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清平:“不可害人”是正义的底线

更新时间:2019-04-07 19:24:35
作者: 刘清平 (进入专栏)  
要读中哲原典。此前我读的都是西方原著,中哲方面只看了几本教科书,所以自以为“西化”了,可一读四书,发现我骨子里还是个“儒家”(在受儒家理念影响大的意义上)。再加上93年去哈佛访学的“文化休克”(这也是我的重要性仅次于“上山下乡”的一段人生经历了),对中西比较的兴趣就更大了。读《论语》《孟子》的时候,发现了亲亲相隐、窃负而逃、封之有庳的问题,觉得不对劲,琢磨了好几年才找到答案。头几篇文章没什么反响,2002年在国内发表了“美德还是腐败”的文章,2003年在国际权威杂志《东西方哲学》上发表了儒家是“血亲情理(血亲主义)”的文章(我后来能列入“爱思唯尔中国高被引学者榜单”,主要靠这篇英语论文),引起了长期争论。近些年来我很少写批儒家的文章了,但不时还会见到相关的讨论,估计今后也会持续下去。

  

▲2006年在哥伦比亚大学新儒学讨论班上作专题报告后,与美国著名汉学家狄培理(狄百瑞)教授和夫人合影留念

  

   我与其他学者批儒家的最大不同,可能在于我的批判不是外在的,而是内在的(我批基督宗教和西方哲学的方式同样如此)。也就是说,我不是批儒家不讲科学民主、自由人权这些西方强调的东西,而是批儒家为了孝亲忠君,连自己倡导的仁义理想也给否定了,造成了“为了血缘亲情不惜坑人害人”的悖论。大概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我的批判引发的反弹也比较大,早就被儒者指为类似于狮子豺狼的“禽兽”了。为什么我现在已经转向了,讨论还会继续呢?原因也在于,就像我那本书的标题一样,“忠孝与仁义”的关系是儒家伦理的命根子;你别的东西不讲,照样有资格宣称你是个儒者;但要是你连忠孝与仁义都不讲了,你再说自己是个儒者,连你也会觉得无厘头。所以,我指出忠孝与仁义之间有悖论,你想继承发扬儒家,要绕开我揭示的那些问题,特别是坑人害人这个致命的弊端,底气可能就没那么足了。这也就是抓住根本的魅力:根本性的问题都是一些你想绕也绕不过去的问题。

  

   我既然不是个“儒者”(在自觉认同儒家理念的意义上),又坦言不喜欢儒家,为什么04年还提出“后儒家”的构想呢?部分地是受到基督宗教现代转型的启发,觉得儒家虽然有许多严重弊端,但影响国人两千多年了,根深蒂固,同时也有值得肯定的东西(如仁义理想等),所以有必要思考两百年后,儒家应该是个什么样子。于是提出把传统儒家“忠孝至上”的特殊主义架构颠倒过来,转型成后儒家“仁义至上”的普遍主义架构,借此摆脱为了孝父忠君不惜坑人害人的悖论。也由于这个原因,我在学理上有信心,两百年后经过转型的儒家,一定是按照后儒家的模式展开的,不然就适应不了现代社会的道德要求。你打着孝父忠君的旗号默许甚至鼓励坑人害人,在古代得到了朝廷的独尊可以忽悠人,到了现代怎么可能还有生命力呢?

  

   学人:您在《新文化运动导致了道德滑坡吗?》一文中指出,儒家强调忠君、尊亲等理念,是造成今日道德崩溃的重要原因。那么您如何回应新儒家强调的,从儒家传统也可以发展出自由、民主等现代普世价值的看法?

  

   刘清平:20世纪新儒家不少人主张从传统儒家开出自由民主、人权平等的现代价值理念,搞“创造性转换”,这是他们与21世纪的保守儒家甚至是原教旨儒家的重要区别。不过新儒家的队伍很大,观点也比较杂,关键是在我看来,绝大多数新儒家包括牟宗三徐复观在内,都没有否定忠孝至上的儒家精神,这样想从血亲情理开出自由民主、人权平等,就不仅仅是件困难的事情了(再困难的事情只要努力也能做成),倒不如说是不可能。为什么呢?因为不否定忠孝至上,就不可能实现仁义至上,就还是会默许亲亲相隐、窃负而逃、封之有庳,结果还是和原教旨儒家殊途同归,怎么实现现代转型?

  

   当然新儒家里面也有例外,这就是头号代表人物熊十力。他晚年接受了康有为的一些看法,但又实质性地超越了康有为,不仅批孟荀程朱陆王,而且还批早年的孔子,认为他们都是移孝作忠的小康礼教,可以说已经点到了儒家的命门。不过他同时又认为,孔子晚年改变了观点,反对移孝作忠,要求天下大同。这个见解不见得符合事实,没有看到孔子的立场是一以贯之的,始终要求在血亲基础上实现仁爱,又在悖论中凭借血亲至上否定了仁爱理想。但熊十力敢于批早年孔子,敢于批移孝作忠,在整个传统儒家中都是难能可贵的,在我看来是真正开启了儒家现代转型的思想家。他的那些学生,包括后来的继承者宣传者,都比他差远了,不只是量上有距离,而是在质上有距离。所以我在《忠孝与仁义》里说,后儒家是接着熊十力讲,不仅否定移孝作忠,而且还否定忠孝至上,主张不可害人的仁义至上,这样才能真正开出自由民主、人权平等的现代价值。

  

03 更亲近墨家

  

   学人:您不仅致力于对中国传统哲学的研究,同时也精通西方哲学尤其是近代以来的哲学,那么您是如何处理中国古典哲学与西方现代哲学之间的关系,甚至有时是它们之间的张力与冲突呢?另外,您既然反对儒家,那么从另一方面来说您的学术立场是否比较亲近西方现代哲学?

