向她学习。

   反右只是前奏,更大的暴风雨又向她袭来,“文革”开始后,张权再一次受冲击,最为残酷的是,她竟有10年被禁止演唱,被扣上“美国特务”、“反动学术权威”、“崇洋媚外”等帽子,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不仅任意揪斗游街示众,还被踢伤了腰骨,这位美丽端庄的女歌唱家遭遇灭绝人性的人格污辱,硬是被剃了“鬼头”!但是她忍住伤痛,吞下眼泪,始终没有低头,她的眼神还是充满着希望,她相信这种野蛮的行径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第四,苦尽甘来,人民共和国粉碎了四人帮,十年动乱终于结束。具有历史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翻开了历史的新篇章,结束了阶级斗争为纲的治国方针,迈向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张权在王震将军的关怀下,1978年从哈尔滨调到北京歌舞团任艺术指导和声乐教师。1979年,遭“四人帮”扼杀而停办多年的《哈尔滨之夏音乐节》终于恢复了。音乐节特邀倡导者、年近花甲的张权同她的女儿莫纪纲举办“母女独唱音乐会”。连演8场,取得巨大成功!依然光鲜亮丽的张权,获得了无数的鲜花和掌声,但是,一回到台后,她会陷入凄苦的回忆,20多年前猝死在兴凯湖农场的丈夫莫桂新的死,始终是她永远无法解脱的痛。

   第五,张权1981年调入中国音乐学院,更好地为高等声乐教育发挥自己的才能。历任歌剧系主任,副院长,教授、声乐硕士研究生导师,她还积极参加相关社会活动,在中国音乐家协会、北京文联、北京音乐舞蹈家协会任要职,贡献自己的力量。1981年赴南美任巴西里约热内卢国际声乐比赛评委。与帕瓦洛蒂合影。

   第六,巨星的隕落 一代声乐艺术家、声乐教育家、女高音歌唱家张权走完了她坎坷而精彩的一生,在她最好的年华有14年残酷地禁止她歌唱,她没有向命运屈服,只要有机会唱歌,她就如鱼得水,奉献自己全部的热情与精湛的演唱。在粉碎四人帮后直到她1993年因癌症逝世的15年里,她的身体已日渐虚弱,她还是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光和热,令人感动不已!

   第七,张权的艺术生命永远放射着耀眼的光芒,在她逝世24年之后,2017年12月29日,第十届中国金唱片奖颁奖典礼在云南大剧院隆重举办。《假如我的歌声能飞翔——著名声乐表演艺术家张权演唱歌曲集》荣获中国金唱片美声类最佳专辑奖,这是国内美声类唯一大奖。

   我为张权先生演唱歌曲集获大奖激动不已!由于制作精良,收集了张权各个时期的艺术活动的珍贵照片,让听者在充分领略张权先生精湛演唱技艺的同时,更对她充满坎坷却不失精彩的一生有所感悟。

   张权先生毕生投身于中国声乐事业,为我国声乐艺术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她精湛的造诣,伟大的品格,连同这张载入史册的专辑是张权先生留给后世的最宝贵的财富!

   张权先生百年诞辰之际,她的获奖演唱歌曲集的问世是音乐界的一件大事,是对张权先生在天之灵最好的告慰!

   敬爱的张权先生千古!

  

   肖静宁 2019-4-24于珞珈山麓

   附注:为了完整地表达对张权先生艺术成就的敬意与缅怀,参考了相关网络资料,在此深表谢意!

   -----------------------------

   [1] 指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

   [2] 山城指重庆,抗战时的陪都 。

   [3] 周恩来在重庆当时是中共中央副主席。

   [4] 优异成绩毕业于美国依斯特曼音乐学院,先后获得音乐文学硕士学位、音乐会及歌剧独唱家证书。

   5  1951年9月20日,张权在周恩来总理的邀请下冒着风险毅然搭乘英国轮船回到祖国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09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