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伟:社会科学何以走出伪实证研究

更新时间:2019-04-16 16:30:15
作者: 常伟  
很显然,这样的学术讨论和学术研究对于相关知识和经验的积累并无太大价值,也使得对于相关问题的讨论始终徘徊停留在低水平上,对于相关问题的解决也很难有多大的帮助。

  

   2.逻辑错误型伪实证

  

   (1)后此谬误型伪实证

  

   萨缪尔森和诺德豪斯指出,所谓后此谬误(the post hoc fallacy),就是指仅仅因为一件事情发生在另一件事情之前,就想当然地认为前者是后者的原因。如大萧条期间美国一些人注意到商业周期扩张之前或之中,会出现物价上涨现象。由此他们得出结论说,治疗大萧条的良方是提高工资和价格。但实际上二者并没有真正的因果关系。这种例子在现实中依然存在。时常见诸报端的“某企业由于开展了某种政治学习活动后,实现扭亏为盈”,实际上也是此谬误的表现,因为盈利还是亏损取决于收益和成本的对比,除非政治学习可以增加收益或者降低成本,并且改变了成本大于收益的状况,否则就不能简单断言政治学习活动和扭亏为盈之间存在着因果关系。

  

   (2)合成谬误型伪实证

  

   合成谬误(fallacy of composition)由萨缪尔森提出,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这种谬误认为对局部说来是对的东西,对总体而言也必然是对的。在经济学领域相关研究中,某些在微观上正确的东西,在宏观上未必正确。比如父母教育子女努力学习考取大学,毕业挣大钱,从微观上讲没问题。但如果每个父母都这样做,则很难实现。又如一个经济体通过出口导向战略走上快速发展道路,但如果所有的经济体都这样做,则大家都将遇到市场不足的困境。社会科学相关研究中并不否认个人及其行为存在的现实性,但不能将社会事实还原到个体的层面加以解释,因为由个人组成的群体或社会,具有组成它的个体所不具备的突生性质。因此,基于合成谬误带来的错误认识去开展实证研究,必然是伪实证研究。

  

   (3)分解谬误型伪实证

  

   从形式上来看,分解谬误(fallacy of division)与合成谬误表现截然相反。它认为如果整体或集合具有某种性质,则它的每一部分也具有此种性质。比如在盲人摸象寓言中,盲人们由于不能目睹大象的全貌,只能通过触摸的方式来感知。这虽然让盲人们感知了大象,却难免以偏概全。而对于大象的全面感知,必须把四个盲人的感知加以合成才能形成。分解谬误未能认识到在整体和部分之间不存在这种转换关系。从生物学意义上来看,仅仅因为器官具有某种功能,就想当然地认为构成器官的组织或者细胞具有某种职能,这显然是不对的。这在社会科学领域中屡有表现,如有人以为美国富有,便想当然地认为每个美国家庭都富有。如果以此为起点开展实证研究,其必然是伪实证研究。

  

   (4)以偏概全型伪实证

  

   在社会经济研究过程中,我们不难注意到有些学者也从现实中发现了一些问题,但在分析相关问题时却运用片面的观点看待整体问题。比如一些知名三农学者以资本下乡粮食亩产远远不如农民为由,认为把土地流转给资本没有道理,并指责政府“非要把土地流转给资本”、“政府补贴资本打败小农业”,进而反对资本下乡。但问题是种不种田,种多少田,乃至种什么,均属于农民经过认真思考后做出的理性决策。根据经济学原理,产量高并不意味着收益高,经营成本过高时农民将耕种的农地流转出去是一种理性选择。随着农村人口老龄化程度的不断加深,部分农民逐渐丧失农业劳动能力,土地流转也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可行路径之一。如果资本下乡有助于促进双方收入的提高,也是一种帕累托改进。仅仅以产量高低反对资本下乡和土地流转,其理由显然极为牵强。

  

   (5)两难推理型伪实证

  

   这种伪实证最典型的表述是“要么A,要么B,因为非A,所以是B”。比如我们注意到一些所谓的“支持中国或支持美国,因为你不支持中国,所以你支持美国”。这种推理由于有意无意忽视了中立选项,因此本身是有问题的。我们注意到一些学术研究在设计中将相关行为选项,比如政策认知行为选项设定为“支持”或者“反对”,并在此基础上开展相关调查对象对于政策认知行为的研究。但就现实而言,还会有一部分调研对象持“不表态”或者“无所谓”,这本身也是一种态度。在设计中由于没有考虑到人们会这样回答,必然会导致设计缺陷和信息损失。如果在这种调查数据基础上开展研究,那么这种研究必然与真实情况相去甚远,其科学价值也必然是有问题的。

  

   3.操作错误型伪实证研究

  

   (1)简单类比型伪实证

  

