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尚小明:从江西护军使、讨袁都督到“止戈和尚”

更新时间:2019-04-28 23:26:24
作者: 尚小明  
凡事请放手做去,倘有奸徒造谣,勿为所惑。”(23)

   6月19日,欧阳武带领属官及卫兵四十名,从九江乘坐“敦义”号轮船回到南昌,登岸后入前清劝业道衙门,开始行使护军使职权。(24)6月20日,欧阳武拜谒省议会全体议员,解释他受任护军使及兼代赣督缘由。由国民党人控制的省议会原本担心黎元洪不到南昌就职,中央将会“另简他省军官来赣充任”,现在既然黎元洪保荐本省籍的欧阳武暂代赣督并获大总统批准,省议会也就顺势表示审慎的欢迎。(25)6月21日,欧阳武移驻都督府内四福堂,正式启用都督印信。(26)于是,赣省权力名义上掌握在了欧阳武手中。

  

   二、谋求赣省自保

  

   欧阳武就任护军使兼代赣督后,立即给曾彝进发去一封长电,除了继续表达拥护中央的决心外,又简要报告了自己回到省城后采取的维护秩序的措施,同时提出两个要求,一是请中央给赣军将领正式委任,以笼络其心;二是希望中央能将贺国昌的民政长一职,由“护理”改为正式委任,以便其安心任职。电文写道:

   大总统府秘书厅曾叔度先生鉴:公密。武以十九号抵省,即日接事,谣言始息,民心乃定。接见各师旅团营长,宣布大总统保全江西之盛德,军人维持国家之天职,无不感愤,愿效驰驱。……武以志切忧国,镇强不屈,上荷中央之明察,下得商民之欢心,此后竭忠奉职,当易于为力。且自李督既去,左右皆易,武所延揽皆朴诚爱国之士,一心拥护国家,更宜前后异揆也。武自治军以来,无日不以拥护国家,诰诫士卒,宗旨抱定,矢志不移。况承大总统万里明烛,推诚置腹,更何敢稍予疏忽,以劳极峰南顾之忧。今自由浔返省,策谋治安,所有昔日迁动之兵,皆令撤回原地。征兵之举,亦已撤销。无好高骛远之志,为息事宁人之行,商民皆谅其诚,先生当恤其隐。惟新督全军,宜有以结将领之心。赣省自李督免官以后,武未离浔以前,各将领保全秩序,颇尽劳瘁,且经武宣示中央威德,亦均欢忭感戴。但其中尚多未经中央正式任命,恐壮士解体,贻误前途,已密电军事处唐次长及参谋部陈次长代达于大总统之前,请加委任。先生爱赣爱武,尤逾等俦,尚乞垂察及此,力达微忱,使将士得膺宠命,感激尽力,江西即安,举国皆安,惟大总统与先生之赐。至民政长一节,已由黎副总统敦劝贺君国昌就任,贺君老成稳健,富有政治经验,民政必可焕变。但护理一节,五日京兆,无以固贺君之志,而安赣人之心。武愚见,中央加以委任,尤使贺君与赣人皆安心固志,奉职乐业,未敢冒昧遽请,故豫商诸先生,尚祈酌夺赐覆。欧阳武叩。马。印。(27)

   曾彝进复电,表示“将领补官一节,结欢酬绩,自是应有之义,已代呈达,唯向例皆须由陆、参两部开军事会议,呈请后方得批行,尊处既电两部,想可邀允准”。至于贺国昌“护理”民政长一节,曾彝进解释说,由于原先任命的汪瑞闿遭到抵制,倘若此时将其开缺,正式任命贺国昌,则会让人以为中央屈从于地方,因此“反不便遽令开缺”。但请贺国昌安心,因“贺君护理民政不过手续应尔,盖实任汪君,首座(即袁世凯——引者)本无必令其到任之意”。(28)

   7月1日,欧阳武又直接给袁世凯写了一封长信,首先对袁的知遇之恩表达感谢。信中写道:

   武自幼束发读书,缅想古昔贤杰,心窃敬慕。洎荷保送东瀛,得以悉心军学,见闻渐远,知识稍开,而私淑之殷,感激之忱,彼时已铭诸肺腑。昨之防戍浔江,力任艰危,万转衷曲,莫由自白。乃承大总统洞其愚忱,寄之重任,环顾南邦诸将,知遇之隆,孰有先于武者。武之报答又何能稍后于人。且武之拥护中央,固非今日始,而今日拥护之责更不可谢。抑武尤有进者,武本赣人,以目前时局而论,非保梓邦,无以为拥护中央之地;非拥护中央,并无以为巩固梓邦之策。保国保家,无二理也。方武受护军使命之初,适李督免官之日,浮议丛生,蜚言四播,此时纵之,即肆镇之维艰。所幸部下官长,半属同学,半属旧僚,相信既久,猜贰自泯。到省后,首先撤回军队,分防匪盗,裁汰冗员,节省民财,所已筹办事件,应请为大总统缕晰陈之。(29)

