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宋连胜 董文静: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的特点与价值

更新时间:2019-04-30 01:18:30
作者: 宋连胜   董文静  

   内容提要: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组织和制度获取价值观和稳定性的一种进程,具有导向性、实践性、渐进性和全局性等特点。它能够促进协商民主长期、稳定、健康发展,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具有重要价值。进一步发挥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的重要作用,必须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建立健全协商民主领导组织机构,培育成熟的协商文化,推动形成稳定运行、富有成效的协商实践。

   关 键 词:社会主义协商民主  制度化  民主制度  民主价值  民主实践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研究正式进入学者的视野,是在党的十八大结束以后。研究者们主要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关系、具体的协商民主形式制度化等角度来探究。但涉及中国协商民主制度化本身的理论和实践问题,诸如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的内涵特点,它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建设的关系,如何推进协商民主制度化发展的原因、路径等问题还有待深究。本文将从这一角度探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制度化。

  

   一、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的基本含义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及其制度化思想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一再强调要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发展。为此,中共中央及有关部门先后下发了《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等四份与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有关的文件,由此可见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的重视程度。要实现好发展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首先必须在理论上明确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的内涵。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认为,“协商民主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是党的群众路线在政治领域的重要体现。”①要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马克思主义政治学基本理论为基础,结合上述会议、讲话和文件中有关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基本精神,在厘清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和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建设的区别与联系中,来认识和把握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的基本含义。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是属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范畴的概念,但后者又并非其根本构成要素。民主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不同国家或同一国家的不同历史时期,人们对民主的概念和内涵认识不尽相同。但就宏观构成要素而言,民主至少包含了价值观、制度和实践三个层面的内容。其中,民主制度占主导地位,民主价值观以民主制度为载体,民主实践依靠民主制度加以规范。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比较完善的民主制度,民主实践将大打折扣,民主的价值观也很难成为社会共识。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个国家民主建设的主要构成要素或根本构成要素包括民主价值观培育、民主制度建设和民主实践发展三个方面。民主制度在民主中的地位决定了民主制度建设在民主建设中的地位。民主建设某种程度上就是民主制度建设。在民主建设中,以民主制度建设为核心,同时培育民主价值观,发展民主实践,使民主走向制度化。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中国民主的实现形式之一,它的建设同样主要由上述三要素构成,不过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重要目标。

   对“制度化”(institutionalization)的界定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制度化是“群体和组织的社会生活从特殊的、不固定的方式向被普遍认可的固定化模式的转化过程,是群体与组织发展和成熟的过程,也是整个社会生活规范化、有序化的变迁过程”②。另一种认为,制度化是“组织和程序获取价值观和稳定性的一种进程”③。两者表面看来区别较大,概括角度不同:一个从社会学的角度,另一个从政治学的角度;概括的起点也不同:一个是生活方式,另一个是政治制度。但实质上二者的内涵是一致的。群体和组织的社会生活方式对应政治组织团体的组织和程序;从特殊的、不固定的方式向被普遍认可的固定化模式的转化过程对应获取价值观和稳定性的过程。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就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组织和制度获取价值观和稳定性的一种进程。这个动态的过程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建立健全协商民主领导组织机构,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协商民主制度体系和培育成熟的协商民主价值观,逐渐形成富有实效的、长期稳定的协商实践,不断提升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程度的过程。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不仅仅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目标,甚至涵盖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整个过程。不同的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以制度建设为中心,其他建设要紧密围绕制度建设,以确保该制度成为长期有效实施的制度。

   制度是一种要求相关人员共同遵守的办事规程或行动准则,是静态的。静态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不可能等同于动态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协商民主制度建设的重点是协商民主各级组织和各项具体制度的建立健全,而协商民主制度化的关键在于协商民主组织的成熟程度和制度的实施效果。健全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不等于达到了较高程度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但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建设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的基础和核心组成部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内在地包含着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建设,并且是其预期结果和追求目标。

  

   二、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的特点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重要内容和目标,包括但不等于全部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建设。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及具体措施相比,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具有自身的特点。

   (一)导向性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具有导向性,引导协商民主沿着社会主义方向长期稳定健康发展。这种导向性由三方面决定。

   首先,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具有导向性。中国协商民主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进行。在封建专制制度历史悠久、民主传统缺失、民主意识淡薄、政治参与的主动性和自觉性不高的传统背景下,中国发展民主的难度相当大,需要有一个代表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政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发展协商民主的现实需要。此外,只有坚持党的领导,才能保证协商民主正确的发展方向。在阶级社会,统治阶级的意志决定了民主为少数人所享有。而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为绝大多数人享有。协商民主作为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实现形式,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才能在协商中贯穿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将共产党的主张转化为广泛的社会共识,确保实现人民当家做主。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导向性决定了其制度化必然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制度化。