   类比研究不是说不可以,但要注意可比性问题,要尽可能选择与研究对象具有较多重大本质性特征的参照对象。在社会经济问题的讨论中,简单类比型伪实证研究随处可见,并对高层决策者产生了一定影响。比如近年来关于养老体制改革的讨论中,有著名大学课题组提出了“从2015年开始实施有步骤的延迟退休计划,2030年前完成男女职工和居民65岁领取养老金的目标”的建议。相关消息公布后,舆论哗然。面对各方议论和质疑,该方案起草者提出“延迟领取养老金不等于延迟退休”,继而又用“延迟退休是国际惯例”、“目前美国政府养老金领取年龄是67岁”等说辞试图说服公众。很显然,这种简单的类比并不能让人信服,基于简单类比所得出的结论和政策建议,其政策效果也可想而知。一些针对国外社会经济政策及其启示的相关研究,如果不注意到相关国家与中国所存在的国情与制度差别,也很容易出现简单类比型伪实证。

  

   (2)结果选择型伪实证

  

   在科学研究中,做实验是为了检验相关观点或假说正确与否。在更多的情况下,研究者都希望自己提出的观点或者假说是正确的,以证明自己的研究有价值。而当实验结果并不稳定时,有些研究者就会选择性地使用与其期望一致的实验结果,故意回避其不希望看到的实验结果。这种选择性使用实验结果、目的性很强的实证研究,也是导致伪实证的重要原因。在科研成果与个人利益紧密挂钩的环境中,为了快出成果,多出成果,不少研究者就会这样做。由于其所使用的实验结果也是从实验中得到的,经常会“问心无愧”。如在经济学和社会学相关研究中,相关调研对象的特征分布可能并不是随机的,换言之,它们可能存在自选择效应,如果对此视而不见,不采取相应方法进行纠偏,则研究结果必然是不可靠的,这种研究的学术价值本身也是值得怀疑的。

  

   认清伪实证对于学科发展,尤其是社会科学发展十分重要。所谓伪科学,就是运用伪实证的研究方法做出的所谓科学理论或结论。天文学出自占星术,化学出自炼金术,在近代科学诞生前, 占星术、炼金术等伪科学曾为近代科学发展发挥过积极作用, 但今天其建设性意义已消失殆尽。只要学者们知道了什么是伪实证,伪科学的存在空间就会大大压缩。只有清理掉伪科学的不良影响,才有可能让科学健康地发展下去,尤其是社会科学。这需要包括学者在内的社会各界的长期共同努力。

  

三、伪实证研究产生的根本原因


   1.利益驱动

  

   人的行为受其需要和动机支配着,而人的需要和动机于本质上又是对目标利益的追逐。这一目标越是重要,利益主体的追求越是强烈,则这种行为原动力越强烈。当这种激励足够强时,一些研究者就会采取包括造假等多种办法来试图获取相关利益诉求,如在国际学术界沸沸扬扬的“舍恩造假事件”、“小保方晴子造假事件”中,被认为有望获得诺贝尔奖的亨德里克·舍恩、小保方晴子等科学明星纷纷落马。为了促进相关学科发展,近年来国内科研院校加大了对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研究的资助和奖励力度,有的对于各种政府奖项给予配套性奖励,有的对于国家级科研项目给予高额配套支持,有的则对于在相关学科刊发文章给予高额奖励。如国内某211高校规定,在《自然》、《科学》上发表一篇学术论文可以获得10万元奖励,某些非211高校奖励力度甚至更大。在高强度激励之下,2012年至2015年间中国科研论文发表数量增加一倍,就数量而言,在全世界仅次于美国。在“科研大跃进”过程中,“汉芯造假事件”等类似事件屡见不鲜,利益驱动扭曲着研究者的相关行为。学术研究成果与就业、职位评聘联系在一起。相关研究表明,学术研究作为专业化行为具有较强的信息不对称特征,如果缺乏配套措施鉴定学术质量,学术锦标赛就变成单纯的数量比赛。在国内社会科学研究环境和研究规范有待于进一步完善的当下,为了尽快出成果特别是高档次成果,在数据采集、数据处理等方面选择性使用数据乃至编造数据的情况时有发生,这些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利益驱动的结果。

  

   2.理性精神的缺乏

  

所谓理性,也就是摆脱蒙昧、迷信和情绪化的困扰,以冷静客观的态度对待事物,直面真理以及真理背后的逻辑。理性精神的根基是逻辑学,以及通过逻辑来探究事物的基本思维方式。惟有理性,才能使人们不再停留在事物的表象,更多关注现象背后的逻辑。一个健康的现代化社会应该是一个多元、宽容、理性的社会,在保证人们思想自由的同时,又拥有相当程度的理性和思辨能力的现代文明社会。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在发展过程中历经坎坷,虽然也在进步, 但这种进步总是以付出巨大代价为前提。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看问题停留在表面,思维缺乏穿透力,做事情情绪化, 缺乏理性和超越精神。因此,探讨问题大多停留在表面,相关争论情绪化,这样就很难找到最为合理、各方都能接受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就社会科学研究而言,应该承认中国学者已取得了一些具有国际影响的学术成果。但理性精神的缺乏,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对于中国社会经济深层次问题相关规律和逻辑的进一步研究,并使得相关研究者难以达成一些基本共识。情绪化言论固然吸引眼球,但也使得整个社会的思维水准大大下降。在情绪化的争执中,很多真问题被严重忽略,并留给下一代。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当前的很多问题是先辈们不够理性遗留下来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94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