   接下来,欧阳武详细报告了任职后所办各事,其中军事方面,如取消军政司总务厅,停止征兵,取消各输送队给养处;撤回原调集各船水兵所编集之调练团;撤回吉安、赣州调来省城之兵;将原驻九江的第一师第二旅旅长余维谦及伍毓瑞第三团调回省城;将方声涛独立混成旅所辖周璧阶第九团由九江分调姑塘、星子、白鹿洞等处;将第二师师长刘世均师部移驻九江,并调该师李定魁第六团由彭城回驻九江;以何子奇接管蔡锐霆水巡总监一缺,实际由副监余邦宪专管。这些举措可以说一反李烈钧在任时所为,大大削弱了赣军在九江、湖口一线对抗北洋军的力量。

   从欧阳武就任护军使兼代赣督前后与中央的秘密往来函电,以及他所采取的一系列举措来看,似乎他已彻底倒向袁世凯一方。但事情的复杂性就在于它往往有另外一面。由于欧阳武与李烈钧为留日同学,辛亥鼎革以来一直追随李烈钧,李烈钧对他信任有加,因此,袁世凯罢免李烈钧而任命欧阳武为护军使,就使欧阳武陷于进退两难境地。一方面他要对袁世凯的任命,以及国会当中包括欧阳成在内支持他的人给予回应,另一方面他又需要得到国民党方面李烈钧及其支持者认可。为此,他致电黎元洪请教,并请其向中央转达他的为难情形。电云:

   武素性愚鲁,对于政府用人政令,固不敢稍涉推诿。然李督系武直属长官,赣军将领又皆武之同胞,遽受护军之任,既无以副两总统之期望,亦无以表对赣之公心,进退两难,无以为计。特布诚悃,伏乞副总统示教,并请将微忱代达中央为叩。(30)

   李烈钧方面,虽然他与袁世凯之间矛盾尖锐,但对于自己被免职,最初表现得很平静。接到免职令后,他于6月11日接连向袁世凯、黎元洪及江西各县发出三电,对于“都督一职由黎副总统兼领,陆军各营由欧阳护军使统辖,民政事宜由贺护民政长任理”,表示服从,并“诰诫军士,劝导商民,一体遵知,各安职业”,“所有印信即日咨送省议会暂行收存”。又表示,“大总统体念免职,俾获休养,正遂初衷”,“烈钧孱病微躯,竟获早卸仔肩,欣幸奚似”。(31)6月15日离赣前又发表“留别全省父老书”,表示“久欲乞假归田,养疴释责”,“兹承大总统体念免官,俾获退养,十亩有闲,七尺无恙,遂初克赋,俯仰皆宽”。(32)此外,李烈钧还致电欧阳武,“谆谆以维持现状相嘱”。(33)李烈钧的态度,以及黎元洪电保欧阳武兼代都督获得袁世凯批准,使得欧阳武就任有了底气,但他还必须得到支持李烈钧、临时掌握“印信”的省议会支持。为此,他在由九江返回南昌前,先致电省议会,谦虚地表示要“面聆教益”。省议会对于欧阳武“暂代行赣督事务”并不放心,担心中央或黎元洪会另委非赣省之人担任赣督,因此,在判断黎元洪不可能分身来赣的情况下,仍然于6月19日致电请其“爱赣如鄂,部署亲临,以福江西”;另一方面又强硬表示,“如公欲另再委员,代拆代行,赣人誓不承认”。(34)

   6月20日上午,即欧阳武回到省城第二日,立刻去省议会拜访全体议员,并发表了极为重要的谈话。他首先对李烈钧督赣期间取得的成绩大加肯定,然后说道:

   今李公因事免官,若谓中央为非,则李公之官固不应免,即鄙人亦不应受护军使之职;若以中央为是,则必以李公为有罪,李公如有罪,即鄙人辅导无法,亦应一同免官,乃中央命令,事出意外。鄙人当亦踌躇,即电李公请示,迭据复电,以适赋遂初为辞,并屡电促鄙人就职,用是不能不以地方为前提,以勉为其难。兼之本省军队,通盘计算,数达三万以上,各军将校与鄙人为契友,各营士兵向称有节制,然兵虽有节制,无主必乱,若鄙人推诿迟疑,则中央必将别任一人,倘与军士稍有不洽,祸乱即将随之。此又鄙人不能不勉为其难之苦衷。地方秩序,关系匪轻,勉尽心力,以图维护,是则鄙人所以自矢以祈报我省之父老子弟者耳。故受命以来,即电询黎副总统云,“如中央果信任鄙人,则江西全局,请以一身负完全责任”,并附二大条件:(一)逼赣北兵,不能越雷池一步;(一)内部军政各机关人员,均一仍其旧,不得更动一人。十七日奉到中央电,仅以维持地方秩序相责,其他均允如所请。北兵现亦已渐次撤回,由是言之,吾省若能步步自持稳健,中央亦决不致轻启兵端。(35)

