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松青:存在“规范事实”吗?

更新时间:2019-04-22 22:26:34
作者: 刘松青  

   内容提要:规范实在论者和反规范实在论者在“规范事实与属性”是否存在问题上有根本分歧。规范实在论者认为,规范性事实是存在的,它们拥有特殊的规范属性,并对我们的行动产生一定的影响。反规范实在论者认为,不存在规范主义者所坚持的那类特殊事实,因而也没有规范主义者所宣称的那些属性。反规范实在论者狭隘地理解了世界概念和事实概念。我们应该对世界概念和事实概念有一种更宽泛的理解。世界不仅仅是物质的世界,不仅仅具有描述特征,世界还是一个由价值、精神、语言、宗教、制度、习俗、理由等构成的世界,一个心灵与世界共同构建的世界,一个具有规范特性的世界。规范事实的存在也是如此,我们需要回溯到与之相关的世界、语言、事实和真理的多个维度进行探究,才能揭示规范事实的独特性及其存在的合理性基础。

   The realists believe that there exist normative facts which have special properties and may exert influence on our behaviors.Whereas anti-realists insist that there are no such kind of facts,and hence no such attributes as claimed by realists.It is clear that concerning the matter of “normative facts and their properties”,realists and anti-realists are widely different.This paper attempts to look into the normative facts in terms of four dimensions,namely,language,world,fact,and truth.On one hand,it aims to reveal that the understanding of concept of fact of naturalistic is narrow and limited.On the other hand,the paper highlights the uniqueness and rationality basis of the existence of normative facts.

   关键词:规范事实/规范性/事实/规范实在论  normative facts/normativity/fact/normative realism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规范性的本质与结构研究”(15BZX076)。

  

   当我们使用“事实”这个概念的时候,通常是指真实存在的某种事物或发生的某些事情,它可以通过我们的认识能力去发现和辨识,并可通过一定的方法判断其真假。比如,我们可以断言“水分子是由氢原子和氧原子构成的”是事实,可以断言“力产生加速度,且加速度的大小与物体的质量成反比”是事实,也可以断言“人类当中有一群人专门做哲学研究”是事实,等等。这一切似乎表明,我们生活在一个事实所构成的世界之中,或者说事实是构成世界的基本要素。正如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一书开篇所指明的那样:“世界是事实而非物的总和。”①

   然而,到底何谓事实,世界上多少种事实,即便是维特根斯坦也没有言明。不过,在有些哲学家看来,如果事实概念仅仅是指那些可以描述的、可以断言真假的事物和事情,比如自然事实或科学事实,那么事实的概念则未免过于狭隘。他们主张,在美的领域存在美学事实,在逻辑领域存在逻辑事实,除此之外,在关于“应该”的思想或行动领域则存在相应的规范事实。我们要问的是,真的存在这样的规范事实吗?它们是世界的一部分吗?哲学家对此莫衷一是。正如科恩布里斯(Hilary Kornblith)所指出的那样:“规范事实(要求)是不是存在并不是一个十分清楚的问题,因为规范事实不像关于物理对象那样容易描述,我们根本无法用一种和发现物理对象及其属性的关系相同的方式直接发现思想和行动的正确方式。规范事实似乎并不是构成世界的一部分,至少它不像某种外在于我们并可以像遭遇桌、椅、他人和微观物理对象一样可以遭遇的东西。但是,也可能存在规范事实,它们支配我们的不是某种因果关系,即服从物理法则的世界的直接因果关系,但规范事实似乎同样给予我们某些限制。”②

   对于规范事实是否存在这个问题,规范实在论者和反规范实在论者的观点迥然不同。规范实在论者认为,规范性事实是存在的,它们拥有特殊的规范属性,并对我们的行动产生一定的影响。我们必须依靠或利用这些事实和属性来进行推论、辩护,拒绝承认规范事实的存在或者放弃这些特殊的属性,就是拒绝或放弃可理解性本身。反规范实在论者则认为,不存在规范主义所坚持的那类特殊事实,相应地,它们也没有规范实在论者所宣称的那些属性。本文将一方面阐明反规范实在论者和规范实在论者各自的观点和主张,一方面尝试通过对事实概念的批判,揭示自然主义者对事实概念理解的狭隘性和认识的不足,并主张从世界、语言、事实和真理的四维结构来理解规范事实,进而表明规范事实的独特性,阐明规范事实存在的合理性基础。

  

   一、反规范实在论

  

   规范事实一般是相对自然事实而言的。规范事实与自然事实的区分从根源上至少可以追溯到休谟,以石里克、卡尔纳普、莱辛巴赫为代表的逻辑经验主义,直接继承了休谟的这种区分,并且将事实限定在经验自然科学之内。他们认为,规范命题不是事实陈述,无法通过经验来证实,要么是情感的表达,要么是伪装的命令,因而所谓的规范事实可以从本体论中予以剔除。