   其次,制度具有引导教育功能。作为共同体共同遵守的规章或准则,一方面,制度预设了一定的思想和价值观。在制度实施过程中,制度蕴含的思想和价值观同时传输给人们,逐渐渗透或内化于人们的心灵深处,再借助人们的言行传播开来,达到引导教育的目的。中国协商民主制度化中构建的协商民主制度体系承载着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思想和价值观,在协商实践中,这些思想和价值观念会引导人们形成平等、合作、包容、理性等政治品质。另一方面,制度通过一系列规则划定人们活动的界限,张扬或压抑人的某些行为和意识,引导人们的行为和心理向着特定方向发展。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为协商提供范式,教育引导人们规范有序地参加协商,使协商取得预期成效。制度化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将充分体现制度的引导教育功能。

   最后,价值观具有导向作用。价值观是人们在实践中形成的对于价值和价值关系的一般看法和根本观点。它一旦形成,就会成为一种“先入为主”的立场和态度,对人的思想和行为具有引导作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价值观就是对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总的看法和根本观点。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的过程中,通过社会主义民主和协商思想文化培育,通过规范有序的民主协商实践,人们的协商意识和能力不断提高,逐渐理解认同合理合法的协商民主制度,并外化为自身的协商行为模式,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价值观形成。

   (二)实践性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表现出实践性。从纵向上来看,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之时,制度化已经起步,贯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全过程;从横向上来看,推进制度化发展需要建设的内容都离不开实践。

   一是历史实践性。中国共产党首次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和制度化联系到一起是在党的十八大上,但迄今为止,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已风雨兼程60余载,在纵向发展上表现为历史实践性。新中国成立到一届全国人大召开期间,政治协商制度化的实践,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一届全国人大结束至1957年上半年,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起步。此后,经历了20余年的曲折发展。改革开放以来,中共中央与时俱进,及时出台了一系列方针政策,加强完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提出加强社会协商对话、推进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迈入自觉发展的轨道。当前,以《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的发布为标志,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全面展开。

   二是现实实践性。从过程分析角度来看,制度化包括建立健全制度、行为人理解和认同制度及制度实现规约社会行为三大步骤。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中这三大步骤的实现状况和程度都离不开实践,表现为横向上的现实实践性。第一,建立健全协商民主制度离不开实践。协商民主制度不会凭空产生,它是在理论指导下经过反复实践、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基础上最终提炼概括确立的,而且,要使协商民主制度克服惰性、不断完善,需要根据变化发展的实践,对现有的协商民主制度不断调整和创新。如政协协商制度是中国共产党在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和中共统战政策的指导下,与各民主党派在长期合作,尤其是在共同筹建新中国过程中确立的。此后,伴随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践,政协协商制度不断发展,日益完善。第二,主体理解和认同协商民主制度离不开实践。一方面,中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是各类协商主体在协商中共同制定的。如浙江温岭地方党政机关和群众代表通过民主协商的程序制定了《温岭民主恳谈规定》。制度是由受其制约的有关人士或其代表共同参与制定的,人们自然会对制度规范产生认同感。另一方面,实践中的认识生动深刻。人们理解和认同协商民主制度主要通过教育和实践两种方式。宣传教育十分重要,但只有经常参与民主协商,让人们在亲身实践中体验感受,再辅之以宣传教育,参加人才能切身体会到协商民主制度的意义和价值,自觉地内化为协商行动的指南。第三,协商民主制度实现规约协商主体的行为离不开实践。制定制度的直接目的就是规约行为人的实践活动。协商民主制度能否实现有效规约协商主体的行为,需要协商实践来回答;没有应用到实践中和脱离实际的协商制度都没有实际意义。

   (三)渐进性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不是一蹴而就的奇迹,而是一个循序渐进的动态发展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甚至可能出现停滞或倒退。

首先,协商民主制度化需要的政治环境的实现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协商民主制度化,作为一种程序民主的制度化的实现需要较高程度的现代民主政治环境,否则只能是空想。当代中国具有内在的民主基因,外在的因素是西方的民主示范等民主政治建设环境;但是,也存在几千年封建专制制度和改革开放前“左”倾错误曾长期占据统治地位的影响以及国际社会对中国民主发展的巨大压力等不利因素。整体来看,发展民主政治的难度大、压力大、阻力大,要想实现高度的民主政治现代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092.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2018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