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伟:农村调查中的研究伦理:基于方法论意义的讨论

更新时间:2019-04-18 14:32:38
作者: 常伟  

  

   作为认识实践的方法和技术手段,农村调查是政府决策者以及学者最常用的研究方式之一,也是他们认识农村现象、研究三农问题最强有力的工具之一。长期以来,针对三农问题的相关研究大多围绕具体问题展开,鲜见关于研究方法和具体技术的讨论,至于研究伦理,在农村调查乃至三农问题研究中的重要性及其体现并没有得到系统分析。至于在三农问题研究中如何尊重和保护调查对象,研究伦理贯彻与否如何影响到田野调查质量,以及基于调查基础上的后续研究等更重要的方法论层面上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深入讨论。有鉴于此,本文拟从方法论层面对农村调查中的研究伦理问题予以讨论。

  

一、问题的提出


   (一)农村调查中研究伦理的缺失

  

   在涉及人类的研究中,伦理问题变得愈加重要。学界对研究伦理的关注始于塔斯克基梅毒试验。1932年至1972年间,美国公共卫生部(PHS)将400名非洲裔黑人男子作为试验品进行针对未经治疗的男性黑人梅毒患者的实验,秘密研究梅毒对人体的危害。该实验使大批受害人及其亲属付出了健康甚至生命代价。尽管1972年后美国政府下令彻查并予以赔偿,1997年5月克林顿总统代表政府向受害者及其家属道歉,但对受害人造成的巨大伤害已无法挽回,并对政府声誉造成极大伤害。此后国际学界对于研究伦理问题给予关注,尊重、受益、公平由此被界定为三个基本的研究伦理原则。研究伦理委员会作为伦理审查机构成立了,并对于研究中涉及的研究伦理问题予以评估。在药物学研究、儿科医学研究中,对于研究伦理问题的讨论尤为激烈。

  

   中国学界与伦理相关的讨论围绕如下层面展开:其一,哲学层面上的伦理问题。伦理学被定义为研究人际关系中人的行为规范的科学,如近年来关于安乐死、克隆人等热点话题引发的关于伦理学的讨论,实际上也是从伦理学层面讨论和研究人的行为规范。生物医学领域内的相关研究因涉及人体受试者,如何保护研究中的受试者是研究伦理的核心问题之一。其二,围绕价值中立和价值关联展开的相关讨论。尽管这种讨论已持续近30年,并不直接涉及研究伦理,但研究者的立场及其对调查研究的影响已引起关注。其三,国际交往以及伴随而来的学术伦理讨论,这其中既有引入的国外社会科学教材关于研究伦理的介绍,也有相关研究项目,如艾滋病干预与防治项目实施过程中相关讨论与培训活动推动建立的伦理审查制度。这些制度也对中国相关领域内的研究产生了一定影响。以临床医学研究为例,2001—2004年和2005—2008年间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发表的临床类论文中获得伦理委员会批准和受试者知情同意的比例虽然相对较低,但比以前却有较大幅度提高,这表明中国临床医学类论文在研究伦理层面有所改善。

  

   上述三个方面均涉及研究伦理问题,但国际学术界研究伦理原则是否适合中国,怎样在研究中进行变通处理等没有得到更进一步讨论。总体来看,泛泛而论较多,系统讨论较少。尽管包括经济学、社会学等领域内的很多中国学者认为研究伦理很重要,并在研究中对研究伦理问题加以考虑。社会调查必须在研究伦理框架内展开,但就中国而言,显然没有得到应有重视。至于三农问题研究和农村调查中的伦理问题,讨论尤其不足。在农村调查中,大多数基于道德层面,而非在方法论层面予以讨论和贯彻。

  

   (二)基于农村调查经验的反思

  

   从方法论层面,而非从道德层面讨论农村调查的研究伦理问题还与农村调查特点有关。

  

   首先,三农问题研究和农村调查均不可避免地要和农村干部群众打交道。就农民而言,他们经济收入相对较低,社会地位处于中国社会底层,并时常受到来自各方面的不公正对待,社会地位差异在一定程度上使他们产生了敏感而自卑的心理。出于自我保护目的,他们对任何来自外界的农村调查往往持抵触或应付态度。即使农村社会经济地位相对较高的乡村干部,与学者相比仍处于弱势地位,加之被媒体或某些学者“污名化”、“妖魔化”,他们在调研中也时常持抵触或不配合态度。这些均促使调查者在农村调查中不得不随时注意和反思研究伦理问题,并及时调整调查方法。

  

   其次,研究主题的敏感性促使研究者在与作为调查对象的农村干部群众交谈中,必须考虑如何让对方愿意配合调查,取得较为真实可靠的信息,如何让调查对象放下包袱,如何落实研究伦理中的保密原则,化解可能导致调查失效甚至失败的不利因素。不仅如此,三农问题研究本身也可能会给农村调查带来不利影响。农村调查可以借助地方政府或政府部门开展一些必要的前期工作,但地方政府或政府部门出于调查团队安全,或出于自身政绩方面考虑,往往会给予调查活动过度关注。这种过度关注有可能会使得农村调查受到不必要的干扰。

  

   我们不止一次地注意到,在政府领导、政府部门工作人员陪同的情况下,调研对象不敢或不愿回答相关问题,或采取策略性回答行为,致使调查结果失真。这些现实问题均需要调查者依靠自身力量,取得相关各方面的理解、配合与支持,也需要调查者采取更为科学合理的方法与调查对象接触。

  