  

   刘清平:其实我不管中国哲学还是西方哲学,都谈不上精通,都是半路出家;儒者们这样批我,我也承认,因为事实如此,研究中发现有问题,才抓住一些我认为是绕不过去的要害,一会儿中哲、一会儿西哲地做点文章。刚才说了,我不管批儒家、还是批西哲包括基督宗教,都是走从内部攻破堡垒的路子,既不是用西哲批中哲,也不是用中哲批西哲,所以很少谈到中西哲学的直接冲突。90年代做过一段中西哲学比较,强调人为情理与认知理性的反差,这个观点到现在也没变,但同样没有怎么涉及中西冲突,更多的是比较辨析,也不主张用一方取代或压倒另一方,而是认为两者都有自己的漏洞弊端(虽然性质和内容不同),都需要批判和发展。

  

   我做学术研究的方式当然接近西方哲学特别是英美哲学,注重文本分析,逻辑推理,尤其是观点论证(argument),而不是断言表态发声明。但在人生理念或价值立场上,我更亲近的其实是中国墨家,很早就强调“贵义”,以不可害人为终极底线,比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斯密、康德等人都早,而且没那么多逻辑矛盾(当然也没有西方那样庞大细致的理论体系),许多理念特别是平等理念在我看来比西方还深刻。可惜很早就衰落了,现在也不受主流学界重视,但我同样有信心,墨家将来会发扬光大。

  

三 社会问题

  

01 我的建议还是:精读原典


   学人:在您早年,曾大量研读原典文献,可以说这为您后续从事东西文化比较研究奠定了基础。但一般认为今天的大学生似乎并不注重对原典的研读,结合您的教学经验,您如何评价今天大学生的原典阅读情况?现在国内有一些高校开始模仿学习西方历史悠久的博雅教育(比如中山大学博雅学院等),您如何看待这一模式?对今天的大学生,尤其是哲学系学生的学习研究,您有什么建议?

  

   刘清平:我已经十年没有承担教学任务了,包括本科、硕士和博士,所以具体情况不太了解。我自己当然受益于精读原著尤其是一流一手的原典,看二流二手的评介资料比较少。像四书我读的次数和仔细程度,肯定超过许多儒者。我的研究范围比较广,但现在藏书只有两千本(当然几次搬家也忍痛割爱了一部分),肯定算是很少的了,一大原因就在于我主要是买原典读原典。所以对哲学专业的学生,我的建议还是前面提到的那三条:精读原典、批判精神、抓住根本。精读原典的主要意义在于,你是直接与思想家本人对话,不是通过别人转话,这样才能通过学术批判抓住根本,不至于被二手二流的资料带到沟里去了。当然与思想家直接对话有难度,看二手资料写文章相对来说比较容易,但我认为这种做法是偷懒不认真,要是你真以学术为志业的话,明显没多大意思。

  

   对现在的通识或博雅教育,我了解也不多,只是听到有些学生对一些大学里的通识教育反映很好,认为有收获。不过,对于那种把原典当“圣经”来“拜读”,只能以崇敬的态度“同情理解”,不允许质疑批判的“读经”做法,我是反对的,因为肯定会造成思想封闭、自我禁锢。我花时间不去读别的书,专门精读细读这些原典,已经够“同情理解”了,为什么不可以质疑批判呢?否则的话“我思故我在”的“我”在哪里了?不就变成了照着原典亦步亦趋地去“思”,却没有了“我”自己吗?另外,我对某种号称“隐微式”读原典的博雅教育也不大看得上。自己的理解能力不够,不能在批判前人包括原典的基础上提出新见创见,于是就说我发现的是思想家当初专门藏起来、你们找不到的微言大义云云,总觉得带点忽悠的味道。除了极个别论著,顶级思想家的那些原典能够立在那里绕不过去,是因为他们的理念原创有深度,而不是因为他们故弄玄虚弯弯绕,有意制造一些谜语让后人猜,并且据说还偏偏被某些个自以为了不起的高智商精英给猜着了。当然学术自由,有人愿意在这类事情上奉献热情时间生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我犯不着建议他们改弦更张,就是瞧不大起而已。

  

   学人:能否为非哲学专业但又对哲学感兴趣的一般读者,推荐一些有趣且有价值的哲学入门书?

  

   刘清平:我不怎么喜欢给别人推荐书籍。既然学术自由,读书更要自由,提一些方法供参考还可以,指定书目就有些强制了,好像非读什么书不可似的。不管是不是哲学专业,如果想读哲学方面的书,我还是一以贯之的老一套,建议大家去读自己有兴趣的那方面的哲学原典,与思想家直接对话。当然入门的时候有难度,可以找一两本通俗概括的教科书或通识读本看看,但了解大体情况后,最好还是借助一些注释性的材料直接读原著,免得被二流的理论发挥(尤其是隐微式的发挥)带到沟里去了。我古汉语不好,但当初就是用杨伯峻的白话文译注作参考,直接读《论语》《孟子》,才发现了问题,不然要是只读当今儒者阐发古代圣贤微言大义的那些高头讲章,能发现亲亲相隐的问题吗?门都没有。

  

其实大多数哲学家包括西方哲学家的论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82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