   欧阳武向省议会的议员们传达了三点信息:一、中央任命他为护军使,对他而言是个意外,就任护军使得到了李烈钧支持,并不意味着他倒向中央;二、就任护军使是考虑到赣省军队“无主必乱”,自己与各军将校关系融洽,若“推诿迟疑,则中央必将别任一人”,到时“倘与军士稍有不洽,祸乱即将随之”;三、他主张赣省地方秩序之维持,由赣省自行担任,因此他向中央提出北军不能入赣及赣省军政人员一仍其旧两个条件,并已得到中央同意。欧阳武的谈话受到议员们审慎的欢迎,因而得以顺利就职。

   可以看出,欧阳武一方面反复表示拥护中央,另一方面又力图防止北洋势力进入赣省,实际上是要谋求赣省自保,在拥护中央与赣省自保之间求得平衡,其考虑问题的根本出发点是赣省和平。实际上,在欧阳武决定接受护军使一职之初,就已经露出此种想法,故他在6月15日给黎元洪的密电中曾提出:

   拟请勿以外兵一人阑入赣境,行政官吏、各级官吏,中央暂勿更易一职,以安众心。至于军队,江西现有两师余,仅足供驻守调拨之用,应请陆军部勿遽行下改编等令,安固军心,镇摄匪类。(36)

   而在前引7月1日给袁世凯的信中,他也表示:“武本赣人,以目前时局而论,非保梓邦无以为拥护中央之地;非拥护中央,并无以为巩固梓邦之策。”欧阳武的这样一种策略,要求他必须有足够的实力控制赣省局面,并与中央相互制衡。由于黎元洪在欧阳武返回南昌后,曾表示赣省议会来电所谓“‘另再委员代拆代行’等语并无其事”,段芝贵或孙武督赣及北兵入赣,“要皆揣测播弄之词,绝无根据”;又表示“鄂境各军专为镇压内地,原与赣省无干,所望贵省官吏军民,各自服从官长政令,遵循秩序,元洪可担任鄂军不入赣境一步”;(37)另外中央也似乎默许了他所提出的两个条件。因此,欧阳武显然以为他具备实施赣省自保策略的外部条件。而对于赣省内部的掌控,从前引史料中欧阳武自称“上荷中央之明察,下得商民之欢心”,“且自李督既去,左右皆易,武所延揽皆朴诚爱国之士,一心拥护国家”,以及“部下官长,半属同学,半属旧僚,相信既久,猜贰自泯”,还有“各军将校与鄙人为契友”等话来看,欧阳武显然又十分自信,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威望和能力,一身担负起维护赣省秩序、保障赣省和平的责任。

   然而,欧阳武面临的严峻形势是,李烈钧去职不但未能缓解国民党和袁世凯之间的紧张关系,反而激化了双方矛盾,国民党的武力反袁斗争事实上已在酝酿当中;黎元洪虽然保证“鄂军不入赣境一步”,但实际上由于驻九江的江西要塞司令官陈廷训直接由陆军部管辖,驻九江的赣军第二师师长刘世均又暗通段祺瑞,北洋势力已经渗透到赣省境内;而李烈钧对赣军其他部队的影响力,也远远超出欧阳武预料,能够听命于欧阳武的赣军少之又少。因此,欧阳武的赣省自保策略实际上如沙上之塔,一旦脆弱的平衡被打破,欧阳武将面临艰难抉择。很快,欧阳武就因北军李纯所部入赣,遭遇到巨大挑战。

  

   三、力阻北军入赣

  

李烈钧去职后,于6月15日离开南昌,经九江到达上海。他并没有如他在去职通电中所描述的那样释然,而是一到上海即面谒孙中山“请示机宜,并会商与各省切取联络”,酝酿武力讨袁。(38)赣军中,驻德安第一旅旅长林虎所部战斗力最强,亦最忠实于李烈钧。该部原为黄兴任南京留守时的警卫部队,留守府裁撤后,改名陆军第一混成团,由李烈钧带到江西发饷维持,并扩充为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069.html
文章来源:《历史教学:高校版》2018年 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