   非认知主义者受休谟和逻辑经验主义的影响,也认为规范判断并不表达命题主张,因此不能是真的或者是假的,即没有真值。他们否认规范判断可以描述世界的某些特征,并否认规范判断是客观上正确的。其中,以艾耶尔和史蒂文森为代表的情感主义认为,规范判断只不过是一种情感态度的表达,是为了影响听话者行为的语言行为。理解规范语词或概念的意义就是在这些观点的指导下去理解人们处于什么样的命题态度,或者当他们使用规范语词或概念的时候,他们试图去做什么。这些状态被确定为本质的动机陈述,用来调节规范思想的具体实践角色。根据他们的观点,规范事实要么不存在,要么存在而不可知。以吉巴德(Allan Gibbard)和布莱克本(Simon Blackburn)为代表的表达主义认为,规范语言在实践中充当某种概念角色,潜存在规范思想之下的态度是计划或意图,规范思想不过是一种负载计划的思想,它体现的是主体如何在各种环境中行动的心理承诺。

   当然,除了逻辑经验主义和非认知主义之外,对规范事实的质疑还有以麦凯(John Mackie)为代表的错误理论(moral error theory)和以科尔斯戈德(Christine Korsgaard)为代表的建构主义理论。错误理论对于规范事实的质疑是根本性的,不仅认为规范事实在形而上学上是古怪的,还认为在认识论上是不可能的。错误理论认为,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规范事实和真理,没有对与错。因此,我们的规范判断试图去描述事物的规范属性,是不可能如愿的。而以科尔斯戈德为代表的建构主义者在态度上要比错误理论温和许多,他们既不宣称规范事实的存在,也不否定规范事实的存在,他们只是反对独立的规范事实和属性可以拥有超出主体的力量,认为规范性本质上是实践的,规范性来自于人的理性,也就是行为主体自身的反思性认同,或者说来自于行为主体对自身同一性的认同。科尔斯戈德认为,规范事实存不存在都没有关系,我们甚至都用不着假定一个规范实体或者客观的价值领域。所谓规范事实或者规范真理无非就是正确地使用了规范性概念的判断。③所以,严格说来,建构论者只是反对作为本体的规范事实,而非具有实践意义的规范性。

   可以看出,对于规范事实不存在的指控存在于不同的层面,按照芬利(Stephen Finlay)的说法:“对于独立自存的规范事实和属性的反对基本上是围绕着形而上学的、认识论的和实践的三个方面的难以容忍的‘古怪性’的指控展开的。”④

   根据逻辑经验主义、非认知主义、建构主义理论以及错误理论⑤对规范事实的态度,我们可以简要地概括为:规范事实是不存在的,因而也是不可知的,或者规范事实是否存在无足轻重。换句话说,不管是从本体论还是从认识论来看,规范事实的存在都是可疑的。尤其是对于以物理科学为衡量一切之标准的人而言,认为独立的规范事实和属性是形而上学上十分“古怪性”的、不可接受的,这一点似乎很好理解。

   正如蒂蒙斯(Mark Timmons)指出的那样,哲学的自然主义者试图阐明和辩护的是所有的一切(包括所有事物、事件、事实、属性)都是科学所研究的自然或物理世界中的一部分。关于实在之本质的最佳发现模式是自然科学。⑥这种以科学为旨归的自然主义有很大的市场,并被很多哲学家视为前提或者理论框架的预设,不过,他们面临的问题将十分棘手,那就是:“物理自然与看似超物理的概念内容、理由、价值等规范性实体(如果确实存在的话)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如何刻画这种关系的本性,也就是如何理解这些规范性实体的功能或作用,及其不可替代性或不可还原性的根源?”⑦很明显,这些问题都是自然主义绕不开的,同时绕不开的还有来自非自然主义者就规范性所涉及的各方面问题展开的辩驳与挑战。于是,反规范实在论者关于规范事实不存在的指控也不得不面对来自规范实在论者的反击。

  

   二、规范实在论

  

   规范实在论者认为,规范性或规范事实并非虚幻之物,而是处于形而上学的优先位置,是独立自存的。他们基本上都认为,一个概念或语词或者一个规范判断与命题是规范性的,是由于它们是世界的规范部分或世界的一个特征,表现为某种规范事实、实体、属性、功能或关系。因而,规范实在论(非自然主义)的观点可以概括如下:

   (1)规范事实和属性是独立存在的,它们不同于科学的和任何其他类型的属性和关系;

   (2)赞同规范事实和属性是与纯粹的科学世界观不相一致的。⑧

   不过,认为规范事实存在的哲学家有很多,他们内部也存在一些分歧,比如在规范事实是否可以还原为非规范事实或自然事实方面,规范实在论又可以分为非还原的实在论和还原的实在论。非还原的实在论者认为,规范事实是独立自存的,不可以用非规范术语来说明和解释。不过,他们认为,规范事实和属性虽然存在,但是除非诉诸更基础的规范事实和属性,否则它们就不能被解释。还原的实在论者认为,规范事实是存在的,不过规范事实可以还原为自然事实,可以用自然术语或者非规范术语来说明。

正如自然科学对于物质或科学事实的探查需要深入到原子、细胞或基因这样基本的元素一样,规范实在论者对于规范事实的探查也需要借助于一些更基本的事实或者还原为一些基本的元素,这似乎无可厚非。不过,二者在态度上却存在明显的差别。比如,帕菲特就明确主张:“存在不可还原的规范事实和真理,它们不能用非规范的概念来解释。”他指出:“虽然我们不能解释规范性是什么,或规范概念是什么意思,但我们可以解释规范性不是什么,这些规范概念不是什么意思。规范性是什么意思可以通过询问规范概念是什么意思来回答,比如,理由、应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013.html
文章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学报》第2018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