   再次,三农问题研究有着深入做农村田野调查的传统。长期的农村调查经验表明,研究伦理十分重要。在早期研究中,笔者所在团队也曾向乡村干部和农民群众发放调查问卷,无论从设计层面,还是从操作层面,都有值得商榷之处。这一时期调查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怎样说服调查对象接受调查,并提供真实可靠的信息。在2012年后所开展的政府主导型农地大规模流转入户调查以及2015年针对农村留守妇女土地权益的相关调查中,由于在调查过程中较好注意到如何将研究伦理相关原则落实到调查具体细节中,数据质量和应答率均有较大提高和改进。

  

   最后,调查者与调查对象的信任与互动对于调查质量有较大影响。自2006年后笔者所在团队还针对某些省份农村开展跟踪调查,并了解相关农村社会经济发生的变化及其原因。在跟踪调查过程中,对于如何与研究对象建立长期信任关系以及这种信任如何给学术研究带来便利有了更深感悟。这些调查经验促使笔者不断思考农村调查中的研究伦理与方法论问题,尤其是从方法论视角考察研究伦理问题。尽管农村调查有其特殊性,但其所蕴含的研究伦理和方法论却具有一般性意义。

  

二、基于方法论意义上的农村调查研究伦理探讨


   无论是自然科学领域,还是社会科学领域,学者们都希望自己的研究不仅可以为学科发展贡献新的知识,也希望自己的研究成果有助于社会福利改进。研究伦理是科学研究需要遵守的重要准则,大多数社会科学领域内的学术研究均很难回避伦理道德问题。就农村调查而言,从道德层面讨论固然重要,但对研究伦理的讨论不能仅限于道德层面,还应从方法论层面及方法实施层面来加以考察。这是因为:其一,从道德层面开展伦理探讨往往过于宽泛,致使针对性和可操作性问题难以解决,而从方法论和操作层面入手有助于在农村调查中贯彻落实相关研究伦理原则;其二,从道德层面讨论研究伦理问题一般强调如何避免调查行为对调查对象构成损害,而基于方法论和操作层面的讨论则可以帮助调查者通过贯彻落实研究伦理原则,改进调查程序和调查方法,进一步提高调查质量。

  

   (一)农村调查中的沟通交流与互动

  

   农村调查的调查对象主要是农村干部群众,他们都是现实中活生生的人。在农村调查实施过程中,并不能简单地把他们看作单纯的调查对象,而是通过调查者与调查对象双方互动开展的人际交往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研究者的学科背景、研究主体乃至进入现场的方式均会对沟通交流和互动的效果产生影响,进而对调查过程和调查质量产生影响,这些均需要在相关设计的研究伦理层面中加以考虑。

  

   沟通交流与互动的前提是双方地位平等。在农村调查中,调查者作为调查的发起者、控制者与评判者,具有社会地位、信息等多方面优势,在有偿调查中这种优势地位更加明显。要形成相对平等的沟通交流与互动,必须从研究伦理层面加以考虑和改进。这不仅需要依靠调查者的道德自律,还需要学术规范,不能简单地用“调查有助于社会福利改进”等大道理忽略调查对象的正当权利,忽视调查可能对调查对象带来的影响和伤害。尤其当调查涉及到收入、离婚等敏感问题时,这种调查更容易对调查对象带来不快乃至伤害,让调查对象感到不舒服,甚至感到痛苦,并影响到调查方案落实、调查进度推进以及数据采集质量。因此在农村调查中,调查者必须对调查行为本身可能对调查对象产生的影响加以慎重考虑。

  

   调查中的沟通交流与互动是调查双方的信息互换过程。调查者无权,更不能强制要求调查对象主动、无代价地配合开展调查活动,即使这种调查十分有利于社会进步。如果调查者非要这样做,也只能得到敷衍的回答,采集的数据和获取的信息质量可想而知。因此在调查过程中,调查者必须要考虑清楚自己用什么交换那些自己所需要的信息,这种交换对于调研对象有何价值和意义,这同样涉及到研究伦理问题。

  

   应该强调的是,沟通交流与互动不仅适用于结构化访谈,也适用于封闭式问卷调查,不仅适用于定性分析,也适用于定量分析,并在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等相关学科中具有广泛的适用性。但由于沟通交流与互动程度上的区别,尽管定量分析要求尽量克服调查员的影响,力求标准化和客观化。但事实上,即使是自然科学相关研究,人们都很难克服研究者对于研究对象所带来的干扰。如著名生物学家古道尔在观察黑猩猩时注意到喂香蕉可能导致黑猩猩行为的改变,并引以为憾。自然科学尚且如此,更不用说社会科学了。封闭式问卷调查实施过程中,怎样培训调查员以及调查员的个性特征均会被带到调查活动中,通过与调查对象的沟通交流和互动体现出来。如果组织者没有充分考虑到这些,而只在事后进行反思,那么这种调查本身的质量和可靠性都是值得怀疑的。如果一项调查让调查对象感到不舒服、悲伤、愤怒,甚至是与调查对象发生语言或肢体冲突的话,那么所获取的数据和相关资料的可靠性就会打折扣。基于这样的数据和资料开展的研究,其结果的可信性就无法得到保障?这种研究的意义便不言自明。

  

   (二)研究伦理贯彻与否与调查质量的关系

  

农村调查中沟通交流与互动的效果取决于很多因素,小到调查对象的个人特征,大到地域文化,贯彻研究伦理是要推动而非阻碍调查者与调查对象的沟通交流与互动。作为调查对象的农村居民一般长期生活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性格保守,接受新事物较困难,具有从众心理,且对自身利益比较敏感。乡村干部既具有农民的这些特点,又具有政府官员的某些特点。如果不了解这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97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